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灰姑娘不爱王子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灰姑娘不爱王子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他忽然伸出大手,一把将她扯入怀里,低下头,双唇粗鲁的霸占了她微启的红唇,封住了她所有的抗议。

    一阵雷击窜过她微颤的身子。

    “唔……”属于他特有的男性气味。熟悉到叫蜜儿感到眷恋和不舍。

    室内的空气忽然变得炙热而稀薄。

    蜜儿几乎快要窒息,挣扎起来.莲藕般的玉臂直推着他。

    他拥紧她,舌贪婪地探入她口中寻找甘露。

    这个吻粗野、狂乱,好像不把她吻碎不甘心似的,害她想推开他,却又万般舍不得,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他怀里。

    “不……”

    蜜儿一下子就被吻软了身子,整个人无力的枕在他怀里,她闭上眼睛,欢愉的、情不自禁的回应起来。

    良久,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双臂却不肯放开她,仍紧紧搂着。

    “你总是喜欢被我这样吻着,你爱我。”他凝视她羞红的小脸,以平淡的语气喃道。

    “胡说!我不爱你!”蜜儿浑身无力的看着他,企图挣脱他的怀抱,却提不起什么力道,“放开我……”

    “不.”她愈挣扎,慕容间拥她愈紧。

    “你快放开我呀!不然我要喊救命了!”

    “蜜儿,别用这种方式伤我。”他的大手落在她秀肩上,温柔的按揉着。

    “我……”蜜儿的肌肉经他按摩后,全身感到舒适与放松,一分钟不到,呼吸便变得平稳而沉重,意识却卜分迷乱。

    “蜜儿,我爱你。”他深情款款的道。

    我爱你?听到这三个字,蜜儿浑身不能自己的颤抖起来。

    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莫名的感到难过,而且是非常难过,她垂下脸儿。

    “我们根本不认识,你没爱我的道理,求求你放我走吧,我不能再见你……”

    “我们可以从头再来。”

    “不可能的,我母亲她——”

    “我正在帮你母亲经营公司。我要挽救李氏航空,再不了多久,李氏航空就可以名扬国际了,你母亲会欣然接受这一切的变化。”

    她错愕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你要我讲几遍,你才会明白?”

    蜜儿脆弱的摇着头,“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啊!”

    “我爱你,就是这么简单,你明白了吗?”

    蜜儿心痛的捣住耳朵,“我不听、不听……”

    “蜜儿,别这样。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的女人,我有保护你的义务和责任。”

    她脸河邡热的别开脸儿,“你不要再对我胡说,我知道我不是你的未婚妻,妈妈也说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你是!该死!跟我来!”

    慕容间见袜子这一招对她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不禁气得将她拉出办公室,朝安全门的楼梯间走去。

    “那一天,我搭电梯下楼,你朝这里狂奔下来,就是这里,记得吗?”

    看着一层层往下攀的阶梯,蜜儿的心莫名感到一阵恐惧。“……我不要在这里。我要走……你放开我,让我走……”

    “你对这里有印象?”慕容间不准她逃避,他握紧她的手腕拖着她,快步踩下阶梯。

    “不要!我不要走!不要——儿吓得脸色苍白无比,她不晓得自己在恐惧什么,嘴里不断发出无助的求救声。

    然而,慕容间却不肯放过她,直拖着她.往下狂奔。

    他踩楼梯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令蜜儿感到无比的恐慌。

    “不要!我会吐!我的心会痛……地震……不要!你走慢一点,我会痛!会有东西掉下来……”蜜儿惊恐的尖叫,不断抬头向上望。

    每多踩一步阶梯,蜜儿的脑子里就多了一个画面。

    “没错!会有东西掉下来,因为那天正好有地震广他踩到剩几个阶梯,确定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才将蜜儿抛出去!

    “想起来了吗?天摇地动的,有东西掉落,你被砸到头部,昏迷不醒!

