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闯祸女佣三十六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凉风轻拂,躲在云层里的月亮,透出微微的月光,两抹娇小纤影踮著脚尖,悄悄走进一栋旧公寓。

    “一会儿进了屋,要小声一点,别把妈和弟吵醒了。”

    她们正是从中午开始,就一直泡在网咖上网找工作的双胞胎姊妹花。

    早一分钟出生的姊姊名叫丁玲珑,她刻意把声音压得很低,提醒妹妹,接著缓缓从包包里取出钥匙,打开公寓的大门。

    “姊,明天我打算坐捷运去应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就不回来收拾行李了说,那你呢?”妹妹名叫丁叮当,她率先走进大门,然后手脚俐落地脱下鞋,拎在手上,无声无息的爬著楼梯,不时回头跟姊姊说话。

    叮当很喜欢在话尾多讲一个“说”、“咩”、“哩”,这是她的习惯,即使家人偶尔会调侃叮当讲话的方式,她仍然改不掉。

    “为什么不收拾了?”玲珑清丽的面容浮现出一丝疑问,有些时候,她会被叮当的想法给打败。

    “我觉得有钱人家什么东西都不缺咩,我只要自备一支牙刷就够了说。”叮当天真的想著,脚步停在二楼的家门口,耐心的等姊姊上前把大门打开。

    “嘘……一会儿再讲。”玲珑来到家门前,用钥匙把门打开。

    屋内透出一束微弱的光线,玲珑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

    “嗯嗯。”叮当跟著走进去,随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大厅,正开心的以为没有被发现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到哪儿去了?”

    听见妈妈的声音,姊妹俩不禁倒抽一口气。

    天啊!老天爷还真帮忙,难得晚归一次就被妈妈逮个正著。

    她们慢慢的转身面对母亲,只见妈妈倚靠在沙发上。

    “没有啊!我们去了……去了……”玲珑心虚的猛眨浓密的眼睫毛,支吾了老半天,也说出不半句谎话。

    一旁的叮当神色紧张的看了看表情呆愣愣的姊姊,又看了看脸色凝重的妈妈,最后她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溜”。

    “妈,这里有五十万,您拿著。我……我好累了说,我要去洗澡了,晚安啰!”叮当为闪避妈妈的疑问,匆忙把皮包里的五十万现钞搁在茶几上,拔腿就想落跑。

    “站住!为什么你们有这么多钱?”丁母严厉的质问著。

    丁家的生活长久以来一直都过得十分清贫俭朴,原本一家五口靠丁案开计程车维生,可一场车祸不幸夺走丁案的性命,丁家从此失去依靠,日子变得更加窘迫,家里的经济情形每况愈下。

    娘家虽主动提议要收留他们孤儿寡母,但丁母因性子太倔,始终不肯倚赖娘家,独自扛下扶养子女的责任,母兼父职。

    在这三个子女当中,最让丁母感到头疼的就是小女儿——叮当。

    叮当迷糊、胆小又天真,三天两头就出状况,使丁母十分操心。

    然而,丁母不知还能为自己的小女儿操多久的心。

    丁母在半年前发现自己得了子宫颈癌,因为是大女儿陪她去就医的,因此她无法隐瞒自己的病情。

    当时,她的主治医师说,她只是癌症初期,开刀痊愈的成功率非常的高,但如果拖下去的话,她体内的癌细胞便会扩散,所以医师建议最好能立刻安排丁母进行手术。

    然而,丁母却固执的不愿接受治疗,因为家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让她进行这项手术。

    她的双胞胎女儿深怕她的癌细胞扩散,已然放弃考大学的念头,一心一意只想赚钱治疗她的病,就连仅仅只有十七岁的儿子,都想学姊姊们出去工作赚钱,若不是被大女儿挡下来,或许儿子已经放弃高中的学业了。

    见子女们为她而荒废学业和前程,丁母心里又难过又担忧,她甚至不敢去祭拜祖先,因为她觉得没有脸去见丁家的列祖列宗。

    “妈,她们去参加大胃王比赛了,我看到电视上的转播了。”一抹俊朗高大的身影由卧房步出。

    “弟!你——”双胞胎姊妹异口同声的叫起来。

    “姊,我记得你们并没有拿到一百万奖金,这五十万怎么来的,你们最好对妈做出交代。”

    “你们是女生啊!怎能去参加那种节目?你们还想不想嫁人啊?”丁母闻言心疼极了。

    她的女儿怎能为了钱,跑去报名参加那个什么大胃王比赛?

