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完美无瑕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完美无瑕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宋婐媊,妳怎不上车?”唐子鹤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在宋婐媊的身后温柔的响起。

    宋婐媊错愕的回过头去,一见眼前这张俊容,宋婐媊的心全化了,为何她想恨又恨不起,想怨又怨不了,想爱又不能爱?

    为什么老天爷要如此折磨她、考验她?明知他是她心爱的男人,为什么要出这个难题来为难她?

    可是她又怎么拒绝得了逍遥派掌门人一职,除了接任,她又能如何?思及此,她痛不欲生的用手蒙住脸颊,一个旋身就想逃。

    然而,她的手腕却被唐子鹤牢牢箝制住了,她挣扎的想逃走,可是他却紧紧的扣住她手腕。

    “妳怎么了?”

    她深怕被他发现情绪,飞快拭去眼角中的泪水,故作冷然的道:

    “没什么,我只是暂时不想回去。”

    “我还没发薪水给妳呢!身无分文的妳,又能去哪?”见她眼眶红红的,唐子鹤担忧的追问。

    唐子鹤觉得事有蹊跷,怎么从唐人街出来,她的情绪和态度全变了?

    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谢谢你在我陷入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现下我已找到玛丽莲梦露阿姨了,我想我该搬去和她住。”她面露忧郁地道。

    “妳是不是遭遇到什么事,不敢告诉我?妳不要怕,只要妳说得出口,我一定会帮妳。”

    “你别乱猜测,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宋婐媊再也不敢直视他的眼。

    他敏感的蹙起剑眉,“是吗?”

    她不住的点头,就怕哽咽的语气露了馅。

    倏地,唐子鹤的眼角余光睨到了一抹危险的光影,他反应敏捷的闪过身去,并迅速将宋婐媊拉进怀里。

    那光影自唐子鹤的身后窜出,是一个拿大刀的中年男子。

    大手火速一捞,唐子鹤一把箝住握大刀的人,“你干什么?”

    “我我……”拿大刀的中年男子本来要偷袭,想不到被发现了,吓得浑身直抖。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面前亮兵器!”唐子鹤的俊容缓缓浮现出一抹阴沉,敛起刚毅的性感薄唇。

    接着,唐子鹤瞥见男子身上那绣着象征某帮派图形的汗衫,于是厉声的质问:

    “该死!逍遥派!你是逍遥派的人?”

    “不是、不是!”中年男子拔腿就想逃。

    “给我站住!”唐子鹤火速出手,将男子的双手反制在墙上。

    唐子鹤高大的身躯,倏地整个逼近了中年男子,揪起男子的领口,居高临下的对着男子的脸,狂霸的姿态有着雷霆万钧之势,彷佛要宣判敌人的死期即将来临。

    “说!你是不是逍遥派的人?”

    “不不不……”男子吓得瑟瑟发抖,差点屁滚尿流。

    宋婐媊认出这个男子,他正是逍遥派的探子,为免悲剧发生,她急道:“你别这样!快放他走,反正他也伤不了你。”

    “滚!”唐子鹤的黑眸蓦地燃起两把熊熊烈火,他粗暴的单手捞起男子,然后重重钓甩开。

    砰!原本被反制在墙上的男人,被狠狠地损在地上。

    “趁我还没改变心意之前,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唐子鹤一双狭细的冷眸,迸射出一道精锐的光芒,狂怒到可以横扫千军的地步。

    “是是是……”逍遥派探子想对他发威,偏偏鼓不起半点勇气,他瑟瑟发抖,双脚抖到几乎站不起来。

    唐子鹤在让他苦尝到的“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滋味后,还让这名男子吓得真正使用连滚带爬的方式逃命。

    唐子鹤转过身去迎视宋婐媊的慌张,薄唇微启,尚未开口,宋婐媊已情急的抢下话:

    “他的偷袭,和恶魔集团与逍遥派之间的纠葛,毫无牵连。”

    唐子鹤慢慢的瞇起黑眸,发出疑惑:“妳怎知道恶魇集团和逍遥派之间有纠葛?妳去了逍遥派?”

