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完美无瑕 第八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完美无瑕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雪停了,温暖的太阳在傍晚时分笼罩着大地,淡淡橘红色的夕阳,光芒洒落整个高尔夫球场,将宋婐媊的小脸照得更加晶莹甜美。

    丙岭上,宋婐媊头上罩着一顶鸭舌帽,遮住斜射的夕阳,粉嫩的小脸上泛着细细的汗珠,她不停举起袖口抹去脸上的细汗,并让湿润的小掌心在裤管上磨了磨。

    她紧张的握紧高尔夫球杆,不时一遍又一遍的量着球杆与小白球之间的距离,偶尔抬起眼儿,偷瞄站在一旁监督着的唐子鹤。

    唐子鹤就像一个严格的教练,严苛的指导她推杆等技巧。

    懊球场一共有九个洞,是一个小型的练习场,所以球道较短,唐子鹤知道这里非常适合初学者。

    唐子鹤高大的身躯背对着阳光,“别怕,挥杆吧!”

    “好!”宋婐媊做了一个深呼吸,再三的告诉自己不要紧张。

    当合上的眼儿再度张开时,她使出吃奶的力量,猛地挥出第一杆。

    咻--孰料,这一杆挥出去,不但小白球文风不动,她整个人还跟着球杆在原地自转一圈,双脚莫名打结,俏臀登地一声跌坐在地上。

    唐子鹤眼神冷峻的越过小白球,接着是球杆,然后才落在一**跌坐在草地上,羞得满脸通红的宋婐媊,“打高尔夫球其实很简单,妳只要记住几个要点:第一,球杆不必握太紧;第二,妳要顺着球杆力道,用最自然的摆动方式,顺势挥下。妳要知道,球手一定要很善于控制球速才行。”

    “嗯,那我再试一次。”宋婐媊觉得自己实在糗毙了。

    但,她一点都不气馁,决定再接再厉,为证明自己有超佳的学习能力,她暗地发誓,这一次她绝不容许自己出糗,一定要表现得很好。

    她不停的自我催眠着:球杆不用握太紧、球杆不用握太紧……

    这一次,她非常小心且轻轻的握着球杆,然后对小白球瞄了几下后,她顺着自己身体的力道,将球杆挥出去。

    咻--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球杆意外自她手中飞出去,小白球依旧文风不动,挂在那里。

    如刀凿石刻的俊容,倏地挑高了剑眉,唐子鹤的俊庞上闪过一抹难得的笑意,忍不住嘲讽似的调侃着:

    “球场上有妳的仇人吗?”

    “没,不过手滑了。”被糗的宋婐媊,薄唇微掀,粉嫩嫩的小脸再度涨得通红。

    “去把球杆捡回来,我教妳。”唐子鹤无奈的摇头。

    “喔!”宋婐媊尴尬的一路低垂着脸儿,蹬蹬蹬的赶紧把横尸在沙丘上的球杆给捡回来,深怕被别人发现。

    唐子鹤静悄悄的走到她身后,有力的双臂忽然由她身后穿过她的纤腰,整个环抱住她,大大的掌心紧紧握住她一双小手。

    宋婐媊浑身一颤,脸颊更加火烫了,此时还浮现艳丽的羞红,流窜过身子的电流令她全身都僵硬了,她双脚差点就站不住而滑倒在地。

    她大气再也不敢喘一下,因为男人异常炙热的温度熨烫她全身的细胞。

    两人的身体紧紧黏在一起,唐子鹤牵引着她的力道,轻松一挥,

    啵!想不到竟然一杆进洞!

    “哗!”全场来宾顿时站起鼓掌喝采。

    原本在旁冷眼旁观的唐门兄妹四人,马上有了反应,把口哨声吹得震天价响。

    天啊!简直是偶像!宋婐媊一脸崇拜的凝视着唐子鹤。

    她连挥两次都落空,结果她一和唐子鹤联手控球,就缔造球场新纪录,轻轻松松一杆进洞!

