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狂野难挡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狂野难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台湾鹿港

    鹿港,是台湾一处知名的观光景点,古迹胜地。

    在临海附近,有一独栋白色小木屋,远远眺望而去,宛如穹苍中一颗闪亮的星子,看来抢眼而诗情画意,醒目且独树一格。

    那是一间占地约二十来坪,起名“一见钟情”的花店。

    “一见钟情”有两扇非常独特的大门,皆以一种透明玻璃纸糊制而成。

    在右侧的玻璃纸门上,有一行字--

    爱烟漠漠起平沙,浩荡江天月半斜。

    在左侧的玻璃纸门上,也有一行字--

    万点依稀明蟹火,海风吹作一滩霞,

    这是日治时期诗人庄太岳,为鹿港八景所题的其中一小段诗词。

    目光再往上瞧去,不难发现玻璃纸门上挂了一块大匾额,奇特的是,匾额上题的并不是什么祝贺的话,而是一则浪漫的爱情故事,字体虽精致小巧,却清晰易办。上头写着--

    “有一天,我在半山腰撞上我的白马王子,我对他一见钟情。假如--我成了花店的老板娘,由鹿港开始做起,然后飘洋过海,一路做到全世界,一间接着一间,那花店的名字,就是“一见钟情”。”

    往店内探头望去,花卉种类众多,每一束花皆绑得精致而美观,亦个别附上一张小卡,旁边还有一本情书大全,适时供应客人最适宜的情话。

    敖近人家都知道这间花店,因风格独特、店家老板亲切可人,因而声名大噪。

    而这女老板不是别人,正是小六。

    小六自回台湾后,为了尽快把唐君麟忘得一乾二净,她一直没离开鹿港半步,她日也忙,夜也忙,为的就是不想再忆起唐君麟。

    然而,想要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何况还是个至今仍被她深爱着的男人。

    当这间花店开张,取名“一见钟情”时,小六就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把唐君麟给忘记,否则她不会将店取作这名字。

    她矛盾的思念着他、深爱着他,也痛恨着他,所以迟迟未寻找下一段感情。

    彬许她开这间花店的用意,只是想留一个线索给唐君麟,测试他是否真这绝情。她想,如果他爱她,终有一日,必会找到生活在台湾某个角落里,那样渺小的她。

    而当他找到这间花店,看见这间店名,必能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她所开的花店,因为,她曾向他提起过她的三大心愿,除非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不然他应该记得这件事。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了,虽然她未能展现花店连锁店的抱负和理想,却也踏出第一步。

    现在是黄昏时分,店内客人络绎不绝,小六忙得不得了。

    蚌然有个看上去只有十八岁左右的大男孩,害羞的上前询问着小六的意见:

    “老板,我想倾诉对女朋友无尽的爱,不知该做何选择?”

    小六露出迷人的笑容,放下手边的工作,亲切地说道:“粉玫瑰色泽淡雅,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非常适合送给你这种年纪的女孩。九十九朵粉玫瑰绝对可以替你传达真情,因为那代表着情人永不止息的爱。”

    “九十九朵?会不会很贵?”男孩用怪异的眼神瞥了一眼窗外。

    “不会啊,原价才一千九,我可以打八折给你。”

    男孩掏出皮夹里的金钱,“帮我包装漂亮一点,对了,我还需要一张卡片。”

    “那是一定要的。”小六递给他一张卡片后,动作俐落的包装起花束。

    没两三下,小六就包装好了,男孩欢喜的捧着花束离开花店。

    不久,男孩又把花捧进店里来。

    小六不解的看着他,“请问,还有其他需求吗?”

    男孩笑着把花送到她面前,“这束花是要送给妳的。”

    “送我?”小六失笑道,“不,很抱歉,我……”

    “事实上,这花并不是我送的,我是受人所托。”男孩神秘兮兮地对她眨了二眼。

    小六的心猛地一跳,“请问是受谁所托呢?”

