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驯服豪门名媛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驯服豪门名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二嫂,你开慢点,我肚子里有小宝宝呀!”倪淘紧张的捧着肚子。

    见珍开车速度好像在飞一样,倪淘的心溢满了恐慌。

    以前她也喜欢开快车,但,她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太久没出门了,加上她目前怀有身孕,令她变得很胆小。

    “安啦!我开车技术好得很呢!”珍打包票道。

    “可是……”倪淘还是很担心。

    嘴上虽说不要这个孩子,其实她一点都不愿拿掉他,她已经抛弃了孩子的爸爸,她不能够再做出伤害这孩子的事来。

    “我若不开快点,万一你大哥带人追上来,你可就惨了!”珍俐落的超越前头那辆车。

    但,车子底盘不时传来怪声,令倪淘感到十分惊恐。

    “好啦,看你怕成这模样,我减速就是了。”珍忍不住嘲笑她的胆小,孰料,当珍要踩住煞车,却发现煞车失灵了。

    “啊!不好!煞车失灵了!”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着急的狂踩煞车。

    “不会吧!”恐惧吞噬了倪淘的心。

    “怎么办?我们跳车吧!”珍急哭了,狂踩煞车,但车子就是不肯减速。

    “我怎能跳啊?我怎能拿我孩子的命开玩笑……”倪淘也怕得哭了,双手紧紧的捧着肚子。

    她一点都不想死于非命,早知会发生这种事,她发誓一步都不会离开莫以泽的身边——

    思及此,倪淘忽然觉得莫以泽对她很重要,重要到不能失去他。

    “天啊!怎办啊?”倪淘着急的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痕,无助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她已经离开了莫以泽的身边,但,她的心头就是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思念所占领。

    她发觉她快想死莫以泽了,以前只要一刻不见他的人,她的脑海里总是无时无刻都盘旋着莫以泽的身影,更何况是处在死生关头的现在。

    “你命都快没了!惫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把车开往人烟稀少的郊区去,喊一二三我们就跳——”

    “二嫂!别做傻事,只要车子没油,我们就能脱险。”

    车子往荒郊野外开去,在四周转个不停。

    但,珍太恐惧了,双手一直抖个不停,她控制不住煞车,车轮在地上不时磨出可怕的吱叫声。

    “不行,我们要跳车!”珍无法冷静下来,见倪淘不肯跳,她倾身,用力推开倪淘那边的门,“你往草丛里进!快!”

    “不要!啊——”倪淘哽咽了一声,泪水又涌出了眼眶。

    车门被珍推开了。

    就在珍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急转弯下,倪淘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车的劲力甩出车外,飞落在一推草丛里……

    在生死一瞬间,倪淘的双手还紧紧的捧着肚皮,脑子里浮现出莫以泽的身影……

    “以泽……”她快要支持不下去了,头昏脑胀,眼前一片漆黑。

    倪淘哭了,她不甘愿就此死去,她好希望、好希望能够在死亡之前,能见到莫以泽最后一面。

    这些日子以来,她虽被囚困着,但他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

    现下她在生死一瞬间,他却没在身边,她简直快怕死了。

    “以泽……”倪淘支持不住了,缓缓地合上眼,整个人快陷入昏迷。

    “以泽……我好想你呀……好后悔离开你,好希望你能出现在我身边,好想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只要能见你一面,我死都甘愿了……我爱你,我爱你……”

    倪淘的身体抖颤了一下,在昏迷前的几秒钟时,发现了一项令人震惊的事实……

    泪水忽地滚出她的眼,原来她爱着莫以泽,她深切的领悟出,自己不知何时已爱上了莫以泽,只是她一直不愿承认罢了。

    然而,她就快要死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bbscn***bbscn***bbscn***

    “小淘!小淘!”莫以泽在接获医院拨来的紧急电话后,带着妈妈和弟弟焦急如焚地赶到医院,像发了狂似的冲进急诊室里。

    莫以泽一双已失去往昔冷騺的目光,搜寻着倪淘的小小身子。

    “小淘——”莫以泽终于在手术台上发现陷入昏迷的倪淘。

    此时,他的眼里只有倪淘,根本不理会躺在另一张手术台上的珍。

    “老天……”莫以泽脸色苍白的走近倪淘,忧心如焚的看着倪淘身上的伤势,见她浑身伤痕累累,肌肤被割得血迹斑斑,他心如刀割。

    他甚至不敢去碰触她的身体,深怕一个不慎,她的伤口就会血流如注,他只是用大手轻触她天使般的脸孔,轻轻亲吻她的脸颊。

    他找到她了,找到他心爱的小淘了。

    可是,她为什么闭着眼?