    宋婐媊愣了一下,得知自己太冲动,讲了不该讲的话,于是逃避似的仓皇想逃,却被唐子鹤高大的身躯挡住去路。

    只见她的右脚往右前方踏出一步,唐子鹤便跨出左脚挡住去路。

    她只好缩回右脚,改换左脚,打算往左前方溜走,唐子鹤也跟着伸出右臂堵路。

    前方无路,她只好改道,身子一转,朝唐子鹤的反方向走去。

    不过,天知道是该夸赞唐子鹤有卓绝的反应,抑或是她太蠢了,她的每一步,都被唐子鹤抢先堵住,两人像警察捉小偷似的,在唐人街口对峙。

    “好!我说!”

    宋婐媊情绪激动不已,再也憋不住气了,决定把压在心口的话全部宣泄出来。

    “你为什么要抢走逍遥派在唐人街的地盘?恶魔集团遍布全世界,难道有差唐人街这块饼吗?你明知道逍遥派有许多门众,如果失去这一块饼就可能无法生存,你却残酷争夺,存心和逍遥派作对,和他们结下梁子,害得我现在不知如何是好、害得我左右为难!”

    唐子鹤没好气的看着她,“如果我不出手,唐人街这块地盘迟早会被其他集团看中,我不过是先下手为强,又岂能说我存心和逍遥派作对?”

    “那你夺走地盘也就算了,干嘛要分化掉逍遥派在唐人街的势力?”

    “我决定做这件事之前,难道不用有计画吗?”唐子鹤不解的蹙起剑眉,“但现在妳的疑问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妳让我感到纳闷,为何妳会左右为难,这件事又怎会影响到妳?”

    “当然和我有关系!因为那锦囊里隐藏了一个秘密!我已正式接管逍遥派的掌门之位!”宋婐媊气得哭吼出来,“逍遥派和恶魔集团却势不两立,而我的职责就是--打败恶魔集团!打倒你--唐子鹤!并亲自从你手中夺回逍遥派的地盘!重振逍遥派在唐人街的声威与地位!”

    一双黑瞳彷佛受到震撼似的缓缓瞇起,唐子鹤沉默不语,暗中思忖。

    偏偏,宋婐媊见他不发一语,一颗心全碎了,像是从天堂掉进地狱,跌入了一层层的黑洞里,一直坠、一直坠,却坠不到底。

    看来他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她只是在自作多情,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那么,既然襄王无情,她又何必对他留情呢?

    宋婐媊整个人变得好消极,却拚命佯装坚强,努力忍住伤心欲绝的情绪。

    “从现下起,你是我的仇敌,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就等着接我的挑战书吧!”宋婐媊故作绝情的道,然后抛下始终不发一语的他,径自走出唐人街。

    呜呜,可恶!他怎会一点都不关心她呢?最可悲的是,她原本以为,她只要潇洒的转身离去,他便会和方才一样,千方百计的阻挡她的去路。

    然而,他不但没追上来,事情还和她所想的完全不同!

    她如此热切疯狂的爱上他,天天幻想自己会有麻雀变凤凰的一天,和她心爱的王子步入礼堂,然后,他们会生下许多的小阿,从此过着和童话故事般幸福又快乐的日子……

    事实上,她错了,他压根儿就懒得理睬她!

    他根本就不喜欢她、不在乎她、不关心她,更甭谈爱这个字眼了!

    这个想法让她有了战斗意念。

    懊!既然他绝情,就休怪她无义。

    从今天起,她要发愤图强,努力练功,将自己训练成一个武林高手。

    等她练就一身绝世武功后,便回来找他清算总帐!

    到那时候,她下手绝不心软!