    “妳看过卡片就知道了。”话落,男孩踩着轻快的步伐,走出花店。

    小六打张卡片一看,那龙飞凤舞的笔迹,熟悉到令她脸红心跳--给我的爱妻:

    纤细典雅的粉玫瑰,

    宛如妳出尘的气质,

    有着不一样的芬芳。

    我愿化为一滴朝露,

    停留在那片花瓣上,

    只愿和妳朝夕相处,

    缱绻躔绵着一世纪。

    深爱妳的夫

    傍我的爱妻……深爱妳的夫……

    喔!老公!向来不可一世的你,竟甘愿自比为朝露……

    小六的心涌上暖流,感动到难以言喻,她意外发现卡片背面还写着一行字--

    切勿辜负朝露的殷勤。

    “你找来了,你终于找来了……你还叫我爱妻?我是你的爱妻?爱妻、爱妻……这叫我怎忍心辜负你?”

    “爱妻”两字吹散了残留她心中的恨意,“爱妻”两字重燃埋藏她心湖下的爱火。

    小六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她瞬间泪流满面,整个人像发了狂似的冲出花店,茫然的四下找寻着唐君麟的身影。

    他们夫妻俩离别一年多,她对他的恨意日渐褪去,再看到卡片上的小诗,什么恨呀、痛的,全一扫而空了。事实证明,她对他的爱意,半滴未除,只有愈来愈浓的份。

    她直觉他就在她的小木屋附近,她好紧张、好兴奋、好期待。

    小六顿时停止奔跑的步伐,此时她已不自觉的绕到花店后门附近的海边。

    她慌张的摸着自己的粉腮,自言自语:“糟了,我变得好憔悴!我还哭得泪眼汪汪,现在的我一定很丑,不行,我得回去化个妆!”

    小六匆忙把身一转,却惊讶地睁大眼睛,一抹高大英挺的身影,如昔日般英俊迷人的伫立在她身前。

    这张久违的俊容,依旧英气逼人。

    小六微颤着娇躯,情绪悸动不已。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般咚咚咚的敲着,还有那喘息声,狂乱而急速。

    “小六,妳让我找得很辛苦。”充满磁性的嗓音,温柔的吹进小六的内心深处。

    小六眨眨眼儿,一股酸涩再度冲进她鼻间,她的泪水再度盈满眼眶。

    “老、老……老婆。”男人笨拙的呼唤着,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瞧他笨拙得像个三岁孩童,小六不禁破涕为笑,泪水还在她眼眶中打转个不停,她拚命地压抑着翻腾于内心深处的狂涛。

    见她泪中带笑,唐君麟唇边也忍不住碑出一抹欣慰的笑靥。

    一年多没见,他心爱的小女人,不但添了几分韵味,还乡了几分女人的妩媚。

    说起李义,实在可恶,仅告知小六人在台湾,却不肯透露小六的住处,于是他只好在台湾长住,开始他的寻妻之旅。

    找了这么久,几乎踏遍台湾各片土地,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他在台湾偏远的角落中,找到他思念已久的小妻子。

    见到这些日子以来扰得他了无心思的小六,如往昔般纯真可爱,唐君麟恨不得将她揉进他的骨子里,吻化她的双唇,可终究他仍旧忍住了。

    “老公……”小六的心满是幸福和甜蜜。

    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里不断的泛滥开来,她浑身抖个不停,任由泪珠沿面滑落。

    唐君麟那轻柔地一声呼唤,就像巨涛骇浪,汹涌的滚入她的心海,掀起了不曾有过的巨风强浪。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心肠会如此软,一束粉玫瑰外加一首小诗,当然还有那一声“老婆”,就足够叫化她的心。

    “如此甜美的呼唤是多么熟悉,我不知思念多久,才能得偿所愿的再次听到。我发誓,再也不会让妳自手中溜走了。”唐君麟伸出大拇指爱怜的抹去交织在她脸上的泪水,动作轻柔得彷佛怕弄疼了她。