    莫以泽胆颤心惊的抬起俊容,问着正在抢救她的医护人员,“她怎么了?为什么不醒来?她怎么了?”

    “以泽……”一直都清醒着的珍,忽然坐起身来,伸手拉住莫以泽的衣袖,“我没事,我只有一点皮外伤,对不起,是我不好,我……”

    “该死的,给我闭嘴!”莫以泽锐不可挡的目光狠狠地射入珍惊吓过度的眸底,“你居然把我的女人带走!惫让她受这么重的伤!你——”

    倪子勗忙按压住大哥的长臂,“大哥,珍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啊!”

    “子勗,呜……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把小泵带走。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们,呜……”珍歉疚的看着未婚夫,无助的哭了起来。

    “没关系,不哭、不哭,已经没事了。”倪子勗温柔的把珍拥进怀里,无限爱怜的抚慰着她。

    “唉!”倪美玲叹息,忍不住开口替未来媳妇讲话,“以泽,瞧珍都吓得脸色发青了,你就看在妈妈的情分上,别和珍计较了,我相信她会改的。”

    莫以泽懒得理他们,身一转,暴跳如雷的看着正准备要动手术的医护人员,“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让倪淘昏迷这么久?”

    “莫先生,倪小姐恐怕会小产,不过,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抢救她腹中的小阿,请所有家属到外面等候——”护士温柔地劝道。

    “对!要尽全力!”莫以泽没理会护士的话,他浑身直颤,大手轻轻触摸着倪淘的脸颊,“我要亲眼看你们如何救活我的妻儿!如果我的妻儿死了,你们这间医院也别想开了!”

    “莫先生,请你冷静——”医师试图安抚莫以泽的情绪。

    “你少废话!快救她!”莫以泽迅速伸出大手,一把勒住医师的脖子,“你听到没有?她比我的命重要千百倍,她不能死!”

    “莫先生!”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惊慌失措起来。

    “我命令你——救她!”莫以泽严厉的吆喝声中隐含着脆弱的讯息,“她不能死,不能死……”

    “以泽……”倪淘忽然幽幽醒来,吐着微弱的气息,温柔的看着莫以泽。

    “小淘!”莫以泽黑眸一转,惊喜的落入她眸里,声音有抹哽咽,“乖,你不会有事的,乖,我会保护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知道、我知道……”倪淘伸出小手,一把握住他粗壮的铁臂,眼睛几乎快睁不开来,“别……别生气好吗?放……放开医师,你勒痛人家了……”

    握着他的铁臂,感受到他的身子有一股难以自控的狂颤,倪淘明白了他内心有多么恐惧,她知道,他是深爱着她的,他害怕失去她,如同她害怕失去他是一样的道理。

    “好,我不生气。”莫以泽松开勒住医师的大手,濒临泣然地道,他把唇覆盖在她嫩唇上,心疼而不舍的吻着她。

    “以泽。”

    “嗯?”

    “请你原谅我……如果我能够活下去,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要和你结婚,我要生下我们的孩子,我要……

    泽……我……我要告诉你……我有多么的爱你……”话落,倪淘满足且幸福的笑了,一点都不后悔坦白心中爱意,只是她没料到,她又要昏过去了。

    “小淘!”莫以泽的冲天怒火,此时此刻全已化成焦灼和害怕,长臂一扬,指着忽然发起呆的紧护人员,命令道:“别杵着!立刻救她!”

    “是是……”医护人员十万火急地做起抢救措施。

    莫以泽目不转睛的盯着平台上的倪淘,紧张的紧握着拳头。

    傻瓜,他当然会原谅她,只要她活着,这就够了,他不会去跟她计较的。

    ***bbscn***bbscn***bbscn***

    两年后

    一辆豪华气派的劳斯莱靳,无声无息地滑入莫家花园别墅的车库里。

    司机推开车门,下了车,绕过车头,打开后车门,身子微曲,恭敬的迎接主子下车。

    “哒!爹……哒……”牙牙学语中的旭儿,忽地睁大黑黝黝的大眼睛,闪着密长的睫毛,一看见爹地的车子回来了,便兴高采烈地朝车库奔去。

    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的,圆嘟嘟的小脸红润且粉嫩,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小**因塞着尿布翘得活像一只小企鹅,小脚丫踩在鹅卵石上,好像喝醉酒了般,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倒,倪淘追在后头,一颗心脏紧张得快要弹出胸口。

    “旭儿,小心跌倒了,别跑、别跑!”

