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完美无瑕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完美无瑕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月儿隐没,无垠的天空,被笼罩上一层黑纱。

    斑级住宅区中,一栋装潢豪华的花园别墅,发出灿亮的光芒。

    在客厅窗棂处,出现一个俊美超凡、发型帅气的男人,外形高大健硕的他,赤luo着上半身,而下半身只穿一件来自名家出品的红色三角裤。

    在男人的正对面,伫立了一个长相甜美可人、长发飘逸的女人,身材纤细瘦小的她,身着黑色紧身皮衣,外加黑色皮裤,小手握着一把长到可以拖地的大刀。

    男女之间的距离不过相隔两尺,他们四目相交,彼此眼中都进发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爱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这样的动作和神情,不知不觉竟然维持了三个多钟头的时间,然而,他俩始终都僵持不下。

    他们谁都不想破坏这个美好的气氛。

    他们只想这样静静的欣赏着对方。

    “少爷!吃药了!”

    一个不识相的女仆,突然出声,打破这片沉寂。

    他俩才猛地被惊动似的眨动了一下眼睛。

    “把药放下。”男人的长指缓慢的指向茶几,声音既严肃又低沉,带着一股王者气势。

    “喔!”女仆好奇的打量他俩一会儿,才把手中的白开水跟药包搁放在茶几上,然后蹬蹬蹬的奔回厨房。

    宋婐媊的心狠狠的抽痛着,他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你,生病了?”

    男人的俊容浮现出一丝难掩的忧郁。

    “是,想妳想到生病了。”

    什么?!想她?他想她?因为他爱她吗?宋婐媊一颗心都化了,闭上漂亮的大眼儿,心中不断猜测着……

    啊,不知下一句他会对她说什么呢?是直接对她表白心意,还是索性认输,决定把地盘全部归还,不用打了?抑或是干脆开口求婚,想要挽着她步进礼堂呢?

    总之,不管答案是什么,她都--

    “愿意!我愿意--”

    宋婐媊一时把现实和幻想相连在一起,冲动之下,便把藏在心头的话,说溜了嘴,还差点就丢下长刀,投入男人的怀抱。

    唐子鹤纳闷的蹙起剑眉,“妳愿意先出招吗?”

    “我愿--什么?”宋婐媊脸上的笑容像凋零的花瓣般一下子褪去,极受震撼的愣住了。

    怎么,是她会错意了吗?不是……

    “女士优先,我虽然生病了,但妳还是可以先出招。”不过唐子鹤才舍不得出手打她呢!

    他是蝉连十届的日本空手道冠军得主,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会让她先出招,就算她练的是三脚猫功夫,他也会故意输给她。

    因为,他可以失去全世界,就是不能失去她:他可以放弃一切,就是不能放弃她:他可以输掉自己,就是输不起爱她的一颗心--

    “你--”

    呜,现实总是残酷的!宋婐媊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一片片了。

    原来他来真的,原来他对她一点情意都没有啊!

    太伤心的结果是会因爱生恨的!太挣扎和太矛盾的结果也是会让人发疯的!她不管了,决定豁出去和他拚了,先下手为强!

    “看我的逍遥夺命连环十八劈!啊啊啊啊啊--”宋婐媊双手举起长刀,哇哇乱叫了一通后,就举刀冲向他。

    “唉……妳好残忍。”唐子鹤无奈的叹息,慢条斯理的闭上黑眸,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

    长刀重重的举起,却轻轻的挥下,飞也似的速度瞬间变成龟速的慢动作,只见长刀慢慢地往唐子鹤的头上劈了下去。

    不过,当然没见血,因为太爱他的宋婐媊,实在舍不得让他受伤。

    削掉他几根毛发后,宋婐媊心乱如麻的将长刀往地上砸去,觉得自己好不要脸,竟然欺负一个病人,瞧他软趴趴,一点反击之力都没有,她既心疼又惭愧极了。

    “第一回合,你输了!”

    “我认输,喏!傍妳!”唐子鹤从茶几上取起一份文件档案丢进她怀里,“这是唐人街五星级饭店的土地所有权状,恭喜妳成功夺回一个地盘了。”

    捧着地契,她受惊的凝视着他。

    怎么他好像输得很爽的样子呢?

    她蹙起秀眉,视线自他带笑的黑瞳,逐渐往下游移,

    倏地,她两眼忽然发直了,整个人像被电流穿过般,一颗心急速的狂跳起来,

    天啊!他怎么只穿一件三角裤?而她又怎会白痴到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直到现在才注意到他的穿著?

