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第七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闯祸女佣三十六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风在飞,雨在飘,叮当在笑。

    梦中的叮当,笑得相当开心,因为,她作了一个美梦。

    她梦见自己戴了一顶猪头形状的滑稽安全帽,骑了一辆五十西西的摩托车,在高速公路上,神勇的驰骋著。

    倏地,耳边响起一串喔喔喔的警车声,和哔哔哔的警告声,叮当只好乖乖的把摩托车停靠在路肩,接受临检。

    警车上走下了一个英气勃勃的大帅哥,此帅哥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颐。

    “叮当,是你!你怎会骑摩托车飘高速公车?五十西西还能澜到两百的时速,你了不起!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个!但我不能开罚单给你,因为我太爱你!”上官颐夸张的语气充满了讶异和崇拜。

    “真的吗?少爷,我好感动喔!呜呜!可是,少爷呀,你怎会总裁不当,跑来当交警哩?月薪上亿你不赚,跑来赚这几万块,少爷更了不起哩!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个说!”叮当一见到心上人,快乐的不得了。

    “因为我太爱叮当了,我知道叮当最爱在高速公路上飙车,所以我跑来当交警!”上官颐深情款款的道。

    “哇!少爷,你好深情,我好感动喔!”

    一个快乐的开怀大笑,一个感动的痛哭流涕,两人面对面站著,深情的望著对方,接著,两手牵两手,在高速公路上,像个孩子似的跳著、转著、笑著。

    “少爷!我的安全帽可不可爱?”叮当爱现的拍拍她头上那一顶猪头安全帽。

    “哇!有够可爱!”上官颐一见她那顶猪头安全帽,眼里闪烁著兴味。

    “我还有一顶猪头,我拿给你戴喔!”能与少爷分享戴上猪头的喜悦,叮当乐得快飞上天。

    “太好了!”上官颐击掌叫好。

    叮当赶紧拿出另一顶猪头安全帽,戴在上官颐的头上。

    虽然他的样子看来有点滑稽,但看进叮当的眼里,却是帅到快不行。

    “哇!少爷,你好帅!”叮当乐得掹拍手:心里简直爱死少爷了。

    “嘿嘿!”上官颐也自认很帅,扬扬得意的对路过的车辆挥手。

    “哇!少爷,我们戴的是猪头情侣帽耶!”

    “对耶!”

    “不如我们一起戴著猪头,在高速公路上飙车,大家一定会很羡慕我们!”

    “一定会被认定我们对彼此爱得不得了!”

    “对!”

    于是,上官颐跨上摩托车前座,叮当坐在后座,油门一催,摩托车便噗噗噗的直往前冲!

    风在她耳边呼啸而过,雨丝在飘扬。

    叮当抱紧少爷的雄腰,幸福又快乐的笑个不停。

    “耶!快看!有猪头耶!耶!猪头万岁!”正在高速公车上行驶的车子,统统放下车窗,对著他们指指点点。

    叮当好开心,沿路一直高喊著:“耶!猪头万岁!猪头万万岁!猪头万岁……万岁……”

    然后,叮当的梦就醒了。

    叮当在苏醒的那一刻,脸上还扬著笑容,小嘴还喊著:“耶!猪头万岁!猪头万万岁!猪头万岁……万岁……”

    不知喊了多久,叮当才意识到现实中的一切,倏地,她仓皇的拉起棉被,覆盖住自己发烫的脸儿,深怕被人发现,

    想来她对少爷的感情,已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才妄想一如梦中情景那样,希望少爷爱她,希望少爷疼她。

    偏偏现实中不如她所求,少爷只想要一个情妇,甚至不要孩子,对她半点依恋都没有,她还敢奢望什么?

