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少女催眠狂狮 第三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少女催眠狂狮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这是一间装潢别出心裁的咖啡厅,气氛佳、格调高,是适合情侣的约会场所。

    不悔不是很饿,只点了一块蛋糕外加一杯咖啡。

    慕容人也许真的饿坏了,点了一大堆精致的小餐点,还叫了一客牛排。

    佳肴一道道被送上桌,不悔慢慢地吃着蛋糕,一面悄悄地盯着他……

    他那完美、结实到连点赘肉都找不到的体格,深深叫人着迷,还有他手臂上的肌肉,强烈表现着男人的性感线条……

    她视线悄悄移到他的俊容上,盯着盯着,她愣了,心里直呼不可思议。

    她第一次看到吃相这么高贵优雅的男人,看得出来他受过高等的餐桌礼仪。

    他不仅有张令人赏心悦目的俊容,就连吃相都很迷人,不悔舍不得离开视线,她几乎看痴了。

    吃得正专心的慕容人,倏地抬起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庞,迎视她炙热的目光。

    他疑惑的眯起锐眸,“你怎么不吃?不合你胃口吗?”

    不悔像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眨了眨眼儿,一张小脸变得红通通,她极为羞涩的垂下脸儿,“我不是很饿。”

    “你习惯不好,难怪童安夜这么担心你,就算不饿,也不能只吃蛋糕,三餐不定时,很容易弄坏肠胃。”他放下刀叉,取起餐巾纸,动作优雅地拭着嘴角。

    “我刚才有喝过鸡汤了,你忘记了吗?慕容先生。”望着眼前这举手投足优雅高贵,性格却霸道蛮横的男人,老实说,她不敢低估他的男性魅力,因为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老是扰乱她心思。

    “我叫慕容人,我记得给过你名片,不是吗?”

    “是的。”不悔力持镇定,暗暗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不让自己的灵魂被他那抹迷人的笑靥给轻易迷走。

    这男人太过俊美,有双会勾魂似的眼眸,怕只要多看一眼,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在银行见到他时,她便心生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就因为不曾有过这种感觉,她才感到不安。

    “那么你就不用客气了,直呼我名讳就行了。”慕容人一双锐眸,深邃且精明地瞅着她。

    不悔有些无措的盯着他。

    “别害羞,是我给你特权,准许你这么做。”一心想收她为情妇的慕容人,原定计划被破坏后,开始暗中重新评估自己还有多少胜算。

    他要让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他将不择手段得到她。

    “我没害羞。”她心如擂鼓,却故作镇定的挑起秀眉。

    “那你干嘛脸红?”

    “我有脸红吗?请问你……我的意思是,你讲话一直都这么直接的吗?你怎么能……”不悔三思识到自己不小心又问了两个问题,连忙闭上子邬。

    她知道她的好奇是会让人厌烦的,她再也不要当一个因好奇而问个不停的女孩,再也不要当一个惹人厌烦的女孩。

    “怎么忽然不说了?”慕容人蹙起剑眉,他直觉她并没有完全提出心中的疑问。

    其实他很满意她“识时务”的性格,因为他讨厌多嘴的女人,更讨厌那种烦得要死的女人。她很不错,不烦也不多嘴,恰恰懊,他喜欢这样的她,至少他可以肯定,她绝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一旦缠上人,就巴着不放。

    “不瞒你说,对你,我其实有很多疑问,但,我的顾虑事实上比问题还要多。”不悔坦白的道。

    “怎么说?”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反而引起他浓郁的好奇心。

    她自他那双湛亮的眼眸里,看到了他对她的好奇,这样让她变得很紧张,但她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神态自若。

    “因为很多人都被我吓跑了。”

    “呵!”慕容人感到有趣的挑起眉,“谈到这个,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事,那年我还很小,因为崇拜李连杰,本来想去拜师学功夫,但后来被一个小女孩吓跑了。”

    “真的?”不悔忍不住掩嘴笑了。

    她刚好和他相反,她记得她老是吓跑别人。

    “是呀!”见她有着浓浓的小女人韵味,他心中泛着强烈的爱怜。

    她看着他,心想,怎么他连蹙个眉头部很俊美呢?