    她脸河邡热的仔细浏览着男人健康的古铜色肌肤,宽厚的肩膀、结实的胸膛、健壮无赘肉的腹肌、还有他雄壮威武的……

    “再看,就叫我小弟弟欺负妳。”唐子鹤忽然冒出一句暧昧不明的话。

    “你不是老么吗?怎么还有个小弟弟呢?”宋婐媊不解的皱起秀眉。

    “在这里,”唐子鹤戏谵般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胯下。

    宋婐媊粉嫩嫩的脸儿一下子红得宛如熟虾,又羞又怒的抡起掌,“看我的逍遥无敌美女神风掌,会教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接我的掌上功夫吧!看招--”

    她所学的根本就是三脚猫功夫,唐子鹤一眼就看穿她的破招式。

    然而,就因为他爱她,爱她爱到甘之如饴被她揍,甚至愿意把性命都送给她。

    所以,他不但没拆穿她的破招式,还自动把自己送上去让她扁!

    啪!纤小的手掌受主人的力道影响,而贴上男人健美的胸膛,还好巧不巧的摸上男人的咪咪头。

    “啊!”顿时天地间,响起一串女人好不凄惨的尖叫声。

    “哎唷!”接着是男人假意唉唉叫痛的悲鸣声,还夹杂着一串揶揄似的轻笑声。

    “呜!”一掌下去就触摸到他的咪咪,宋婐媊又惊又喜又羞,连忙把小手给缩回来。

    “触感如何呢?”

    “**!”吃到豆腐,宋婐媊暗爽在心头,嘴巴却硬得很,“哼!你又输了!”

    “唉,是,我又输了,呜呜,我太嫩,妳太强,我连闪都来不及闪,就被妳劈中了。恭喜妳!妳又得到一个地盘了。”

    唐子鹤继续佯装自己的空手道嫩得比豆腐还要嫩,取起第二份土地所有权状,再度扔进她的怀里。

    咦?好奇怪啊,为什么他的表情看起来就是一副输得很爽的样子啊?

    不!不对!他明明没那么嫩的,就算他当真病到快死了,也不可能嫩到毫无反击之力,不是吗?

    宋婐媊下意识想弄清楚他是真这么嫩,还是她太强了。

    再说,他的注视有种不寻常的神采,扰得她心湖连连漾起涟漪,她不明白他是真想打败她,还是另有所图?

    “我们还要继续切蹉吗?”

    “这是当然。”唐子鹤一定会让她“满载而归”的。

    一旦她达成使命,把逍遥派想要的东西连本带利的讨回去,就能化解掉恶魔集团与逍遥派的仇恨,只是在这之前,他要先试探她的心意。

    “这一次,我就拿整个恶魔集团去对抗妳整个逍遥派,向妳挑战这最后一次,不是妳彻底将我打败,就是我彻底将妳击垮。”

    “什么?”宋婐媊极受震撼。

    “机会我只给一次,妳仔细听清楚了,既然妳一心想要回逍遥派的市场巴地盘,那么别说我不干脆。”他弯下高大的身子,将放在沙发上的公事包取起,掏出一整迭厚厚的文件,丢在茶几上。

    “这是原本属于逍遥派的所有物,还有这个--恶魔集团欧洲地区的经营权,只要妳打败我,不但可以一次夺回妳想要的东西,还可以连本带利的收走恶魔集团,不过,相反的,如果换成是妳被我打败了,妳的逍遥派自然也就变成是我的了。”

    宋婐媊僵住了。

    她或许想赢,但从没想过要彻底击垮唐子鹤,她只想拿回逍遥派的东西,并不想让他倒下呀!

    “可是--”

    “出手!”唐子鹤不容许她说不,于是开始用言语去激她。

    而她千万别和他硬拚,他希望她能弃械投降,因为,他正在试探她的心,没打算让步了,他要逼她作出抉择。

    “不--”她才不干!她不要击倒他!但她更不能让逍遥派断送在她手上。

    唐子鹤好像在变魔术似的,才一回头,手中就多出了一把长刀,那一把长刀,和宋婐媊适才拿来砍他的是同一把。

    “妳若不先下手为强,我可是会让妳欲哭无泪的。”

    长刀亮晃晃的指着她。

    惫不投降求饶吗?

    唐子鹤等着她投怀送抱,哀求他饶了她--

    天啊!他玩真的!他居然玩真的!宋婐媊一颗心全碎了。

    他手中的长刀夺去了她所有的气息,椎心蚀骨般的心痛,一下子就击溃了她的理智。

    心碎的哭吼在冲出喉间的那一刻,宋婐媊同时扑向他,使出逍遥派的看门武技

    就在肉掌化成锐掌劈向他俊容的当下,一串深情的声音,微微透着一丝绝望的响起。

    “我爱妳……”

    爱?呜呜……是啊!她没用,她爱他,可是她愿意承认自己的感情,她确实爱他,全心全意地深爱着他。

    而他呢?他……

    咦?他刚说什么?