    孰料,抹去旧泪,新泪又涌起。

    “老公……”小六哽咽着,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

    “对不起,老婆,过去是我不对,请妳赦免我过去的罪,奸吗?我不能失去妳,真的不能,请妳给我弥补的机会,好吗?原谅我好吗?”唐君麟俯下高大的身躯,薄唇随之吻上她双颊,衔走斑驳在她粉腮上的泪水。

    “老公……”小六的一颗心化得只剩下一摊水,眼眶溢出更多的泪。

    “妳这爱哭鬼,就只会哭疼我的心。”唐君麟心一阵绞痛,疼惜的一把将她拥进怀里,紧紧拥抱着被他重拾怀中的小宝贝。

    “呜……”她把哭得丑兮兮的小脸,整个埋进他厚实的臂弯之中,反手环抱住他。

    她很想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的想念着他。然而,她却哽咽到说不出口,心中的话语全化成一串串泪雨,沾湿她密如扇的眼睫。

    “妳知道吗?妳离开之后,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爱妳。”

    “老公……”小六抬起红红的小鼻头,像中了催眠术一样,动也不动的凝望着他,痴痴的凝望着。

    唐君麟那双柔情似水的黑眸,深邃得宛如海洋,盛满数不尽的爱意,彷佛要淹没她的心,“为了找到妳,我像疯子似的,找遍了整个香港。”

    “我不在香港。”

    “嗯,我找了整整半年,才知道妳原来不在香港。唉,我找得妳好苦,想死妳了,我想死妳了……”唐君麟将她紧紧嵌在臂弯之中,俯下头去亲吻她的粉腮,并以折磨人的速度,缓缓将火热的唇印在她唇上。

    一阵电击般的灼热戚,让她的身体像着了火般滚烫起来,她的心再度沸腾了。

    小六闭上双眼,感受他柔软的唇办印在她唇上的滋味。

    他将舌头喂入她的嘴里,找寻她可爱的小粉舌,吞噬她仅存的理智。

    他们吻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直到两人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

    他们俩相望着,此时真是无声胜有声。

    蚌然,小六忆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觉得有必要立刻向他禀告,因而破坏了这一刻美好的气氛。

    “对了,老公,我想你需要重新调查大哥的下落了,因为,我曾在鹿港某一条古迹小巷里,看到一个很像大哥的男人,蹲在路边摆地摊耶!”

    “摆地摊?大哥怎可能沦落街头摆头摊?妳会不会看错了?”唐君麟疑惑的蹙起眉头。

    “我看过大哥的照片,他真的长得很像大哥。”

    “可是,大哥是咱们唐门第一位继承人,没道理宁愿留下来吃苦,也不愿和家人联络。假如他当初真飘流到台湾,也可以到东方集团去找小妹,没理由卸下身分,蹲在路边摆地摊,这是不可能的。”

    唐君麟觉得她有可能认错人了,因为小六并没有见过大哥,单凭一张大哥的照片,实在有点不准,况且全世界也有许多长像相似的人,所以他并不把这件事摆在心上,此刻他认为先处理眼前这小女人,才是最重要的事。

    “可是,他真的长得很像……”

    小六还想说什么,唐君麟已打断她的话。

    “奸了,老婆,我们至今仍然在搜寻大哥的下落,大哥当初是在香港落海,绝对不可能飘流到台湾,除非……”除非飘洋过海,被台湾人所救,但这机会相当渺茫。

    不过,世事无奇不有,不是吗?唐君麟若有所思着。

    “除非什么?”小六急切的追问着。

    “妳不必担心大哥的事,回香港后,我会重新安排。”最后他放弃似的甩了一下头,打算回香港后,重新整顿一下思绪。

    “老公,大哥失踪的事,你还怪我吗?”小六担忧的看着他沉思的俊容。

    “妳那一掌就把我打醒了,我怎会怪妳呢?”唐君麟笑着牵起她的小手。

    “老公……对不起,我好像打得太用力了。”小六心疼的轻抚着曾被她打痛的俊容。

    “不会,妳那一掌打得好。”唐君麟温柔的握住她的小手,“老婆,妳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跟我回香港去,让一切从头来过。”

    “我可以再相信你吗……”小六停顿一下,才吞吞吐吐的小声问道:“你会不会再把我卖掉啊?”

