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笨笨女佣好脱线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笨笨女佣好脱线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失而复得的约会,让左晓芙差点儿喜极而泣,赶忙拨电通知郜母,向她老人家报上这项好消息后,匆匆赶到约会地点。

    只不过,左晓芙觉得约会的场所有点奇怪,居然是士林夜市,左晓芙一赶到人潮沸腾的夜市,并在一间专卖泡冰的摊位上,找到郜闳和蕊儿的身影时,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总裁,你的身分是总裁耶!居然……”左晓芙罗嗦个不停,“天啊!我这个气质盖高尚的美女,居然要和你一起蹲在夜市的摊贩里吃河诠泡冰?简直有损我千

    金大小姐的颜面嘛!你不觉得这里的环境很不卫生吗?万一拉肚子的话……”

    左晓芙露出嫌恶的眼神,旁边有椅子,但她连坐都不愿意坐下,一会儿若爬出什么蟑螂、老鼠,她好跑得快。

    “页好吃。老板,再来一碗!”已解决掉三碗河诠泡冰的郜闳,像吃上了瘾,又跟老板要了第四碗,且吃得津津有味,根本没空理睬左晓芙的抱怨。

    “少爷,你不要再吃啦!晓芙说的对,你不怕拉肚子唷?你已经吃四碗了耶!”

    望着他的吃相,蕊儿露出既担忧又心疼的表情。

    “明明说好只吃三碗的,你怎么这么贪吃,竟然连续吃掉四碗的河诠冰。我告诉你唷,我不会付第四碗的钱,你再吃下去,我才不管你,拉肚子,我也不管了啦!”

    郜闳用汤匙戳着冰,当他把冰凉的河诠冰放入口中时,黑眸瞬间发亮。

    “我第一次到士林夜市品尝河诠冰的滋味,当然要吃个够本,才四碗——小意思,只怕还满足不了我的口欲……”话落,郜闳又伸手示意,“老板,再来一碗!”

    “还点呀?总裁,没人这种吃法的啊!”左晓芙担心的道。

    “对啊!吃坏肚子就糟了。”蕊儿着急的附和道。

    这是她和左晓芙自吵架后,两人首度同一个鼻孔出气。

    “蕊儿,你是总裁的贴身女佣,你有责任和义务顾好他的身体。”左晓芙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

    “好!”为了表示她这个贴身女佣绝非浪得虚名,蕊儿马上采取行动,起身,并伸手打掉老板的手,防碍老板赚钱。

    “老板,不准你再卖河诠冰给我家少爷了。再吃下去,他会生病的。”

    郜闳觉得很扫兴,起身离开座位,“不吃就不吃,蕊儿,你别吼老板,大方点,快掏钱出来结帐。”

    蕊儿很不甘愿的掏出口袋里的零钱,“老板,三碗河诠冰多少钱啊?”

    老板笑笑的戳戳掌心,“小姐,你记错了,你家少爷吃了四碗河诠冰,一碗是三十五块,所以一共是一百四十元。”

    “我知道啦,但我只付三碗河诠冰的钱,另一碗算他的。喏!傍你。”蕊儿不让少爷占便宜,坚持只给老板三碗河诠冰的钱,“少爷,请付钱,三十五元。”

    “唉,真小气。”郜闳没好气的掏出铜板,递给老板,“老板,谢谢你满足我的口欲,你的河诠冰真的很好吃。”

    “谢谢、谢谢,大老板,欢迎继续光顾啊!”老板眉开眼笑。

    “做的好,蕊儿。”离开泡冰摊位后,左晓芙赞赏的道。

    因为,蕊儿附和了她这位千金大小姐的话,所以憋在左晓芙心中的无名火,莫名灭了一大半。

    “哪里,多谢你提醒我喔!”蕊儿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

    不过,也因为蕊儿觉得左晓芙的顾虑很有道理,所以才二话不说的听从了左晓芙的话。

    “你们几时变这么要好啦?”郜闳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望了一眼腕表,“刚才在酒店里什么都没吃到,我现在肚子很饿,蕊儿,你一定也很饿吧?走,我们去淡水吃海鲜。”

    蕊儿小小巴掌脸全发光了,“好呀!懊呀!”