    就快了,就快要有。地震了。就是这里!”为了让她忆起他,慕容间不顾一切的豁出去了。

    他蹲到她身边,抓住她双肩,用力摇蔽着她的身子。

    蜜儿整个人剧烈的摇蔽起来,脑子仿佛快爆炸了。“不不不!”

    然后,蜜儿的脑子马上清晰的上演出那一天的情形。

    记忆缓缓地往回走,就像倒转的带子般,在蜜儿的脑海里不停的转动,一点一滴清晰的出现……从她被东西砸中,呕吐、泣出血泪的那一幕可怕景象开始——记忆慢慢的倒转回到慕容间愤怒的俊容.那一副恨死她的模样、茉莉的介入、自己那伤心欲绝的泪、自己和他在床上时羞涩的娇柔神情……直倒转到三年前,他们初识的画面……蜜儿满脸惊惶地看着慕容间,“亲爱的……”

    “你刚才叫我什么?”慕容间眯起黑眸,停下手。

    “亲爱的……”蜜儿扭曲了一下五官,泪水冲出眼眶,她颤着手,伸出细臂,“亲爱的,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老天!”笑容在慕容间唇边扩大,他将蜜儿拥进怀里,紧紧抱着。

    “蜜儿,对不起,请原谅我过去的行为,对不起,蜜儿……”

    “没关系,我不在乎。”忆起她失去记忆时,他为她所做的一切,蜜儿不禁趴在他怀里失声痛哭,“亲爱的,我可以再听一遍吗?”

    “再听一遍吗?”

    “再听你对我说一遍你爱我。”

    “蜜儿,我爱你.”

    “呜……”蜜儿感动的哭个不停。

    他心疼的吻着她的发,“你真傻,你那么喜欢听,我就天逃谠你讲,你爱听几遍,我就讲几遍,好吗?只要你原谅我过去的所作所为。”

    蜜儿泣不成声的道:“亲爱的,你是我唯一的,我根本不在乎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只要你肯相信我对你全是真心真意的,不要冤枉我只是在利用你,不要拿这种借口抛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一点都不会怪你。”

    蜜儿的话让他更加愧疚了,“蜜儿……”

    蜜儿捧住他的俊容,心疼的看着他,“别这样,亲爱的,如果我没差点就失去性命,又怎会知道原来你一直深爱着我呢?”

    “但,我还来不及补偿你,你就已经忘了我。”慕容间懊悔的道。

    蜜儿从喉间发出一记沉痛的呻吟,“我这不是忆起你来了吗?”

    “老天保佑。”他心存感恩,俯首,吻住她的嘴。

    蜜儿闭上眼儿,尽情享受着被他宠爱着的滋味。“我如此狠心的待你,任你再怎么坚强,也肯定被我刺得遍体鳞伤。”

    他温柔地吻去她颊边上的泪,“没关系,我们扯平了,瞧我现在,连作梦都惦记着你。”

    “真的?”.“当然,为了找你,我还切断了你的后路,害你找不到工作,最后非得向我投靠不可。”

    “瞧。你就是这么可恶。”她破涕为笑,像个小女孩。

    “对。我就是这么可恶。”他疼爱的**着她的发。

    “不过,你是为了找我嘛,所以,可以原谅喔!”蜜儿的泪掉得更凶了,“亲爱的……如果我问你,你会娶我吗,你还会生气吗?”

    瞧蜜儿问话如此小心,慕容间忍不住忆起那天,他是如何的伤害着蜜儿,他感到既心疼又懊悔。“别提了,永远都别提了,我对不起你,蜜儿,我不只不会生气,我还会娶你,我不会放你走了,永远都不会……”

    “亲爱的,我会不会是在作梦呢?”蜜儿已经止住了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心中对他那股深深的爱意。

    “傻瓜。”慕容间爱怜又心疼的再次捕捉了她的嫩唇,给她一记很甜蜜、很缠绵的热吻……蜜儿的心感到好温暖、好幸福、好满足。

    她相信,爱神随时随地都背着箭靶在她周遭,耐心的等待那一刻来临,然后再一次把爱神之箭,射向她的心房,要不她怎会在峰回路转下,又转回了她爱人的身边呢?

