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旷世恶君 第八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旷世恶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便阔的沙漠上,响起一串银铃般地笑声,在笑声之中,还夹杂着另一道充满恐惧宛如杀鸡般的尖叫声,一匹黑色的骏马像一阵旋风般地从岸壁后面急速的窜了出来。

    “哇呀!王妃!快撞上了!幸好……哇!王妃……救命——”垲乐尖叫声不断在风中扬起。

    “双手捉紧我的腰,尽避放一百个心,把自己交给我,我不会让你落马的。”武婉婷兴奋的大笑着,“嘿,我果真是个天才,第一次骑马就可骑得这么棒,我都快佩服死自己了。”

    “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哇——王妃!我的小命会被你害死!瞧你的骑术,根本就不懂得如何驾驭马儿!快停啊!哇——”

    垲乐见武婉婷不停的策马狂驰,黑驹东窜西窜、横冲直撞,吓得垲乐一会儿用蒙住自己的眼睛,一会儿抱紧武婉婷的腰,尖叫声宛如打鸡宰羊一般惨不忍闻。

    “垲乐,你看!有一群人在沙漠中行走耶!”武婉婷才不管垲乐的反应,即使她被吓昏在马背上,武婉婷也依然我行我素,因为骑马实在太好玩了。

    “那是商人……哇!王妃!你……”垲乐又一阵尖叫。

    武婉婷手中的马鞭一扬,黑驹气势如虹的狂奔而去,“我们过去跟他们打招呼!”

    垲乐闻言差点昏厥过去,“不行!琊战王上不会允许你……”

    “你真扫兴,老是搬他出来吓唬我,放心吧!我包你平安无事!”说着,马儿已追赶过前头的商队,武婉婷回头去跟他们打招呼,“嗨!你们好哇!”

    突然回头,身后那一幕景象教她愣住了,“垲乐,快瞧谁来了,是霍克对吗?”

    “霍克!?”垲乐吃惊的回视,待回过头时,她的尖叫声更凄惨了,“不!王妃!小心前头,哇……来不及、来不及了!王妃!天哪……”

    武婉婷两颗眼睛这么大,居然没看见前头那一小池绿洲,垲乐才刚惊吼出声。

    “当心!”突地一道影子如闪电般快速地从她们身后超越过去,霍克将良驹鞭策到她们的马儿身旁,大手一伸,欲擒住她们的缰绳,可来不及了——

    “哇!”两匹马,三个人,便噗通一声全落水了。

    突来的沁凉感让武婉婷惊呼出声,她狼狈的坐在池水里,吃惊的盯着眼前这张俊容,半晌,便朗声的大笑起来。

    “霍克,瞧你这一身,这么糟……”

    濒克低头望了望自己宛如落汤鸡的模样,再抬头看了看狼狈的武婉婷,终于忍不住搔首傻笑起来。

    “霍克,你一直跟着我们,是吗?”武婉婷不懂他为何这么做,忍不住问。

    “我追上来,只是想跟你打一声招呼。”霍克连忙找借口掩饰,他可不想诡计被她视破。

    “原来如此。”武婉婷不疑有他的点着头。

    “你……你似乎玩得挺开心的样子。”霍克试探性的问。

    “很好玩呀!”武婉婷笑得好甜,“我从来没有骑过马,想不到马儿奔跑的速度这么疾速,我坐在鞍上,一路颠簸,身子上下左右摇蔽个不停,实在有趣极了。”

    “成为琊战的新娘,一定比这种玩法更开心上百倍吧?”

    “我……”一忆起琊战温柔万千的对待,武婉婷立刻娇红了脸,笑容腼腆,但再想起她可能从此都回不了未来的世界,她的心便难过得纠成一团,“还好啦。”

    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瞧她的样子,甜在脸上,苦在心头,“我带你到一个只有欢笑的地方去玩。”

    “王妃,不行!”垲乐在旁阻止的喝道。

    “垲乐,别吵。”武婉婷好奇的看着他,“去哪儿?”

    “跟我来。”他将她抱上他的马鞍,然后自己跟着一跃进而上。

    “王妃,别……”垲乐不安的喊道。

    “霍克,我们会很快回来吗?”武婉婷欲言又止的抬起下颚望着他刚毅的脸庞。

    “你相信我吗?”霍克神秘兮兮的盯着她。

    “相信!”看见他一脸神秘,武婉婷兴奋的想尖叫,猜想那个地方一定很好玩。

    她娇羞的笑容,晶莹如水晶般剔亮的眼眸,再度摄去了霍克的心魂,“那么就别问那么多,跟我走便是,喝!”

