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调教豪门名媛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调教豪门名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不管齐旭的心里有多么的痛恨小草,仍然甩不掉深爱她的事实,他安排了几个保镳日夜守在小草身边,保护着小草的安危,让母亲派来的杀手,苦无下手的机会。

    另一方面,齐旭找上向来明智的父亲,想要平抚母亲对小草的恨意。

    “爸,我有事想找你商量。”

    齐坤脸色苍白的凝视着英俊迷人的儿子。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事情到了这地步,你认为还有谁可以说服你母亲放弃暗杀小草的念头吗?”

    “如果小草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妈。”

    “儿子,你真的无药可救了。”

    儿子坠入情网了,齐坤却满心的担忧。

    “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齐旭痛苦的用手抹了一把俊容,“我曾经努力要遗弃她,但我真的办不到,我总是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

    齐坤拍拍儿子的肩膀。

    “身为父亲的我,实在很不忍看你的幸福就这么被你母亲耽误了,可是,你要知道,小草的身分敏感,又怎能不让我左右为难?

    再说,你妈对小草的恨,已经深到连她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地步,即便我愿意为你未来的幸福而选择原谅小草,也没把握可以说服你妈去原谅她啊!”

    “爸,她是我的母亲,我不愿意做出任何不孝的行为,即使她犯罪,我也会想办法帮她脱罪。

    但是,您要知道,我现下却很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换取小草的性命,即使付出我的生命,都在所不惜。”

    齐旭的黑眸有着坚定不移的神采,那代表着他对爱情的坚持与毅力,是不容任何人破坏和摧毁。

    齐坤吃惊地听着儿子的每一句话,看来儿子是真的很爱小草。

    “就算拚了你的命,你也要定这个女人是吗?”

    “爸,恕我无礼的反问您一声,如果当年祖父母也出面阻止您和妈恋爱,您会执意抗衡吗?我想您会的是吗?您知道爱情的个中滋味。”

    齐坤注视着儿子,思索了片刻,他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成全你们的感情,也尽可能说服你妈放弃伤害小草的念头。

    但在这节骨眼上,我希望你能够暂时和小草分手,以免你妈对她的恨意愈来愈深。”

    “爸,谢谢您的成全。”

    儿子好不容易才爱上一个女人,他能不成全吗?

    齐坤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bbscn***bbscn***bbscn***

    这个蠢小草,笨得跟猪一样,不但赶都赶不走,还每天晚上都睡在齐旭的房里,无形中更加深了齐夫人心中的怨恨。

    齐坤怎么劝妻子,都无法消除妻子的恨意,甚至她还加派了杀手,潜伏在别墅四周,伺机而动。

    齐旭由父亲口中得知这项消息后,也加派保镳二十四小时保护着小草。

    “该死的!你又来做什么?讲都讲不听!”深怕她被人刺杀,齐旭连忙把她拥入怀中,双目如炬地睐着四下。

    “我……我想你。”小草红潮满面的昂着小脸,凝视着他的俊庞。

    她深深地爱着他,当然希望能够天天和他在一起。

    “而且那些保镳很讨厌,都二十四小时跟着我,黏我黏得很紧。”

    “那是在保护你。”

    “可是,我觉得很不方便,只有到你房里,他们才不敢跟进来。”

    “混蛋!是我要他们寸步不离的守着你,现在他们人呢?”

    “我让他们在门外。”

    “我去叫他们进来!”

    齐旭虽然不肯对小草放下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态,但在他的潜意识里,仍然十分渴望心爱女人的到来。

    “不要啦!”