    接着,郜闳就搂着蕊儿的秀肩,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晓芙,快来啊!”蕊儿不忍心把左晓芙抛在脑后,不禁回头催促。

    然而,左晓芙却整个人傻在那里,动也不动。

    她是不是看错啦?郜闳居然搂着蕊儿?

    慢点、慢点,现下究竟是什么情形啊?左晓芙需要理清一下脑袋。

    懊像他们才是一对情侣,而她不过是一盏散发着五百瓦功率的大电灯泡!

    倏地,天空轰隆一声,原本好端端的天气,转眼就变坏了,洒下豆大的雨。

    “老天真扫兴,讨厌!”

    左晓芙才不会为了一顿饭,而毁掉一身美丽的装扮,用皮包挡着脸,左晓芙在气喘吁吁的追上郜闳后,匆匆丢下一句:“我不去了!”娇小身子转身就跑掉了。

    “晓芙,我帮你们打伞!!晓芙——”蕊儿急了,下意识把人儿唤回来,但,才转眼间,左晓芙己消失在街头了。

    “蕊儿,算了,人已经跑掉了。”郜闳担心蕊儿受寒,把她搂得紧紧的,并脱下西装外套,覆盖在两人的头上。

    “喔……”蕊儿有些沮丧、有些不安。

    “蕊儿,虽然下大雨,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但,我还是会去淡水吃海鲜的,不知你跟不跟?”郜闳的心情格外愉悦的问道。

    蕊儿决定把左晓芙暂抛一旁,露出甜美的笑脸,躲在西装外套下,皱起小鼻头,跎起脚尖,开心的凑到他眼前。

    “跟呀!”

    瞧她笑得一双眼儿都成了弯月,可爱模样看得郜闳既疼又怜,情不自禁的想咬上一口,低下头,额头抵着怀里的小女人,大手圈住她纤细的小蛮腰,野蛮的把她扯得更近。

    “不过,我比较想吃掉你。”他的声音暗哑低沉,温热的大手轻抚着她的纤腰。

    “什么?”蕊儿的每寸肌肤部被羞意染成粉红,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才不相信他敢对她怎么样。

    “让我先吃吃你的嘴。”郜闳不顾滂沱大雨,薄唇朝她红嫩的小嘴啄了下去。

    “唔……”甜蜜的感觉像电流一般,瞬间流窜过蕊儿身上的每一条血管,使蕊儿的身心全颤抖起来,晕沉沉的小脑袋彷佛掉进了一个漩涡里。

    喧嚣的街头,被大雨浇成一片迷蒙,微凉的风吹拂过。

    几个在大雨中奔跑的路人,跑进骑楼下躲雨,夹杂着细细的尖叫声。

    在雨中激吻,令蕊儿有种彷佛置身梦中的感觉,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上。

    无论这场雨来得有多快、多急、多大,也丝毫浇不熄沸腾在两人心中的爱火,因为,爱苗早己深植在他俩心坎,让彼此的心,还落在对方身上,一种想要与对方长相厮守的欲望,已悄悄在心上蔓延了。

    ******bbscn***

    两只落汤鸡回到家己过凌晨十二点,蕊儿担心淋了雨的郜闳会因而感冒,连忙冲进少爷的浴室里,替他准备一大缸热水。

    “少爷,热水放好了,可以进来泡澡了。”蕊儿弯着身,用手肘试着水温,一面扯着喉咙道。

    “你也赶快回房去泡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步入浴室,郜闳心疼而不舍的摸着她湿润的秀发,“我可不希望你为了照顾我,而忽略了自己的健康。”