    唐子鹤眼神阴郁的眺望着远方,缓缓把手插进裤管里,接着燃起一根香烟,将香烟叼在唇上,再慢慢的瞇起深邃的双眸,目不转睛凝视着那纤小的背影逐渐离他愈来愈远。

    表面上看来,他冷静沉着,内心却波涛汹涌,有谁知道,他正强力的在克制自己,不要追上去把这个新任的女掌门当场傍抓回来绑在身上,让她寸步不离。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表示自己有能力可以化解掉他们之间的仇恨,她恐怕也不会相信。

    而那该死的逍遥派,竟然不知死活的灌输给宋婐媊满腹的仇恨,想着,他发出了冷然的轻笑声。

    被成是过去的他,肯定不只会给逍遥派一点颜色瞧瞧,还极可能灭派,可这会儿他有了顾虑,因为他们的新任掌门人,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有呵护念头的女人……

    思路游走到此,那令人难以抵抗的**狂潮,充斥着他全身,席卷他的细胞,让他血液沸腾。

    当他闭上眼睛,她那双澄澈的大眼睛便不停的在他面前闪烁,而她的倩影则如鬼魅般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他愈想把她的影子驱走,她的倩影就愈是清晰的映在他脑海里。

    当下,他才猛然惊觉,爱情,根本就毫无逻辑可循!

    那个在过去从来就不懂什么叫**的男人,竟然已不知不觉的有了爱的感觉,他竟然爱上了宋婐媊!

    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他唐子鹤也会有坠人情网的一天。

    他总是高高在上,自大、狂妄,神圣又不可侵犯。

    男人怕极了他,女子前仆后继的追求他。

    但有谁真正懂得他的心?谁能懂得,一个含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自出娘胎以来,根本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收服得了他那飘泊的灵魂呢?

    他不曾将心思浪费在女人身上,更不曾为女人伤神,即便出生于名门的名媛们耗尽心思想讨他欢心,他仍然无动于衷。

    然,如此平凡的宋婐媊,却不可思议的闯进了他的心,那爱的感觉是如此自然的产生,爱情就这样无法预期的闯进他的心扉。

    对于恶魔集团与逍遥派之间的纠葛,他已决定卸甲投降。

    因为,逍遥派里有他心爱的女人--宋婐媊。

    他怜惜、宠溺她都来不及了,又怎舍得伤害她呢?

    一阵微风将总裁办公室里的窗帘吹得婆娑舞动,装潢得豪华尊贵的办公室,却安静得很不寻常,彷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道理很简单,因为,唐子鹤一直在等待宋婐媊的挑战书,偏偏飞快逝去的时光,犹如潺潺涓流的河水,一去就再也不回头,转眼已过了一个月。

    唐子鹤再也没耐性继续等了,他十分贪婪的想要永远霸占住宋婐媊,偏偏他盼了一个月,还迟迟盼不到她来“寻仇”。

    亏他在一个月前,就已事先想好化解仇恨的法子。

    他打算在两人的斗争中故意败北,帮助她早日完成使命,只要她打赢他一次,他就归还一个地盘给她交差。

    结果,他却盼不到人,天知道他等得快要失去耐性了,他就快控制不住炙热的心,一个月下来,他想她想到简直快疯掉了,他从来就没这样想过一个女人,唐子鹤怎会不烦?

    在宋婐媊还没离开他身边时,她便在无形中羁绊了他的情感,还差点就驾驭了他的七情六欲。在她离开之后,她还束缚了他的理智,甚至逼得他近乎抓狂。

    整整有一个月的时间,宋婐媊的身影会不时闯入他宁静的脑海之中,不知不觉的占据了他整个心房,然后夺走他的思绪,使他不能专心去面对繁忙的工作。

    慢慢地,他的不安被浮躁所取代,所以,如果他再不主动出击,那他真的会发疯。

    心窝处彷若被千万只蚂蚁钻透的相思与爱意,轻易击溃了唐子鹤的理智,浮躁的情绪立刻被催化成强烈的愤怒。

    唐子鹤怒不可遏的大手一挥,一把扫开眼前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档案,然后赫然起身,黑眸射出冷光,指着一旁的太子,下了道残酷的命令:

    “太子!立刻替我拟一道挑战书,送去唐人街给宋婐媊!”