    “妳是猪喔!我怎可能把妳卖掉?”唐君麟闻言,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也完全捺不住天生的火爆性格,拉开喉门,直接嘶吼出来。

    小六吓得急忙把小手自他大手中抽回来,并跳到一旁去瑟瑟发抖。

    太可怕了!适才的唐君麟明明就像个温柔的天使,怎么才转眼间,他就恢复恶魔的本性了?

    “该死……”唐君麟低声诅咒着。

    他奸不容易才塑造成的温柔体贴,以及那好好先生的形象,居然在瞬间全毁。

    小六伤心的哭了起来,瞪大眼儿,指着唐君麟娇嗔着,“你刚才对人家这么浪漫,现在又对人家这么凶,你看!你看!你又来了!你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嘛!”

    “混帐!妳敢骂我是狗!欠揍啊!”

    反正形象都毁了,唐君麟也懒得再装下去了,干脆继续英勇威武下去,顺道一口气把话讲完。

    “拜托妳不要老是那么蠢好吗?用妳的大脑好好想一想,当初我怎会签下那样一张合约呢?自然是因为妳这头--蠢猪惹的祸!

    妳若不哭得我六神无主、了无主意,我又怎会在没看清楚合约内容,就直接签名下去?妳知不知道我犯下了签约大忌?

    而妳这头蠢猪居然毫不知情,也不肯静下心来听我解释,就把我给甩了!妈的!我被妳抛弃了一年多,妳可知道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我终日活在悔恨当中,除了懊悔之外,就是想妳,我想妳想到快疯了!爱妳爱到快抓狂了!妳又知不知道啊?蠢猪!”

    要知道演别人的角色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能够演回自己,痛快的破口大骂,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唐君麟这一口鸟气,憋得实在太久了。

    “你你你你……”小六简直快呕死了,“瞧你!快瞧瞧你!你你你你你……”

    小六的胸部激动地起伏着,鼻孔还不断学牛喷气。

    原来他刚才的斯文,全是装出来的,想不到、想不到……

    “少废话了!快说,妳到底肯不肯跟我回香港?”唐君麟不愿耗在鹿港和她瞎磨菇下去,一心只想尽速把她带回香港。

    “我、我我我我……”小六的脸儿涨得好红,原本高八度的声音,顿时细如蚊蚋,“好、好嘛!懊嘛!”

    “这才听话。”唐君麟像松了一口气似的,动作粗鲁的将她重新纳入怀中。

    呜呜……躲在他怀里的小六,忽然好想哭喔!

    常言道:“牛就是牛,牵到北京还是一头牛。”此话实在一点都没错,这男人简直是……

    “唔……”小六的思路断线了。

    唐君麟用长指托起她的下颚,然后俯首,重新捕捉她那两片嫣红醉人的唇办。

    他的吻热情如火,仿佛欲倾诉他深情不悔的爱,将直至天荒地老的那一刻。

    呜,人家小六感动死了啦!

    【全书完】

    编注:欲知恶魔集团美洲大总裁--唐人豹的浪漫情事,敬请翻阅草莓s126总裁Fun电系列四之一“总裁魅力满分”。

    欲知恶魔集团亚洲大总裁--唐予鹤的爱情故事,敬请翻阅草莓系列s156总裁Fun电系列四之二“总裁完美无瑕”。

    欲知唐门小妹--唐孅儿的浪漫情事,敬请翻阅草莓系列Sll6(豪门四爵系列)四之四“傲慢皇爵”。

    欲知恶魔集圈大洋洲大总裁--詹正鹰的下落,敬请期待总裁Fun电系列四之四“总裁偷心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