    他浑身散发着非凡绝伦的贵族气息,早知道不能多看他两眼,否则会丢了自己的心,偏偏她就是忍不住那股想要多看他两眼的渴望。

    不悔从没有这么羞涩过,低垂着小脑袋,一双清澈黑亮的大眼睛,不时透过密长的眼睫偷瞥着他的神情。

    “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迟疑片刻,才开口:“刚才我们在车上,你有提到1314,那数字代表什么?”

    “你真想知道?”

    “当然。”

    “那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了。”慕容人倏地把红酒凑到嘴唇轻啜两口,再搁回桌面,换上严肃的表情。

    “谈什么?”她更加狐疑了。

    “看着我。”他的目光莫名转为炽热,一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

    “啊?”不悔缓缓地抬起小脸。

    两人四目交接,不悔一颗心如擂鼓般狂跳不已。

    他使出浑身解数,用充满爱意的眼神,释出史上最强、最猛的电力,再用热情如火的甜言蜜语,倾诉他的迫切。

    “我要你。”就是这三个字,虽然简简单单,却也是最直接、最销魂的三个字。

    不悔从没遇过讲话这么直接的男人,更没想到自己这么“神准”,一猜即中,心儿不禁怦然一动,一张脸儿红到不能再红了,就连雪颈都被染上红艳的颜色,她紧张得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渴望得到一个女人。”他专注的凝视着她,继续放超强电力电她,“我想立即就能拥有你、疼爱你、照顾你。”

    “你你你你……你想怎么样……”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有种难以形容的殷盼和狂喜。

    “你想麻雀变凤凰,嫁入豪门当少奶奶吗?”他坏得为达目的,完全不择手段。

    “我……我……我不知道……”她心头好乱、好乱。

    “只要你点头,就可以成为我的‘1314’。”

    “我我我……”

    老天!她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为什么她会这么兴奋呢?为什么呢?

    “你可以搬来吗?”他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

    “什么?”搬去哪里呢?她的头好昏、好沉,好像处在梦境一般。

    “我希望能在想见到你的时候就见到你。”他眼里的浓情,足以唤起女人的柔情蜜意,叫人不饮酒也能自醉。

    “喔……什么?”到底是什么、什么呢?不悔感觉心跳太大声,快要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简单来说,就是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啊!”做他的女人,又是什么东西?她昏了,她脑子昏得快要找不到自己了。

    也许他的意思……也许他想表达的是……时下最流行的同居关系,是吗?

    也许就是……试婚?

    “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他深情款款地重申一遍。

    “我……”怎么办?她快要昏倒了,不行,她要支持住,她不能在他面前昏倒,那会很丢脸的。

    他刚说什么?是做他的女人,还是女朋友?女人和女朋友意思应该都差不多吧?

    女人就是女朋友吧?

    他是不是这个意思?

    喔,她心中充斥了好多、好多的疑问。

    可是,不行,她不能多问,问多了他会讨厌她,一讨厌她,他就会甩头离去。

    就像小时候那样,所有的小朋友都头也不回的离她远去……

    天,她为什么要这么在乎他?为什么要在乎他会不会拔腿就跑?

