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调教豪门名媛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调教豪门名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凌晨一点,齐旭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别墅,一踏入富丽堂皇的客厅,一抹纤细柔弱的小小身影便立刻扑进他的怀里。

    “你终于回来啦!见不到你,我怎么都睡不着。”

    小草紧紧的抱着他,踮起脚尖,在他的俊容上留下许多细碎的吻痕,深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一看见心爱的女人,齐旭心中莫名交杂着兴奋与愤怒的矛盾情绪。

    他蹙起剑眉,锐光瞟向忽然搭在裤裆前的“帐蓬”。

    有反应了。该死,他真的有反应了!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面对小草,他的小弟弟马上就有了反应,难道当今世上只有小草一个人,可以带给他澎湃的欲望?

    “该死的女人!你是不是躲在房里扎草人,对我施咒!?”

    这该死的小草,搞不好真的在他身上下了什么可怕的魔咒?否则他怎遇上别的女人就软趴趴?

    “什么?”

    小草不明所以的注视着他的怒容。

    见她表情傻得跟什么似的,齐旭又觉得是自己多疑了,可是,怎会这样?太诡异了吧?

    “旭,咱们回房里去,我帮你换药。”小草温柔的抚着他包着绷带的大手。

    “又死不了,换什么药?我都要拆掉这死人绷带了!”

    为了证明,他开始用左手用力扯着绷带。

    “会拆,你早就拆了,为什么要故意在我面前演戏呢?”

    小草按住他的大手。

    “你错了!你一走,王管家就要帮我拆了,可是他笨手笨脚拆不掉,才让绷带绑到现在。”他开始乱掰。

    “你可以用剪刀啊!”

    她很不识趣的戳破了他的瞎掰。

    “找不到啦!”

    真是烦死了!

    “可以去五金店买呀!”

    她耍白目的又戳破他。

    “台北的五金店全部都周休去了!”

    气死人了!

    “喔!”

    她无话可说了。

    “笨!”

    齐旭今天的心情真是烂到爆了,恼羞成怒的瞪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爬上阶梯。

    小草抿直水嫩的蜜唇,匆匆跟着他上楼。

    必到卧房,齐旭随手把房门关上,打算把小草锁在外头,小草却动作神速的由门缝挤入房里来了。

    “我要睡了!”

    “我也好困啊!”

    “回你房去睡!”

    他再也不被她迷惑,即使全世界只有她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欲火焚身,给他带来快乐和幸福的生活,他也不要她。

    “最近这几天,我都睡在你房里,呃,睡习惯了……”

    小草委屈且无辜的看着他。

    “出去!”齐旭大门一拉,振出的长臂朝外指着,发出宛如恶魔般的咆哮声。

    一切都该停止了,他若再继续和她纠缠不清的话,只会让感情愈陷愈深,直到不可自拔的那一天来临,他将永远都原谅不了自己。

    要知道,她是他们齐家的仇人!他一定得抛弃她……思及此,齐旭的心层层纠结着。

    “我真有这么惹人厌吗?”

    小草明知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时,死缠着人家也没有用。

    然而,她痴心不悔的感情已经钳死了她的心,令她控制不了宛如扑火飞蛾般的傻劲,一再的要向他证明她对他爱有多么的深,永远都无法接受失去他的事实。

    “没错!”齐旭残酷的道。

    “是吗?在我的身分曝光之前,你对我是很热情的,让我深切的感受到你的欲望和情意,现下,要我如何去相信你的话?”

    她黑瞳清澈得好像两潭湖水,仿佛要把他吸进黑洞一样,害他已褪的欲望又莫名其妙的沸腾起来。

    懊死!他真的只对她——

    “信不信随你,给我滚!”齐旭指着门外,恶狠狠的下达逐客令。

    “不要!”

    小草固执的推开他,回头把房门关起来并上锁,然后细臂擦在蛮腰上,一副要和他拚命的样子。

    “你不觉得自己很厚脸皮吗?”

    齐旭快发飙了。

    “没错,我是厚脸皮,因为我在这个家,一直都得不到公平的待遇,如果我不厚起脸皮,就永远都争取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小草浑身直颤的看着他。

    谁说她不畏惧他?

