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好威风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好威风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侍者将门推开的同时,众人的眼光全数落在那一对壁人身上。

    粉紫色的晚宴服,紧紧的贴在于朵朵身上,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搭配纤颈上那串钻石项链,以及手腕上的钻石手饰,让略施脂粉的她,看起来格外的明艳动人。

    而子莫则是一身英挺的白色西装,使得原本就俊美非凡的他,更加英气逼人。

    两人站在一起,如同一对金童玉女,登对得不得了。

    “哇!是房子莫耶!唉呀!就说这舞会没搞头,瞧他带了谁来了?”

    来参加舞会的女宾客!一见到玉树临风的子莫,挽着宛若天仙的美女步进会场,个个好不伤心的哀声连连,用又羡慕又妒嫉的眼光直瞪着于朵朵。

    而男宾客们在瞧见于朵朵时,一个个蹬大了眼睛,马上一拥而上,不断地向于朵朵献殷勤。

    “对不起,她--是我的!”见男人像哈巴狗似的跟在于朵朵身旁,子莫的胸口莫名燃起一把妒火,霸道的表示于朵朵是属于他的之后,便迅速将她带上台。

    他刚才说什么?她是他的?于朵朵受宠若惊的看着他英俊的侧脸。

    她都还来不及回魂,就听见子莫那性感的嗓音,借由麦克风散播出去

    “大家晚安,很高兴大家来参加这场舞会,稍后,大家可以随意用餐,也可以邀请你心仪的对象步入舞池,在我数到三后,舞会正式开始,一、二……”

    三还来不及喊出来,人潮已一窝蜂的冲上去,金碧辉煌的舞台,霎时像发生了大暴动一般,在此同时,一串轻柔的华尔滋舞曲,也跟着流泄出来。

    “子莫,你好讨厌喔!都把人家忘记了,让人家这么想你,坏蛋!坏蛋!我要罚你,罚你陪我跳一整晚的舞……”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刻意卖弄风骚的整个人贴在子莫身上。

    “抱歉,最近比较忙。”子莫刻意压低嗓音,深邃的眸底蕴藏了即将爆发的怒潮。

    他正在寻找于朵朵的身影,刚才人潮突然拥上来,她不知道就这么被哪个混蛋带进舞池里了。

    “子莫,人家也好想你耶!”另一个女人不甘示弱的缠上子莫。

    “子莫!我们跳舞去嘛!”

    “子莫,别和她去,和我跳舞去!”

    子莫烦躁的推开她们,可娘子军却又不放弃的涌上来。

    找不到那抹艳光四射的美丽情影,子莫心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真的好后悔替于朵朵举办这场舞会,他早该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场面。

    懊死的于朵朵,什么优点都没有,就是有一张比洋娃娃还要漂亮的脸蛋,以及那该死的老是令他**难耐的魔鬼身材

    一想到她可能正在舞池里,和某个男人相拥起舞,他就醋海翻腾的快杀人了。

    他适才已声明,她是属于他的了,若有哪个不怕死的男人胆敢摸她身体一下,他非剁了那个人的手不可

    原来于朵朵真的是一块璞玉,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她便脱胎

    虽然无论如何,她都会保护她的孩子,可是她还是希望子莫能接受孩子,而且,她爱他,她实在没办法离开他……

    突然,她身后出现了一群娘子军,闻声,于朵朵回头一望一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她害怕的想躲起来。

    是子莫的送彩金的平台--思薇。

    于朵朵认得她,因为她们曾经针锋相对过。

    于朵朵好怕被她认出来,急得想躲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唷!你们快瞧,那是谁呀?可不是今晚男人们争破头,也要和她共舞一曲,厚颜无耻的装着贵妇模样的女人吗?”思薇一眼就认出于朵朵,带着那群娘子军,迅速来到她面前。

    思薇扬起嘲讽的嘴角,用尖锐无比的嗓音对着众人嚷嚷着

    “大伙可别让她可笑的贵妇形象给骗了,让我来告诉大家她真实的身分吧

    于朵朵惊惶失措的楞在原地,看着逐渐聚拢饼来的人潮。

    人潮愈来愈多,逐渐把渺小不起眼的她给淹没。

    别这样!别这么残忍!就让她过了这一关吧

    只要过了今夜,她就可以保住阿子的性命,她来参加这场宴会,不只是为了她自己,也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小阿。

    “别瞧她穿金戴银的,其实她家里穷死了,却在这里装模作样,装出一副名门闺秀的样子。她真是挺会演戏的,我不得不承认,装淑女装得挺像的。”

    早已怀恨她在心的思薇,怎可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损到她,让她当众出糗,思薇不知道有多么的得意了。

    于朵朵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回去,她的内心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与屈辱,一颗心正强烈的绞痛着,脸色惨白无血色。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女人有多穷,她穷到没钱买车子,穷到只会骑一辆破铜烂铁,然后死不要脸的缠着子莫不放,她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想嫁入豪门!哼,也不想想自己的身分有多么卑微,居然癞蛤蟆想吃逃陟肉。”思薇继续以傲慢的态度,伤害着于朵朵。

