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玫瑰挑剔小王子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玫瑰挑剔小王子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车子停靠在蓝家的大门前,玫瑰并没有立刻进屋,而是坐在屋前的长椅上,用眼泪宣泄出压抑许久的情绪和压力。

    天啊!她要回来嫁人了,而她心爱的男人,竟然……竟然巴不得她快快离去,永远消失在他面前……

    也好,他愈狠心,愈显得他薄情寡义,那么,她就愈可以尽快把他遗忘掉。

    就让她利用古仲崇,忘掉她对慕容火的感情。

    就让她藉由这段婚姻,彻底割断她和慕容火之间的关系。

    就让一切到此结束吧!没有任何的藕断丝连,有的只是忘掉他的决心。

    就让爱情随风而去吧!慢慢找回她那颗遗落的心。

    嫁吧!傲无顾忌地嫁人去吧!

    蓝玫瑰回蓝家后,蓝爸爸和蓝妈妈便开始从早到晚忙著筹备女儿的婚礼。

    辞去工作的蓝玫瑰,星期五一大早便和古仲崇一起去拍摄婚纱照。

    拍照过程中,蓝玫瑰找不到话题和他聊,不过占仲崇很有心,总是制造各种不同的话题,试图引起蓝玫瑰的注意。

    “由于时间紧迫,爸爸只好利用广泛的人际关系,打算让婚纱照连夜完成,所以,我们今天就可以挑照片,明天就拿得到照片了。”古仲崇每次提到父亲,总是一脸的骄傲。

    “喔!”有没有婚纱照,对蓝玫瑰而言并不是很重要,她也不重视。

    “我们要结婚,你似乎不是很开心啊?”古仲崇细腻的观察著她,笑道:“我懂,你一定舍不得离开爸妈。放心,我……”

    他小心的握住她的小手,但她却迅速地把手抽回。

    “呵呵……我的小新娘害羞啦?”古仲崇自我陶醉的道。

    蓝玫瑰没理他。

    “你放心啦!”古仲崇望了她半晌,才又继续接道:“我会时常带你回娘家探望爸妈的。”

    “嗯。”她坐立难安的应著声。

    迸仲崇体贴的补上一句:“我不会让你太思念家人的。”

    “嗯。”蓝玫瑰仍只是冷漠的回应。

    “我有件事想问你。”古仲崇吞吞吐吐的看著她。

    “请说。”

    “那杂志上写的是真是假?”

    蓝玫瑰别开头,不愿正视他的问题。

    “既然你不想回答,那就算了。”他笑,“反正不管真假,我都娶到你了,那不重要了。”

    蓝玫瑰难过地低下头,不语。

    拍完照后,他们当场挑照片。

    一天下来,蓝玫瑰累到想喊救命,回家倒头就睡。

    她很安慰,因为她累到没时间去思念慕容火。

    但是睡著后,她再一次梦到他了……

    今天是星期天,是蓝玫瑰出嫁的日子。

    天未明,蓝玫瑰就被家人挖起来打扮。

    望著镜中那美丽的新娘子,蓝玫瑰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

    她内心深处,似乎还在期盼著什么,或许她还期盼著奇迹出现,而那奇迹自然是慕容火,只有他才能够改变这一切。

    而她,相信会原谅他曾经给过她的伤害。

    然而,奇迹一直不来。

    窗外的鞭炮声响起,大排的礼车前来迎娶新娘子。蓝玫瑰有了惊惶的感觉,她坐立难安的绞著十指。

    当伴娘的朱倩,拍拍她的肩,“放轻松,该来的总是要来。别忘了,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一旦说出‘我愿意’,就再也回不了头,后悔也来不及了。”

    蓝玫瑰一把抓住朱倩的手,“不!朱倩,我不嫁了!我缓筢悔,我知道我一定缓筢悔!”

    可是,她有能力改变即将成定局的形势吗?

    不能的话,她就得认命。

    认命?多么古老、传统的说法!

    蓝玫瑰忽然觉得自己悲哀得可笑,她竟然活在古老的传统思想里,任由父母亲作主,让一句话决定了她的未来。

    “怕后悔就不要结了,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只要你说一声,我一定帮你到底。”站在朋友的立场,朱倩当然希望她幸福快乐。

    “新郎来接新娘去教堂罗!”孰料这时门外传来如雷的掌声。

    “不,不不不!”蓝玫瑰急哭了,她紧紧的握住朱倩的手,“帮我!朱倩,我想逃,我不要结婚了!”

    房门被人扭开了,古仲崇西装笔挺,胸前别了一束胸花,怀里还有一大束捧花。

    “玫瑰,你今天真美。”古仲崇在她梨花带泪的小脸上烙下一个吻,跪在她面前,把捧花送给她,“别哭啦,新娘子,我答应时常带你回娘家探望爸妈的嘛!”