    小草紧紧地抱住他,不让他去。

    “你这笨蛋!要我讲几遍才听得懂?你在明,对方在暗,只要对方一出手,你就会死得不明不白。还有,你天天来找我,只会增添我母亲对你的恨意罢了。”

    齐旭的理智反覆的提醒着他,要小草全身而退的方法,莫过于直接和她保持距离。

    然而,令人痛恨的是,他总会情难自禁的等待她夜里的到来,因为她美眸里的情感,总会深深触动了他的心……

    小草纯真的告白:“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但是,他怕,他不是担心自己保护不了她,而是担心母亲的行为会愈来愈疯狂。

    “况且,当年我真的没有做出任何伤害齐欣的事,我根本用不着怕。”

    其实他也愈来愈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了,因为小草一再的强调自己的清白,眼中泛着坚定无畏的光芒。

    齐旭抑制不住心疼的感觉,粗暴地将她紧抱在怀中。

    “你知道我离不开你。”她哽咽着,“我的爱太贪婪。”

    “蠢蛋。”

    他的动作虽粗暴的要命,然而他的语气却又带着极端的柔情,让她心醉。

    “这是最后一晚。”他道。

    明日一早,他就要狠心的赶走她,为了她的安全,在事情尚未解决之前,他必须如此残忍的对她。

    “可是……”小草还要说什么。

    “好了,夜深了,我去洗个澡,准备上床睡觉,你去把保镳唤进来保护你,我可不想把你一个人扔在外面。”

    他松开她的身子,转身走入浴室。

    小草跟了进去,“我才不让他们进来当我们的电灯泡呢!”

    “那你就和我一起洗。”他随便说说。

    “好啊!”

    就在这当儿,阳台倏地响起一个微弱的气爆声,接着,玻璃窗就破了一个小洞,一把小飞刀落在小草的脚边。

    齐旭锐眸一转,“混帐!”

    警觉性高的齐旭,意识到危机的存在,为免她受伤,他伸手把小草搂入怀中。

    小草缓缓地打量着四下,只见一抹黑影如闪电般闪出阳台,另一抹黑影则由另一扇玻璃窗潜出室内,这表示卧房里不知躲了多少个杀手,随时都要小草的命。

    “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人在使用飞刀?最可怖的是,这两个黑衣人一闪就不见了。”

    齐旭的寒眸冷酷似冰,“我妈不知上哪里找来的怪胎杀手,看手法不像是普通人所为。”

    “万一我被人射中咽喉,岂不是一命呜呼?太可怕了,不行,我现在就去找一心置我于死地的夫人说清楚……”

    小草悚惧极了,浑身瑟瑟发抖,原本躲在齐旭怀里的身子,瞬间挣脱了怀抱,旋身拉开房门,冲出卧房,往长廊奔去。

    “跟着她!”齐旭连忙命令。

    然而,来不及了,潜伏在角落中的杀手,嚣张地连续射出好几把小飞刀,其中一把还笔直的朝小草的方向飞了过去。

    “小草!小心啊!”

    齐旭奋不顾身的奔向小草,企图用身体将小草撞开。

    “啊!”

    齐旭在千钧一发之际撞开小草,还同时反应灵敏的掐住小草的皓腕,用力将她扯入自己的怀里,打算和她紧紧缠在一起,不给杀手机会。

    保镳们乱了方寸,掏出手枪,苦恼的道:“少爷!看不见仇家,我们不知该如何迎战。”

    “别让小姐乱跑,你们护她回去。”齐旭果决的下令。

    “是!”保镳们只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他俩周边圈出一座人肉围墙。

    “拜托,你们都走,不要理我,我一定要去找夫人说个明白!”小草知道对方是冲着她来的,她不想再过这种可怕的日子了。

    小草口一张,朝齐旭的手臂用力咬了下去,趁他松手之际,她冲出了人肉围墙,奔下阶梯。

    齐旭气炸的在后面追逐。

    “你们别再跟着我了!”

    小草把摆在楼梯间的古董花瓶统统推倒,阻碍他们的追逐。

    迸董花瓶一一倒下,齐旭一脚踩下去,差点跌个狗吃屎,幸亏他手脚俐落,马上就稳住身子。

    小草匆匆奔下楼,惊扰了住在三楼的齐欣。

    “啊!”