    蜜儿决定要赶快回家,向妈妈报告她已经恢复记忆的好消息。

    她还要告诉妈妈——她要结婚了,她要嫁给慕容间!

    蜜儿难掩愉悦的心情,姣美的脸上绽满了笑容。

    站在小鲍寓前,正当蜜儿取出钥匙,准备插进门孔里时,门内却传来一阵争吵声,蜜儿震惊,忙把小手缩回,站在门外,静静地听着。

    “我不能再让我的女人,陪你过这种苦日子。”屋内响起慕容间一贯冷绝的嗓音。

    “你的女人?”蔡咪咪几乎快要昏厥,这才发现蜜儿并不在家.“蜜儿呢?你把蜜儿藏到哪去了?你把她害得还不够惨吗?”

    “我没必要把蜜儿藏起来,因为蜜儿已决定和我结婚了。”慕容间冷静的道。

    “胡说!蜜儿根本不认识你,怎会嫁给你?她已经忘记你了!她已经不再爱你了!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吧!”蔡咪咪恨他的狠心,不帮她就算了,还把蜜儿害成这样。

    “蜜儿已经恢复记忆了。”慕容间表情十分镇定。

    “我怎么不知道?”女儿恢复记忆,蔡咪咪竟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就宛如当初蜜儿失去了记忆,蔡咪咪不晓得是幸还是不幸,是同样的道理。

    “那是发生在不久前的事。”慕容间缓缓的道:“我要娶蜜儿,希望你成全。”

    “不可能!”蔡咪咪把手一挥,拉开嗓门,嘶吼,“你休想!”

    “我非娶她不可,不管你答不答应。”慕容间专制又蛮横的表示。

    “那你还来问我?”蔡咪咪简直气炸。

    “因为你是蜜儿的母亲,告诉你一声,希望你成全,是尊重你。

    就算你不答应,我仍会娶蜜儿为妻。”慕容间的态度表现得十分坚决,不过,他已经放软姿态,不再像适才那样强悍和冷情。

    “你——”蔡咪咪觉得他不可理喻。

    慕容间弯下腰.对她行九十度的鞠躬礼,“我和蜜儿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成全.”

    “你鬼扯!你根本不爱蜜儿,蜜儿也不再爱你了!”蔡咪咪才不会把蜜儿嫁给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不能、不能再让悲剧重演一遍……我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的打击,蜜儿也承受不起……”

    啪一声,慕容间将一份资料夹扔在她面前,打断了蔡咪咪的嘶吼.蔡咪咪挑眉,视线落在资料夹上,“那是什么?”

    慕容间冷静的道:“我收购了李氏。”

    “你收购李氏?”蔡咪咪狐疑的眯起眼,“那不过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公司,你要它做什么?你当真以为你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吗?”

    他会向她证明,他到底有没有这项能力。“我已经清掉所有的负债,然后用一个星期的时间,重新整顿内部,淘汰掉旧员工,全部换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已把李氏航空拉上轨道,这是一间正准备赚钱的航空公司。”

    蔡咪咪气愤的抓起资料夹,“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你跑来这里,不过是来向我炫耀你有多行,你这可恶的——”

    “我并不想证明什么给你看,我是要将李氏还给你。”慕容间打断她的辱骂。

    “把李氏还给我?你有这么好心?”蔡咪咪愣住了。

    握着手上的股权,她浑身不能自己的颤抖起来。

    丈夫的家族事业又将回到她的手中?没有任何负债?正准备赚钱?蔡咪咪怀疑自己在作梦。

    “当然没有。”他俊容浮现出一抹笑,“我只要蜜儿,不惜任何代价。”

    “不惜任何代价?”蔡咪咪才不信这个男人真心爱着蜜儿。

    “是。”他很肯定答案。

    蔡咪咪却存心刁难他,“我倒想知道你有多么的舍得要娶蜜儿可以呀!拿出你在慕容环球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我就相信你是真心的。”

