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第四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闯祸女佣三十六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叮当,你把行李搁在门口就行了,我在车上等你。”上官颐深邃的黑瞳闪动迷人的光芒。

    “喔!是,我很快回来。”迎接到上官颐迷人的笑容,叮当忽然觉得那不再是天使的笑容,而是可怕魔鬼的诡笑,而她现在却要踏进魔鬼的家!

    哇!懊可怕唷!叮当吓得皮皮判,不自觉放慢脚步,一步步踏进魔鬼住的屋子里,但,心里还是牢牢记挂著魔鬼少爷的命令。

    不敢让少爷等她太久,她匆忙把行李搁在门口,转身欲回到车上时,她忽然停下脚步。

    她还没写遗书呢!

    这事拖不得,得尽快,要不然等会儿她就要出海了,万一不小心惹恼了少爷,一气之下把她丢下海,那她不就来不及写了吗?

    对对对!不写不行!马上就写!

    她翻找著自己的行李箱,找出信纸和笔,以及一个漂亮的小锦盒,她在信纸上匆匆写下几行字,然后把信纸折得四四方方,收藏在锦盒里。

    她打量著四下,发现大家都在忙著自己的工作,根本没人注意她。

    叮当悄悄溜到无人的后院,找来铲子挖了个浅浅的小洞,再把锦盒埋人小洞洞里,最后再以泥土作掩盖。

    大功告成!她站起娇小的身子,举起袖口揩了揩粉腮上的汗水,并拍掉手上的泥土。

    望著自己的杰作,她十分满意的笑了。

    太好了,总算可以安心陪少爷出海去玩了!

    ******bbscn***

    强劲的海风一吹,白裙子被掀翻了,舞起一道诱人的圆弧,叮当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压住差点泄漏春光的讨厌裙摆。

    来不及了,这一幕已被躺在甲板上吹风的上官颐,完整的收进眸里,口哨随之从他嘴里轻快扬起。

    站在栏杆边的叮当回过头来,见到俊朗高大的上官颐,俊美无俦的姿态,宛如旭日朝阳般夺目耀眼,令叮当心慌意乱了。

    上官颐却佯装什么都没看见的匆匆闭上黑瞳,口哨声转为一串悦耳的曲子。

    “少爷,你看见了?”叮当脸红的问道。

    “看见什么?”上官颐闭目养神,一派悠闲的躺在甲板上,双手压在后脑上,装傻的反问。

    “我的……”小裤裤。叮当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即时打住了,多羞呀!

    “你的什么?”上官颐睁开一只眼打量著她。

    “没……没什么哩。”叮当脸更红了,嗫嗫嚅嚅的道。

    “怪不得一身白裳也不见春光,原来连里边也是纯白的,虽朴素,却也挺诱人的。”上官颐觉得她真的很可爱,忍不住喃喃自语的逗弄著眼前的小可爱。

    “你……”他的话像一道雷,敲在她心上,叮当脸儿立刻红到不能再红,一双眼儿瞪得比牛钤还要大。

    他扯出一脸的无辜,撇唇笑了笑,“我正在享受日光浴,没想到一阵微风吹来,吹开我的双眼。所以,不小心就看到你的……小裤裤。”

    “吼!懊**!”叮当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

    “什么?”上官颐锐眸一眯。

    “呃……”叮当后悔极了,暗地里责怪自己说话太急,不禁猛吞口水,讷讷的道:“没。”

    “是吗?我似乎听见**之类的话语?”

    “呃……”叮当吓呆了。

    “你真**。”

    什么?!他才**好不好!叮当噘噘小嘴,也不敢生气,深怕被他扔下海去喂鲨鱼。

    “少爷,可以用餐了。”这时,张三走出船舱,手里还拿了一瓶红酒。

    “肚子还不是很饿,不过多少吃一些好了。”上官颐起身随张三走进船舱,见叮当没跟上来,他停下脚步回头望著她,“你饿吗?”