    “喔……我……”她茫然得不知所措,发抖的双手紧抓着椅子边缘。

    她惊愕的发现,在这一刻,他让她找到了生命另一种存在的价值……

    她闭上眼儿,偷偷告诉自己,她要好好面对自己,好好聆听她心中的想法,诚实地、确切地接受心里的话……确保这是不是一份真爱。

    “不悔?”慕容人温柔的轻唤着。

    她的魂儿全被他勾走了,她的脑袋好昏、好昏……

    “我……我愿意……是、是的,我想……我是真的愿意……”

    他意外的挑眉,万万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她比任何女人都容易摆平,其他女人会在答应成为他的女人之前,要求要有车子、房子和金钱。

    但,她不但什么都没问,也没开出任何条件,就点头答应了。

    这样毫无所求的她,反而更叫他心疼和怜惜。

    而他同时也已经观察到,她深深误解了1314的真正含意。

    不是他狡猾,不肯把话说明白,而是过去他都用这种方式猎艳,通常女人都可以立即明白他所谓的女人就是情妇。

    可,不悔却误解了他的意思,她纯洁如白纸,压根儿没听懂他话中的含意。不过,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认为她有别于一般女子。

    难怪世间流传着一段话——人因误解而结合,因了解而分离。

    想必前一句正发生在他们身上,不过,他不会让第二句话发生的。

    “太好了,我先送你回去准备行李,今晚就派直升机去接你。”

    “今晚?”她纤细的小手紧紧地抓着椅角。

    她的脑袋已经昏得忘了自己方才下了什么样的决定,她隐约记得自己想要做“他的女人”,女人等于女朋友,她是真的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她……像他爱上她一样,爱上他了吗?

    “就是今晚,我会在今晚派直升机去接你,你不用准备太多东西,我会让人替你事先准备好,你会有属于你自己的房间、浴室和女佣。”

    他就是爱她的可爱、迷恋她的纯真、喜欢她的无所求,他会给她不同的待遇、给她最好的物质享受,他一定会加倍补偿她。

    “喔……喔……”她头昏的点着头,不停的点着头。

    今晚起,她是他的唯一,是他心爱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

    他们会过着同居生活,他们会用最美好的一切试着替对方筑出一个家……

    接着,他会宠她、会疼她、会爱她到1314……

    然后,他会娶她,圆了她连作梦都不敢奢求的豪门少奶奶的梦……

    最后,她会替他生下慕容家未来的小继承人?

    天啊……这一切,就像小甜甜碰上了安东尼,又像王子寻到了灰姑娘,给了她一个犹如童话般美好的未来!

    怕遇上大师兄没完没了的训她话,不悔偷偷摸摸的由后门溜进屋子里,悄悄回到卧房后,她连忙把门上锁。

    她像松了一口气,浑身放松的把背抵在门上。

    闭上眼儿,不悔把双手压在胸口上,盘旋脑海中的全是慕容人英姿焕发的身影,和那缤纷瑰丽的未来人生……

    直到现在,她的心还狂乱不已,身上甚至还残留着来自慕容人的男性味道。

    她爱上他了吗?不悔羞赧的咬着下唇,垂着红咚咚的脸儿自问。

    第一、她渴望见到他,无时无刻都在渴望着,见了面后,又渴望彼此能有亲密的接触,而这种欲望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存在着的。

    第二、在她眼中,他是世上最英俊懊看的男人,没有别的异性可以跟他相比。

    第三、她不但信任他,更想依靠他;她不但欣赏他,更加崇拜他。

    第四、她很快就原谅了他,包容他和大师兄之间的争执。

    第五、他给她一种比家人更加亲爱的感觉。

    第六、她对他不仅只是欣赏而已,他还给她一种无比幸福和快乐的感觉。

    第七、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着无人可比的独特性,也因而在自己生命里找到了另一种存在的价值。

    第八、她对他有了一份怜惜的感情,愿意分担他的痛苦和挫折,她愿意为他牺牲一切,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老天!原来他给她这么多奇妙的改变,她会有喜乐感全是因为他给她这八种特殊的感觉。

    她的爱来得忽然,宛如电光火石……

    她的幸福来得好快,宛如作梦一般……

    不悔甜蜜的咬着唇笑了起来,接着她找出一个行李箱,把需要的东西全放进行李箱里,一面收拾着行李,一面紧张的胡思乱想着——

    他的身材是那样的结实健美,依偎在他胸膛,不知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一定很幸福吧!