    接下来,奔上球场的人潮,简直让宋婐媊彷佛跌入了梦境里。

    “哇!你们真是好厉害、好有默契啊!”某球手极羡慕的道。

    “哪里,客气了,是这位小姐球技高竿。”她听见唐子鹤如是道。

    “小姐,妳真是好棒啊!居然一杆进洞,了不起!了不起!前途无可限量,说不定以后还要靠妳来为国争光。”某球手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称赞。

    得到一个接一个的赞许与鼓励,宋婐媊被捧得飘飘然,不知今夕是何夕,她甚至还觉得,在身后帮忙推杆的唐子鹤,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真正了不起的人--是她。

    宋婐媊飘飘然的坐上轿车。

    方才在球场,她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场梦,梦见他把她捧在掌心里呵护,一心宠腻她,可是她还来不及享受,梦就醒了。

    可是她并不落寞,因为她知道,她是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她的视线不只会跟着他走,她的心也会一直伴随在他的左右,不论天荒地老,他将成为她最深爱的男人。

    宋婐媊一时被自己的深情,和在球场上的表现,感动得快要痛哭流涕,小手伸入口袋里,准备掏出面纸擦拭眼角中自我崇拜的泪水时,却摸到一个精美的锦囊。

    她掏出锦囊,这才忆起母亲交代的事。

    虽然她行李被偷走,可因为锦囊随身携带着,所以还留在身边,而她也遵从母亲的意思,每逃诩带着,不过她仍然差点就把这件事给忘得一乾二净。

    唐子鹤的目光被她手上的锦囊所吸引,“妳手上拿的是什么?”

    宋婐媊坦白说着:“我来法国前,我的母亲曾交付我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唐子鹤黑眸一瞇,忍不住懊奇的心。

    “要我把这锦囊交给一个住在唐人街的阿姨。”

    “算妳走运,正巧我今天没什么事要忙,姑且就利用这个难得外出的机会,陪妳走这一趟。”

    “你真的愿意这么做吗?”宋婐媊愣了一下。

    难道她爱他,已爱到无可救药了吗?不然怎会被他这么一个小小的行为所感动,还感动到超想哭的?

    “这没有什么。”他敛下深邃的黑瞳,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呜……你人好好喔!”宋婐媊湿润的眼睛,活像裁缝机的针似的,不停眨动着,还冒出许多水泡,她弓超手肘,用袖口拭着眼角中的泪水。

    车子在路上绕来绕去,最后往郊区的方向驶去。

    但,即使沿路风景美不胜收,却不及唐子鹤万分之一的迷人,她宁可永远在他身边徘徊、伺候他、服从他……

    念及此,宋婐媊的心口泛起了一种幸福的归属感,忍不住伸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软嫩的红唇。不知不觉地,她再度陷入了幻想,她幻想着他们有可能产生的未来。

    旷世纪婚礼、新婚之夜、双人床……然后,她会生下大鹤、二鹤,三鹤、细鹤、小白……一家鹤,一窝鹤,满屋子的鹤在跑、在追……

    唐子鹤正默默的打量着身边的美丽佳人……

    她白里透红的俏脸,似涂了层胭脂般红嫩迷人。

    她在想什么呢?怎想得如此入神而陶醉?他若有所思的臆测着。

    望着她纤细的的小手,他忽然泛起一股冲动,他想要握住她纤细的小手,将它们并拢,宝贝般地揉进自己的心坎里。

    不过,还来不及这么做,车子已来到唐人街。

    唐子鹤只好轻声唤醒还在作着白日梦的宋婐媊。

    “这里就是唐人街,我不跟妳进去了,我在车上等妳。”

    宋婐媊如梦初醒的望着他,呆呆的猛点头。

    “好!当然好!那……那我下车了,一会儿见。”宋婐媊手忙脚乱的拿起皮包,匆匆推开车门,往唐人街口奔去。

    唐子鹤凝望着她的身影,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蠢蠢欲动,他似乎已感觉到心中对她的心疼与不舍,以及澎湃的**,和一种不知名的情愫,让他直泛起想要完整占有她的冲动。

    是爱情在作崇吗?

    是他真的爱上她了吗?

