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闯祸女佣三十六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激情过后——

    夜,更加深沉了。

    上官颐爱怜地把她搂进怀中。

    她柔软的秀发温柔的轻拂著他俊容,他意识逐渐迷蒙了,心头仍在不停的想著——

    如果能够把她永远放在左右,彼此永不分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的眼皮已经重到睁不开,然而:心中还继续想著。

    他一刻都等不及了,他要赶快利用婚姻那张纸,绑住她一生,让她永远都逃脱不掉。

    ******bbscn***

    叮当在客厅中来回踱步,心中懊恼不已。

    她本打算趁众人好梦正酣之际,悄悄摸黑溜走,孰料,在被上官颐逮个正著后,他们一起在庭院中散步,待彼此都疲惫不堪了,他们又一同回房里休息。

    她枕在他臂弯里,之后就睡著了,她睡得很深沉,深沉到连六级地震都摇不醒她。

    待她一觉醒来时,已是晌午的事,床上的枕边人早已不见踪迹。

    大白天的,怎么逃呢?叮当的眸子贼兮兮的在客厅内转了一圈。

    今天的气氛很不寻常,她觉得自己被数十双眼睛盯上了!

    彬许她昨晚的行径引起上官颐的疑心,临出门前,曾吩咐下人什么,否则这群男仆的眼神为何会如此诡异?

    他们都假装一副非常忙碌的样子,在她身边走过来又晃过去,还不时对她投以怪异的目光,观察著她的一举一动。

    难道她被监控住了?

    叮当咬唇沉思,最后决定出手采试。

    她假装要出门,回卧房换上外出服,一步出别墅大门,她就马上调头往后看。

    丙然不出她所料,身后十几个男仆都寸步不离的跟随著她。

    “你们干嘛跟著我?”叮当鼓起两片粉腮,气呼呼的把手擦在小蛮腰上。

    “我们不知道。”众男仆异口同声。

    “是少爷要你们这么做的吗?”叮当撇唇,秀眉紧蹙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动作整齐划一的点著头。

    不远处,叮当看见一辆黄黄的计程车往这方向快速驶来。

    她连忙招手,小逼停下,她飞快拉开车门,可,身子才钻进去,手就被人拉住了。

    “叮当小姐,你不可以!”众男仆反应极快,纷纷上前去拉住她。

    “放开我!”叮当恰北北的提起脚用力踹他们,胡乱抓起他们的手臂,张口就咬下去。

    “哇啊!”大家谨记少爷命令,怕一旦松手,就丢了叮当,但没松手的后果,是被咬得惨兮兮,他们一个个的手臂上,均被烙下一圈圈红色的齿印。

    “你们想干什么?十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孩,要不要脸?!”司机是个壮男,见他们拉扯成一团,再也看不下去。

    “司机,快救我!我被绑架了!他们想**我!”叮当为求逃生,胡诌一通,向司机发出求救讯息。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好大的胆子!”司机卷起袖管,见义勇为的冲下车。

    “她胡说的,你不要信她!喂!你干嘛?不关你的事,你不要管好不好?!”其中一个男仆对鸡婆的司机怒吼。

    “我偏要管!”司机老兄抡起拳头,对准那男仆的脸颊,狠狠的扁下去。

    嗤——可怜男仆的鼻血用喷的。

    众男仆个个宛如软脚虾,要是火拚起来,十几人也不见得会打得赢长得人高马大的司机老兄。

    但是,少爷交代的话,谁也不敢违抗,万一小姐跑了,他们的下场贬比喷鼻血还要惨上一百倍!

    “大伙儿,上啊!”于是,众男仆一拥而上,和司机扭打成一团。

    天啊!懊可怖唷!跋快开溜!叮当见场面混乱不已,趁机拔腿就跑了。

    “小姐跑了!快追!别打了!”有人惊逃诏地的喊道。

    众男仆吓得脸色发青,手忙脚乱的追上去,但是,司机老兄却在那里碍手碍脚。

    其实也怪不得这位仁兄,刚才他被揍黑了一只眼睛,现下抱著复仇的打算,宁死都不肯罢手,一捞到人,就没头没脑的扁一顿!