    于朵朵无法控制地浑身直颤着。

    她发现自己和上流人士,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此刻的她深刻地领悟出了一件事--

    上流社会根本就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世界。

    而她什么都没有,只是虚伪的扮演着有钱人。

    她觉得自己和这样的环境,完全格格不入,当初那种一心嫁人豪门的勇气,突然消失了。

    “看来你这女人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的身分与地位,你的底我可是摸得一清二楚了。”

    思薇还不放过她的继续道:“就让我来提醒你好了,你的爸爸和妈妈不过个路边摊小贩,穷到连房子都买不起!而你--不过是个幼教老师,根本不够资格和子莫在一起!你甚至连当他的擦鞋工人都不配!而且以你卑贱的身分和子莫在一起,只会让他的名声扫地--

    瞧你打扮成这样,铁定是打算来勾引这些名流人士的吧?你想要他们施舍爱情给你吗?作梦吧你!现在,我就当着所有上流人士的面,拆穿你的诡计,让大家看清楚你的真面目,让大家都知道你真实的身分!要你知道,不要再不自量力了

    再说,今晚来参加宴会的,全都是上流阶层的人士,你这属于下流阶层的人,凭什么来参加?你凭什么呀!?又是谁准你进场的?”

    “是我!这场舞会也是特地为她举办的。”倏地,子莫那低沉有力的嗓音,在思薇的身后响起。

    于朵朵错愕的一眼望去,就见子莫伫立在思薇身后,黑眸迸射出一道灼人的怒光。

    看到他,她绝望了,因为她于朵朵今天是彻底的失败了。

    不仅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她的身世,大家也都知道她是个不属于这上流圈子的“平民”!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她的孩子怎么办?

    不!她不能留下来!如果子莫发现她怀孕了!他铁定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怎么办?对了!跑--

    当下于朵朵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她用双手护着肚子,惶恐的一个大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大门跑去。

    “朵朵!”子莫想喊住她,焦急的想立刻追出去,却被人潮挡住了去路。

    才一眨眼,于朵朵那抹娇小的身子,已淹没在人群当中。

    “该死的!”子莫粗声咒骂。

    思薇见于莫气势强悍的伫立在面前,俊庞上充斥了愤怒的炽光,她不安的退了一步。

    “妈的!”倏地,子莫不顾围观的群众,粗话出口的同时,怒不可遏的猛然打了思薇一个耳光

    “房总裁……”捂住被甩红的脸颊,思薇吓得花容失色。

    “我从来不打女人,你居然有本事让我破了例,今天你当众羞辱了我的女人,我绝对饶你不得!”

    “你居然为了一个穷人家的女儿,出手打我!?”她尖锐的大叫。

    “穷又如何?等她明日嫁给我,她就一点都不穷了!我房子莫娶定她了!”子莫怒发冲冠的大声宣示。

    “我的律师就在现场,我现在就要他动笔更改所有权人,从今天起,房氏全部资产统统都属于于朵朵一个人的!现在,她应该比你这满身铜臭味的女人,还要有钱了不是吗!?

    我要你马上滚!滚得愈远愈好!明天你也不用到公司上班了,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还有,如果朵朵有什么闪失的话,你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房总裁,请你原谅我一时的糊涂,我是因为太爱你的缘故,才会妒火冲天,在这里胡说八道,你原谅我,房总裁,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房总裁……”后悔莫及的思薇,心急如焚的企图求得他的原谅。

    “滚!”他眼中布满了血丝,冷冷地吼道。

    思薇惊恐的落荒而逃。

    于朵朵心乱如麻的跑回城堡里,茫然不知所措的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一点都不想离开子莫。她这么爱他,怎舍得离他远去

    呜鸣……他为什么非要她成为淑女不可?

    为什么不肯爱她?

    如果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话,应该会刻不容缓的追上来……

    结果,他什么都没有做,可见他对她,不只连一点点喜欢都没有,他根本就半点都不重视她。

    而她却是这么爱他,再也离不开他了,她怎么办?

    呜……好悲哀,她好想哭喔

    “于小姐,你怎么了?”管家见她眼眶红红的,禁不住必心的询问。

    “不要和我讲话,我心情不好。”于朵朵心里充满了悲痛,拉高晚礼服的裙摆,飞也似的冲上楼。

    “呜呜……”一回到房里,于朵朵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今天受的屈辱够多了,她发誓,以后她再也不敢妄想嫁入豪门了。

    不、不!当然子莫是例外,除了子莫,她谁都不嫁了。

    吱--”熟悉的车子煞车声,突地尖锐的响起。

    于朵朵惊恐的整个人由床上跳了起来。

    辟了,他回来了

    怎么办?

