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笨笨女佣好脱线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笨笨女佣好脱线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姊姊,小心!”

    蕊儿在拐弯处,一头撞上躲在门边偷听的纪小妹。

    “小妹,你怎会在这……”蕊儿怕被小妹发现自己正在哭,连忙用袖口拭去泪水。

    “太过分了!”纪小妹气炸了,“夫人怎可以逼姊姊把心爱的男人让给别的女人?如果今天主角是她,她可愿意把自己的丈夫让给别的女人?

    姊姊,你不要哭,我去替你出气!”

    “小妹!不要!”蕊儿没想到妹妹会躲在门边偷听,急得一把抓住她,把她拖回房里。

    纪小妹气呼呼的直跺脚,“你干嘛不让我替你出头?”

    “小妹,姊姊已经快保不住饭碗了,夫人若大人有大量,不和我计较,这事到此结束就算了,不要再旁生枝节了。”蕊儿一点都不希望被资遣。

    “我偏要管!”纪小妹还很生气,“夫人不明白,我就说到让她明白,女佣的地位或许卑微,但也是个人,当然可以和少爷谈恋爱!”

    蕊儿不想小妹节外生枝,因而否认,“我和少爷之间没什么——”

    “骗人!老爷说你们躲在房间里干坏事!”纪小妹直言,戳破她的谎言。

    “这……”蕊儿有些慌了,“咦?你见过老爷?”

    “是呀!我和老爷是好朋友,我请他出面主持公道。”

    “小妹,你太不懂分寸了,怎可以和老爷做朋友?”

    “为什么不可以?”

    “你想想自己是什么身分——”

    “老爷又不介意。”

    “小妹!”面对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妹,蕊儿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钤……倏地,床头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蕊儿连忙接起,“喂?”

    “蕊儿,你怎跑掉了?快回到我身边,我很想你。”郜闳在电话的另一端发出命令。

    “是,少爷,我马上过去。”

    收线后,蕊儿以非常严厉的口吻警告着小妹:“小妹,你以后都不要再管我的事了,免得你捅出难以收拾的楼子。”

    卑落,蕊儿抛下妹妹,头也不回的甩门离去。

    “姊姊——”纪小妹的心灵严重的受到伤害,把自己掷入床里,嚎啕大哭起来。

    总是帮姊姊出主意,一直被姊姊视为小军师的纪小妹,忽然之间,觉得姊姊再也不需要她了,她的自尊受创了。

    然而,她怎忍心看姊姊受夫人欺负,最后还得牺牲掉自己的幸福?

    纪小妹决定不顾姊姊的反对,要把一切告诉老爷。

    ******bbscn***

    “我想不到我妈这么开放,居然要我先上车后补票,呵……”郜闳在听完蕊儿的陈述后,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呀!你和晓芙生孩子去,那我怎办?人家……呜……人家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呀!

    而且,我已经把四十万还给你母亲了,我才不把你与人分享呢!呜……”蕊儿看他笑得这么开心,真的生气了,觉得他分明就是想称他母亲的心意。

    “想不到你这个钱嫂,居然可以为了我,舍弃那笔钱。你不是说过,钱对你而言,是很重要的吗?”

    郜阅半倚在床上,把哭得像个泪人儿的蕊儿拥进怀里,心里充满了感动和狂喜。

    “钱在我心中,还是很重要啊,但和你比起来,就变得没什么了,我……”蕊儿觉得好委屈,哽咽到说不出话来了。

    郜闳开心把她拥得更紧了,“我知道你爱我,我也很爱你呀!”

    “你根本就骗人,瞧你很想称你母亲的心意。”

    “那当然,我当然得称我母亲的心意。”他承认,“我母亲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她会要我这么做,一定经过很大的挣扎和考量,可见我母亲真的很想抱孙子。

    既然她想抱孙子,那我们就生一个给她,结婚就结婚,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况且,我也很想娶你。”

    “哼!你说得倒容易。”蕊儿听了很开心,却故意开始撒野,“我爸妈都去世了,我家里环境不好,又来你家当女佣,无论身分、地位……我们都相差悬殊,而你们有钱人爱面子,讲求门当户对,我怎么有资格成为郜家的少奶奶……”

    “嘘。”郜闳把食指放在她唇上,爱怜又心疼的凝望着她,“这是我母亲的计画,我们只不过在完成她的计画,所以,你用不着操心,待你怀孕了,我们就可以结婚了,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我们可要多努力,才能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让你受孕。”

    “你……你真的打算要……”

    他不想再谈这个烦人的问题了,“蕊儿,你刚怎么偷溜啦?害我突然醒来找不到人,你不知道我见不到你,有多么想你……”

    说着,他俯下身,想吻住她的嘴。

    她小手档在四片唇瓣中间,“你还敢说,我都忘了帮夫人泡参茶啦!”