    “少爷,你不用担心我——”蕊儿整个心都悬在他身上。

    “你不要顶嘴,先回房去泡个热水澡。”郜闯担心她受寒,病倒。

    “好,不过让我先去冲一杯热茶给你。”蕊儿也一样比较重视他的健康,因而急忙推开他,匆匆转身奔下楼去泡热茶。

    她奔到厨房去冲泡了一杯人参茶,正要端去给少爷驱寒,想不到在阶梯处遇上夫人。

    蕊儿吓了一跳,连忙欠身,“夫人,晚安。”

    “嗯,蕊儿,你替少爷泡了什么茶?”郜母锐利的眸子一转,视线落在她手上的茶杯上。

    “人参茶。”蕊儿掀起杯盖,参香四溢。

    “嗯,也帮我冲上一杯。”话落,郜母转身离去。

    “呼!”见夫人走了,蕊儿才敢放松心情,不过她很清楚送人参是藉口,指派她任务才是实情。

    只是蕊儿觉得此刻没有一件事,比帮少爷驱寒更为重要的,蕊儿匆匆上楼,转身就步入少爷的卧房,此时郜闳人在浴室里洗澡,蕊儿不好意思把人参茶送进去给他。

    “少爷,参茶泡来了,我放在茶几上。”蕊儿把茶搁在茶几上。

    “端进来。”郜闳伸手关掉莲蓬头的水,随之把身体泡进温暖的浴池里。

    “可是……”蕊儿迟疑着。

    “我要你端进来。”郜闳下了一道不容反驳的命令。

    蕊儿不得己只好端起参茶,上前推开浴室门,动作迅捷地走到浴池前,火速把参茶搁在置物架的下面,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便要转身离去。

    “站住。”他放松身心的闭着黑眸,体格健美的雄躯半卧在浴池里。

    “少爷还有什么吩咐?”蕊儿在门边停下脚步,转身面对他。

    郜闳睁开双眸,与小脸泛满红潮的蕊儿四目相交,“我不是要你回房去泡个热水澡吗?”

    “我担心你受寒,所以……”蕊儿指了指被冷落在那儿的人参茶。

    “难道我就不担心你会受寒?过来。”他直勾勾地瞅着她,一股想要得到她的欲望己将他逼向疯狂的边缘。

    蕊儿脸一红,把头垂下,无措的站在原地发愣。

    “还不来。”

    她慢慢地走近他,郜闳伸出厚实的大手,落在她纤细的皓腕上,一把将她扯入水中。

    “啊!”蕊儿没料到他会这么做,整个人掉进温水池里。

    “既然你不愿回去洗澡,我就当你很想跟我一起洗。”郜闳勾勒着唇角,把掉落水池的她搂入怀里,不安分的大手则来回抚弄着她光滑的肌肤。

    “我没有这个意思啊——啊!”蕊儿一张脸羞得比煮熟的虾子还要红,发现他正在脱她的衣服,她羞涩的挣扎起来,只是很难敌得过男人的力道。

    他雄壮的身躯结实的箝住了她,擦撞出一阵更加亲密的接触。

    “不然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说得清楚,我就再帮你穿回衣服。”他狂妄的卸下她身上所有的遮蔽物,一件件扔出浴池。

    “讨厌啦!”蕊儿神情羞娇的用小手掩住赤luo的身子。

    “蕊儿,你真美。”她浑身散发出一股说不出口的娇嫩,郜闳贪婪而渴望的望着她。

    “少爷,你不要闹了,快让我穿上衣服,夫人……夫人还在等我的参茶呢!”蕊儿怕极夫人锐利的目光,她一点都不想挨骂。

    “我突然想到,你衣服全湿了,不如继续泡着,把身体泡出汗了,我再拿袍子给你里。”他笑容扩张了,看起来迷人而性感。

    “可是,夫人她——”蕊儿心里急的要命,而且他的手好坏,弄得她心儿乱七八糟的跳着。

    “不急。”他俯下头,不假思索地攫取了她那两片柔软的樱唇,喉间发出低沉的私语,“蕊儿,夫人的话你要听,但我的话,你更要服从。”