    她很怕,可是为了爱情,她要勇敢的抗争到底,还决定把憋了十几年的话,一口气讲完。

    “自从你姊姊跌伤了腿,我就乖乖的牢记着胖修女的教诲——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学会了“忍”这个字,所以,过去无论你们怎么欺负我,我都不反抗、不还嘴。

    长大之后,你们对我不理不睬,甚至故意冷落我。当你们在客厅里有说有笑,我就得把自己藏在房里,当作从来就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当你们开开心心的在餐厅里用餐,我却要一个人躲在角落中,含着泪吃饭,对于这一切,我都认了。

    唯独感情这档事,是我唯一不能够忍的,亦是我唯一的坚持和选择!因为,你是我这一生中的最爱!

    而你呢?你曾经拥有过最爱吗?你知道那种害怕失去最爱的恐惧感受吗?或者你目前正拥有最爱,只是你拒绝接受?”

    “我……”

    纵使他有心甩掉小草,千方百计地伤害她,仍然甩不掉荡漾在他心湖的爱意与怜惜。

    他闭上黑眸,五脏六腑绞痛起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爱她,他害怕听见她脆弱的哭泣声,因为他知道她看似坚强的外表下,有颗极为脆弱的心。

    他同时也恨着小草,所以才一心想摆脱掉她,但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又矛盾的想要拥有全部的她。

    然而,现实会逼他想起十几年前的往事……

    如果那天……

    “如果那天,你没把我姊姊推下楼梯,就不会——”

    “我没有推她!你要我说几千遍、几万遍,才肯相信我并没有那么做!?我没有!没有!没有!”

    当了十几年的哑巴,够了!为了她的爱情,她不能再容忍下去了,亦不能再忍受被人冤枉的滋味了。

    但是,她知道齐欣不愿跳出来洗刷她的冤情,就算她喊破喉咙,也永远不可能让他明白她所受的冤枉和委屈。

    “有!你这狠心的女人就是这么做了!”齐旭故作冷騺无情,指控她过去所犯下的错。

    小草强忍住泪水,咬着唇,心碎的看着他。

    半晌,她半声不闷的跳上床,拉起棉被,蒙头就睡。

    “随便你怎么想,我要睡了。”

    “你给我起来,要睡回你房里去睡!”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

    他怎能还让她睡在这里,他不保证今晚会不冲动的再次占有她。

    “不要……”小草哽咽的声音闷闷地由棉被里传了出来,“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那我以后再也不逃了,我要在你床上睡到自然醒。

    别忘了,我的名字叫小草,不论爱情或性格,都具有像小草一样坚韧不拔的毅力,所以,不管你怎么糟蹋我,我都不会轻言放弃我的爱情!”

    ***bbscn***bbscn***bbscn***

    齐旭隐约感受到内心纠结着狂喜和心疼的感觉,甚至已经踏出步伐,准备赐予她温暖的拥抱,怜惜她心中的委屈……

    慢着!

    齐旭眉头不悦的一皱。

    他这是在做什么?

    怎能一副迫不及待要跟着上床的模样?且浑身像着了火,渴望能够立即拥有她……

    不!他拚了命的克制着**,做他平常在房里会做的事情,不再理会她。

    卸去一身的脏衣服,他怒气冲冲的转身步入浴室洗澡。

    打开莲蓬头,温热的水哗啦啦地洒在他伟岸健美的身上。

    “这个小笨蛋,把我的手包成这样,要我怎么洗澡?呵……”

    齐旭看着缠着绷带的大手,顿时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他生气是正常的,但他干嘛笑?