    呜呜,可怜十几人居然敌不过壮男司机的蛮力,一个个倒在地上呻吟,外加痛哭流涕。

    因为,小姐跑了,他们死定了!

    ******bbscn***

    总裁办公室里,上官颐正专注的批著文件,手机倏地响起一串悦耳动听的铃声,他按钮接听。

    “总裁,好久不见啦!”远端传来枫岚的呵呵笑声。

    “你怎会有我手机号码?”上官颐不悦的蹙起剑眉,手边的批件动作并没因而停下。

    “呵呵……”枫岚笑得更娇嗔了,“人家自然有本事弄到嘛!”

    “我忙得很,没事的话,我要收线了。”上官颐可不想把宝贵时间浪费在这疯妇身上,甚至连她之前骗他怀孕的事,他连追究都懒得追究。

    “别这么不通人情嘛!我拨这通电话,最主要的目的,是有意免费送你一条八卦。”枫岚明知挽回不了昔日的感情,但是她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护意,没亲手把叮当玩死,她实在很不甘心。

    “没兴趣,去找报社。”说著,上官颐挂断电话,连再见都不愿。

    室内经过一阵子的沉默,手机又再度响起。

    上官颐看了一眼显示在手机萤幕上的来电号码,知道又是枫岚,他便没打算接起,由于这是生意用的手机,他也不能关掉手机,只好任由它持续的响著。

    不知响了多久,音乐铃声才断,然而声音才停,又响起,反覆持续不绝。

    上官颐锁紧眉头,感觉很烦,最后还是按下通话按钮,“什么事,快说。”

    “呵!”枫岚得意的越笑越大声,“你家里的男仆女佣会乱搞男女关系喔!其中一个女佣还被搞大肚子了,很不巧的,让我在一间妇产科外面撞见了,搞不好已经堕了胎呢!扒呵……”

    “嗯。”上官颐随口应著,翻阅著桌上的文件。

    “你不问我是谁吗?”枫岚故意卖弄关子。

    “说不说随便你。”

    “一个叫丁叮当的。”

    振笔的大手倏地停了,俊容布满疑云,“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亲眼看见那张诊断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著怀孕八周,错不了的……”

    接下来枫岚说了些什么,上官颐根本无心听下去了,他的心里涨满了喜悦,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一下子在他心底扩大,不断扩大。

    他一向讨厌只会吵闹不休的小阿子,小阿子在他眼里有如撒旦,所以他不愿被家庭束缚住自由。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叮当怀孕,他浑身振奋不已,他好想能够立刻拥抱住叮当,告诉她,他心里有多么喜悦,可以成为孩子的父亲。

    有了这事实的认定后,叮当从此就真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他期待她成为他的小妻子,期待成为孩子的父亲,有生以来,他从未有过这样期待的愉快心情,只因叮当怀孕了,怀了他上官颐的亲骨肉,他们之间爱的结晶。

    桌上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上官颐的思绪,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握著手机,连忙真诚的对枫岚道:“谢谢你告诉我这项消息。”

    “呵,不客气。”枫岚得意的笑。

    “不过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上官颐也笑了,“叮当每天晚上都睡在我床上。”

    枫岚暗地吃了好大一惊,瞧她做了什么?似乎弄巧成拙了?!

    但,她没多想,马上恢复镇定。

    “是吗?喔!扒呵呵,你真不走运,倒楣遇上一个净会搞七捻三的浪女,如此不忠贞的女人,你怎能留在身边?还是我对你最忠贞,不如我们——”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荒谬、最可恶、最该死的话!”上官颐不悦的打断她的话,他绝不容许有人破坏叮当的名声,“你给我听清楚了,叮当的肚子是被我搞大的!”