    如果只能那样,她宁愿活在梦里面,一辈子也醒不来……

    叮当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

    她想叫自己相信,梦境会有成真的一天,不必担忧得不到他的心,可是……

    她知道不会有那么一天,那个占有她身子的男人,已真真实实的说出心底的话——他不要婚姻,也不要孩子。

    呜……叮当伤、心的哭泣了。

    得不到少爷的心也就罢了,了不起她拍拍衣袖走人,偏偏她已爱上了那种被他占有、如置天堂般的感受,再也离不开上官颐强壮的臂弯……

    他邪恶如魔鬼,温柔如天使,让她产生了浓浓的依恋,使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情境里,如果不是他先前的表态,那她会坚定的认为,他的臂弯本来就是属于她的。

    叮当勇敢的拭去脸上的泪痕,缓缓地拉开被单,探出粉嫩的小脸,左看看,右看看,见不到让她心生牵挂的男人,她沮丧的叹气了。

    少爷肯定去上班了。

    唉,她发觉自己完全抑制不住,内心那份对上官颐的思念,他的英姿不时在她脑海出现,两人共赴巫山的缠绵情爱画面,亦一一浮现在她脑海里。

    她深叹著,一醒来就开始想他,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她又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下得了床,大方步出这间卧室呢?

    ******bbscn***

    装潢、设备都是顶级的会议厅里,上官集团的所有高级主管们,皆面露严肃之色,坐在会议长桌的两边,低声讨论著新企画案,一面耐心等著总裁前来主持会议。

    贬议室大门倏地往两边开启。

    上官颐身著一袭亚曼尼西服,整个人玉树临风、气势威严,在八名助理的簇拥下,脚步稳健如山的踏进会议室。

    他坐在会议室的主席位上,俊朗高大的身影,遮住透过落地玻璃窗斜洒进屋的阳光。

    众主管起身分立两旁,恭敬的鞠躬道:“总裁早安!”

    “大家早安,请坐。”上官颐面露笑意,然而黑眸却散发出精明的锐光,一一扫视过众人。

    众人直挺挺的坐著,表情严肃而认真,目不转睛的直视著上官颐。

    “我要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将战线拉长到全世界。”上官颐用一贯低沉而富磁性的独特嗓音,不怒而威地宣布。

    “是!我们将不负总裁期望!”众人齐声喊道。

    上官颐沉默下来,稳重的做了一个手势。

    身后的助理群意会的起身,开始分工合作,一刻都不敢耽搁。

    助理们拉上窗帘,使室内陷入一片幽暗,接著播放投影机,一抹光束顿时投射在墙上的萤光幕上。

    昂责更换幻灯片的助理更是勤劳,一边播放,一边飞快冲到总裁面前,恭敬的把红外线笔递给他后,又匆匆折回原处顾著机器,等候下一个口令。

    “现在是进军南半球的时机。”上官颐用红外线笔对著萤光幕指出三大地点,“我要你们在这里、这里跟这里设厂。”

    上官颐放下红外线笔,十指交握,抵著下颚,锐眸一转,落在两名高阶主管身上,“这项开发计画案,由陈总、李经理两人负责。你们一人仅能带三名精良出班,然后于当地另发掘人才,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总裁。”两人连忙起身,一脸服从。

    “很好,请坐下。”上官颐如鹰般犀利的目光,扫视过在座的每一个人,“有谁要发表开发计画?”

    懊几名主管热烈的同时举起手。

    “林经理。”上官颐露出满意的笑靥,随意指定其中一名主管发表。

    林经理从容的起身,翻开自己精心策画的企画案,还来不及说什么,一串尖锐的女声便从会议室外传了进来。

    “我要见总裁!你们放开我!”

    贬议室被撞开了,众人好奇的引颈张望。

    枫岚像阵龙卷风似的冲进来,身后跟了好几个正在外头办公的员工,显然没有一个人拉得住刁蛮的枫岚,才会让她闯入。

    “对不起!总裁,我们阻止不了她……”员工们一脸瞻怯和歉意。

    枫岚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狂街到上官颐的面前,—脸哀求的望著他,“你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说呀!你说呀!”

