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霸王的笨女人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霸王的笨女人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萨斯将公主引来大殿堂,他决定在埃及人民的面前,揭发这件丑事。

    丙然,这件事引起了空前绝后的轰动,众人在半信半疑中,听见公主的贴身奴婢青衣高喊着:

    “苏倩是无辜的,这全是公主一手策画的!”青衣有萨斯做她靠山,无惧地大声道:”她栽赃苏倩,陷害苏倩,要苏倩背负上叛国的罪名、要埃及人民审判她的罪、要萨斯王上亲手处死她!这一切的一切,全是公主的阴谋诡计!为的就是当上埃及的王妃!”

    “妳这狗奴才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妳给我闭嘴!”努比亚公主脸色铁青,崩溃地咆哮道。

    她万万也没想到青衣竟然被萨斯收买,自愿站出来揭发事情的真相、揭开她丑陋的一面。

    她不会承认的!永远都不会承认的!

    “公主,妳是堂堂的努比亚公主,怎能敢做不敢当?让别人看笑话。”青衣见有这么多埃及人看着他们,谅公主也不敢对她怎样,无形中胆子就更大了,讲话更加肆无忌惮。

    “明明是公主利用买通的埃及卫兵,盗出萨斯王上寸步不离的羊皮,然后放置在小包袱里,再逼奴婢把包袱放在苏倩的置物处,若不是公主威胁奴婢,我其实是千万个不愿意,奴婢怎敢陷害王上最心爱的女人呢?奴婢又有何等的能耐,能让公主在一夕之间,成为埃及子民心目中最英勇的救星呢?奴婢不过是个小角色……”

    萨斯的目光冷凛若霜地瞅着努比亚公主的一言一举,并悄悄臆测着她下一个举动。

    “闭嘴!妳--”努比亚公主浑身剧颤的指着她,“妳给我闭嘴!这个狗奴才!我饶不了妳!妳居然敢背叛我!妳居然敢背叛我!饶妳不得!”

    努比亚公主怒不可遏地冲向一名埃及士兵,想都没想便拔剑冲向青衣,狠狠地将剑刺入青衣的左胸口。

    看到这一幕的萨斯,俊庞上的神情冷峻依旧,他似乎早料到努比亚公主会有此一举,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也无意阻止她可怕的行为。

    “公王,妳……”青衣惊恐地瞪大眼睛。

    在公主恼羞成怒之下,青衣成了刀下亡魂。

    “居然背叛我!我让妳死!耙背叛我……”公主面目可憎的怒瞪着地上的尸体,不断地咒骂着。

    鲍主的行为彻底毁了自己在埃及子民心中的形象。那曾经被当成埃及救星的公主,想不到原来隐藏着一颗极为丑陋的心。

    他们将可怜无辜的苏倩,推入了永不见天日的地狱当中,这件事强烈激起了埃及人民心中的愤怒。

    “来人!将她押下!我在此宣布,埃及将和努比亚国永远断交!”萨斯当机立断的宣布道。

    埃及士兵一拥而上,将努比亚公主制伏在地下。

    “王上,不要啊!王上!我是因为太爱你的缘故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王上求你原谅我吧!王上……”努比亚公主的声音渐行渐远。

    “还苏倩的命来!妳这卑鄙无耻的刽子手!”沿路,众人一面吐她口水,一面斥骂着她的卑劣行为。

    “把我们王妃的命还来!惫来!”有人悔不当初地痛哭,有人愤怒不已的伸手打她。

    萨斯缓缓地闭上黑瞳,欣慰着自己终于夺回了他的尊严,夺回了埃及人们对他的信任与爱戴,以及埃及子民对苏倩的愧疚之心。

    可惜的是,苏倩永远都不会知道埃及人民的心。

    萨斯多么希望苏倩能亲眼目睹这一切,多么希望苏倩还活着……

    难道说,这件事会一辈子成为埃及子民们心目中,永远都不能弥补的遗憾吗?

    鲍元二OO五年开罗圣保罗医院

    苏倩获救了!