    濒克铁鞭一扬,马儿如义弦的弓箭般快速往下埃及的方向驰骋而去。

    “霍克!等等!惫有垲乐!你忘了垲乐,你不能把她丢在那里,垲乐——”武婉婷蓦然忆起垲乐,连忙惊喊,回头张望着正在身后气喘如牛追着他们的垲乐。

    然而霍克置若罔闻般,马儿依然狂驰在沙漠中,而且没有预备停下来的样子。

    垲乐紧张不已的直跳着脚,“霍克王上!请别把王妃带到太远的地方去,琊战王上晌午后就回宫了,见不到王妃,王上会生气的……你们听见我的话没有?王妃!别玩太疯,早点中来!垲乐不会乱跑,会乖乖待在这儿等你们回来!”

    ¤¤¤¤

    “霍克,你究竟要把我带往哪去?有这么远吗?”即使武婉婷心生疑窦,但她信任霍克的为人,所以一直说服自己撇掉一些不好的想法,可是,路途也未免太遥远了?

    濒克轻笑着,唇瓣贴在她耳畔旁,低语着,“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武婉婷讶异的发现他正吻着自己的脸颊,男性雄躯正紧紧贴在她背上,武婉婷心觉有异,刻意避开他与她之间的肌肤接触。

    “霍克,我突然不想去了,你带我回去好吗?”

    “不行!”霍克的目光变得阴鹜狂肆,语气一反常态的冷峻。

    “霍克!”她真的信任他,把他当朋友看待,岂料她聪明反被聪明误,霍克分明别有用心!难道是打算挟持她?

    “我一直很喜欢你。”霍克轻描淡写的解释着自己所做为何。

    武婉婷略显吃惊的望着他,心头又急又慌,“我是琊战的妻子——”

    “你并不要他!苞他在一起你只有痛苦!”霍克微愠的语调中隐含了一抹黯然,情绪显得有些失控,欲说服自己相信他并不爱琊战,却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谁说的我不要他的?”武婉婷对他错误的判断苦笑不已着。

    他停下马来,探手捏起她的下颚,强迫她注视着自己,“难道你要他?”

    “我不只要他!惫深爱着他!”武婉婷气急败城的说。

    “你骗人!”霍克抗拒着她的话,他接受不了这事实,自信心怎能一下子就被打垮?他是情圣,拥有不死的情爱,不是吗?

    “我没有!”武婉婷感觉他的目光仿若随时都可能吞噬她,她心慌的挣扎,下意识避开他的碰触,“我没必要撒谎!我真的爱他!我们彼此相爱着!”

    “可是你并不开心……”霍克从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武婉婷斩钉截铁的话,足已确定她的心早已尘埃落定……难道他这么做错了吗?他不该如此自私的横刀夺爱吗?

    “我不开心的原因,是国矿我再也回不了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霍克纳闷着。

    那天坐在河堤上,她跟他谈起过她的来历,“你不是相信我是未来人吗?”

    “我几时相信了?”

    “你上次说……”

    “那么因为我想讨你欢心,故意做出让你以为我已相信了你的谎言。”

    “我没有说谎!”武婉婷气愤的大吼道,眼中噙满了泪水,怎么也抑止不住。

    原来至今仍没人相信她来自未来,她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喜爱吹牛的骗子!

    “不管你有没有说谎,打从我头一回在死亡之谷救了你,我就疯狂的想要你,我为你迷失了魂,难道你一点都不心疼?”他的唇俯向她的,捏着她的下颚的手愈攫愈紧。

    “不要——霍克!”闻言,武婉婷杏眼一瞠,脸色大变的瞪着他逐渐逼近的嘴唇,她惊惶失色的开始拳打脚踢,充满懊悔的尖叫声从她唇上传了开来。

    “琊战,救我——”她最后的声音被霍克一口吞噬。

    是的,琊战!濒克思忖着:请让他再确定一次事实,倘若武婉婷是真心真意的爱着哥哥,他便放弃原来的计划,诚心祝福这对有情人。因为事实上,他霍克的性情只是风流,并不下流呀!

    而且真爱得来不易,他只是不想让幸福自手边溜走,该是他的,他自会好好把握,不属于他的,强求也没有用,所以,请准许他这么做,就这么一次……

    ¤¤¤¤

    “小刺猬?”琊战悚惧地回过头去,不安的环视着一片荒芜的沙漠,似在找寻什么。

    “琊战王上,人身狮身像要伫立起来了吗?”身旁的战士轻唤着他。

    “安静,听听那风声,你听见了没有?”琊战聚精凝神的竖起耳朵,锐眼眺望着远方沙土,一股强烈的不安笼罩住他的心。

    “什么也没有听见。”奴隶据实以答。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莫非他产生了幻觉不成?