    宋婐媊的手掌离他的俊容就差那么一寸就劈下去了,由于太惊讶了,脑子一片空白,小小手掌维持着预备劈人的姿势,像雕像似的动也不动。

    半晌,她猛眨眼儿,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他爱她?他说他爱她?是吗?

    宋婐媊还来不及回神,纤纤细腰已被一只大手箝住,一个措手不及,她的身子便被对方捞进怀里去了。

    接着,是男人那狂热的唇,犹如狂风扫落叶般,狂野炙烫的捕捉她的软唇,索求的舌尖抵开了阻碍他人侵的唇齿,将舌头喂进她的嘴里,缠绵又热情的吞噬着她……

    宋婐媊大为惊愕,却没空思考。

    因为,她被唐子鹤吻得浑身酥软无力,神志茫茫然,她不禁怀疑这是一场梦,如果这真是一场梦,那千万别把她唤醒,否则她会恨对方一辈子的。

    薄唇微掀,男人温柔的含住她的嘴唇,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哎唷!懊疼……”这一咬,咬疼了她的下嘴唇,将处于天堂中的宋婐媊扯下地狱。

    “该死!妳竟然狠狠的劈下来!”唐子鹤的火爆脾气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妳这白痴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让妳吗?我要是真的出招,妳这三脚猫功夫不输得脱裤子落跑才怪!亏我计画了这么久,故意败北,一心帮助妳早日完成使命。一开始,妳还蛮有良心的,还会手下留情,结果,一听到我要把整个恶魔集团送给妳,然后再加上一点刺激后,想不到妳真的没良心的要夺走我的一切?”

    “等一下!请问……现在是发生什么事了?”尚未明白状况的宋婐媊,一双清澈的眼儿瞪得比牛铃还要大,还猛眨个不停。

    摆眸恶狠狠的迸出不耐。

    “妈的!我讲了这么多,妳还白痴的听不懂人话!算了,我不想废话那么多!一句话!妳到底爱不爱我?”

    咆哮声震天价响,小女人被吓得呆若木鸡。

    宋婐媊太惊愕了!

    这个男人完全不睬理她极受震惊的心情,态度又凶又狠,好像她欠他一**债,若她再不还,就要把她砍成肉酱似的。

    所以,她怎敢怠慢?当然诚实以对,用力的猛点头啰!

    “爱爱爱!我爱你!”

    “早说嘛!我等妳这三个字,等到有够烦了!”

    唐子鹤重新一把将她紧紧地拥进强而有力的臂弯之中,无数个细吻不停的落在她颊上、眉上、眼上……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等得他快失去耐性,要不是他意志力坚强,早就学土匪,把他心爱的小女人,抢回来当老婆了。

    “想你,是我的生活;爱你,是我的人生。”被这么用力的一搂,宋婐媊总算回过神来,情绪激动的浑身直颤,禁不住潸然泪下。

    “妳想法如斯,那,宠妳,岂不成了我的生活?否则我该如何回报呢?”他满心爱怜。

    “我一直在寻找答案,是什么让我脆弱,又同时让我坚强?也想知道是什么因素,让我只是靠着你肩膀,也会有安全感?原来是情愫在作崇,不过,这样就够了,我死而无憾了。”她满意足的呢喃着。

    “对不起,我不明白妳这几句话的意思……”唐子鹤一头雾水。

    “仇恨已植下,我们很难有美好的结局。”她迷恋的凝望着他那双溢满怒火还夹杂着浓浓爱意的双眸,一想到他们之间没有结局,她的心就再一次碎成千万片了。

    他的小女人会不会太呆了一点?

    唐子鹤无奈一叹,随手抓起搁在茶几上,所有属于唐人街的土地权状,全部塞进她的怀里,“现在,我把该还的都还给逍遥派了,他们不会再逼妳报仇了。”

    宋婐媊作梦似的盯着怀里的土地权状发呆,“这些真的要全部送给我吗?他们也真的不会再逼我报仇了吗?”