    她被巡逻军队发现昏迷在沙漠之中,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抢救、观察,已平安脱离险境。

    眼一睁,赫然发现考古学界的朋友们全围在她身边,苏倩整个人都傻掉了,傻到忘了笑、忘了哭、忘了置身在何处,只是惊讶不已地瞪着两颗圆圆的大眼睛,傻呼呼地看着他们。

    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约莫三十秒左右。

    “老天!她睁开眼了!你们看到没?昏迷一个多月的苏倩总算醒过来了!”其中一个考古学家率先尖叫出声。

    紧接着便响起一阵欢天喜地的尖叫与哭喊声,众人突然一拥而上,差点没把苏倩挤成四季豆。

    “妳知不知道我们找得妳好苦呀!这些日子妳究竟跑去哪了?妳简直快把我们给急死了,我们还以为妳已经……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倩瞠大圆圆的眼儿,情绪激动地环看着众人。

    “我真的回来了吗?我真的还活着吗?”

    没想到那座山崖如此神奇,竟真的让她死里逃生呀门

    “妳这笨蛋!妳当然还活着呀!”众人狂喜不已,不是骂就是叫,所有的人全哭得浙沥哗啦的。

    见大家如此关心她的安危,苏倩感动得跟着潸然泪下,紧紧地拥抱住众人,

    “谢谢你们没有放弃掉我!否则我就真的活不成了,呜……”

    “傻瓜,我们怎可能放弃掉妳!?就算十年、二十年,我们都会找下去。”其中一个考古学者情绪激动地说。

    “当我们发现其它人的尸体,却怎么都找不到妳时,我们简直绝望到了极点,想不到居然在沙漠中找到妳,简直是奇迹……”另一个跟着附和道。

    “是啊!包奇怪的是,那片沙漠我们已走过N遍了,居然最近才发现妳,而且,妳居然还有气息耶!”

    “能找到妳真是太好了、太振奋人心了!”

    “嗯啊!不过……找到妳时,妳还一身怪异的古埃及人装扮呢!布料粗糙得要命,好象犯人在穿的衣服!”

    “最恐怖的是,妳浑身都是鞭伤!”

    “幸好目前医学发达,我们请来开罗的名医,不但洽好了妳的鞭伤,还做了磨皮手术!”

    “哎呀,苏倩,妳究竟到哪去了?怎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去了……”苏倩欲说出口,话到喉问却哽住了。

    她去了三千年前的古埃及,和法老王谈了一场跨世纪的恋爱?

    说出来谁会信呢?

    恐怕会被人当成疯子吧!

    “我……我记不起来了。”苏倩撒谎道。

    她怎可能会忘了萨斯和她的一段情!?怎可能把那样狂野霸道的男人给忘记!?

    忆起萨斯不顾一切,只为了救她,苏倩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萨斯呢?萨斯应该有被人救走吧?

    她心中不禁又泛起了浓烈的担忧与思念,对萨斯是百般的爱怜与不舍。

    处在当时的危机下,苏倩知道如果她再不松手,两人都会坠下山崖,而她一点都不希望他死掉。

    他究竟是生是死呢?苏倩担忧得有点儿待不住了。

    她臆测着各种结果,恐惧也同时在脑海中盘桓。她揪紧了手中的被单,心中充满了不安,周遭的声音被她出走的灵魂带走,苏倩逐渐听不见众人的声音。

    也许是受到药物的影响,她感到疲惫地闭上美丽的眼睛。

    在半梦半醒间,她始终惦记着萨斯,惦记着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我爱妳,妳懂吗?

    我要妳和我一起活下去!苏倩,妳是属于我的!