    齐欣仓皇的拉开房门,见数十把飞刀不长眼似的乱飞,她崩溃的放声尖叫。

    小草来到二楼,众人奋不顾身的在她身后追逐,小草抓起所有随手可得的物品,一一朝他们砸过去。

    齐欣一拐一拐的追了上来,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惊惧的神情。

    就在小草奔入客厅,看见齐夫人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纤指朝天一扬,神秘的黑衣人再度鬼闪到一块布帘后面,两指一放,一把飞刀又飞出了布帘。

    千钧一发之际,小草的纤腰被人高举了起来,纳入一个温暖又结实的怀中。

    她回过头去,迎视到一双早已被怒潮淹没的黑眸。

    “混帐!你们究竟闹够了没有!?”

    齐旭的俊容凝聚着一股非同小可的怒焰,一记冷惊的眼神就吓退了敌人。

    他把小草紧紧拥在怀中,无论她怎么咬他,他都不肯松放手臂,眯起的锐眸,怒火中烧的寻找着躲在角落中的杀手。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被齐旭的怒气吓住了,包括齐夫人在内。

    “你们胆敢在我面前再射出一把飞刀,我就要谁的命!”

    齐旭冷騺的黑眸里释出一抹阴狠的精芒,缓缓地扫了周遭一圈,最后恶狠狠对上母亲的眼。

    顿时,室内一片沉寂。

    良久后——

    “旭,你一定要保她的命,是吗?”齐夫人缓缓地站起身。

    “没错,我绝不会让您动她一根寒毛!”齐旭坚定地道,唇角往上勾勒出一丝阴冷笑意。

    “我希望你不要后悔——”齐夫人心痛着。

    “够了!”齐欣忍无可忍的打断母亲的话。

    焙缓地走过小草的身边,齐欣一脸惊惧的看着母亲,好像眼前的人不再是她的母亲,而是一个行为极度可怕的女魔头。

    一看见齐欣,小草抓着齐旭的手臂即剧烈的颤抖,浑身无力地朝地上跪了下来。

    “小草!?”

    齐旭一把将跪在地上的小草纳入怀里。

    “齐欣,求你……齐欣,不要再折磨我了,求你……呜呜……”

    极度的恐惧充斥了小草的整个心房,她哀求着唯一可以拯救她离开水深火热的人。

    “妈……”

    齐欣浑身巨颤着,脸色惨白不见血丝,心中的恐惧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抖着声音,一字一句终于道出隐藏了十几年的秘密: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呜……对不起,我再也不要整日都活在歉疚当中了,如果您真的杀了小草,我不但会自我封闭一辈子,百年之后,我仍然会良心不安。

    我宁愿您刀口对准的是我,不是小草,因为,我说了一个大谎言。当年的小草……不但没有推我,还出手想救我,可是,我还是掉下楼了……我……呜……我很抱歉,是我不小心跌下楼的,根本不关小草的事……”

    齐旭的脑际彷若被一道雷电击中。

    齐夫人则愣在原地,动也不动,脸色顿时比女儿还要苍白。

    小草嘴角溢出一丝安慰的微笑,颤抖的身子倏地虚软地倒进齐旭的怀里,眼儿缓缓地闭上,秀眉微微蹙起。

    “真的好疼喔……”

    “疼?哪里疼?”

    齐旭忽然回魂,紧张的检查小草的身体,赫然发现小草不知何时中了刀伤,那把飞刀竟死死的咬进肉里,血液正不断由伤口处溢流出来。

    “来人!快叫救护车!”

    顿时,室内乱成一团。

    “老天……”

    齐夫人愣愣地走到小草身边,见地上淌满了鲜血,深感歉疚的捣住颤抖的双唇,想开口表示什么,却又似乎无法表示什么,全身剧烈颤抖。

    “别这样,夫人,我从不怪你……”

    埋在齐旭温暖而结实的胸膛里,小草虚弱地颤抖。

    “你不要说话了!”