    “妈,一百万啊!不是小数目,难得有这个机会,当然要捞这笔钱了。”玲珑生气的瞪著弟弟,知道再也逃不了,只好坦白招供,“我们四个女生分不出高低,只好私下讨论,决定派一个代表上台去领取奖金,之后我们就把钱给分了。妈,不必担心,我们绝对不会做坏事。”

    “可是你们这种表现,叫我怎放心的下?难道你们两个真的不打算考大学了吗?”丁母叹命苦,丈夫死的早,自己又不争气,才会苦了这三个儿女,丁母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

    叮当佯装无所谓的耸了耸秀肩,“以后再考也不迟啊!柄会有的是,明年就让弟先去考。”

    “姊,你们这样我怎读得下去?不如我们三个都出去外面找工作算了!”风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自认有责任扛起这个家,他不想继续给家人增添负担,老是想著要早日踏出社会,赚钱分担家计。

    “不行!”玲珑拉下脸孔,摆出大姊的威严来,“这个家,有我和叮当两个人赚钱就够用了,你专心念书,妈妈安心养病,不必为我和叮当操心。”

    “是呀!”叮当也不住的猛点头,“大姊说的对,弟,只要你用功读书,明年一定考得上一间好大学的说。”

    “你们……”丁母难过到说不出话来。

    “妈,我很累了,明天一大早我还要去应征工作呢!我先回房啰!晚安。”见母亲眼眶红了,玲珑一时千头万绪,深怕情绪控制不住,便转身匆匆奔回自己卧房。

    “我也是。妈,您身体不好,要早点上床休息喔!弟,快把妈妈扶进房里,晚安、晚安!”叮当见姊姊溜了,皮包一抓,也机灵的跟著跑了。

    一打开卧房,便见姊姊缩进被窝里,叮当放下皮包,脚步轻悄悄地走近姊姊。

    “姊,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叮当轻拍她的秀肩,却错愕的发现姊姊的秀肩在颤抖,叮当受惊的把小手缩回。

    姊姊在哭?为什么?是不是她做错了什么事?或者心理压力太大了?

    叮当从来就不懂姊姊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总觉得姊姊的心里面藏了很多秘密,但,姊姊不把心事说出来,她也不敢多问。

    打开衣柜,取出一套睡衣,叮当匆匆躲进浴室里。

    她最怕姊姊哭了,每当姊姊一哭,叮当就会觉得自己又闯祸了,一旦让她产生这种感觉,她就会马上兴起逃走的念头。

    母亲说她从小就像只鸵鸟,永远都学不会面对现实。

    也许吧!她们姊妹俩虽有著同样的面孔,却有著天壤之别的性情。

    自小到大,她就是一个闯祸精,每一次闯祸,除了躲起来,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姊姊勇敢坚强,总是站在叮当前面做先锋,替她打头阵,做她的挡箭牌。

    叮当看得出来,姊姊看似坚强的外表下,其实隐藏了一颗十分脆弱的心,叮当好几次发现,姊姊在偷偷的掉泪。

    打开莲蓬头,叮当让温热的水洒在自己细嫩光滑的肌肤上。

    想到明天要去应征女佣的工作,叮当就好期待。

    明天一定会有新气象。叮当想著。

    她和姊姊一直都很希望能够赚很多的钱,然后把钱交给妈妈去养病,也能让弟弟继续念书。

    等弟弟大学毕业了,她就可以半工半读,也许不久后的将来,她会很有一番成就也不一定。

    抬头环看著自己家的浴室,叮当笑了起来。

    她最喜欢洗澡了,听说有钱人都住在花园别墅里,光是浴室就比她的卧房还要大,以后洗澡她有得享受了,一定会很舒服的。

    她真希望能够赶快见到明天的太阳。

    星座盘上指出明天她会有好运气,是的,一定会有好运气。

    ******bbscn***

    翌日早晨。

    叮当沿著笔记本上的地址,前往第一个目标。

    站在别墅花园的大铁门前,叮当按了一声门铃,片刻,由屋子里步出一名园丁,叮当有礼貌的表明来意,园丁便引她进入别墅的大厅,她被招呼在客厅中,可是她等了好久,才终于见到林家少奶奶。

    “你要应征女佣?”林家少奶奶面露狐疑之色,用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叮当。

    “是的。”叮当笑容甜美的道:“我是来应征女佣的说,这是我的履历表,请过目,听说包吃、包住对不对?”

    林家少奶奶愣愣地看了她好半晌后,才伸手接过叮当的履历表,并浏览了一番,“呵,你没走错地方吧?”