    “行。”慕容间毫不迟疑的答允。

    “什么?”蔡咪咪震惊。

    她没想到他会答得这么爽快,她不过是想试探他.“我说过,我要娶蜜儿,不惜任何代价。”

    慕容间已经把她的意思解读成一种谈判,并把她开出来的条件当真,他是认真的,他真会把股权让出。

    蔡咪咪脑际彷若被雷电击中,差点昏厥过去,她忙坐回沙发,愣愣地抽出资料夹里的李氏股权。

    太不可思议了,慕容间确实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蔡咪咪从来就不敢低估慕容间,但,她万万也没想到,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慕容间就让李氏起死回生了。

    而他凌人的气势、冷静的姿态,在在霸道到令人发指。

    “你……”蔡咪咪忽然之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她找不到阶梯可下。

    慕容间缄默的凝视着她,他不想做任何表示,因为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

    他感谢她。

    “你的个性太像你父亲了,当年你父亲为了得到你的妈,山不惜任何代价。”蔡咪咪感叹着遗传的可怕。

    蔡咪咪认识他的父亲,她的丈夫未去世前,两个男人曾在商场上多次交锋,丈夫说过,慕容集团是他一生的劲敌。

    此刻,蔡咪咪很清楚的知道,她不但已经接受了这个女婿,她更相信慕容间绝对是真心真意的爱着蜜儿。

    “我知道。”慕容间语气有些骄傲,这是最棒的赞美。

    蔡咪咪紧握着手中的股权,她总算有脸去见她死去的丈夫了,“谢谢你。”

    慕容间笑了,片刻,他再次鞠躬,“我才要感谢你的成全,谢谢。”

    正当蜜儿要举步离去,公寓的大门倏地被一只大手打开了,由屋里走出一抹高大的身影。

    逃不掉了,蜜儿脸红的看着他,喉间活像被一颗卤蛋噎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走,回家了。”慕容间伸手把她拥进怀里,并随手把公寓门合上.“回家?”蜜儿装傻的眨眨眼儿,“我已经到家了呀!”

    “不是这个家。”

    “不然呢?”

    “你不是偷听了吗?”

    “呃……偷听?这个……那个……”蜜儿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没有吗?”

    “没有,我才不是那种人。”即使蜜儿掩饰得很好,仍一脸心虚。

    慕容间精明睿智的打量着她,“站在这多久了?”

    “才几秒钟。”

    “读出秒数。”

    “什么?”

    “你在这站多久,用秒数读出来。”

    “一秒、二秒、三秒……”蜜儿只数到三秒,就停顿了。

    “嗯哼?”慕容间眯起细眸。

    “四、五、六……”蜜儿被他眼神吓到,连忙补上几秒.“嗯?”慕容间黑眸闪过一抹令人利芒。

    “七、八……”蜜儿被吓坏了,缩起秀肩,怕得直发抖,“五十……七十八……两百四十八……”

    慕容间很有耐性的听她把秒数读完。

    慕容间笑了,俯下俊容,移到她的唇边,掳掠她那两片呼着性感气息的唇瓣,并让手在她柔软的秀发里揉搓,玩弄着她每一根发丝。

    “要不要回家了.,”他百听不腻的磁性嗓音在她唇边漾开。

    蜜儿噘起小嘴,“你好坏,用股权把妈妈的心给买走了.”

    “不喜欢吗?”她小嘴才微启,他舌头便捕捉到机会窜入她口小,交缠上她的。

    “亲爱的……”蜜儿的眼眶霎时被感动的泪水淹没了。“你怎能让我如此爱你呀!”

    蜜儿把小脸埋入他里,展开细臂,紧紧搂住他的腰。

    “你是我的女人,我做得还不够多。”

    “够了。”她心满意足。

    “不够。金钱和名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我们能拥有一生情缘,我可以抛弃荣华富贵,甘心平淡过一生。”慕容间温柔的道。

    “我也是……”蜜儿破涕为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