    齐旭心中荡漾着难以言喻的怜惜、心疼和浓烈的歉疚,他深情的吻去小草脸上的泪痕,一面柔声安慰着她:“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你不用怕,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有事的。”

    “你现在相信我了吗?我真的没有伤害你姊姊,你相信我了吗?”

    强忍疼痛,小草更偎进他的怀里,喜悦的泪水不可抑止地从她眼眶中流出来。

    “对不起,我真该死……”

    蚀骨的心疼,好像有千万把刀同时在剐,让他痛得不得了。

    倏地,齐旭像想起什么似的,气得怒发冲冠,黑眸冷冷地落在齐欣身上,“齐欣!”

    “啊!?”弟弟连名带姓唤她,把齐欣吓坏了。

    “过来向小草赔罪!”

    “我……”

    齐欣惊惶的垂下眼。

    “不必了。”小草于心不忍的按住齐旭的大手,“我不在乎,我只要她向大家坦承事实,洗净我多年冤屈,其他都不必了。”

    “不行,我一定要她向你赔罪。”齐旭反手温柔的握住小草的手,嘴里却发出暴戾的嘶吼:“齐欣,你给我过来!”

    “旭,我是你姊姊呀……”齐欣瑟瑟发抖着。

    “姊姊了不起?妈的!你一定要我抓狂吗?”

    齐旭不堪入耳的诅咒声还来不及吐出口,齐欣就已经惊惶失措的退到楼梯口,蒙脸痛哭起来了。

    “呜呜呜……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会怪我的,可是,我当初会说谎,只是想给小草一个小小的教训。”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齐旭气愤难忍的质问。

    “唉……”

    齐夫人实在很想袒护女儿,却怕被儿子骂她不明是非,只好站在一旁干着急。

    不管怎么样,齐欣是她的心头肉,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事,她都会原谅她的。

    “谁叫她骂我们胖得像叉烧包呀!我气不过她骂我胖……就想打她,结果……呜……我真的没想到一个谎言而已,会让事情演变成这样……”

    齐欣哭得更惨了。

    “他妈的!你这个极度幼稚又穷极无聊的笨女人——”

    齐旭为之气结。

    打死他,也猜不到姊姊陷害人的理由,居然是如此可笑。

    要不是念在她是他的亲姊姊,早就叫人把她拖出去埋了!

    惫有,他在日本时,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大秘密,怕被姊姊说出来,他不禁有些紧张的对齐欣挤眉弄眼,偏偏,齐欣只顾着哭,根本没空理他。

    “什么嘛,我说的也是实话嘛!”齐欣被弟弟前所未有的可怕怒气,吓得浑身皮皮挫。

    “呜呜……人家现在会变得这么苗条,全拜小草所赐,我相信你在日本留学时,天逃阢在健身房里减肥,也是这个原因吧?不然你到现在一定还胖得像一头大猩猩,哪有像现下这么健美硕壮的好体魄呀!”

    “你闭嘴!你这个——”齐旭恼羞成怒,一张俊容红得似熟虾。

    他小心翼翼地隐瞒他躲在日本减肥的实情,齐欣居然一下子就爆料出来,而且还是在他心爱女人的面前,怎不叫他抓狂外加崩溃?

    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啊?”

    小草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眼光瞅着齐旭,似乎忘了自己的手还在淌血。

    “呜呜——不要再骂我了啦!”齐欣还在模仿孟姜女,“我真的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眼看事情愈闹愈大,我吓得不敢说出卖情。

    我怕爸爸对我感到失望,我怕妈妈心痛,我更怕你瞧不起我……呜……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

    “女儿……呜……”

    齐夫人觉得女儿实在傻得要命,心疼极了。

    “大家……对不起!我说了谎,呜呜……”

    道出隐瞒了多年的实情,齐欣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可是,她却无颜面对所有人那种或责备、或怨怼、或无奈、或失望的神情。