    齐旭意识到自己正在笑,气得把绷带拆掉,用力扔进垃圾桶里。

    随手把洗发精倒在黑发上,双手胡乱的抓洗按摩,几分钟后,才冲掉头上的泡沫,然后抓起肥皂,沿着粗犷的脸部曲线,一路往下搓洗着,脑子里装满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杂思,尤其每想起他的床上正躺了一个可人儿,他就欲望勃发……

    他该对生理上的“正常反应”恢复而感到安慰,然而,只要想到是小草让他变回雄壮威武的男人,他就很不爽。

    愤怒的冲洗掉身上的泡沫,齐旭抓起浴巾拭干身体,再取起一条干爽的大浴巾围在腰际,然后步出浴室。

    室内一片静谧,静到可以听见床上人儿的呼吸声。

    大概是真的累了,小草已经睡着了。

    但是,室内的空气闷热非常,小草熟得踢掉身上的被单,露出她白皙无瑕的美腿。

    “傻瓜,也不会开冷气。”

    齐旭踩着无声的脚步,悄悄打开冷气机,随即把大手擦在腰上,没好气的打量着床上的小女人。

    贪婪的目光,缓缓浏览过她完美的曲线,最后落在她的……

    溢满**的黑眸,散发出更加狂野的气息,浑身的血液顿时加速窜流。

    不晓得为什么,明明开了冷气,他还是觉得天气闷得不得了。

    也许是因为他真的、真的快要憋不住**了,欲望之火早已潜藏在他体内,此刻正蠢蠢欲动着。

    他朝她逼近,静悄悄地在她身边坐下,缓缓地把长指落在她粉嫩的双唇上,左右绘着,长指往下游移,滑过她雪白的颈子,落在胸部的缎带上,轻轻一拉,缎带松散,他轻柔的打开掩着她胸前春光的睡衣……

    “好美……”

    当大手一触摸到她胸前的柔嫩,那盈握在掌心里的美妙触感,让他唇发出一阵满足的粗喘。

    原本已经入睡的小草,忽然被他的动作惊醒了。

    她缓缓地睁开眼,深情地凝视着他溢满**的黑眸。

    “看什么!?不可以摸吗?”齐旭态度恶劣的骂起人来。

    小草回以微笑,起身投入他强壮伟岸的怀里,脸红心跳的找寻着他性感的双唇,温柔的攫获。

    强烈的**控制了他的心智,使他冰冷的唇终于有了火热的反应,伸出小舌缠绕上她的,翻腾在两人体内的热欲狂潮,顿时一发不可收拾……

    ***bbscn***bbscn***bbscn***

    十点三十分,少爷还没起床,王管家站在门口站累了,就捧着已经冷掉的牛奶,蹲在房门口抽烟兼休息。

    十一点二十分,房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王管家继续蹲在那里,瞪着紧闭的房门,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

    十二点十一分……王管家的心头开始有了不安的感觉,因为,少爷从来就没有这么好睡。

    十二点十五分,齐欣挽着母亲的细臂,缓缓踱上四楼,看见王管家蹲在齐旭房门口抽着烟,齐夫人不悦的蹙起秀眉。

    “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夫人、小姐!”乇管家吓坏了,连忙把香烟熄掉,弹起身来,慌张的道:“夫人,我有不好的预感,我怀疑……我怀疑……”

    “怀疑什么?”

    等不到儿子下楼开饭,齐夫人才上楼来探个究竟。

    “我怀疑少爷猝死在房里了!呜呜……”说着,王管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起来了,要知道少爷从来就没有这么好睡过,搞不好真的翘辫子了。

    齐欣差点被他的话吓死,“你、你不要胡说,我弟弟才不会那么短命呢!”

    齐夫人则做了一个深呼吸,“还不快拿出备用钥匙,把门打开!”

    “喔喔喔!”王管家抖着双手,拆下系在腰际的铁环,自一堆钥匙中,找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

    金钥匙插入锁孔,向右旋转,喀嚓,门开了。

    王管家战战兢兢的把门推开,一阵冷飕飕的寒意迎面袭来,王管家狠狠打了一个寒颤,深怕见到的会是少爷冷冰冰的尸体……

    最后才发现,室内空气会这么冷,是因为冷气还在运转,而床上净是一片春色。

    少爷怀里拥着小草小姐,两人像麻花似的缠在一起。

    “夫人……”

    两人恩爱的模样尽收眼底,王管家笑了,连忙转身,打算要向夫人报告。

    “小草!”齐欣已敏锐的察觉到了,不禁掩住子邬,失控的惊叫出声。

    “小草?”齐夫人不解的看了看女儿,然后转身询问王管家,“少爷怀里的女人是谁?”