    他忍不住发出一串难耐的抗议声,“唉,你别又把话题兜回来了,我现在只想和你制造小阿,而过程嘛……”

    她嘟着嘴,正要说什么,他已经一把抓起她的身子,让她压在他雄伟的身体上。

    “哎呀——你……”

    “别说话。”他温柔压下她的头,吻住她的唇。

    他另一只大手慢慢卸去她身上的遮蔽物,带领她奔向一波接一波的欢愉和喜悦……

    ******bbscn***

    蕊儿的拒绝,让郜母整整两天两夜睡不着觉,但,她仍不死心,企图另寻其他的管道,一心要儿子和左晓芙发生超友谊关系,待儿子弄大左晓芙的肚子后,再逼他负责。

    这天深夜,郜母半倚在床上苦思着计策,丈夫忽然用力把门踢开,劈头就开始对她咆哮起来:

    “老太婆!我要跟你拚了!”

    郜母不明所以的看着丈夫,因为她嫁给丈夫这么多年,从没看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平时他性情很温和,又十分疼她,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竟反常的对她发威,还叫她老太婆?

    “你这死老头在发什么疯呀?”郜母马上不客气的骂回去。

    “发疯的人是你才对!”郜父平常是很宠溺老婆的,不论老婆要做什么事,都纵容她,但唯独这件事,他非出手干涉不可,否则他真的会被活活气死。

    “什么?”

    “几分钟前,我在楼下遇见小妹——”

    “小妹?”

    “纪蕊儿的妹妹,她自下课就一直守在楼梯口,等了我两天两夜了。”

    “那又如何?”

    “我和小妹是好朋友!”

    “不是吧?”

    “怎么?不行吗?小妹已经把你干的坏事统统告诉我了,你居然联合蕊儿,一起阻碍我儿子未来的幸福?!”

    郜母心虚的眨了眨眼,“这算哪门子的阻碍?我就是看儿子宁死也不愿结婚,才替他寻找幸福——

    咦?不对,你明明也很满意左家的干金,怎么现在又变卦了?你难道不想抱孙子啦?”

    “我哪里不想?我超想的好不好?!但是,儿子不喜欢晓芙,你就不要勉强他去接受。”只要儿子肯结婚,郜父一点都不在乎门当户对。

    “可是……”

    “儿子心里早有中意的对象了。”郜父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说真的?谁家的千金?”郜母露出无比惊喜的笑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是谁有本领可掳获儿子的心。

    “纪家的千金。”郜父慎重其事的道。

    “纪家?”郜母想了一会儿,开心的击掌道:“你说的可是金控大王纪——”

    郜父没好气的翻白眼,“不是,是住在咱们家的纪千金。”

    “咱们家哪来的纪千金?”郜母一时反应不过来。

    “纪、蕊、儿。”

    “什么?!”郜母受惊的跳了起来。

    这下终于完全明白为什么要蕊儿执行任务,她会哭成那样,还把钱丢还给她,原来……

    可是,纪蕊儿没身分、没地位,让她进郜家门,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不!我不答应他们在一起。”为顾及郜家的颜面,郜母全力反对到底,“蕊儿的父母亲双亡,留下她们姊妹俩相依为命,如此的卑微的身世,怎匹配得起我们郜家?我们郜家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亲家——”

    “那你干脆盼到死好了,儿子好不容易爱上了,你敢阻止他恋爱,我就跟你拚命!”

    郜父气炸了,撂下狠话,头也不回的离开卧房,然后转身上楼,敲敲儿子的房门。

    “爸,你怎么还没睡?”郜闳有些意外的望着一脸倦容的父亲。

    郜父沉重的拍拍儿子的肩,“儿子,我是最挺你的,所以,你尽避和蕊儿恋爱。”

    “你怎么知道我和蕊儿……”郜闳回头望了一眼床上的睡美人。

    郜父好奇的探头进去望上一眼,见蕊儿睡得很香甜,部父笑了起来,“小妹全告诉我了。如果你妈反对你们在一起,我会帮你——”

    郜闳根本就不担心这件事,他一派轻松的抚额轻笑,“爸,这事我自有办法解决,你们谁都别插手。”