    “我们……”蓝玫瑰挣扎著,“我们不要……”

    “别说了,我们快去教堂,众亲友都在那儿等著我们呢!”

    迸仲崇不待她把话说完,便迫不及待地拥著她走出卧房。

    行过各项习俗后,他们坐上礼车,前往教堂。

    朱倩眼看情况不对,没坐上礼车,反而招下一辆计程车,前往另一个地方。

    空气中弥漫著一股挥之不去的沉重气息。

    自从蓝玫瑰离开幕容火后,他就变得像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毫无知觉地飘晃著。

    慕容火已经忘了他有几天没合上眼,也忘了他有几天没刮胡子了,那胡渣时常刺到他的掌心。

    他老是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愣愣地望著窗外,什么事都不肯做。

    每当想起蓝玫瑰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他的心就宛如被千刀万剐,痛不欲生。

    他浑身剧颤著,悲痛地将泪湿的俊容埋入大掌里,深陷在无法自拔的痛苦深渊中。

    那胡渣又刺入了他的掌心,不过比起心灵上的痛,这点痛是微不足道。

    “小姐,你找谁呀?”门外倏地传来崔大虾的惊叫,“喂!小姐,你可不能随便闯入小少爷的房里——小少爷,抱歉,她硬闯进来,我拦不住她。”

    慕容火缓缓抬起俊容,眼神迷离的望著伫立在眼前,身穿伴娘礼服的的朱倩。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朱倩不客气的质问著他。

    今天是什么日子?

    慕容火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那数字在他眼前不断放大又放大,提醒他今天正是蓝玫瑰大喜之日。

    “如果你忘了,那么我提醒你,今天是蓝玫瑰结婚之日,可是,她却后悔了!她后悔自己的选择,偏偏又逃不掉,如果你心里有她,就快去把她带回来。她在等你,你明白吗?”朱倩儿他无动于衷,急得吼道。

    结婚这两个字刺痛了他的心,慕容火显得比平常更加焦躁不安,他害怕真的会永远失去蓝玫瑰。

    “你以为她真的很想嫁人?”朱倩决定把话摊开来讲,“是她太孝顺,为了完成父母亲的心愿,才勉强自己去相亲,才强迫自己出嫁。本来她已有动摇的现象,可是,你却逼她披上白纱!她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可是,你除了把她往别人的怀里推之外,还给过她什么?”

    他沉默的聆听著,良久,薄唇才微掀,声音听来像来自幽谷一般。

    “朱倩,你能不能帮我分析……为什么……我为了蓝玫瑰,竟然丧失了斗志?为了蓝玫瑰!我竟然放弃了我的人生?为了蓝玫瑰,我竟然过著行尸走向的生活?

    我怎么了?这几天我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是却找不到答案。我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承受蓝玫瑰嫁给别人的事实,我甚至很清楚,如果蓝玫瑰就此嫁给别人,那我随时都会崩溃。可是,我仍然不晓得自己怎么了……”

    朱倩抚额轻笑,觉得很无力,“总裁,你真是我见过最没有爱情细胞的男人,连自己爱上蓝玫瑰了都不晓得,还白问了这么多天——”

    慕容火如被雷霆击中,挺拔的身子霍地自沙发上跃起。

    他爱她?

    这就是爱情?

    他爱她?

    对,没错,他不能失去她,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确实有爱人的能力,他并不是一个无心无肝的男人!

    他感激在紧要关头中,朱倩前来让他认清了这一点。

    对了,还有一点需要请教。

    “朱倩,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原谅?”

    “很简单,只要说三个字,她就会原谅你了。”

    “哪三个字?”

    “我想你懂的。”朱倩笑得很欣慰。

    “是吗?”慕容火思索了片刻,陡然会意的笑了,“谢谢你,朱倩,我想我是真的懂了,现在,无论要我费多少心思,我都会把蓝玫瑰抢回来!”

    慕容火抛下几句话后,像发了狂似的奔出慕容宅邸。

    “古仲崇,你是否愿意娶蓝玫瑰为妻,不论生老病死,都愿意陪伴她一生?”牧师在新人面前宣读誓言。

    “我愿意。”古仲崇面带笑容,毫不迟疑的答道。

    “蓝玫瑰,你是否愿意嫁给古仲崇,不论生老病死,都愿意长伴他左右?”

    “我……”蓝玫瑰微启粉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牧师只好重问一遍:“蓝玫瑰,你是否愿意嫁给古仲崇,不论生老病死,都愿意长伴他左右?”

    蓝玫瑰摇著头,踉跄的退了一步。

    逃吧!蹦起勇气逃吧!现在逃还来得及。

    正当蓝玫瑰撩起白纱,转身要逃走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道低沉有力的男性嗓音——

    “不愿意!”