    “胡说八道!”枫岚声嘶力竭的吼道。

    “胡说八道的人是你!”上官颐以同样的声浪怒吼回去,接著:心情转为愉悦的表明立场。

    “为了阻拦有心人恶意造谣,我想,我会马上和叮当结婚,但,很抱歉,你不会出现在我受邀的名单里,因为,我很不希望你去打扰叮当,更不要企图想要破坏我的婚姻生活,否则,我将会让你身败名裂:水远自影坛中消失!你知道的,枫岚,我有能力决定一切。”

    “天啊!啊——”远端传来枫岚情绪崩溃的尖叫声。

    扒,上官颐可没空听她的鬼叫声,关掉手机,随手接起还在响的办公室电话。

    “少爷!不好了!呜……大事不好了!呜呜……小姐跑掉了!小姐不见了!”孰料,电话那头竟报来一串足以炸碎上官颐心魂的消息,把他从方才的狂喜中打下十八层地狱里。

    精锐的黑眸一闪,整个人自椅子上弹跳起来,俊容浮现出一抹前所未有的焦虑与愤怒。

    “搞什么名堂!你们这群没用的饭桶!竟然连个女人都看不牢::”他大手重重的往桌上拍下去,由那颤抖的大手,便可得知上官颐的内心有多么愤怒和著急。

    他害怕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昨晚叮当的行迳怪异,已造成他的疑虑,所以他才特别交代下人,要寸步不离的守著叮当,想不到还是让叮当给跑了!

    最让他感到痛心的是,叮当的逃跑念头!

    为什么?

    懊死的!叮当为什么要带著他的孩子潜逃?!

    为什么?为什么……

    “呜呜……少爷……”那端的男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们使出全力想要拉住小姐,但是,我们全被揍得鼻青脸肿呀!呜呜……现在我们全在医院里……呜呜……少爷……请你原谅我们一次……求求你啊,少爷……呜呜呜……”

    上官颐沉痛的闭上黑瞳,重重的搁上话筒。

    他努力的想自愤怒与痛心的情绪中恢复冷静。

    然而,不管他做了多大的努力,始终无法静下心来,他整个心思全被叮当的身影所占据,那抹小小的纤影,毁了他平日该有的冷静与从容。

    这些日子以来,他任由心弦被她摆荡,任由情绪被她操控,任由心被她掏空,他深深的宠溺著她。

    她可曾想过,他为何甘心为她叮当一个人,放下他大男人的尊严,放任她的娇纵?理由很简单,他爱她,太爱、太爱她。

    偏偏,她没把他的感情当一回事,还带著他们的孩子一块儿潜逃?!

    盛怒中的上官颐,像头猛狮似的扫开桌面上的文件。

    领带一拉,他昂首阔步走出总裁办公室,一边拨手机联络上他—个开征信社,专门协助警方办案,亦在国际上享有声誉的老朋友。

    ******bbscn***

    凌晨一点,上官家的花园别墅大门倏地往两旁开启,一辆红色的跑车,缓缓地驶入别墅里,平稳的停放在车库里。

    两个身著黑西装的彪形大汉下了车,由车厢中押出一个人,他们不敢太粗鲁,深怕动到胎气,即使小女人一路拳打脚踢的反抗,他们的动作仍然斯文有礼。

    别墅客厅中的灯光是通明的,彪形大汉押著瘦小的女人进了客厅。

    上官颐坐在一张沙发上,长指夹著香烟,俊容冷峻,正吞云吐雾著。

    当小女人被人押进屋来时,上官颐额上的青筋一条条的冒出来,精锐的眸子一眯,落在小女人身上,见她双手被人反钳在背,黑眸闪过一丝怜惜。

    叮当吓得瑟缩起秀肩,娇嫩的身子像被秋风吹落的叶子般狂抖个不停。

    为了缓和男人心中的怒气,叮当用颤抖的声音,尽量娇滴滴的呼唤著:“亲……亲爱的……”

    “不必这么亲热,没用。”上官颐的嗓音平缓而温和,然后唇边扯出一抹笑意,对著她身后的两个男人道:“麻烦解开她身上的麻绳。”

    “好的。”彪形大汉连忙放了叮当。

    “你们可以走了,谢谢。”上官颐有礼的道。

    “总裁,不必客气,效力于你,对我们而言,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告辞。”说著,两名彪形大汉转身离去,把空荡的大屋留给两人。

    “呜呜……”两人独处,叮当马上哭得惨兮兮,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你以为用这招来对付一个盛怒中的男人,很管用吗?”上官颐毫不掩饰的冷笑著。

    “呜……我没有要对付你哩!”叮当懊恼极了。

    想不到逃出去不到—天的光景,就在台北某一间大饭店里,被两名彪形大汉给捉回来了,而她可以确定的是,她不曾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行踪,至于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叮当实在一头雾水,只觉他们拥有神通能力。

    唉,有时她真的好佩服上官颐,他让她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是孙悟空,而上官颐是如来佛,任她怎么翻,都无法翻出他的掌心。

    “是吗?那你把自己哭得泪眼汪汪,是什么意思?”想起失去她的恐惧,他怕得连心都在颤抖。

    “人家在忏悔……”

    “我没感觉到。”

    “我真的在忏悔嘛!”