    “少爷不饿,我不敢喊饿。”叮当还很在意适才的事,仍担心著会被杀人灭口……算了!她想太多,她肚子倒是真的饿坏了,很想尝一口鲜肉是事实。

    “来,过来一块用餐,张三,你也来。”

    说完,上官颐俊朗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船舱的出人口,叮当也跟著缓慢的步人船舱。

    进了里头,只见长桌上摆有牛排、烤鸭和各式各样的海鲜,叮当见菜色丰富,不禁食指大动,恨不得立即大坑阡颐。

    上官颐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张三站在二芳服侍著他。

    叮当觉得自己一个月拿人家十万块,也该有所表现,便忙不迭殷勤的蹬蹬蹬跑上前,伸手取起红酒。

    “你要喝酒?”上官颐剑眉一挑,意外的看著她。

    “我要帮少爷开酒的说。”叮当颇有女佣的架式,有板有眼的拿著开瓶器,对准红酒的瓶口,乱戳乱挖一通。

    上官颐有些许愕然,差点失笑,“你在做什么?”

    “开酒。”叮当开始滴汗了,忙了老半天,红酒还是打不开,真不给面子。

    “没经验对不对?”上官颐肯定自己猜中了。

    一阵羞窘涌上,叮当两片粉腮倏地染红,“我……”

    上官颐朝她勾勾修长的指头,“给我。”

    他那双厚实的大手,看来粗犷而有力,只见他开瓶动作俐落快速,没两下子,酒香已弥漫了整个船舱。

    叮当见他手脚如此俐落,简直傻眼了,“少爷,你好厉害喔!”

    “还好。”上官颐耸肩笑了笑。

    “少爷,我有件事想请教你。”叮当已经饿到快失去力气了。

    “嗯,先坐下用餐,边吃边说,你们部坐。”见叮当和张三连坐都不敢坐,似乎打心底惧怕他的威严,上官颐立即露出温和的笑容,想表现出亲和力。

    叮当拾起眼儿瞄著张三,却见张三也正在偷瞄她,似乎在等待她先行动。

    “谢谢少爷。”叮当不敢大方坐下,只敢坐在椅子的边缘,她一动也不敢动,坐得直挺挺的,也不敢随便拿东西吃,只能干巴巴的瞪著桌上的牛排、烤鸭流口水。

    “多谢少爷。”张三见叮当坐下,才跟著坐下。

    “你们不用这么拘谨,放轻松,我不会吃人的。”上官颐动作优雅的切著牛排,吃相十分斯文好看,“叮当,你不是有事要问我?”

    叮当盯著他的牛排,猛咽口水,“嗯,少爷,我想请教你,我平常该做些什么工作?”

    “吃东西。”上官颐觉得这事不重要,先填饱大家的肚子才最重要,瞧她口水快滴下来了,上官颐真担心她把肠胃给饿坏。

    “什么?吃东西?”只要吃就好了吗?叮当讶异的瞪大眼儿。

    “嗯,快吃,凉了不好吃。”上官颐不忍她饿著,开口催促她用餐,见张三也没动筷,蹙眉了,“张三,别愣著,吃。”

    “是。”和主人同桌用餐,张三感到不自在,动作别扭的切著肉。

    叮当见张三动筷了,才慢慢伸出两根指头,抓起一块烤鸭,飞快塞进嘴里。

    懊好吃喔!叮当眉开眼笑的咀嚼著。

    “呵,要不要吃牛排?”上官颐觉得她的动作可爱极了,想吃又不敢吃的模样也很逗趣。

    “不了,谢谢。”她笑容尴尬的对著上官颐摇了摇头。

    卑一溜出嘴,叮当立刻感到懊恼极了。这张该死的嘴,为什么要说谎?明明很想吃,却……

    “啊——”上官颐把切好的牛排送进她嘴里,黑眸深邃如海洋,仿佛洞悉了她的心事。

    这什么东西?幽怨的暗叹声立刻化为一声惊叹,叮当的大眼儿眨啊眨。

    唔,牛排?!