    在发出羞愧欲死的哭吼声后,齐欣转眼跑得不见踪影。

    ***bbscn***bbscn***bbscn***

    是夜。

    病床上的小草,唇角扬起一抹美丽的弧形,安静的凝视着坐在病床旁的齐旭。

    他双肘抵着桌面,翘着二郎腿,唇边叼着一根香烟,眯着黑眸,认真专注的削着苹果,那姿势看上去有点矬,但在小草的眼里,却是可爱且迷人的。

    “原来削苹果一点都不难嘛,瞧,两三下就搞定了。”

    这是齐旭有生以来第一次拿水果刀,他努力不懈的削着皮,每削掉一片皮,刚毅的唇角就忍不住得意的往上扬起一点点。

    小草静静的凝视着他,心里有种很满足的幸福感。

    “瞧你削上瘾似的,笑得这么得意。”

    “那当然,这可是我第一次拿水果刀削苹果给女孩子吃。”

    他切下一片苹果,温柔地放入她粉嫩的小嘴里。

    “好吃吗?”

    “好吃。”

    小草猛点头,吃在嘴里,甜在心里。

    齐旭把削好的苹果片整齐的排放在盘子里。

    “那我就多削几颗苹果,让你随时都有苹果可以吃。”

    “这些够吃了,你再削下去,我就吃不完了。”

    小草也实在很担心他会累坏身子。

    “再说,这些天,你又要忙公司的事,下了班,还要赶来医院陪伴我、照顾我,几乎没什么时间休息,再这样下去,我怕你会累倒啊!”

    “傻瓜,我的身体一向很硬朗,况且照顾你是应该的。”

    放下水果刀,齐旭把她的小手揉进掌心里,见她蹙起秀眉,他看了真是心疼万分,不禁伸出长指轻轻抚去纠结在她眉心间的皱痕。

    “你要知道,将来你是咱们齐家的少奶奶,你不把身子养好,尽快出院,你要我妈和姊,拿什么脸面对你?不只她们,还有我,对你都感到很……”

    她纤指轻轻抵在他的唇上,神情娇羞的低垂着小脸。

    “永远都别对我说这些话,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大家对我好就好了,我不想再去追究了。”

    齐旭轻轻将她拥入怀里,内心感到心疼又愧疚不已。

    “我真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弥补你……”

    “只要你真心真意的爱着我,也知道我有多么的深爱着你,就足够了。”

    宛如作梦般的幸福,让小草忍不住掉下泪来,晶莹剔透的泪水沿面滑落,她急忙用手背将泪水拭干。

    “你真傻,这怎够呢?”

    齐旭将唇轻轻覆盖在她唇上,温柔且缠绵的吻着她。

    “旭……”她迷醉的回应着他的吻,“永远爱着我、疼惜我,别再把我赶走,我就真的很心满意足了。”

    齐旭听了实在是既心疼又难过,“小草,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以前我会赶你,是逼不得已的,现在情势不一样了,我当然不会把你赶走,还要用我生命来爱着你。”

    “呜……”

    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小草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感觉,感动地凝视着他那写满歉疚的俊庞。

    “旭,我真是好爱,好爱你喔!”

    “我也是。”齐旭的鼻子爱怜的摩挲着她的俏鼻,温柔地用唇衔走斑驳在她粉颊上的泪水,还一面促狭地道:“爱哭鬼,瞧你鼻子红得好像布袋戏里的秦假仙。”

    “别取笑人家啦!”小草不依的赖在他怀里撒着娇。

    齐旭爱怜的凝视着她,“今晚在我怀里睡。”

    “好啊!”

    她拉下他的颈项,主动掳掠那两片性感的唇。

    “哇咧!不用睡了……”

    “为什么?”

    “瞧,天亮了。”

    “咦?”

    溢满讶异的眸光一转,小草的视线落在落地窗前。

    “真的天亮了。”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悄悄地自东边升起,不仅点缀了大地,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全文完】

    编注:欲知倪淘与莫以泽之精采情事,请翻开草莓280“豪门养女系列”三之一《驯服豪门名媛》。

    请继续锁定“豪门养女系列”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