    “好,我就当你心中有悔意,那么,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你逃跑又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这次不幸被逮回来,叮当不死心,小小脑袋里忙著思索著应对措施,以便下一次开溜,“只是想去散心——”

    “混帐!你还撒谎!懊大的胆子!”他终于忍无可忍的嘶吼出来,要不是念在她有孕在身,他一定会狠狠的揍她**。

    “呜呜呜呜呜!”叮当吓死了,十根纤指无措的绞著,哭得柔肠寸断,泪水像下雨一样浙沥哗啦的流。

    她简直快哭碎上官颐的心,他一颗心感到非常疼惜,但为了避免她犯第二次,他决定铁了心,发誓绝不心软。

    “我想你足因为这个原因吧?”他把手探入衣内,拿出一张皱皱的纸。

    叮当拾起头,模糊的视线看见那只黝黑的大手上,正拿著妇产科开出来的诊断证明书。

    他知道了!

    叮当心灰意冷兼万念俱灰了,一切都毁了……

    她努力调匀著混乱的呼吸,喉咙却活像有根鱼刺,半天也讲不出话来,只觉死期来临了,世界末日莫过于如此。

    “你现在被我逮回来了,打算怎么样?”他捺著性子等著答案,同时也非常乐意提供意见,不过他得先听听她的想法。

    “呜……呜……我能怎么样嘛?想逃又逃不掉!呜呜……呜呜呜呜……”叮当伤心欲绝的掩面痛哭。

    “你现在的意思,是不是愿意遵循我的意思而行?”她一副小可怜模样,看在上官颐眼里,不晓得有多么的心疼不舍,但他已决定狠下心了。

    “不是!”她迅速回绝,深怕被他拖去堕胎,慌乱的跑到门边,拉开门又想逃。

    上官颐早料准她会有这一招,快如闪雷般地挡住她去路。

    “呜呜呜呜呜——”叮当自觉走投无路,崩溃的好想死一死算了。

    她转身奔上楼,将自己反锁在卧房里,上官颐追了上去,却被锁在门外。

    敲门声劈里啪啦的响起。

    “开门!叮当!”上官颐大力拍著门,只差没直接把门给拆了。

    “不要!不要!不要!”叮当从没这么固执过,宁愿被砍头也不愿开门,又怕他闯进来,整个人抵靠在门上。

    “你到底想怎样?快出来把话说清楚!”上官颐不怕她跳楼,因为阳台早已加装了一道铁窗,就伯她抵靠在门上,因而不敢轻易用钥匙开门,担心不小心撞到她。

    “呜呜呜……”她掩著小脸,缩著小小身体,埋首哭个不停。

    上官颐的心被她哭得又乱又疼,他输了,他投降可以了吗?

    “亲爱的,出来让我看看你,好吗?”他的语气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

    “不好!呜……”想骗她?叮当才不上当呢!她没那么笨!她要保护好她的孩子!不让孩子落入外头那奸诈小人的手里。

    上官颐按捺著脾气,突见几个鼻青脸肿的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廊道问偷看,他挥手,随便唤了个二楞子过来。

    二楞子愣不隆咚的望著少爷,上官颐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二楞子不住的点著头,一边唤来更多的二楞子,匆忙奔下楼去。

    “亲爱的,我的小女人,乖乖不要哭了喔!”转身,他又开始哄著她。

    “爱哭是我的事,谁要你管哩!”

    “那也别哭得那么激动,这样容易对胎儿造成影响。”

    “你都不要我的孩子了,还管他是不是会造成影响!斑!”

    “我有说过我不要孩子吗?”

    什么鬼话?!他高兴都来不及了!