    “当然不会逼妳报仇了,要不要拿妳的一生,再陪我赌最后一局呢?”他笑了,将她的小脸压进他宽广的怀里。

    “掌门师妹!千万不要上了这奸诈小人的当!”一串爆吼响起。

    原来是逍遥派的六大高手,他们躲在窗外,不知偷听兼偷看多久了,终于看不下去,动作敏捷的自窗口跃入屋内。

    “师姊!师兄!你们怎么来了?”被人撞见他们亲热的场面,宋婐媊整张脸全红了,错愕得不知所措。

    唐子鹤的黑眸非常不耐的迸出一抹杀气。

    第一高手语重心长的一叹,“我们太担心掌门师妹了。”

    第二高手也跟着一叹,“只好尾随妳而来,沿路保护着妳。”

    宋婐媊破涕为笑,“你们对我真好。”

    “这正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第三高手翩翩的走到她面前,猛盯着她怀里的土地所有权状,“掌门师妹,恭喜妳成功完成任务,重振咱们逍遥派的势力,至于妳手上这些土地权状……”

    “喔!这些啊……你们统统拿回去吧!”宋婐媊把手里的东西,全部一古脑儿的塞进他的怀里。

    六位高手狂喜的露齿一笑,“太好了!掌门师……”

    一旁的唐子鹤,简直快发飙了,他和他的小女人在谈情说爱,他们当什么电灯泡,欠扁--

    “师什么师?!”唐子鹤瞇起双眼,薄唇掀动,语气轻柔,却足以惊动全场、慑动人心。

    “你这个卑鄙的小--”六高手同时惊吓到,动作整齐又迅速,双腿往后齐跳一步。

    “小什么小?!”唐子鹤的声音又提高了一点点。

    “别以为我们不敢揍--”六高手惊吓的程度也跟着多了一点点。

    “再啰嗦一句,我就揍你们!”唐子鹤残佞的怒吼。

    咆哮声一出,立刻震慑全场。

    六高手吓得哑口无言,还瑟瑟发抖,当场腿软。

    什么六大高手,唐子鹤压根儿不摆进眼里,料准他们一身武艺不过是拿来唬人用的,正所谓雷声大、雨点小,唐子鹤一眼就识破他们的唬人功夫才是真正的一流。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唐子鹤佯装一脸的歉意,伸出长臂,重新将他的小女人搂进怀里,“能不能请教一下六位高手,我的小女人现在可以申请退出逍遥派吗?”

    “呃,我没意见!问他们!”大师兄嘴快,超没义气的把责任往身边的人推。

    “喔!我也没意见!你高兴就好!至于他们……”二师兄吓得慌张附和,还瞄了众师兄妹们一眼。

    “喔喔!我们自然也都没意见啰!你的小女人,想退就退出吧!反正逍遥派不差这么一个人。”其他人贪生怕死的急道。

    “哇!万岁!”宋婐媊闻言,喜悦的惊叫出来。

    她兴奋的跳起身子,用力抱紧唐子鹤,豆大般的泪珠难以抑止的滚落小脸,她幸福而满足的依偎在那温暖的怀里,享受唐子鹤那分浓浓情意。

    “等一下!”三师兄举起长臂,惊逃诏地的出声。

    三师兄的视线在唐子鹤和宋婐媊之间瞄来瞄去,瞄到最后,觉得很不对劲。

    “有何贵干?”

    三师兄正经八百,十分严肃的注视着唐子鹤,口吻狐疑的问道:

    “能不能……请问一下,你的小女人到底是谁?”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如骨脾般,全倒。

    唐子鹤整理了一下差点穿帮的内裤,低下头,一口吻住宋婐媊的小嘴。

    “哇!”一个吻,激起六人的惊呼声,引来十二只眼睛的注目礼。

    三师兄的疑问显得特别多余,因为一切答案尽在这个热吻中,假如三师兄还是不明白,那就称不上单纯了,该说眼力差,就连智商都低到快不行。

    唐子鹤吻得细腻、吻得缠绵,吻得宋婐媊忘了今夕是何夕。

    欲望在酦酵着,**的火苗,如野火般燃起,欢悦感似浪涛般在他俩的体内激荡

    可惜,太可惜!

    室内光线太亮,难以温存,尤其是那六颗讨人厌又欠人扁的大电灯泡--

    唐子鹤愤怒的黑眸一闪,额上青筋暴突,抡起的双拳登时朝身侧火速挥出--

    砰!砰!

    “啊--”可怜的惨叫声,险些儿把屋檐给掀了。

    砰、砰、砰!

    唐式连环爆爆拳,强势出击,不多不少,刚好六拳,将那十二只溢满好奇兼研究的眼睛,揍黑了六只。

    【全书完】

    注:欲知恶魔集团美洲大总裁--唐人豹的浪漫情事,敬请翻阅草莓系列126《总裁Fun电系列》四之一“总裁魅力满分”。

    欲知唐门小妹--唐孅儿的浪漫情事,敬请翻开草莓系列116《豪门四爵系列》四之四“傲慢皇爵”。

    欲知其他大总裁的浪漫情事,请继续锁定《总裁Fun电系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