    郜父向来信任儿子,如今见儿子自信满满,也松了一口气,道:“那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你快回房休息。”

    “我刚和你妈吵了一架,我要去睡客房。”郜父赌气的道。

    “别闹情绪了,去哄哄妈,没事的。”郜闳安慰着父亲,用大手拍拍父亲的肩膀。

    郜父的心情才有放松的迹象,“晚安。”

    “晚安。”目送父亲的背影直到离去,郜闳才无奈的轻笑出声。

    显然他先前抱着“不婚”的想法,让他们担忧了,尤其是母亲,他发现她最近茶不思、饭不想,再继续下去,恐怕会瘦掉一圈。

    幸好蕊儿出现了,令他打消了不婚的念头。

    但,他又十分了解母亲的个性,要她接受蕊儿,除非蕊儿怀孕,否则是很难让固执爱面子的她接受的。

    郜闳把房门上锁,决定要尽快把事情解决掉。

    走到床边,他凝望着蕊儿那张天真无邪的睡容,看着看着,他竟又有了血脉愤张的感觉。

    “蕊儿,醒来,我们还要继续制造小阿……”

    “不要嘛……”蕊儿翻身梦呓,“人家好困……”

    “你不想和我结婚吗?”郜闳狂野的欺上她,吻着她粉嫩的肌肤。

    “想呀……”蕊儿还是没睁开眼。

    “那就起来继续奋斗……”

    “奋斗什么嘛?”

    “生小阿呀!”

    “讨厌,人家要睡……”

    “那你睡吧!”

    “你的手别乱摸啊……”

    “你不是很困吗?那你还有空管我的手在干嘛……”

    “唔……好痒喔……啊……”

    ******bbscn***

    两个月后。

    “怀孕?!”郜母双手捧着诊断书,浑身不能自己的颤抖起来。

    这两个月来,郜母一直部在找机会与蕊儿碰头,但,蕊儿天天和郜闳早出晚归,刻意和她避不见面。

    如今,见她和儿子两人好不恩爱的在她面前卿卿我我,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再见手中的怀孕诊断书,郜母心中纠结着非常复杂的情绪,其中有兴奋、有欢喜,也有微微的怒气……

    “妈,我如你所愿,让蕊儿怀了郜家的骨肉,接下来我希望你答应我娶蕊儿为妻。”郜闳把始终低垂着脸儿的蕊儿拥进怀里。

    “如果我不答应呢?”郜母仍在兴奋与愤怒之间挣扎。

    “我仍然会娶蕊儿。只是,有你的祝福,我和蕊儿就会更加幸福。”

    郜母头痛极了,揉着太阳穴。

    “你和蕊儿结婚,要我们郜家的颜面往哪儿摆?这种没身分、没地位的媳妇,以后怎么带得出门?”

    “如果你到现在还是认为面子比孙子重要,那我无话可说。”郜闳摆手,耸肩,并起身作势离去。

    “站住!”郜母情绪失去控制的咆哮,又像在自言自语似的念个不停,“算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

    你父亲老糊涂了,想不到连你也跟着糊涂了。真不懂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怀孕?怀孕……呵……我们郜家有后了,我要做祖母了……该死!我恨死你们了……”

    蕊儿抬头昂望着郜闳,扯出一抹傻笑。

    “蕊儿,走,我们去筹备婚礼。”郜闳吻了吻她额头,望着直盯着诊断书傻笑的母亲,也忍不住苞着笑了。

    转眼,两人消失在玄关前。

    ******bbscn***

    接到红色炸弹的那一刻,左晓芙简直快疯掉了。

    她老早就觉得郜闳和纪蕊儿之间怪怪的了,想不到真的有问题。

    可恶!居然抢走她要的男人——其实也不算抢啦!郜闳从来就没有喜欢她,而她又怎能勉强人家要她?

    她只是很气郜闳,觉得他超没眼光的,竟然没发现她左晓芙的魅力,还白痴到要娶一个小气到家的穷女人!