    “散会。”上官颐的俊容依旧挂满笑靥,从容不迫的结束掉才进行到—半的会议。

    所有的主管都屏住气息,似乎在替莽撞的枫岚捏一把冷汗,然而不关他们的事,众人立刻鱼贯地走出会议室,留下上官颐和枫岚两个人。

    “枫岚。”上官颐锐利的黑眸闪过一抹冷鹭的怒光,狠狠地射入枫岚的眼里,“你知道我正在开会吗?”

    枫岚心狂震了一下,一时被上官颐威风凛凛的气势给吓到,结结巴巴的道:“知……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硬闯进来?”上官颐的口气是那么的温和,不具任何杀伤力,然而,眼神却冷驽得可怕,充满了威胁与杀伤力。

    枫岚美丽的小脸布满了惊慌,“因为……因为我……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报告,我怀孕了!”

    上官颐不以为忤的挑了挑眉,好脾气的随口问:“是吗?”

    “是是是!”枫岚的脸儿红起来,“总裁,是你的,我肚子里面是你的亲骨肉啊!”

    上官颐冷笑,表情莫测高深,“你怎么可能会怀孕?有戴套子不是吗?你到底在哪间医院看的诊?诊断书呢?”

    “我……”枫岚紧张的瑟瑟发抖。

    为了攀上上官家,享受荣华富贵,成为上官家的少奶奶,枫岚不惜用尽心计,对上官颐万般讨好,哪知她一个不慎,竟被无情的打人冷宫,枫岚不甘付出的心血付诸东流,决定另想对策。

    终于,枫岚异想天开,决定捏造一个怀孕的大谎言,以为可以就此绑住上官颐的身心,逼他与她步人礼堂,到时再以流产为理由,过著她逍遥自在的少奶奶生活。

    所以事实上,枫岚根本就没有怀孕,又哪来的诊断书?

    “人家用验孕棒验的嘛!总裁,你打算怎么对人家负责嘛?”枫岚再度撒下谎言,为掩饰心虚,她扑进他怀里。

    上官颐对她的伎俩嗤之以鼻。

    她殊不知他上官颐处处小心翼翼,就连保险套都亲自选焙,事后还会把用过的保险套带走,他会这么谨慎小心,就是为了提防一些居心不良的女人,在他背后要花样。

    现下,枫岚却指著鼻子说他上官颐足她孩子的爹?

    见她贪婪的表情,上官颐初步认定她求的是财。

    上官颐并不打算拆穿她的谎言,因为,就算她真的怀孕也没有用,他已经决定要永远的打发掉她了。

    他不慌不乱地掏出支票,填上数目后,将支票丢进她怀里,“堕掉。”

    “不!”枫岚大眼一瞪,尖叫声顿时划破天际,“我怀孕了呀!你理所当然要娶我!总裁,我发誓我会乖乖听你的话,只要你肯娶我——”

    斑!原来这女人要的不是钱,而是少奶奶的大位!简直是异想天开!上官颐闷声不哼的拉起她细臂,残酷地把她身子甩出会议室。

    枫岚被刚好路过的员工,莫名其妙的接个正著。

    上官颐剑眉一拧,长臂一伸,神情冷峻的发号施令:“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

    “是……是!总裁。”员工一脸慌张,连忙唤来人帮忙。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才把大哭大闹的枫岚撵出办公大楼。

    ******bbscn***

    “叮当这丫头躲哪里去了?!是不是被她半夜潜逃了?”上官元刚脾气暴躁的在屋内鬼吼鬼叫。

    他一大早就送老婆去打麻将,本来打算陪老婆一天的,但老婆嫌他烦,他只好识趣的摸著鼻子去找老朋友,结果人家忙的很,根本没时间陪他下棋聊天,他只好闷闷的一个人回家,独自坐在院子里发呆,差点没把他给闷出病来!