    倪淘那张布满紧张神色的小脸,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深怕她的心肝宝贝跌倒,两只细臂展得好像一只大鹏鸟,弯着纤腰,保护着跑在前头的小小身影。

    “爹……”旭儿皱着圆圆滚滚的小胖脸,红红小子邬咿咿呀呀的要喊“爹地”,奈何只咬得出一个“爹”字。

    “旭儿,好乖呀!爹地最疼你了。”

    莫以泽蹲下高大英挺的身子,顺手一捞,把每逃诩会准时迎接他归门的儿子给搂进怀里,然后双手穿过儿子的双腋,起身,儿子被他甩在半空中,连转了好几圈,才把笑得很开心的儿子放上肩头。

    “老公,这小家伙真是的,每次一看见你回来,就跑得好急,我真担心他跌倒啊!”倪淘的小嘴开始唠唠叨叨的抱怨起来。

    “放轻松。”莫以泽莞尔一笑,大手一伸,把神情紧张的妻子给搂进怀里。

    偎在心爱丈夫的温暖怀抱里,倪淘的脸更红润了。

    眼前这个大男人和小男人全是倪淘一生中的挚爱,她一个都不能失去,爱他们的心,远胜过爱她自己。

    “你说得倒容易,受伤了怎办才好?”

    莫以泽爱怜的吻了吻妻子的粉颊,“哪个小阿没跌倒过?让他吃些泥土没关系的,你别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的。”

    自从两年前,倪淘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答应嫁他做妻子,还对他柔情万千、百依百顺。

    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妻子,莫以泽也完全释放自由给她,并对她疼爱有加、宠溺百倍,不管她要什么,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想办法摘下来给她。

    只是,他有些狐疑,倪淘怎会在一场车祸后忽然性情大变?

    但,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倪淘终于发现自己心中的爱恋,他相信倪淘永远都不会有逃跑的念头了,因而更加珍惜这份感情。

    “可是……”倪淘还想说什么。

    莫以泽已用他的唇阻住了她叨絮不休的小嘴,他缠绵而温柔的吻着她,直到她喘不过气来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唇。

    他们夫妻虽然结婚两年,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然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好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永远甜甜蜜蜜、恩爱无比。

    “亲亲……”旭儿笑得好开心,噘起口水直滴的小嘴,也要学爸爸妈妈亲嘴。

    “旭儿也要亲亲呀?来。”莫以泽没好气的笑了,把唇凑在儿子红润润又湿答答的小嘴上,啵啵啵地亲着儿子。

    “讨厌啦!你每次都这样,瞧旭儿都学你了。”倪淘的小脸红得宛如苹果,掏出面纸,拭去儿子唇边的口水。

    这就是他这个小妻子最可爱的地方,虽然为人母了,却不像一个母亲,仍然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动不动就害羞脸红,令他这个丈夫疼爱不已。

    “你不是挺爱的吗?”莫以泽戏谑着妻子。

    “哪有呀?你少臭美了啦!”倪淘羞得举起小手掹捶丈夫的胸膛。

    莫以泽把她的小手圈进掌心里,凑到嘴边,爱怜的吻咬着,“如果没有你们母子俩,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倪淘听了好心疼,踮起脚尖,伸手搂住丈夫的颈项,“你还在想着两年前的事呀?都过去了,我和旭儿也都相安无事呀!”

    “我怕……”

    “你也有怕的时候吗?”她有些哽咽,温柔的抚着丈夫的俊容,“我发誓,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你知道的,我很爱你,不能够失去你。”

    “老婆,我更爱你。”莫以泽深戚安慰,把妻儿紧紧的拥在怀中。

    “我更更更……爱你。”倪淘甜蜜且幸福地依偎在丈夫怀里。

    “我们呀……”

    “在天愿作比翼鸟。”她掐掐他鼻点。

    “在地愿为连理枝。”他点点她俏鼻。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全文完】

    编注:请继续锁定“豪门养女系列”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