    但,仔细想想,蕊儿曾经是自己的好朋友,至少郜闳不是落入别的女人的手里,不然她左晓芙可能不会轻饶对方。

    算了,爱情是强求不来的。左晓芙如此安慰着自己。

    为避免日后三人见面尴尬,左晓芙决定辞掉总裁助理一职,并给蕊儿祝福。

    拿着辞呈,左晓芙步进总裁办公室,见郜闳正忙着,而蕊儿则站在他身边,假装忙碌的整理桌上的文具。

    “总裁、蕊儿,恭喜你们,我一定会去喝你们的喜酒的。”左晓芙假装大方的扯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

    郜闳停下手逞的工作,扬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晓芙,谢谢你的祝福。”

    蕊儿则回以尴尬的笑容,“晓芙,谢谢。”

    左晓芙耸了耸肩,把辞呈搁在桌上,“总裁,对不起,我……”

    “这是……”郜闳不解的蹙起剑眉。

    “我的辞呈。”左晓芙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郜闳正要说什么。

    “你不可以走!”蕊儿已跳起来,并动作火速的把辞呈丢还给左晓芙。

    左晓芙很开心蕊儿居然会留她,心想蕊儿还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也不想走,可是……”

    想不到左晓芙还在自我陶醉,蕊儿己打碎她的白日梦。

    “你怎么可以走啊!”蕊儿急得直跳脚,“你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了吗?若有朝一日,我成了总裁夫人,你这个总裁助理,就会帮我这个总裁夫人提皮包兼端洗脚水。”

    “有这种协议?”郜闳第一次见识到。

    “这……”

    看了一眼表情怪异的郜闳,又看了看准备闹情绪的蕊儿,左晓芙羞得脸色一下子白、一下子红。

    “纪、蕊、儿,请你不要欺人太甚喔!”左晓芙决定硬拗到底,死不认帐。

    “左晓芙,你又想赖帐了唷?”蕊儿觉得她太赖皮了。

    “是你大会记恨了吧!小气鬼!”左晓芙确实不想认帐,要知道那是多么丢脸的事。

    “愿赌服输啦!”蕊儿也生气了,小手叉在柳腰上。

    郜闳紧蹙着剑眉,双臂交叠在胸前。

    只要她们不会像上次那样,吵到最后必须要火拚才能解决问题,他倒是很愿意静下心来,听听她们之间到底有多深的仇恨,怎么会一天吵过一天。

    “好!我左晓芙绝对愿赌服输!斑!”

    左晓芙气得当场撕掉辞呈,决定继续待在郜氏集团,和蕊儿杠下去。

    “纪蕊儿,我不会离开部氏集团的,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会赖帐的人,帮你提皮包就帮你提皮包,没什么了不起!斑!”

    “还有洗脚水——”蕊儿不忘提醒。

    “知道啦!”左晓芙猛翻了几下白眼,就气呼呼的甩门离去。

    蚌然间,郜闳觉得女人真的很好笑,却忍不住心中对蕊儿的宠溺,顺势把她搂进怀里。

    “蕊儿,你会不会太……”

    蕊儿坐在未来老公的大腿上,双眼睁得比牛铃还要大,以为他要责备她不是,连忙替自己澄清,“我没有错啊!做人本来就是要守信用嘛!”

    郜闳一双邪魅的黑眸,凝视了她许久,才莫可奈何的摇头笑了起来,“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没有要骂你。”

    蕊儿嘟着嘴,脸红的看着他,“你的模样看起来就是要骂人嘛!”

    “我怎舍得骂你呢?”郜闳爱怜的掐了掐她俏鼻。

    无论身在何处,他总会对她做出一些宠溺且怜爱的小动作,他却似乎一点也不自觉。

    蕊儿皱皱鼻子,用指头抚了抚鼻头,“不舍得才怪呢!两个月下来,我不知被你骂得多惨呢!”

    “你老是这么脱线,就算骂你,也是为你好。”郜闳含情脉脉的凝望着她。

    “我很努力在改了。”在他炽热的注视下,两片红晕飞上了蕊儿的脸颊,她低垂下头,噙着羞涩的笑容。

    她娇羞的模样看起来柔媚万千、楚楚动人,令他疼得紧。

    他情不自禁的更加搂紧她,让她更贴近他的身体,“你的努力我看见了,你确实有进步了。”

    “嘻!”蕊儿幸福地偎进他温暖的怀里,嫣然一笑,笑容甜蜜。

    这是一双多么厚实、温暖的臂膀,总紧紧地拥抱着她,赐予她幸福与喜乐,还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满足感,令蕊儿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全书完】

    编注:欲知丁叮当的浪漫爱情故事,请翻开草莓系列S240《豪门女佣系列》四之一——“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欲知曾巧眉的浪漫爱情故事,请翻开草莓系列S250《豪门女佣系列》四之二——“傻傻女佣慢半拍”。

    欲知丁玲珑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豪门女佣系列》四之四——“呛辣女佣爱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