    饼去,他从不曾如此注意过一个女人、从不曾像今天这么开心过,也从不曾像今天这么迷茫过。

    一时之间,迷惘困住了他的心,疑问在他胸口翻搅着,吵着要质问他的心,询问他的情,寻找那呼之欲出的答案。

    宋婐媊沿路想象着玛丽莲梦露阿姨的模样,心想她肯定人如其名,长得既艳丽又性感,就像歌手玛丽莲梦露一样。

    找了一会儿,宋婐媊才找到母亲所指的地址。

    那是一间颇具中国风格的大屋,两扇古色古香的大门往内侧开启,门上还悬了一块用金粉嵌上“逍遥派”的大匾额。

    宋婐媊探头往里头瞧,只见一个肥胖的女人摇着扇、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屋的庭院前纳凉。

    宋婐媊一探头就被这位妇人发现了,冷漠的瞥着她。

    “请问……”

    “妳鬼鬼崇崇的干什么?”妇人很凶悍的合起扇子,恶狠狠的指向她。

    宋婐媊被这么一吼,吓得直发抖,“我想找玛丽莲梦露小姐。”

    熬人很冷酷的上下瞥了她一眼,“妳找她有什么事?”

    “我母亲要我交一个锦囊给她。”

    “锦囊?在哪?”

    宋婐媊战战兢兢掏出口袋里的锦囊,“这……”

    熬人一见到锦囊,眼睛就亮了起来,“跟我来,我带妳去找玛丽莲梦露。”

    宋婐媊惶恐不安的看着她,但为了完成母亲交代的事,怕也要跟进去,宋婐媊战战兢兢地跟着妇人进了大屋。

    屋内摆满各式各样不同的拳套和兵器,陈设简单,颇具古老的中国式术风味。

    熬人指着一张红桧木椅道:

    “坐。”

    宋婐媊的**只敢坐在边缘,“谢谢。”

    “我就是妳要找的人。”胖妇人把扇子一甩,悠哉的摇着扇,缓缓的说道。

    “我我……我是要找玛丽莲梦露耶!”怎可能啊?她想象中的玛丽莲梦露是很性感、很美艳的,可是她……

    “我就是玛丽莲梦露,”

    宋婐媊张大的子邬一时合不起来。

    玛丽莲梦露无奈的回应着,“妳不是第一个有这样反应的人。”

    她叹了一口气,接道:“想当年,我还在台湾的时候,三围可是三十四、二十四、三十四,但自从搬来法国以后,我的三团莫名发展成四十三、四十二、四十三。

    唉!妳也知道法国的天气有多冷,我每逃诩吃高热量的食物,再加上为了等到下一任掌门人,我整整等了二十载。自从N年前,看了电影“如来神掌”以后,我就以为大侠都爱吃汉堡包,所以,我就每天三餐兼消夜,都吃汉堡,想不到,二十年后,不但大侠当不成,反而成了“大抠呆”真是……”

    听她这么一说,宋婐媊马上相信她就是玛丽莲梦露,连忙将锦囊交给她,还安慰她道:

    “玛丽莲阿姨,妳就别太伤心了,我母亲的体重一点都不输给妳耶!”

    “唉!想不到大师姊的命运竟然也和我一样。”说着,玛丽莲梦露将锦囊打开,取出里头的纸条。

    速读一遍后,玛丽莲梦露忽然脸色一变,下一个动作,便是伸手按下隐藏在椅垫下的按钮。

    哔哔--周遭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声响,半晌,一大群人宛如万马千军般汹涌而快速地冲入屋内,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宋婐媊吓得仓皇的跳起,粉嫩的小脸整个刷白。

    惨了?她是不是做错什么,或说错什么话了?怎么突然来了这帮人?直觉告诉她,这帮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她会不会被他们砍成万段啊?

    玛丽莲梦露动作俐落的摊开纸条,宣读锦囊内的秘密:

    “师妹:

    吾今年事已高,过惯闲云野鹤的日子,今小女宋婐媊已长成,吾今把掌门人之位传予小女,有劳师妹务必将本门所有武学传予小女,本门所有弟子需尽全力辅佐小女接任掌门人,将逍遥派发扬光大,不得有误!

    逍遥派第三千八百四十九任掌门人令。”

    什么?!宋婐媊差点当场辫倒!

    她早就猜出锦囊里隐藏了一个秘密,但她绝对没想到竟然是藏了一个要人命的大秘密。

    她若知道母亲出卖了她,那她是不会把锦囊送来的,因为,这岂不是表明她得待在唐人街重振逍遥派,再也回不了唐子鹤的身边,甚至也回不了台湾了吗?