    “唔……”蕊儿急喘着气,非常迷恋他嘴唇的滋味。

    尤其是他结实而健美的胸怀,更是一下子就融化了她。

    他有一种独特的男性味道,像麝香又像迷魂烟似的,令她意乱情迷。

    “抹抹沐浴乳。”他说,大手按压了几蟣uo逶∪椋⒆陪逶∪榈拇笫郑苯油砩夏ㄈァⅫbr />
    她几乎来不及反应与思考,发出兰花香气的沐浴乳,已经诱人的抹在她身上

    “啊……”她的身子除了她自己,从来就不曾被任何人碰过。

    要命的是,她从来就不知道被他洗澡的感觉,是这么的……这么的……

    “舒服吗?”他粗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炽热如火焰的心。

    “舒服……”她忘情的脱口而出,承认她确实爱死了他的大手。

    他吻住她的小嘴,把小舌喂入她嘴里,交缠了起来,她意乱情迷的回应着他,两人狂炽而热烈的吸吮着对方口中的甘甜。

    欲望自他们腹下如波涛般涌起。

    “嗯哼……”她无助的呻吟着,浑身酸麻的倒在他怀里。

    “蕊儿,你好迷人。”他湿润而炙热的嘴唇滑过她敏感的耳畔,温柔地撩弄起女性纤细的末梢神经,低语了几声,他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享受般地舔着,缓慢地,他的唇舌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划过她纤细的肩胛骨……

    倍愉的悸动一下子涌上了心口,她紊乱的喘息着,并闭上双眼,感受到体内的春潮被撩动了起来,整个人几乎快被融化成泥浆。

    她再也抑止不住自己那一发不可收拾的激情,不由自主的伸手搂住他的颈项,像被催眠了般,迎合了他所有的动作。

    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这么敏感而放荡,纤细的十指刷进了他浓密的黑发,紧紧的攀附着他。

    “蕊儿,我要你。”他粗嘎的低语。

    他拱起她的身体,炙唇缓慢地往下索寻,吻过她平坦的腹部,来到引人遐思的神秘峡谷……

    “少爷,我也要你……”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配合着他,迷人的小嘴逸出痛苦夹杂着欢愉的娇吟。

    她感受到身体已不再是自己的了,此刻欲望如潮水般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与意识。

    他像个贪吃的小阿,似乎把她当成是蜜糖,贪婪得想要撷光她身上的甜分……

    顿时,他压上了她,健美的肌肉开始鼓动起活力。

    蕊儿心一紧,撕裂感往她脑门冲……

    ******bbscn***

    棉被裹住两个赤luo的身体。

    蕊儿娇小的身子就像只小猫般慵懒的卧在郜闳怀里,经过好久的时间,才缓缓地睁开迷乱的眸子,仰着红红的小脸,望着他那张俊美无俦的睡容。

    她不禁爱怜地轻吻他的下颚,嗅着他独殊的男性体香,全神贯注的感受着他的呼吸,细细回想起适才狂爱时的销魂滋味。

    就在今晚,当郜闳在雨中重温她的唇时,她就确切的了解心中的爱意,原来她真的已经深深的爱上郜闳了。激情过后,她更加肯定了一件事,郜闳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她的感情陷得很快,快到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她不但无可救药的爱上郜闳,还自私到想要把郜闳占为己有。

    可是,夫人……

    “啊!夫人!糟了,我忘了泡参茶了!”蕊儿忽然忆起夫人的吩咐,整个人惊跳起来。

    她匆匆在郜闳唇上印下一吻,然后套上拖鞋和浴巾,匆匆溜回房去换上一套干爽的衣服,而此时沉睡中的纪小妹,忽然被开门声惊醒过来。

    这么晚了,姊姊还不上床睡觉,究竟在忙什么?