    如鬼哭狼号般的风声,在炙热的沙漠中毫不留情地吹袭着,即使曾经差点命丧此地,苏倩也要都进入金字塔的沙漠领域,回来寻找萨斯的踪迹。

    她要知道萨斯究竟是生是死。

    她甚至异想天开的妄想着,萨斯已和她坠入崖下,和她一起来到了属于她的世界。

    所以,她等不及院方宣布她可以出院的消息,便独自溜出医院了。

    她先去拜会了许多有名的考古学家,也踏遍埃及的博物馆和图书馆,企图收集所有有关萨斯生前的资料,然而,拥有悠久历史的埃及,原本拥有最完整的王室记载,却在凯撒大帝进攻埃及的时候,连同亚历山大城图书馆中其它数十万册古埃及文字的经卷,一同付之一炬。

    史书虽然有记载到声名显赫的萨斯法老王生前的事迹,却只留下些许的片段,并没记载他究竟活了几年。

    “开罗以南的尼罗河畔,古时是盛极一时的古埃及首都,散布在尼罗河两岸,

    其中西岸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的法老王、王妃的墓穴集中地。妳可以去看看。”一个考古学家建议她道。

    她知道自己非查出攸关萨斯一切的资料不可,否则这辈子,她都快乐不起来的。

    她是如此的挂念着曾经奋不顾身救她的萨斯,那个霸道又深情的法老王。

    苏倩借走了几本书,重返了沙漠。

    她忍着炙炽的烈阳,像大海捞针似的寻找着萨斯的蛛丝马迹。

    她再也记不得自己已找了几座金字塔了,然而,却总是没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她只想知道处在另一个时空的他,是否还活着?是否会长命百岁?是否已安然无恙?为何连这一点小小的心愿,上逃诩不肯帮助她?

    这是最后一座金字塔了,苏倩好怕又换来失望。

    取得摄影许可证后,苏倩进入了金字塔,寻找萨斯的木乃伊。

    毕竟他是法老王,一旦他死了,必会留下尸体,只要找到萨斯的木乃伊,再藉由浮雕上的模样,推算萨斯去世的年龄,那么她坠崖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也可以臆测个大概。

    即使找他像捞大海针,她也要坚持下去。

    她缓缓地走进潮湿的金字塔内,游客约十人左右,四周宁静得可怕。

    墓室内有着千奇百怪的壁画,由于当局为了保护墓室,限每次只能十个人进入金字塔,且每人只有十五分钟的观光时间,所以,她得掌握分秒才是。

    倏地,四周飘来一阵诡异的香味,浓烈的气味萦绕,不寻常的溢满一室……

    苏倩蹙起秀眉,缓慢地走到木乃伊旁,望着那具象征古埃及帝后的石棺,她凝视着雕在石棺上那看得出被岁月抹去青春的女性面孔……

    “这面孔怎这么熟悉?”

    不寻常的香气愈来愈浓烈,她感到些许微醺,像喝醉了酒,理智逐渐被淹没。

    怎会这样?她越来越佣懒无力。

    她意识模糊的凝望着木乃伊,手脚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神志也愈来愈迷乱。

    “我?是我!?我怎会被做成木乃伊……”

    那气味令苏倩感到十分的痛苦,她意识模糊的呻吟着,心里却抗拒着眼前所见。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地来到她身边……

    一只大手像春风似的温柔地抚摸着她脸庞。苏倩陡然一震,然而并没有感受到危险气息,只觉得周遭飘来一阵暖风,而她的身体却在晃动。

    她努力想睁大自己的瞳孔,欲看清楚触摸她的人,却看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

    萨斯!?喔!我的天呀,萨斯……她心头狂乱地吶喊着。

    他那高大的身躯逼近了她,他那俊美的脸庞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半晌,男性的强壮臂膀揽住她的纤腰,出其不意的扛起她,把她背在他宽阔的肩头上。

    灼热的气息紧接而来,她全身炙热得宛如火烧。

    他微笑着,扛着她走入了壁画当中,神奇地穿过了坚固的墙--

    “不……”苏倩开始感到害怕,浑身酸软无力的推拒着。

    “众神之首阿蒙神听见了我的祈祷,终于让我的爱人复活了……”他那低沉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打破了一室的静谧,淡淡的笑靥中有着令人难以忽视的邪魅。

    “萨斯!”