    叮当以为自己穿著怪异,连忙低头望了自己一眼。

    没有啊!败好啊!洋装加小外套,她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

    “我没走错地方。”叮当笑得更甜了。

    一见到她甜如蜜的笑容,林家少奶奶打了一个哆嗦,接著毫不客气的将履历表丢在叮当的脚边。

    “我们已经不缺佣人了,请你走吧!老王,送客!”

    叮当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轰出大门了。

    应征第一份工作就碰壁,叮当噘著小嘴,沮丧的跺著脚离开林家,并用红笔在笔记本上的第一项工作地址上,划上一条红线。

    之后她搭上捷运,出发到第二个应征地点。

    败不幸的,她又被赶出大门。

    叮当不死心,继续沿著笔记本上的地址找下去,但一直都惨遭同样的命运,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几乎快磨光她的信心。

    眼看大台北就快被她走遍了,离晚上六点只剩下半个小时,叮当开始沮丧起来了。

    笔记本上划满了红线,仅剩最后一户人家尚未前往应征,叮当一想到可能又是同样的结果,她就有点想放弃了。

    不行,她怎能轻言放弃?万一回到家里,发现姊姊的工作已有了著落,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吗?

    于是,叮当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决定争取最后一个工作机会。

    她搭上一班通往阳明山的公车,下了车后,沿著地址往私人山区走去。

    天色渐渐变暗了,不知走了多远多久的路,她才步上一条鹅卵石道,沿路她走走停停,最后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脚步。

    她用手帕在红通通的颊边上下扇著,然后揩拭去脸上的细汗,双颊泛染著两片红晕,显得格外的甜美迷人。

    有钱人的品味真是怪,好端端的干嘛把屋子建在山上?

    万一又被女主人轰出大门,那这条路岂不是白走了吗?

    不行!她怎可以净想一些有的没有的?再想下去的话,她真会选择往回走,放弃掉最后一个工作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叭叭!身后倏地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接著,一辆高级的劳斯莱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她身侧呼啸而过。

    叮当眼睛一亮,兴奋的跳起身子,猛摇双手呼唤:“喂!停车一下!喂喂喂喂!拜托!”

    然而,劳斯莱斯并没有因而停下,叮当急得跺脚,拔腿就追上去了。

    沿途一辆车子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有搭便车的机会,叮当说什么都不会错过,天知道她还要走多久的山路!

    她追得满头大汗,劳斯莱斯还是没有停车的意思,仍然往山上奔驰而去。

    这可把叮当急坏了,匆匆弯下身子,叮当想都没想,就一把抓起大树下的小石子丢出去。

    小石子在半空中划出好几道半圆形的抛物线后,啪啪啪!全数精准的砸中了劳斯莱斯的后座玻璃。

    “哇塞!水喔!我好厉害说!准呀!”她忍不住为自己竖起大拇指喝采,惊讶于自己神准的指上功夫。

    而车上的主人也因而迅速倒车回来。

    “是你用石头砸车的?”坐在驾驶座旁的人,迅速摇下车窗。

    倏地一束亮光闪过,叮当以为是刀光,连忙以手挡眼,连退三步,然后透过指缝偷偷地瞄向前方。

    罢然,一颗大光头出现在眼前。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原来她方才看到的亮光来自于一颗大光头。

    大光头有张中年男子的面孔,仔细一看,那充满立体感的五官,其实非常英俊懊看,可惜此刻摆出了生气的表情。

    “呼!”叮当暗呼一口气,轻拍胸口,接著,她得意洋洋的扬起唇角,望著大光头,“车子是我砸的没错呀!嘻,我砸东西向来都很准的说!”

    “原来你是故意的!”大光头目露凶光,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见大光头的脸色臭得跟大便一样,叮当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连忙把脸儿垂下,低声认错。

    “因为我想搭便车嘛!罢才我一直叫,你都不肯停车咩!我只好……呃,对不起。”

    “你以为道歉就没事了吗?你这下子麻烦大了!我——”大光头的脾气显然不是很好,语气凶得要命,活像吞下一座弹药库。

    这时,一串低沉富磁性的男性嗓音忽然打断他的话。

    “爸,你发脾气没用,问她想搭便车去哪。”

    “好吧!”大光头目光锐利的上下打量著叮当。“你要搭便车去哪?”