    于是,纪小妹躲躲藏藏的跟踪着姊姊,打算去探个究竟。

    蕊儿下楼去泡一杯人参茶,匆匆送到夫人的房里,夫人知是蕊儿,连忙起身暗示蕊儿到偏厅等她。

    ******bbscn***

    郜母气质高贵典雅的端起茶,凑到嘴边轻啜,“蕊儿,你怎么这么晚才来?都三点了,你让我等到都快睡着了。”

    蕊儿心虚的垂下红通通的脸儿,“夫人,对不起,我回来时,被雨水淋得一身湿,所以……”

    “没关系,我很有等人的耐性。”郜母扬着唇微笑,“你表现的很不错嘛,顺利完成第一项任务。”

    “是夫人教的好。”蕊儿更加心虚的道。

    “相信接下来的两项任务,对你而言,不再是件难事了。”郜母啜了一口热茶后,把茶杯轻轻搁回桌上。

    “夫人请说。”

    “第二和第三项任务,我要你同步完成。”

    “是,夫人请说。”

    “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左小姐怀孕,让她能够顺利嫁入我们郜家。”

    “什么?!”太难了吧?蕊儿忍不住惊叫出声。

    “有问题吗?”郜母神色自若的看着她。

    蕊儿为难的结巴起来,“这……这……我要怎么让她怀孕啊?”

    “你真的不明白吗?”郜母知道蕊儿很单纯,但男女之间的事,应该多少懂的。

    蕊儿怎会明白呀?

    “我妈妈说,只有男生和女生在一起才会怀孕,女生和女生是不会怀孕的。”

    郜母无力的抚额轻叹,“我不是要你让她怀孕。”

    “喔!”蕊儿总算心安的拍着胸口,“不然呢?”

    “我要你安排我儿子和左小姐上床。”

    “什么?!这怎么可以嘛!”蕊儿心惊之下,脱出而口。

    她真想把四十万丢还给她,说她再也不干了,要她把爱拿出来分享,她实在办不到。

    “有什么不可以?”郜母紧蹙起眉头,锐利的目光审视着蕊儿那张凄惨无比的脸儿,不解蕊儿为何浑身直颤。

    心如刀割的蕊儿,顿时红了眼眶,再也憋不住心中的委屈和痛苦,掩面痛哭了起来。

    即便少爷有应付措施,但她还是不放心,下意识要取消她和夫人之间的协议。

    “夫人,我……我去拿钱,我把四十万还给你。”话落,蕊儿抛下错愕中的夫人,冲回房里去把那四十万现金取必来给她。

    “你这是做什么?”情势逆转,郜母整张脸都刷白了。

    “夫人,钱还你,我不要帮你做事了。”抹去泪痕,蕊儿语气坚定的道。

    “你怎么反悔了?我们说好的嘛!一完成三项任务,我会另外给你五百万。你一定嫌钱少对不对?没关系,我可以加成给你,再一百万好不好?不然两百万?

    蕊儿,无论如何,你都要执行任务——”部母用半是哀求,半是命令的语气道。

    “不!”蕊儿情绪失控的嘶吼,“现下就算夫人你要送给我一栋别墅,我也不会替你做事了。”

    她才不要把郜闳送给别的女人!

    她深爱着郜闳,无法与人分享她的爱。

    她不能失去他!不能!

    她不但无可救药的爱上郜闳,还自私到想要把郜闳占为己有,所以,此刻给她再多的钱,她都快乐不起来。

    亦不管左晓芙曾经和她有多要好,她都不愿把感情割舍出去。

    “蕊儿,不要任性了,快把钱收回去!”

    见现在居然连金钱都打动不了蕊儿的心,郜母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仍决定摆回强硬的态度,“你敢反悔,我就告死你!不想被我告的话,你就得按照我的指示去办事。

    我要在三个月内,获得左小姐怀孕的好消息,并要我儿子娶她进我们郜家的大门!”

    “告吧!你要告我,就去吧!反正我就是不要。我不要少爷娶别的女人,就算我死,我也不要!呜——”蕊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着旋身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