    这是苏倩最后的记忆,在手中的书落到地上时,整个金字塔开始剧烈地摇蔽起来,宛如地震般。

    不知昏迷了多久,苏倩才苏醒过来。

    她缓慢地睁开眼,迷蒙地凝视着坐在床边的高大男人。

    萨斯一身战役的装束,修长的漂亮黑眸在昏暗的暮色中,闪动着照熠生辉的光芒,散发出他与众不同的气质。

    “萨斯!?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作梦吧?我怎会在这里?我怎么会……”苏倩错愕的惊叫,她傻了眼,半卧在杨上,愣愣地望着他。

    “老天!妳总算复活过来了!”萨斯哽咽一声,情绪激动地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他发誓再也不让她离开他半步了,因为他再也不能承受这种绝望的感受,他的心脏禁不起任何的刺激了,如果再失去她一次,他会崩溃的。

    “我每逃诩到神殿去祈祷,祭司也日复一日的持续进行着复活祭典,那令人死而复活的神迹呀!若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实在不敢相信人死会复活的传说原来是真的。”

    失去她的那段日子,萨斯每逃诩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他要祭司们的复活祭典持续进行,一逃诩不能休,然而不知失败了多少次,每一次的挫折都让他陷入无可救药的悲伤当中,每一次的失败都让他沮丧的只想随她而去。

    不过,他凭着一股不容动摇的决心,相信众神总有一天会感受到他的哀伤,慈悲地成全他的心愿,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伟大的神让苏倩复活过来了。

    “你……是你把我弄回来的?”

    天啊!她竟然又回来了?

    见他不仅活得好好的,而且那双黑眸也和以前一样的邪魅,苏倩突然感动到好想哭。

    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他,现在能如愿以偿见到他的人,苏倩不知道有多么的兴奋,兴奋到神志有些混沌。

    她推开他,翻过身,佯装生气,其实是不敢看他,因为那双黑眸让她意乱情迷。

    “你知不知道我正在逛金字塔?我看到一个很像我的木乃伊,我还在研究,你就把我弄回来!你这只猪!你……”

    “妳又在胡说八道了,是饿了吗?”奸不容易才让她起死回生,萨斯不想发她脾气。

    因为,没有她的日子是那么的哀伤……

    他难掩心中的激动,一下子从极度悲伤之中的情绪中转换成狂喜,彷若由地狱跃上了天堂。

    他俯下身去,温柔把唇抵触在她耳上,嗅着来自她身上的体香,他浑身的血液瞬间乱窜起来。

    “滚开……”苏倩佣懒地轻语着,“现在知道你活的好好的就好了,我还要回去!”

    “回去哪?”闻言,萨斯再也控制不住脾气,粗鲁地翻过她的身子,黑眸燃起一道怒火,“妳不想留在妳爱人的身边吗?”

    “爱……爱人!?谁会……谁会爱你……”她俏脸一下子通红,不知是因为愤怒或是羞怯。

    “妳不爱我,能爱谁?妳的爱人就在这里,就是我,妳不留下来让我宠幸,妳想去哪?”

    流荡在他体内的霸道因子再度抬头,俊庞上的神色认真到有些吓人。

    然而,见到她玉体横陈的模样,萨斯心中的怒气突然一下子熄火,反激起了一阵想占有她的欲望。

    “当然是回到我的世界里,我根本不想待在埃及,这里的人都痛恨我,他们都巴不得我死,尤其是那个努比亚公主,她一心置我于死地,我……呜……你根本不知道我受了多大的委屈,为什还要把我弄回来?你这该死的蠢猪,你是不是嫌我被折腾得不够?你知不知道我的朋友会担心我呀?他们一定急疯了……”

    想起她在这里所受的委屈,苏倩就忍不住像撒娇的孩童般抱怨起来,咬着唇,她泪如雨下,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了。