    “夫人,那的确是小草小姐呀!小姐都认得出来,您怎么没认出来?”王管家以为少爷和小草小姐上床,表示家里的人都已经接受小草了,便据实禀告。

    齐夫人下颚紧绷,薄唇紧抿,跳燃着两簇怒火的目光,轮流在两人身上转了几圈。

    砰砰砰!

    齐夫人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举起纤细的手,用力拍打房门。

    小草被拍门声惊醒了。

    抬头,立刻迎视到齐夫人冷漠的眼神,小草受惊似的挣脱了齐旭的怀抱,并把齐旭摇醒,随手抓起睡袍,掩住身子,慢慢挪向床沿。

    “别吵。”

    齐旭把挣出怀抱的小草搂回怀里。

    “你快醒来啊!不好了。”小草低语着。

    齐旭睁开惺忪睡眼,用极为缓慢的速度坐起身来,当他迎视到母亲冷锐的目光,以及姊姊惊慌的双眼,齐旭有了几秒钟的错愕,但很快就恢复镇定。

    事情总要面对和解决的,既然他们之间的事被发现了,齐旭就没打算逃避。

    齐夫人咬着牙根,颤抖的深吸一口气,“你居然和她在一起!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你父亲、对得起你姊姊吗?”

    齐欣像小老鼠似的瑟缩在母亲的身边,挽着母亲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着,用不自觉流露出的歉疚眼神,偷偷的瞄向小草。

    齐旭披上睡袍,正要说什么,小草已柔声的开口:“对不起,夫人,是我死缠着他的。”

    “我没要你开口。”

    齐旭冷漠的瞪着小草,就算她扛下所有的责任,独自去面对母亲的茶毒,他绝对不会高兴。

    “事情明明就是这样。”

    小草的视线自齐旭身上移开,转落在齐欣身上。

    “妈,我们走,别打扰人家……”

    瑟缩在母亲身边的齐欣,一迎视到小草的目光,吓得忙把身子更缩到母亲的身后去,没勇气再拾起头来。

    “打扰!?说什么笑话!?”齐夫人忿忿不平的指着小草咆哮,“她把你弄成这样,我没要她一腿还一腿就该偷笑了,现在竟然不知羞耻的爬上你弟弟的床,去勾引你弟弟!”

    齐夫人忘不了过去的痛,挣脱女儿,大步走到小草面前,举起手,一掌就挥落在小草的脸颊上。

    “你这个蛇蝎女!我不是老早就警告过你,不许你靠近我家人一步吗?你为什么还要勾引我儿子?”

    齐夫人的力道很猛,且动作神速突然,齐旭根本来不及阻止,小草就被挥倒在地毯上了。

    “妈!”齐欣用非常无助的语气哀求着母亲。

    “夫人!”

    王管家吓得瑟瑟发抖。

    “小草!”

    齐旭忙把小草拥进怀里,大手拂开小草脸上的发丝,见小草的脸颊红肿了,他的心泛起一种被撕裂般的心疼。

    “我、我没事……”

    小草强忍住泪意,紧咬着嘴唇,半滴泪也不敢掉。

    齐旭强而有力的臂膀就像绳索般紧箍着她,在他威猛强壮的怀里,小草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因为他的胸膛就像座山般保护着她,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欺凌不了她。

    这一刻,小草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完全属于他的。

    “怎会这样?”

    王管家见情势不妙,急忙转身奔下楼,去通知齐坤和齐秀莉,并把事情简单说明了一遍。

    齐坤和齐秀莉匆忙赶来。

    “小草!”

    齐秀莉见小草被大嫂打肿了脸,心疼的抚着女儿的脸颊。

    “有妈妈在,小草不要怕。”

    “妈……”小草委屈的唤着母亲。

    齐坤见妻子一脸狰狞,笑着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做什么发这么大脾气呢?”

    “这个女人勾引咱们儿子也就算了,现下还想装可怜来博取大家同情!我瞧她就有气——我……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打死!叫你以后放肆不得!”