    呜!太感动了,好迷人的滋味,这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她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叮当垂敛眼睫,边吃边笑,幸福的咀嚼著。

    “呵,有意思。”上官颐挑了挑眉,再送一口牛排人她小嘴。

    这一次,她快乐得流出泪来了。

    对于她的表情和反应,上官颐感到非常意外,又再切了一块牛排,送人她红艳艳的诱人樱唇里。

    叮当咀嚼著嘴里的每一口滋味,感到滑嫩的肉汁在她嘴里流动著,她边吃边笑,又边笑边哭,这一刻,幸福蔓延。

    上官颐感到极为心疼,用大拇指抹去她粉腮上的泪水,喂她的动作,显得格外温柔。

    叮当似乎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里,丝毫没察觉自己正被人服侍著,她的嘴边含著幸福的笑意,粉脸染上一抹红晕,甜蜜的咀嚼著……

    ******bbscn***

    自己是怎么下船的,她实在一点印象都没有,在车上,她红著张脸,不知所措的望著自己的鞋子,始终不敢动,也不敢抬头望少爷一眼,直到车子驶入别墅,安稳的停放在车库里,叮当才有了动作。

    “少爷!我去整理自己的行李哩!版退!”话落,叮当不等少爷有所反应,就鞋底抹油,一溜烟跑掉了。

    她怎有勇气去面对少爷啊?要知道,她有多么的大胆!

    她竟然让少爷亲自喂她吃东西,更扯的是,满桌美食全被祭人她的五脏庙里,少爷压根没吃到什么,张三也吃得极少……

    想到这儿,沮丧再一次如潮水般涌来,叮当有不好的预感,搞不好她会被炒鱿鱼呢!

    呜呜——求老天保佑啊!

    ******bbscn***

    虽然少爷只字未提,任叮当躲在房里整理行李,可是她心中仍然忐忑不安。

    待她整理好行李,全身已是满头大汗,不洗个舒服的澡,觉得对不起自己,所以担忧归担忧,她还是抗拒不了洗澡的诱惑。

    她偷偷溜进浴室里,哗啦啦的放了一池的热水。

    颇具欧洲古典风味的浴室里,此时冒著朦胧的白烟。

    叮当盈嫩纤细的娇躯,整个浸泡在浴白里,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啧,她居然还有心情泡澡,要知道,她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佣,随时都可能会被炒鱿鱼呀!

    “谁在浴室里?”门外倏地传来一串银钤般的声音。

    叮当紧张的坐起身子来,“是我。”

    “你是谁?”

    “我叫叮当。”

    “叮当是谁?”

    “新来的女佣。”

    “喔,你洗快点,后面一堆人排队等著用浴室。”

    “没有其他浴室了吗?”这么大一间屋子,不可能只有一问浴室呀!怎还有人和她抢浴室?叮当纳闷不已。

    “有。但是,三楼是少爷专用的,二楼是老爷和夫人专用的。”

    “那我会洗很快的。”呼!叮当轻拍自己的胸口,正要开始动作,门外又传来一串年轻的女声,害她的心差点跳出胸口。

    “谁在浴室里?”

    “是我,叮当,新来的女佣。”叮当学聪明了,一口气把话讲完。

    “我尿急,能不能让我进去?”门外的女孩发出恳求,感觉上真的很急。

    “这……”叮当和姊姊自小就一块儿洗澡洗到大,luo裎相见惯了,一点都不害羞,可是和陌生人……呜呜,人家会害羞的说。

    “你有的我也有,我保证不会偷看你。”

    呜呜,她真想哭,洗个澡一直被打扰,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唉,一起共用浴室就是不方便,不能痛快洗澡,而叮当自小就很爱洗澡,要她洗战斗澡实在是不可能的事。

    叮当不好意思拒绝人家,于是踏出浴白,把门打开。

    门一开,一张小脸蛋立即探入门框,她对叮当故意视而不见,身子快如旋风的奔进来,门也不关,就拉上裙子朝马桶坐下去。

    但是,小女佣一坐定马桶,眼睛就飘过来了。

    一开始就说好不偷看的,而这个小女佣果然没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掹盯著叮当光溜溜的身体,吓得叮当立刻噗通一声跳进浴池里,然后随便抓条毛巾遮掩春光。

    “来不及了!”小女佣眼也不眨的直盯著她,倏地冒出一句话。

    “什么?”叮当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

    “我瞄到了!”小女佣一脸严肃。

    “什么?!”叮当更加迷惘。

    “你身材好正喔!”小女佣突然情绪激动的尖叫。

    闻言,叮当深戚羞窘的垂下脸。

    沉默倏地蔓延一室。

    片刻……

    “三十四、二十四、三十四?”小女佣双眼如雷达般目测著叮当的身材。

    “三十二、二十二、三十三。”

    “C罩?”