    唐子鹤的气焰实在高到令人胆战心惊,假如太子还不识相的推辞,唯恐会有性命之忧,“不知四少的挑战书,要写些什么内容?”

    “就写……”唐子鹤思索了半刻,“就写我唐子鹤,在今晚就要接受她的挑战,我要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她若敢不接受我的战书,我就要灭掉她的门派!顺道一提,只要她每打赢我一回合,我就归还一个地盘给逍遥派!”

    “是,四少,我马上写,然后替你送去。”太子话落,飞快旋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彷佛迟一分钟就会被砍头似的。

    没办法,当四少那冷然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他身上时,就会令太子神色俱变,四少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他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总是叫人打从脚底直凉到心坎里去。

    一年四季得流轮伺候唐家四位大少爷的太子,简直是有苦说不出。

    他觉得服伺四少唐子鹤,比起在伺候二少唐人豹时,要难缠得多了,两位大少爷的个性有着天壤之别。

    唐人豹的智商高人一等,有着让人难以领教的手段,和莫测高深的才智,他总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同样在遭遇困境时还可以逆流而上的唐子鹤,却是习惯利用他那举止行为偏激怪哉的邪霸作风,来击倒敌人。

    总而言之,唐家的四位大少爷个个出类拔萃、样貌出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与处事作风。

    而唐子鹤和唐人豹唯一的相同处,便是当他们一旦爱上一个人时,就活像一个失去理智的大疯子!

    唉,太子不禁感叹,奴才难为啊!

    “喝!呀!”为了“派仇”,宋婐媊非常上进好学,在险恶的某一处半山腰上,认真的操练着门派武艺。

    在逍遥派中,武艺超群的六大高手,一接到指令,立刻勤奋的教宋婐媊武学。

    第一高手大师姊教她拳脚功夫,大师兄教她刀剑,二师姊教她掌风,二师兄教她修练内功,三师姊教她棍棒,三师兄教她江湖绝学,有六位逍遥派高手传授武艺,宋婐媊简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学遍了。

    当然,不只门众盼未婐媊能够早日学成,就连宋婐媊自己也急着要学会所有的武功,好前去向唐子鹤下战书,要回逍遥派失去的地盘。

    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心急,一心急就学不好,一学不好就会产生挫折感。

    然而事实上,她比谁都清楚,她想快速学成的理由除了报仇之外,最渴望的就是见到唐子鹤。

    这一个月以来,相思泛滥成灾,夜不成眠,天天思念着唐子鹤,想到快要不能呼吸。

    当她愈想甩掉这个男人的身影,感情却愈陷愈深,她明白自己的心房,除了唐子鹤,再也容不得其他男人闯进来了。

    她一再的叮咛自己,她再也不可以爱他了,她不能再任由敌对仇敌操控心弦,但,即便她诅咒自己千万遍,光是无可救药的相思,就让她一下子就破了戒。

    呜呜,若要怪的话,只能怪她太没用了,谁教她陷得太深,太爱、太爱他了。

    算了,既然她这么没用,想恨都恨不了,那就一切随缘吧!

    为了早日见到唐子鹤,宋婐媊努力学习每一门武技,她发愤图强,就是想快点“报仇”!