    她的小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丝笑容,闭上眼睛,脑子里马上产生了各种逦想……

    不晓得男女同居是怎样的生活,虽然她和大师兄自小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是她从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但慕容人却让她的心儿咚隆隆的狂跳……

    “师妹,你回来了吗?”房门外倏地传来童安夜的声音。

    “大师兄?”不悔紧张的跳起来,飞快地合上行李箱,“是,大师兄,我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进屋的?我怎么没看到你?”童安夜一直在门口守着,担心小师妹被慕容人欺负,即使浑身被寒风刮得变僵硬,也不愿回屋内取暖。

    “我……我由后院进来的。”不悔小声的道。

    门外忽然静得连点声音都没有,半晌,才传来显得有点儿疲惫的声音。

    “可以开个门吗?师妹。”

    无论如何,她今晚都要搬出去,而这事迟早都要去面对。

    不悔做了一个深呼吸,上前把门打开,房外站着气色很差的童安夜。

    “师妹,对不起,今天我……我太冲动了,你别生气。”重安夜露出一脸的懊悔。

    “我没生气,事情过了就算了,你也别太在意。”不悔昂起红润的小脸,表情蛮不在乎的耸着秀肩。

    童安夜痴痴的看着她,“师妹,打明日起,清扫庭院的事就由我来负责,算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大师兄,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不悔犹豫良久才开口,“这间武道馆,以后就要麻烦大师兄一个人管理,你日子若过得太无聊,可以加收学生。”

    童安夜蹙起浓眉,“什么意思?”

    不悔别开头,说:“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了。”

    “你说什么?!”他激动的伸手握住她的皓腕,“瞧你,竟然说出这种气话,还说你没在生气?”

    她连忙甩开他的手,“我真的没有生气啊!”

    “没生气干嘛要搬出去?”小师妹就要离开他了,童安夜平抚不了激动的情绪。

    “这是我的事,你不要管。”

    “我怎能不管你?师父亲手把你交给我,不只要我看牢你,还希望我们能早日成亲——”

    “够了!我再也不想听到这种话了。”不悔转身走到化妆台前,郁闷的坐下,“你们真是太可怕了,我的未来难道要被局限在这个小框框里?永远都踏不出去吗?”

    “师妹,这是师父的心愿啊!”童安夜急道。

    “难道爸爸一声令下,我就注定要成为你的妻子吗?”不悔痛苦的掩住小脸。

    “师妹!我……我爱你,我要娶你为妻!师父说过,你会成为我的妻子,只要他……”他、他好想拥抱她啊!

    “不!休想!永远都休想!”不悔急着逃离,于是站起身转头回应,“我不甘心命运被人操控着,不管是谁,都无权操控我!就算是我父亲也是一样——无权!”

    “师妹……”童安夜无措,于是挨近她。

    “我要亲自选择自己的人生,我要嫁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说完,她逃到门边。

    “师妹,我不懂……”看见搁在床边那只行李箱,童安夜感到无比挫败的捶了一下墙壁,“我哪里对你不好?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我的感情?现在还要搬出去?!”

    “你要我怎么接受?”不悔决定把话摊开来,“我从没爱过你……”

    “不悔!”他难以面对现实的打断她的残忍。

    “请你让我把心里的话一次说完!我不爱你!我不想嫁给你!所以,求你们不要再逼我做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了!”不悔在吼出声后,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

    他缓慢的走到她面前,忧虑的眸子凝望着她的泪颜,“小师妹,你知道吗?我真的宁愿被五花大绑的抬上断头台,被千刀万剐,也不愿听到足以令我肝肠寸断的话。”

    “你以为我喜欢伤害你吗?我们是青梅竹马,自小就玩在一块儿,我们一起成长、一起练功,感情好得像亲兄妹,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啊!”不悔既难过又痛苦的道,“可是感情的事,怎能勉强呢?我一直和你保持距离,就是怕你沉沦得太深,偏偏你和爸爸都一个样,执迷不悟,总要强迫我去接受你的感情。”