    “D罩。”

    “哇!”小女佣羡慕的惊叫。

    “你皮肤也好白皙柔嫩喔!擦什么保养品?”小女佣打算研究到底。

    “那个……”

    叮当简直欲哭无泪,正要说什么,小女佣忽然匆忙拉上小裤,按冲水开关后,飞快冲出浴室。

    在叮当还来不及喘口气时,浴室外头旋即又响起喀畦喀畦的脚步声,下一秒,有三个女生如风般闯入浴室。

    “我们尿急!拍谢!拍谢!”三个女孩排队轮流上厕所,眼睛不时朝叮当瞄过来。

    “看不到……”三个女孩轻声的讨论著。

    “我好想看喔!”

    “叫她站起来。”

    “你去!”

    “不要,你去!”

    叮当猛吞口水,尴尬到快不行,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喀睦、喀嚏、喀畦……外头又响起一阵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

    “我们要小便!一刻都等不了!”一下子又涌进了五、六个女佣,全是结伴来小便的。

    我的妈呀!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叮当暗叫:心脏简直快停止了,她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心想:惨了,会不会泡太久了?

    “听说她身材很正,皮肤又好。”

    “她一直坐在浴池里,根本看不到。”

    “我们数二三一,然后一起冲过去,合力把她拉出来,你们觉得这主意怎样?”

    “很好!”

    “一、二……”

    叮当眼看女孩们拔腿朝她飞奔过来——

    “哇!救——”叮当惊叫一声,还来不及发出完整的求救声,白眼一翻,就昏死过去了。

    ******bbscn***

    上官家一共有十个男仆、十个女佣、三个男园丁,在上官家一楼的偏厅中,设有两间休息室,一间是男仆专用,一问是女佣专用,两间休息室的坪数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休息室里有电视、冰箱、沙发、冷气、DVD……应有尽有。

    此刻,在女佣专用的休息室里,数十双眼睛,正用著羡慕与妒嫉的目光,盯视著意识陷入昏迷的可人儿,并吱吱喳喳的低声讨论著。

    “她的身材真的好好喔!”

    “对啊!真的好好喔!”

    “呜呜……人家好羡慕喔!”

    讨论问,一个雷鸣般的男性嗓音,传人众人的耳朵里。

    “叮当怎会晕在浴室里?现在人呢?!”

    上官颐在接获叮当昏迷的消息后,失去了平日处变不惊的冷静,愠怒的眼神里,带著一股足以将人冻僵的寒冷,

    女佣们受惊的跳了起来,并同时回过头去。

    只见门口立了一抹俊朗高大的身影,吓得全体人员肃然起敬,又害怕被发现身后的赤luo人儿,众人立刻自动排成一排遮住她,然后恭敬的欠下身,异口同声的回道:

    “少爷,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上官颐一双黑瞳严峻逼人的横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那怎会有人来跟我报告,你们全挤进浴室里,偷看叮当洗澡?现在人呢?你们究竟把叮当弄到哪里去了?”

    可恶!是哪一个该死的“抓扒子”跑去告状?众女佣们一个个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平常少爷都不管她们的,每到休息时刻,就算她们在休息室里闹翻天,少爷也从不会出言责备她们,现下却为叮当而怒目揽眉?

    众女佣们百思不得其解,纷纷低垂著脑袋,你看看我的鞋子,我又看看你的鞋子,就是没人敢跳出来讲话,让少爷知道,叮当现在就躺在她们身后的长沙发上。

    “说!”上官颐一双黑瞳燃烧著怒焰。

    众女佣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主子的王者气势令人不寒而栗,震慑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恐惧感顿时淹没了她们。

    “唔……”

    突然,沙发上的叮当发出细碎的呻吟声,引起上官颐的注意。

    “让开!”上官颐威严的发出命令。

    “是!少爷!”女佣们吓得瑟瑟发抖,纷纷让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