    拉开房门,她急切的奔跑出去。

    不知要如何面对他,她只好偷偷摸摸的溜进城堡的地下室里,一个人坐在角落偷偷的哭。

    “朵朵呢?”子莫冲进家门,心急如焚的追问着下人。

    他了解于朵朵的个性,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她早已赖定了他,她不可能不告而别的。

    “少爷。”瞧子莫如此心急,管家不敢怠慢的据实禀明道

    “我看到她眼眶红红的跑回来,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心情不她,要我别和她讲话,然后就跑回房了。接着,你就回来了,她可能听到你车子的煞车声!所以,没一会儿时间,我又看到她匆匆忙忙的跑下楼,一个人躲到地下室去了。”

    子莫立即转身往地下室大步迈去。

    一步下楼梯,便隐约传来啜泣声。

    他很快在地下室的角落,找到她娇小瘦弱的身影。

    她正蜷缩着身子,可怜兮兮的坐在角落,悲伤的哭泣着。

    他再也忽略不了,更控制不住那隐藏在他内心底下,会剐断他肝肠的不舍与怜惜。

    怕惊吓到她,他轻手轻脚的走向她,接着缓缓地蹲下庞大的身躯,然后一把搂住她的娇躯,让她沾满泪痕的小脸,埋进他结实的胸怀里。

    总算,她又回到他的臂弯里了

    “子莫!?啊!你怎知道我回家了,还知道我躲在这里……”

    由于太过突然,于朵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抱个满怀。

    如果我还不了解你,我就和你一样呆了。”子莫心疼的拥紧她。

    “这次我彻底的失败了,我知道再也没机会嫁给你了,而你也不会想要我了,你是回来赶我走的是吗?呜……人家舍不得离开你,呜……”于朵朵好怕失去他,双臂像八爪章鱼般死命抱着他不放。

    “你这个笨女人。”子莫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如果我不要你,又怎会不守承诺的在舞会中,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我即将娶你为妻的消息?又怎会愚蠢到把我所有的财产全部转移到你名下?又怎会气到甩了思薇一个耳光,还炒她鱿鱼?”

    “真……真的吗?你说的全是真的吗?可是你不是说……”于朵朵霎时热泪盈眶,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不是疯了?

    “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我说出来?”子莫叹了一口气后,看着她。

    “逼你说什么?你也有事隐瞒着我吗?”于朵朵傻里傻气的追问着。

    子莫无奈极了,只好捧起她泪潸潸的小脸,缠绵的吻上了她的朱唇,传递着他的情意。

    “我爱你呀,小傻瓜。”他深情款款的诉说着心中爱意,“今天不管那场舞会成功或失败,我都会娶你为妻的,因为在我心中,早已认定了你。”

    于朵朵凝视了他好久,才哽咽一声,将泪湿的小脸埋进他的怀里。

    “你说的全是真的吗?我会不会是在作梦呀?你要想清楚喔,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身世背景了,你娶我的话,我卑贱的身分可是会让你很丢脸、很丢脸的……”

    “你少听那女人胡说八道。世上再也找不到一件比你离开我,更让我痛苦的事了!你明不明白?”他的语气虽然充满了责备,但双手却出奇温柔的拥紧了她。

    “这么说来,你也会要我们的孩子罗?你不会杀了他吗?”

    原来他是爱着她的,好开心喔

    希望这不是一场梦,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她永远沉醉在梦里,她一辈子也不愿意醒来。

    “我们的孩子?我会杀了我们的孩子?你--疯了你!居然这样子看待我!?我像是这种人吗--不对,你刚说……快说,你是几时怀孕的?怎没告诉我!你打算隐瞒我到什么时候?”子莫情绪激动的质问着。

    “你说……如果我失败了,你就不会要我们的孩子,我……我以为你不要他,所以我怕你……杀了他,所以……我……呃……我……”

    真被她给气死了

    “你真是个笨蛋!我怎会这么做了我又不是变态杀人狂!你觉得我会动不动就拿刀砍人吗?”他恨不得把她纤盈的娇躯给揉进体内。

    “可是上次你也说过你会杀死我的话。”

    她指控把的罪证。

    “那是吓唬你的呀,我怎知道愚蠢的你,会把我的话当真!”子莫暴跳如雷的吼道,他真的快被她打败了

    “喔……我怎么知道嘛!”

    于朵朵羞红了小脸。

    子莫心里涌起一阵尖锐的痛楚,“你真令我痛心。”

    “对不起嘛,请你原谅我的无知。别生我的气了,我实在是太爱你了,如果失去你,人家也不要活了,呜呜……人家真的好爱你的。”

    于朵朵像个孩子似的,无助的哭了起来。

    “傻瓜,你这个傻瓜,天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子莫情绪激动的拥紧了她颤悸不已的娇躯。

    他温柔的用唇吻去了斑驳在她脸上的泪痕,吻开了她紧蹙的眉梢,最后覆上她柔软的樱唇,深深地吻住了她。

    于朵朵痴迷的响应着他的热情,心中喜悦的暗忖着--

    原来,幸福就是这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