    绑来,上官元刚忽然忆起家里来了一个很好玩的小叮当,本来要把她叫出来骂一骂,谁知等到太阳部下山了,也不见那个矮不隆咚的小叮当,烦得他火气都冒上来了。

    “报告老爷子!”一个仆人冒著被骂得狗血淋头的风险,代表所有人上前报告。

    “报报报!快报!”上官元刚暴躁的直催促。

    “叮当小姐她——”

    仆人才开口,上官元刚就皱眉打断。

    “什么?你叫她什么?叮当就叮当,干嘛加小姐?”

    “这个嘛……”仆人笑得神秘兮兮。

    都和少爷睡在一起了,还有谁敢直呼叮当的名讳呀!想称一声少奶奶又觉得名不正、言不颐,只好叫叮当小姐了。

    “怪怪的喔!”上官元刚心里冒出问号,直想打采出秘密。

    “嘿嘿,叮当小姐一直待在少爷的房里,怎么也不肯出来。”仆人捣著口,吃吃的怪笑,“少爷临出门前,还特地交代我们,绝不可以上楼去打扰叮当小姐。”

    “有这种事?!”上官元刚新奇的挑起一边的浓眉,太诡异了,现在是什么情形?

    “她躲在少爷房里干什么?”

    “不知道。”仆人装蒜地耸著肩。

    “我去看看!”

    啧,好像很好玩喔!般不好可爱小叮当会成为他未来的儿媳妇,帮他驯服他那个打死不婚的好儿子!

    想到这儿,上官元刚就兴奋死了,三步并成一步走,前后不到一分钟,就来到儿子的房门前。

    “开门!开门!”他把门拍得劈里啪啦响。

    拍门的巨响声,把躲在卧室里啃苹果的叮当吓了一跳。

    巴少爷之间发生了暧昧行为,叮当鼓不起勇气去面对众人异样的眼光,所以一步都不敢踏出少爷的卧房,偏偏她的肚子很不争气,饿得咕噜咕噜叫,不得已只好偷偷下楼,跑去厨房偷东西吃。

    谁知才刚吃饱,就听见小气鬼大光头的鬼叫声,吓得叮当瑟瑟发抖,大肠小肠差点结成一团。

    “来了!”眼看躲不过,叮当只好硬著头皮把门打开。

    “为什么这么慢?!”小气鬼大光头双手擦在腰上,锐目上下瞥著她,一副要找碴的样子。

    其实他是故意板起面孔吓她,天知道她的反应有多好玩。

    “我我……咳!”叮当把哽在喉问的苹果吞下,免得不小心噎死。

    “干嘛?!”上官元刚好奇的倾身向前,用鼻子嗅著她,“哇塞!你躲在这里偷吃苹果!这是富士大苹果,一颗三百块,我买的!”

    “哇勒!”叮当吓得倒退三大步。

    呜呜,天呐,没经过小气鬼大光头的同意,就偷吃他买的富士大苹果,还一口气连啃了两颗,这这这这……是不是犯法了?万一被他抓去警局,她会不会被控告偷窃?

    他表情暧昧的逼近她,“咋儿个夜里,你和我儿子是不是做了不可告人的事?”

    死了!他又中大奖了!这小气鬼大光头怎会这么厉害?!

    叮当睁大水汪汪的眼儿,觉得这事似乎比偷吃被逮个正著更加可怖,搞不好眼前的小气鬼,打算多控告她一条引诱罪,书她罪加一等,一辈子都待在铁牢里。

    上官颐毕竟是他儿子,是人人仰慕的大少爷,而她不过是个小女佣。

    思至此,她整个人像沉人冰窖里,浑身不寒而颤。

    滴溜溜的眼儿偷偷往后瞄,见阳台窗户没关,叮当拔腿就冲出阳台,想都没想就直接攀台跳楼!

    “叮当!天啊!叮当!”要命!这里是三楼啊!上官元刚差点被吓死。

    他狂奔上前,企图抢救她,却仍来不及阻止她愚蠢的动作。

    他亲眼看见她宛如一只失翼的鸟儿,咚咚咚直坠下楼。

    上官元刚吓得脸色发青,他活到这把年纪,还没见过这么鸵鸟心态,反应又这么激烈的胆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