    “而且,请你搞清楚,叮当,这是我们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是我们共有的结晶,爱的结晶。”

    爱的结晶?他们的孩子?这到底是……叮当像被雷击中般,她愣住了。

    就连阳台的铁窗几时被人打开,又几时爬进来两条俐落身影,她完全不知晓。

    只见那两个二楞子一人一边,架起她,把她由地上轻轻架起,然后,其中一个二楞子转身把房门给开了。

    门开了,他们才把叮当轻轻的搁回地上,然后向少爷行军人礼,两人神情异常兴奋。

    “报告少爷,门开了!”

    是的,门开了。

    一张唇边带笑的俊容,出现在叮当的眼前。

    叮当眨了一下湿润的眼儿,以为自己在作梦。

    “你……你说过……”

    “说过什么?”他柔声的问。

    “你说不生子,有身孕就打掉的呀!不是吗?”她迷惘的问。

    上官颐顿时恍然大悟,并找到了叮当逃避和躲开的理由。

    他已经忘了自己曾经说过那样残酷的重话了,怪不得眼前的小可怜,会被吓成这模样,原来她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孩子……

    “老天!你真叫我感到惭愧和自责。”上官颐感到非常心疼,也非常歉疚,“亲爱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消除你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我只能诚恳的对你表示,我要我们的孩子。”

    “你意思是说,我不用堕胎了吗?”她傻兮兮的看著他,

    “傻瓜!”他没好气的笑道:“我要你把孩子生下来呀!不只如此,我还要娶你为妻。”

    “娶我?!”叮当吓得差点哭出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打算把我升格为大老婆?以后你还有机会娶小老婆哩?!”

    “笨蛋!”他语带责备的斥骂道:“大老婆是你,小老婆也是你!”

    “是吗?”叮当茫然了,身子不能控制的开始狂颤起来,“可可可可……可是……你还曾经说过,你已抱定终生不婚的打算,我自然只能做你的小老婆,怎么这回变成大小老婆统统被我包了?”

    他除了无力加无力,还是无力。

    “亲爱的,人的思想总有改变的一天,尤其是一个被爱冲晕头的男人,随时都会出现爱的奇迹。”

    “呃,抱歉,我没听懂……”她皱著秀眉,真的是一脸糊涂的表情。究竟他现在的意思是……

    “我爱你。”上官颐诚恳而痴迷的释放出隐藏在心中的情感,诉出宛如魔咒般的三个字。

    他从没说过这么肉麻兮兮的话,过去那个习惯游戏人间的浪子,从不懂什么叫**,可是叮当的傻、叮当的真,让他有了爱的初体验,他相当珍惜像她如此难得的至宝。

    “骗人……”叮当只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整个冲上脑门,她感觉呼吸困难,心跳紊乱,无法遏抑地用力喘著气。

    也许事情太过突然了,也或许是兴奋过头,她觉得一切是那样的不切实际,宛如置身于梦境之中,因而她感到晕眩,感到头重脚轻,好像随时都可能晕倒似的。

    “叮当,我该怎么做,才能证明我对你一片真心?”上官颐没了主意了。

    “什么都别做,只求别让我醒来……”她呢喃著,小脸布满泪水。

    “什么?”上官颐弄不清楚她的意思,

    “这一定是梦,是吗?一定是梦……”叮当不停的蠕动著小嘴,宛如梦呓一般。

    她水汪汪的眼眸里闪动著柔情;他深邃幽暗的黑瞳里,溢满无限的宠溺,一瞬也不瞬,深情地凝视著她。

    须臾,他怜爱的把她揽进怀里,嘴里埋怨般的低诉著:“你总是令我如此心疼哪!”

    “那就疼我吧!疼我吧!永远都别遗弃我!”叮当情绪激动的踮起脚尖,反手拥抱住他,并主动迎上红唇,覆盖在他炙热的唇上。

    “喔,叮当,我是这般无可救药的迷恋著你……”

    他用自己强而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搂抱著正在怀里颤抖的娇小身躯,彷佛欲把他体内的热力,导入她冰冷的身体里。

    他吻住她那两片嫣红的柔软唇办,给她一记缠绵、温存的热吻。

    爱早就植入他们彼此的心池,是以……

    淡淡一个轻吻,都能化为狂野的激情。

    轻轻一句爱语,都能挑起彼此火热的心。

    小小一个拥抱,都能让他俩沉浸在七彩缤纷的快乐天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