    齐夫人气得浑身直颤,挣脱丈夫的怀抱,街上前拆开她母女俩,并飞快伸出手,又一巴掌朝小草的脸颊甩了过去。

    “够了!”

    齐旭用身体护着小草,不让任何人伤到她。

    而且,他似乎早料到母亲会再出手打她,一把揪住母亲的皓腕,怒不可遏的将母亲甩开,没让母亲得逞。

    齐夫人错愕的瞪大眼睛,痛心不已看着儿子。

    “现在是怎样?你竟然在你姊姊的面前袒护这个女人?你看看你姊姊的腿,求求你回头去看一看她……”

    “呜……”

    齐欣无力的跌坐在地毯上,蒙脸哭泣。

    良心正在谴责着她的自私,她很想向大家说出当年的实情,可是,她还鼓不起勇气,更难面对良心的苛责,以及对小草的那份歉疚,只好把自己长期封闭起来。

    见姊姊哭成这样,齐旭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挣扎。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应该,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那是一种浓烈到化不开的保护欲与爱怜。

    我不能够忍受我的女人任人糟蹋,即使小草曾经做了伤害姊姊的事情,我也绝不容许您对她暴力相向!”

    “旭,我是你什么人?她又是你什么人——”

    “您是我母亲,但是,她却是我齐旭的女人。”齐旭凝望着浑身抖颤不已的小草,低沉的性感嗓音蕴藏了说不出的温柔。

    “你的女人?难不成你打算娶她不成?”

    见儿子如护珍宝似的把小草紧紧护在怀中,好似她这个做母亲的才是无恶不做的大恶人,她觉得悲哀,不禁崩溃的痛哭起来。

    “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如果你非娶她不可的话,就休怪我狠心!我立刻买通杀手,杀了这个蛇蝎女!

    我宁愿亲手毁了她,宁愿后半辈子在牢里度过,也不让她做我齐家的媳妇!”齐夫人说完,头也不回的哭着奔出卧房。

    “呜……妈!不要啊!妈!”

    齐欣抹去脸颊上的泪水,站起身子,一拐一拐的追了出去。

    齐坤只是叹了一声,跟着追出去。

    “天啊!”

    王管家万万没想到平常高贵典雅的齐夫人,会变得这么可怕,他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看了看少爷,又看了看小草,不知怎么办才好。

    “王管家,你还杵着!?快跟去看看啊!”齐秀莉情绪崩溃的尖叫。

    “是!”

    王管家忙不迭追了出去。

    “旭……”

    小草心疼的用手触摸齐旭英俊的脸庞。

    “不要碰我!”

    齐旭愤怒的甩掉她的手,眼里溢满了冷冽与残暴。

    “你看到了吧?没有人会接受你,我妈甚至要亲手把你毁掉!对我,你该死心了吧?”

    “旭,你去劝劝你妈,别让她伤害小草……”齐秀莉泪如雨下的恳求着。

    “姑姑,别担心,我自有办法保护小草的安危……”

    十几年来,齐旭始终不肯和自己的姑姑说话,现下,为了小草,他终于还是开了口。

    “可是,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们,走!”

    小草抱紧他,心疼的掉下泪。

    “不!”

    “放开我!”

    齐旭粗鲁的推开小草,痛苦的把俊容埋入双手里。

    “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接近我?你为什么要死缠着我不放?你为什么要坏了我们母子俩的感情!?你不只是个妖精,还是个害人精!你给我走,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滚!”

    小草一脸哀求的看着他,“你不要对我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心里爱着我,否则你也不会不顾一切的袒护我,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

    “我是爱你!但,我更恨你!”齐旭总算说出了真心话,“你走……”

    “不!”小草固执的摇头。

    “小草乖,我们走……”

    齐秀莉温柔的搂着女儿的秀肩。

    “不……”

    小草头摇得如波浪鼓。

    “小草。”齐秀莉哽咽的道:“我很清楚我大嫂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因此,从现下起,你得提高警觉,因为你的性命随时都可能会丢啊!”

    “放心,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守在她身边,随时随地保护着她的安危。”齐旭给她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只是语气冷如寒冰。

    “现在,请你们出去,我需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