    “小师妹,你总是让我如此心碎,可是,我从没放弃,我甚至还怀着一丝希望,期盼你会有爱上我的一天。”童安夜温柔的伸出大手,紧紧地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我发誓我会倾尽一生的爱,不惜一切的去疼爱你,不管要我付出多少代价,我都会给你一个幸福的人生。”

    卑落,不悔头也不回的狂奔下楼,一下楼就迎头撞上正要上楼的崔大虾。

    “哎呀!宇文小姐,你没事吧?我看看……哎呀!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被我撞疼了?乖,不哭、不哭……你再哭下去,三少爷知道的话,我准被骂死!

    你知道三少爷有多疼你吗?担心你一个人搞不定你家的大师兄,特地要我来看看你……唉,要你别哭,怎愈哭愈凶了……”他要是伤了三少爷想要的女人,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拿来赔。

    她眨掉眼里的泪珠,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好拚命的摇着头。

    “你来做什么?”童安夜追下楼来,一看见慕容人的人,马上没风度的表现出心中的不悦。

    崔大虾冷冷的瞪着他,“我问你,是不是你把小姐弄哭的?”

    童安夜一看到崔大虾就忆起慕容人,不禁恼怒的指着门口下达逐客令:“不关你的事!你给我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唷!你怎么那么凶呀?!”崔大虾没好气的把手叉在腰上,“怎么?你上午没打够,现在还想再打一场,是不是?好啊!来呀!你武功高强又怎么样,还不是打不过我家三少爷!斑,你也别小看人,我和我家三少爷一样,不是省油的灯呢!”

    “你这个老家伙……简直欠揍!”童安夜愤怒的拧起浓眉,一个箭步冲上来。

    崔大虾见状,吓得仿效起青蛙,一下子就跳开他攻击的范围内,一面往后退,还一面对他比出中指呛声:

    “敢骂我老家伙?!你这死小子不要太嚣张!我告诉你,我上头有六个少爷,他们全是我这个老家伙的靠山,随便一个都比你厉害!你敢碰我一根寒毛的话,你准死定!他们不会放过你!”

    不悔连忙挡在崔大虾的面前,眼儿冒火的直视着他,“大师兄,你再动手打人,我绝不饶你!”

    “赞!”崔大虾对她竖起大拇指,心里真是喜欢她,“小姐,我就知道你是个大好人,一定会保护我性命安危……咦?不对,我好像是来保护你的,怎么反而被你保护了?惨了,万一被三少爷知道,我准被骂得臭头……”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不悔被他逗笑了。

    “太好了!”崔大虾眼里溢出感动,“本来是要等天黑才来接你的,既然事情到这地步,你也准备好了行李,不如咱们提早起程。”

    “嗯!”她伸手挽住崔大虾的臂膀,“崔大叔,我们走。”

    “师妹!你为什么要跟他走?你和他之间有什么约定?”童安夜追了上来,紧跟在他俩身边,追问不休,“不要这样!算我求你,师妹,你不能走!你要我怎么向师父交代?师妹!你到底在想什么?不悔!你快回答我呀!不悔!”童安夜急得语无伦次。

    童安夜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权力去干涉小师妹的私生活,她从来就不属于他……在小师妹的心里,也从来没有他的位置。

    他已经够可悲了,那个可恨的慕容人,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还要夺走他心爱的女人?为什么?

    “宇文小姐。”崔大虾当他是透明人,迳自对不悔说话,“直升机就停在附近学校的操场上,步行约十分钟就到了。”

    “那我们散步过去。”不悔回道,完全不愿和童安夜多讲一句话。

    她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心意,她相信大师兄也听得够清楚了,如果他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只怕他们再也做不成师兄妹,而他也会把自己逼入痛苦的深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