    她哭烦了萨斯的心,却也让他感到无比的心疼,压抑住窜行的欲望,他将软绵绵的她拥入了怀里。

    “不会了,永远不会了,我向妳保证,我已经帮妳洗刷冤情了,再也没人能伤害妳了。”

    萨斯**着她的背,倏地他蹙起剑眉,不由分说便撕破了她的衣衫,露出她细腻光滑的凝脂,以及他不曾见过的胸罩。

    “呀!?讨厌!”苏倩好气,他仍是如此粗鲁无礼。

    “妳的鞭伤怎好的?怎么连点疤痕都没有?”萨斯转动着充满讶异的黑眸,视线盯着她的玉体。

    她秀丽的锁骨看来格外诱人,纤细的玲珑身段美丽得让他喘不过气来,缩在他怀里的胴体,肌肤细腻到不可思议。

    “因为我做了磨皮手术,我们那时代的医学发达,所以……”

    “住口!”他不耐烦地吼道:“我以后再也不要听妳胡说八道了,更不要听见妳说妳要回去的话,以后埃及是妳唯一的家。那什么该死的未来,可以滚一边去了!”

    “你--”苏倩好气他的固执,看来,他根本不相信她是未来的人类。

    算了!争这些又有什么用?恐怕她这辈子都回不去现代了。

    咦?她警惕心蓦然一起,感到有点儿迷乱地缩起秀肩,因为她发觉到萨斯的神情不太对。

    “你别想哦!人家我不想要……”苏倩激动地说道。

    她吃力的想挣出他的怀中,但他的箝制却像铜墙铁壁,让她费尽了力气,怎么也挣脱不开。

    “我有说什么吗?”他唇角邪佞的往上勾,盯着她被胸罩遮掩住的诱人酥胸,“我是很想占有妳,不过我正在等候妳主动色诱我。”

    其实他正在研究她身上这件鬼玩意儿,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脱掉它,他恨它遮住她胸前的明媚春光。

    “休想!”

    苏倩太过激动,没有发现她胸罩的细带子已滑下了肩头,露出大半片丰满的酥胸,柔软的丰盈因她的动作而上下起伏着。

    原来是这样脱的!萨斯对胸罩总算有点头绪了。

    “妳一定要我采取激烈的行动吗?”萨斯嘴角的邪笑变得浓厚,完全不在乎她会不会咒骂他。

    “不要!”她怪叫。

    “妳撩起了我心中的欲火,身为我的女人,妳有责任跟义务将它熄灭。”

    激情过后,苏倩急促地娇喘着。

    “妳刚才真是好热情呀!想必是想了我很久了吧?”萨斯闪动着溢满邪笑的眸子。

    那无赖一般的笑意,让她激动得好想扁他一拳,奈何他靠着男人天生的蛮力,将她圈得死紧,加上才刚激情过后,体力尚未恢复,只能任由他捉弄。

    “生气啦?是在指责我刚刚下的药不够猛吗?还想不想更销魂一点?”

    “讨厌啦!”一想起自己激情时的模样,她就羞怯得想躲起来。

    但是,红唇才一张开,柔嫩的双唇便被他一口吞噬,并在她的唇边低语着:

    “做我的王妃好吗?”

    她瘫软在萨斯的身上,他也紧紧地抱着她,感受着彼此强烈的心跳声。

    “可是你的子民们……”她慌张地看着他,想起那些日子所受的凌虐,她至今仍心有余悸。

    他温柔的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带着一丝爱怜与宠溺。

    除了利用婚姻将她绑住,他想他别无选择了,因为他不能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也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她的打击,他想要实时把握住眼前的幸福,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幸福再一次由手边溜走。

    “那不是问题了。”

    “是吗?”她蹙起秀眉,沉思着。

    见到她困惑的神情,他忍不住吻了她一下。

    “妳这小傻瓜,如果我不说,妳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当他们听到妳在神殿中复活的消息,全都喜极而泣了。而当他们发现冤枉妳时,心中对妳感到无比的愧疚,在那当时,我国也正武宣布和努比亚国断交了。”

    “真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惊喜得开怀而笑。

    “我会找时间告诉妳整件事的经过,但现在妳必须正视我的问题。”萨斯正经八百地注视着她。

    “什么问题?”她装蒜地吐着舌头。

    萨斯佯装生气地吹胡子瞪眼。

    发现她有意闪躲,他觉得娶她,根本不必征求她的同意。

    “我要妳马上嫁给我!这是命令。”他霸道地吼道。

    苏倩马上想到另一个问题,现在误会虽然冰释了,但如果有一天某国的公主又看上他,又想欺负她了,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孤苦无依,怪可怜的呢!