    可是他真的听见小刺猬的声音,她用着极为恐惧的声音在呼唤着他。武婉婷是个不折不扣的豹女,从不知畏惧,然而他耳边却回响起她充满恐惧的声音,让他心头浮现出不安的感觉。

    “不行,我得回宫廷一趟。”为了解开心中疑虑,琊战不顾一切的抛下即将完成的浩大工程,急急地随意拉起一匹骏马的缰绳,以旋风般速度,快马加鞭朝宫殿的方向驰骋而去。

    马儿跑没半里路,远远地,就瞧见垲乐一个人呆立在前头的绿洲,琊战心头一紧,将马儿狂策到她面前,庞然大物瞬间遮去炙烤她的艳阳。

    “你在这里做什么?怎没好好待在宫内服侍王妃?”

    突来的吆喝声教垲乐瞬间脸色大变,惊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身子便朝浮沙俯跪下去,强忍着泪,紧咬着唇,身体微微抖瑟着。

    “回琊战王上的话……奴婢……奴婢该死!求王上饶了垲乐……”

    “怎么回事?”琊战不耐烦的低喝。

    “回王上,王妃……王妃她……”垲乐嗫嚅着。

    “快说!否则我杀了你!”琊战的耐性快被磨光,剑光在她面前闪烁着。

    “王妃被霍克王上带走了,往下埃及的方向……”她偷偷抬头觑了王上一眼,见琊战额上爆出青筋,垲乐吓得连忙将头俯在沙上,浑身抖个不停,“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王上,求求您饶了我这一回……”

    “混账!般什么名堂!?”琊战气势凛凛的瞠目一瞪,一把怒火难抑制的直冲脑门。

    “奴婢……奴婢……”

    “该死!必头再来收拾你!”垲乐话才到口就被琊战沸腾的怒火打断。

    琊战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想杀她的怒气,丢下一串话后,持缰的手用力扯了下,调转了马头,狂策着往下埃及驰奔。

    ¤¤¤¤

    “啪!”在犒赏霍克一个耳刮子后,武婉婷整个人重心稳跌下马鞍,她只瞥了坐在马背上的霍克一眼,立刻拔腿就往下

    埃及的方向奔去。

    “武婉婷!”霍克纵驰着马儿狂追在她身后,伸手欲擒住她。

    事实证明,武婉婷和琊战两人是情投意合,既然如此,霍克不愿再强求,愿意放弃她,送她回上埃及,但是武婉婷却满心恐惧,一个踉跄竟不慎跌倒下去,霍克伸来的手登时落空,庞然大物从她面前狂驰过去。

    “霍克!你是混球!我看错了人!你是超级宇宙大混球!”武婉婷心底犹如万针刺戳般痛楚,伤心的趴在黄沙上痛哭着,“你不要过来!”

    见霍克调回马头,朝她奔来,武婉婷焦急得连忙爬起,为了躲避他,她没有选择的余地,没命地狂奔,近乎扯断小腿的筋脉。

    “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不会强人所难,你快上马,让我送你回去。”

    看她急于回避他,霍克心疼至极,他漠视着胸口的痛楚感,不忍再为难她,只想安抚她上马,送她回宫。

    可是武婉婷却不愿再相信他,“你想骗我上马,我才不上你的当!”

    蚌地,前头飞扬起一阵尘沙,武婉婷定神一望——

    然而却在转瞬之间,她忽然脸色大变,因为眼尖的她,赫然发现前头的流沙,那流沙足可夺去她所有气息!

    琊战策马狂驰,没注意到前头有着明显凹痕的流沙,沉重的马蹄直接践踏过去。

    “琊战!当心前头流沙!”武婉婷惊悚的出声警告琊战。

    “呃!”待琊战有所警惕,马蹄早已猝不及防的往下沉。

    武婉婷怔悚的看着琊战身陷流沙的恐怖景象,脑子里顿时呈现一片空白,不知反应,直到琊战和他的马儿一点一滴逐渐挣扎的往下沉——

    椎心刺骨之痛在瞬息之间戳醒了武婉婷,她两只小手揪着近乎快碎成万片的胸口,放声充满凄厉的呐喊出来,声嘶力竭近乎崩溃。

    “不——不要——琊战!琊战!老天爷!不要夺走他——”她不顾生死的狂奔向他。

    “不行!”霍克见她不顾自身的扑上去,在千钧一发之际翻身下马,伸手擒住了她的胳臂,却已然来不及!

    “琊战——”武婉婷削瘦的身子整个陷入流沙之中,并将霍克扯入——

    三人被卷入流沙后,一股黑色风暴正由此过境而去,抚平了流沙中的凹痕,丝毫不留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