    “弟子拜见第三千八百五十代掌门人!”众人恭敬有礼的对她鞠躬行礼。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想当掌门人!玛丽莲梦露阿姨要是喜欢的话,我就让位给她!”宋婐媊忙挥小手,企图拒绝掉这个烫手山芋。

    “这怎么可以?!”玛丽莲梦露情绪激动的跳起来,“妳怎能把掌门人一职视同儿戏?每一代的掌门之位,都由上一代掌门决定,妳若就此推辞,岂不是要我们逍遥派陷入群龙无首的困窘吗?”

    “可是我……我什么都不懂,我我……我没有那种雄心壮志,我我我想每逃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不想……”天啊!她该怎么办?宋婐媊不知所措地差点哭出声来。

    “练功不但会变漂亮,还可活络筋骨,美容养颜,瘦身丰胸。”玛丽莲梦露企图说服她。

    宋婐媊不信任的瞥了她一眼,“可是,为什么妳的身材……”

    “我属特殊案例。”

    “可是,我妈也是……”

    “报……呃?!哎呀、呀!啊--”倏地,一串怪异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争论,接着,一个奇怪的男人,迅速翻了一个漂亮的大觔斗进入屋内的大厅。

    岂料一个失误,在落地的当儿失去平衡感,于是从地板的一隅像一粒球似的一路滚了进来,直滚到宋婐媊的脚边,这才被卡住。

    “啊!”宋婐媊今儿个真是受到不少惊吓,她被这男人这么一吓,连人带椅整个人往后翻。

    玛丽莲梦露气结的瞪了那个男人一眼,“笨手笨脚的!瞧你把新掌门吓坏了!快报!”

    “禀师姊!”男人惭愧的涨红了脸,右拳搁在左掌,快嘴回道:“发现恶魔集团大总裁唐子鹤的坐车!此刻已进入唐人街,估计可能会入侵逍遥派!”

    “什么?!”玛丽莲梦露脸色大变,一展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气魄,肥肥的掌心用力朝桌面击了下去。

    然后,玛丽莲梦露跃起身来,抡起挂在武器架上的大钢刀,亮晃晃的大钢刀在众人面前摇蔽着,她单脚踩在椅垫上,向逍遥派众弟子吆喝道:

    “全员进入一级警备状态!探子再探,回头再报!”

    “遵命!”所有门众迅速散开,屋内仅留下几个逍遥派的高手。

    而探子则翻了一个觔斗,跃出了大厅,继续探情报去了。

    玛丽莲梦露疑惑的蹙起眉,喃喃自语着:

    “奇怪,恶魔集团的大总裁,怎会突然来到唐人街?莫非有什么阴谋诡计,想陷害本派?”

    担心唐子鹤会被砍成肉酱的宋婐媊,忙不迭紧张的道:

    “阿姨,请不要误会,唐总裁没有任何企图,他只是把我送来这边找妳,可是,阿姨,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妳一下,为什么妳一听到恶魔集团总裁的坐车,就这么紧张?妳和他之间有什么过节吗?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

    玛丽莲梦露一提起这件事就伤心。

    “自从逍遥派在唐人街成立之后,恶魔集团就争着抢这一块地盘,逍遥派所有的门众全靠这一行餬口,我们岂能说让就让,于是我们就和恶魔集团争地盘。

    谁知那唐子鹤鬼点子一大堆,不但分化掉我们逍遥派在唐人街的势力,还一口口吞噬掉我们的地盘,才短短一年光景,逍遥派仅剩下目前被妳踩在脚下的这一块土地了!

    斑!自失去势力的那日起,我玛丽莲梦露就指天发誓,逍遥派从此和恶魔集团势不两立,我们门派的新派旨是:打败恶魔集团!打倒唐子鹤的势力!夺回逍遥派的地盘!重振逍遥派在唐人街的声威与地位!”

    玛丽莲梦露情绪激动的念了一大串后,终于停顿了下来,片刻,才语重心长的拍拍宋婐媊的秀肩,继续道:

    “逍遥派所有弟子都等着掌门人回来打败恶魔集团,逍遥派将来的希望,全得倚赖妳一个人了,掌门师妹,妳辛苦了!”

    宋婐媊面如白蜡,心中满是挣扎与痛苦,久久作不出决定。

    她愣愣的望着玛丽莲梦露,脑子逐渐被一片空白所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