    “不了,我不想又来一次。”她没那么强的心脏承受过度的打击。

    “妳说什么?”萨斯很意外她会这么回答。

    虽然他很早就知道她是个难缠的女人,总是喜欢违抗他的命令,但还是很火大。

    “谁叫你这么受女人欢迎,我才不要和人抢,我不喜欢被虐待!”她嘟起嘴道,语气净是撒娇,以及浓浓的醋酸味。

    “谁敢虐待妳,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萨斯急得乱吼一通,连哄带骗的说:

    “好啦,小痹乖,我不会再给其它女人有靠近我的机会,我发誓。”

    “鬼才信你。”苏倩才不笨呢!

    “妳……我这么爱妳,妳居然怀疑我的话!?”他伤心欲绝地道,”这样吧!我把那些伺候我的女人统统赶出宫好不好?”

    “你说的哦!”她像逮到机会一样,马上跳起来说。

    “不会吧!”他随便说说的,没想到她回答得这爽快。

    “你说什么?不、会、吧!?”苏倩的眼泪立即不爽的飙出来,她伤心死了,“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的,你根本还妄想着有别的女人伺候着你,还说不给她们机会,你都骗人!呜……”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我不用她们伺候了,我有妳就够了。”他举双手投降了,谁叫他这么在乎她,只要她肯嫁他,她说什么都好。

    “真的吗?不行,我才没那么笨上你的当呢!你一定又骗人了。”苏倩抽抽噎噎地嘟嚷着,两颗眼睛红通通地望着他。

    “我会被妳气死!妳要怎样才肯相信我?难不成要我把心挖出来给妳吗?”萨斯忍无可忍地咆哮出来。

    “哇!”苏倩被他这么一吼,像个小阿似的哭得更惨了。

    萨斯受惊的看着她哭成小报猫,”看不出来妳这么爱哭!”

    “人家要不是爱你,才懒得理你有几个女人爱呢!你还凶!凶什么凶嘛!”苏倩埋怨道。

    萨斯的俊庞闪过一丝狂喜,“妳爱我!?”

    “哼!都不懂人家的心。难不成你以为我和你睡假的吗?你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苏倩的眼睛已肿得跟核桃一样大了。

    他激动地抱紧她,”当然不是了,天知道我有多爱妳,怎会那么想。”

    “人家也好爱你呀!”由于情绪太激动了,她反射性地答道。

    “那妳还不快答应嫁我为妃!”他凶恶的瞪着她,简直快失去耐性。

    “呃……好……好嘛嘛……”她嘟哝了几句,然后撒娇地倚进他怀里,羞涩得像个小女人似的。

    他温柔而体贴的顺势拥紧了她娇小的身子,捧起她的小脸,缓缓地垂下头,深情款款地烙下一个吻,给了彼此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与踏实感。

    这个恶名昭彰的君王呀……

    苏倩明白自己再也不能失去这个男人了。

    她是需要他的,她是爱他的,她不能离开他,更不能失去他。

    避他这儿是哪儿,是地狱也都无所谓了。

    尽避他本性邪恶、残酷、霸道也都无关紧要。

    只要他爱她,就足够了。

    苏倩想着,这世上能带她幸福的男人恐怕只有他了。

    她要一辈子依靠在这个强壮的臂弯之中,永远、永远都不会后悔……

    编注:

    别忘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还有‘将军的呆美人’、‘王爷的傻美人’、‘少主的病美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