    懊不容易熬过一个月了,她愈挫愈勇,相信不用一年的时间,她就可以学成了,到那时候,她将会见到唐子鹤,然后和他来一场世纪大战--

    不过,说“报仇”都是骗人的,为满足心中相思才是真的。

    “禀报掌门!唐子鹤派人送信来了!”逍遥派的探子飞也似的跑上山来,传递山下的消息。

    “什么?!”逍遥派六大高手,立刻十万火急的抡起手边的武器,摆出拚斗的架式。

    “好大的胆子!竟敢踏进我们的地盘!”大师姊抡起亮晃晃的大钢刀,现场舞出一招看门武学--逍遥九十九万刀。

    “老子我砍他妈的死小啰喽十段八段!”大师兄也输人不输阵,立刻要出逍遥龙爪拳,准备随时出击。

    “好!我们就让他有命上山,没命下山!”二师姊更加厉害了,当场摆出降猪十八掌。

    六大高手一个比一个紧张,情绪无比激动的叫嚣着。

    “冷静!请大家切莫冲动!放下武器!”情势忽然变得紧张万分,宋婐媊的神经整个绷紧,深怕一会儿会有一场拚斗,忙不迭挡在六大高手面前,阻止他们即将发飙的行为。

    倏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英俊潇洒的大帅哥现身了!

    “呀!”顿时,六大高手那抡刀舞棍的动作,像被按到静止按钮般,全部停格不动。

    因为,他们发现到那帅哥的指间夹了封信,信封上写了斗大的三个字--挑战书。

    太可怕了!恶魔集团下战书了?!逍遥派要陷入危机了吗?

    六大高手的思绪才刚浮起,太子便冷酷的扫了一遍他们一个比一个更加滑稽的怪姿势。

    “你们这是干嘛?”太子不悦的问着六位门派高手。

    “我们--”六大高手正要说什么时,却被打断。

    “真难看。”太子已表示看法。

    “咦?”这下尴尬了。

    “我指的是你们的姿态,很丑。”太子好心提点。

    “呃--”六大高手那惨白的脸,当场涨成猪肝色。

    “我送完信就走,你们不必要猴戏给我看,我心领了。”太子根本就懒得理他们。

    动作宛如一阵轻风,太子无畏无惧的走过六大高手的面前,停在宋婐媊的跟一则。

    “太子……”宋婐媊好想请他转告唐子鹤,她好想念他,可是话语却哽在喉间,羞于启齿。

    “这是四少给妳的挑战书。”太子必恭必敬的将挑战书交到她手上。

    颁!像被丢了一颗炸弹,一下子炸得她粉身碎骨,宋婐媊崩溃了!

    “为什么?!”接过挑战书的小手,像被秋风吹落的叶子般不停抖颤着,宋婐媊原本红润的脸儿宛如白蜡。

    “自己去问他,告辞。”太子来匆匆、去匆匆,行动好像一阵风。

    宋婐媊开口要喊住他时,太子已消失在彼端了。

    “快拆信,看看唐子鹤写些什么!”六大高手神经兮兮的拥上前来,包围住宋婐媊,将宋婐媊挤入小圈圈里。

    “好!”宋婐媊一颗心如擂鼓,抖着小手,把信给拆了,她抖着声宣读:“逍遥派新任掌门宋婐媊给我听着,我唐子鹤今向妳下战书,限妳今晚子时前来别墅大战三百回合,妳若选择当缩头乌龟,我就灭了逍遥派。附注:只要妳每打赢我一回合,我便双手奉还一个地盘给妳。”

    “太好了!柄会来了!妳一定要前去应战!”

    六大高手一听完信中内容,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表示看法--

    “没错!凭妳结合我们六大高手武艺于一身的情形看来,妳已经天下无敌了!所以,即使唐子鹤有如来佛的本领,也绝对不是妳的对手,现在,该是我们扳回一城的时候了!”

    “说的好!妳一定要替我们逍遥派出一口鸟气!”

    “打倒唐子鹤!夺回逍遥派往日的声望与地位!”

    “好!我宋婐媊今晚一定要打倒唐子鹤!绝不负逍遥派对我的期待!”宋婐媊的嘴角缓缓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因为她忽然想开了。

    懊来的还是要来,既然躲都躲不掉,那她当然要去应战啰!

    顺道解一下饥渴的相思之苦。

    呜呜,好感动、好兴奋,好害怕、好矛盾,她终于又可以再见到唐子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