    “原来后座有人啊!是谁呀?我听见他叫你爸耶,哇!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居然有这么大的儿子唷?你年轻时一定很会骗女孩子,瞧你长得也不赖嘛!儿子应该也不差唷!”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男子。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叮当非常好奇车后座男子的长相,不禁转动滴溜溜的眼儿,对著后座玻璃直瞧。

    可惜黑色玻璃阻碍了她的好奇心,玻璃车窗上除了反射出自己的脸孔,什么都看不见。

    “喂!看什么看!?”大光头喝道。

    “后!人家好奇嘛!你干嘛这么凶啊!”叮当放弃了,星眸一转,目光重新落在大光头的脸上。

    大光头一副懒得跟她计较的样子,大手挥了挥,不耐烦的道:“算了,你到底想搭便车去哪?”

    “你知道上官家在哪吗?我走到两条腿都坑谙了哩,还走不到上官家,拜托你能不能让我搭个便车啊?”叮当双掌合十,朝大光头膜拜。

    大光头的眼睛瞪得好像牛铃般大,不自觉模仿起她讲话的方式,“你到上官家去做什么哩?”

    “我要去应征女佣的说。”叮当连忙扯出一个笑容。

    “你应征女佣?哇哈哈——”闻言,大光头忽然受控不住的捧腹大笑,还一面摸著他的大光头。

    “笑什么笑?牙齿白喔?”叮当觉得他很没礼貌,仿佛在取笑身分卑微的女佣,气得好想揍他一拳的说。

    “那你一定会被女主人轰出大门。”大光头说。

    “对呀!你怎么知道啊?”叮当顿时觉得他好厉害,不过她想知道原因,“是不是我穿著出问题啊?不然人家为什么都不肯录用我?”

    “猪!懊笨!”大光头的表情很白目,嘴里还发出啧啧声。

    “你才猪咧!”太没礼貌了!叮当气不过的直跺脚,本来打算踢他车子一脚的,但她不想弄痛自己。

    “你长得太年轻标致了,女主人会用你才有鬼,她们会没安全感的。”大光头两三句就道破玄机。

    “是这样吗?”叮当知道自己自小就长得漂亮,可她从来就不知道,她的长相会给自己带来求职上的困扰。

    “上官家就不一定了。”大光头笑得神秘兮兮。

    “真的吗?你觉得上官家会用我吗?”叮当满心期待,星眸闪烁著天真无邪的光芒。

    “去了就知道,上车吧!”大光头卖起关子。

    “哇!谢谢,虽然你看起来像一个爱发脾气的小气鬼,但其实还挺好心的说!”叮当简直快感动死了,便拉开后车门,飞快钻进车厢里。

    “都让你上车了,你还啰哩八嗦!?”大光头好气又好笑的回头去看她。

    “好了,爸,别闹了。张三,开车!”那富磁性的嗓音再度响起。

    “是,少爷。”司机张三年纪很轻,他对少爷向来唯命是从。

    “谢……”叮当感激的转过头去,打算好好谢过坐在身旁的男子,却被他英俊得出奇,阳刚味十足的侧脸所吸引,一时间,她舌头像被猫叼走了,说到一半的话竟出不了口。

    男人坐姿英挺,有规矩的把双掌搁在自己的大腿上,直视著前方,君临天下的慑人气势由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身著一袭亚曼尼西服,不难看出他身体的线条有多么的完美,匀称而结实。

    这是一副会让女人情不自禁心生爱恋的男性雄躯,充满了诱人的魅力,而且,他浑身还散发出一股一般男人所没有的贵族气息。

    男人意识到有人正在盯著他,缓缓把俊容迎向对方。

    “嗯?”男人剑眉微蹙,俊逸的脸上写满疑惑,似笑非笑的望著她。

    就这么一眼,叮当觉得自己的心整个都融化了……

    哇!这男人好英俊的说。

    他有著如希腊美神般超完美的轮廓,好看的五官如刀雕般立体,一双剑眉更为这张俊容增添了几分冷酷与倨傲,一双冷鸷而锐利的黑眸,仿佛对任何事都可以一眼看透,那弧度优美的唇,更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但,这样一双锐眸,在面对叮当时,却莫名转为温和。

    看著叮当呆愣的模样,他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叮当愣了一下。看见他露出这样温文优雅的笑容,她很快就消除心中他方才给她的冷鸷印象。

    “我脸上有什么吗?怎么一直盯著我看?”他用一双会勾魂般的黑眸,目不转睛的盯视著她。

    “对不起——”叮当脸红了。

    他竖起修长的食指,优雅地放在自己唇上,表示不必道歉。

    “嗯。”叮当匆匆把娇羞的脸儿别开,紧张的直视著前方。

    这拥有独特魅力的男人,想必迷死不少女人吧?而她会是其中的一个吗?

    她悄悄伸手按住胸口,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时都可能跳出心口,莫名的悸动,让她浑身血液瞬间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