    蓝玫瑰心头一震,胸口泛起汹涌的热潮,她死去的爱情细胞在这一刻全部复活过来。

    “玫瑰,我不准你嫁给他!”

    她身后的命令声霸道到完全不讲理。

    所有的宾客窃窃私语著,并好奇的打量前来破坏婚礼的男人。

    蓝玫瑰情绪非常激动,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但她还是没勇气回头,深怕这不过只是黄粱一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了。所以,她拚了命的压抑内心的狂涛,不让自己从梦中醒来。

    “给我滚开!”慕容火很没风度的提起结实修长的腿,一脚把新郎踹到大老远去。

    “来人!这野蛮人打哪儿冒出来的?快把他赶出去,别让他闹场!”古父惊愕不已,仰颈四下高喊著。

    “我是慕容火,谁没听过我小王子名号的就尽避去查,查出来了,若还敢继续与我作对,那就请便,老子随时候著!”慕容火狂傲的长指,目空一切的指向古父,如炬的黑瞳却精锐的落在古仲崇身上。!

    众人被慕容火的狂姿慑退。

    “你——你这狂徒——到底想干嘛?”古仲崇惊惶的迎视慕容火那双锐利的眸光。

    “我想干嘛?你还真废话!当然是抢亲,不然你以为我来干什么?观礼吗?”慕容火一把搂住新娘子的纤腰,粗鲁的扳过她的身子。

    蓝玫瑰震惊地望向他,当她看见眼前这张憔悴的俊容时,心疼的滚出更多的泪水,“老天!你……你怎么变成这副德性?你几天没刮胡子了?看起来好憔悴啊!”

    虽然慕容火看起来十分憔悴,但黑眸的剔锐和逼人的气势,依旧慑人。

    “忘了!总之,我会变成这样,全都是你害的。”慕容火伸出长指,抚著她那令人极欲采撷的桃色唇上。

    原本以为盼不来的奇迹却来得突然,叫她万分惊喜。

    “关我什么事?”蓝玫瑰的心头载满了委屈,却不知从何抱怨,晶莹的泪珠就这么落出眼眶。

    “我犯了相思病,不是你害的,难道在这世上还有别的女人有这本事?”慕容火故作轻松的打趣道。

    这会儿泪水更是泛滥成灾,“相思病?你……”

    “我爱你,玫瑰。”慕容火深情的道。他以为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足以得到她的原谅。

    “骗人!”她才不信呢!“你说过……你不会爱上任何人的,现在是怎样?故意跑来戏弄我吗?”

    “对,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我没想到爱情是无法预料的。”慕容火深怕她不信他,便举指对天发誓,“我敢对天发誓,我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否则,我将……”

    “呜……别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蓝玫瑰卸下内心最后那道防线,扑进他温暖雄壮的怀里,双手紧紧缠住他的颈项。

    “你今天就可以嫁人,但,你的选择除了我,不能有第二个人选。”

    “这算求婚吗?”?

    “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你从没送过我半朵花,一点都不浪漫,我才不要嫁给你呢!”蓝玫瑰嘟嘴抗议。

    他之前欺她太甚,现在以为随随便便就可以娶得到她?

    斑,门都没有!

    “要花是吗?那简单。”慕客火松开圈住她纤腰的大手,开始绕著教堂的边缘走。待他绕完一圈回来,手中已收集了一大束玫瑰,“这束玫瑰够大了吧?喜不喜欢?”

    “你怎么可以乱摘别人的花啊?”没诚意!她娇嗔的抱怨著。

    “要不然我临时去哪里买花?现场就有得拿了,我为什么不先拿来借用?”

    “无赖。”

    “就算我真是无赖,你也得嫁。婚后,一天一束花,算是补偿你。”

    “你真霸道!”

    “我向来如此的,不是吗?”敛下眸,慕容火盯著她艳得令人垂涎三尺的桃唇。

    “是呀!”蓝玫瑰破涕为笑,“可我不知为何,偏偏迷恋上这样霸道的你。”

    慕容火因她的话而激动万分,将失而复得的爱,紧紧嵌在臂弯之中。

    慕容火用最细腻的吻,倾诉他对她不悔的爱恋。

    因为有了踏实感,她不再感到虚无渺茫,而是真实地感到甜蜜和幸福。

    他们吻得热切,蓝爸爸看傻了眼,蓝妈妈热泪盈眶,众宾客们则两眼发直地望著他们,彷佛在看一场闹剧,却没人愿意为那个被抛弃的可怜新郎挺身而出,更没人敢上前打扰正在热吻中的情侣。

    站在教堂门口的朱倩,却感到无比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