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终结不听话老公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终结不听话老公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手术很成功,诗诗总算保住了小命,只是尚未度过危险期。

    三天来,她的意识一直处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美丽的容颜仍旧是不见一丝血色。

    朦胧的灯光映在左子昊英俊的面容上,他忧郁地蹙起眉,静静地凝望着诗诗,大手紧紧地握着她小手,耐心等着她苏醒过来。

    当焦灼不安的他,下意识摸进口袋里,欲取出香烟点燃时,看到了禁止吸烟的警告牌,只好放弃地把香烟收回口袋里。

    “子昊……”

    这时,诗诗的意识忽然恢复了过来,她缓缓地转动美眸,看见映入眼帘的苍白俊容,哽咽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诗诗!喔!诗诗!”

    见她醒来,左子昊的情绪非常激动,一把将娇小玲珑的她拥进怀里,紧紧地搂抱着她削瘦的身躯。

    “我昏迷几天了?”诗诗虚弱地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

    “三天。”左子昊温柔地抚走她脸上的发。

    “什么?三天?”诗诗错愕地看着他,“那你怎么……怎么还在这里?你没去法国处理财务危机吗?”

    “傻瓜,你这样我怎么走得开?”左子昊一直都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忧心到茶饭不思。

    “可是……”她有些迷惑。

    “我要二十四小时守着你,我们要形影不离。”左子昊深情地道。

    诗诗的情绪兴奋到难以承受,“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不是你……你对我……你对我……喔,我不想再一次误解你的意思……”

    “傻瓜,没错,我爱你。”左子昊露出温柔的笑意。

    她呼吸困难地看着他,不停地急喘着,口中却说出口是心非的话:“可是,爱我也不能二十四小时黏着啊!两情若是长久,又岂在朝朝暮暮?你应该先去法国处理你的事情,毕竟财务危机不是小问题啊!”

    “你在说什么鬼话?”她的话让左子昊连笑都觉得很无力,“在这节骨眼上,所有的问题都成了小问题,在我眼中,你比什么都重要,失去你,才是我最大的危机。”

    “子昊……”诗诗发现他的身子竟难以抑制地颤抖着,她心疼地吻着他长满胡渣的刚毅下颚。

    “诗诗。”他吻着她粉嫩的小脸,“我觉得我好该死,没来得及救你,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别这么说。”诗诗闭上眼,享受他的柔情,“我宁可自己失去生命,也不要失去你……”

    “你真傻!为什么要这么傻?”左子昊心疼不已地把她紧拥在怀里。

    “因为我爱你,而我一直都渴望你也是爱着我的。”她心酸地吐着心中爱意,眼眶一热,晶莹的泪珠儿夺眶而出。

    “我爱着你,真的爱着你,对不起,诗诗,天知道,我竟对你做出那般残忍的行为……”

    “没关系,别自责,过去就让它过去,我们重新来过……”她心疼得用小手捧着他的俊容。

    “那太委屈你了。”忆起他过去种种行为,左子昊就觉得很对不起她,“要是我早一点发现自己的情意,就不会伤害你,可是,我真的怕失去你。你知道吗?不管我人在哪里,每一秒钟、每一分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这种相思比什么都要来得苦。所以我才异想天开,要把你永远绑在身边,除了这么做,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心。”

    “我也是啊!可是我不会想把你绑在身边的,你要知道,爱一个人,就该让对方感受到快乐和幸福。”她虚弱地笑了,心里对他好心疼。

    “诗诗,我知道了,请原谅我的野蛮,你会原谅我的是吗?”他长指轻抚着她的粉腮。

    “你是我最深爱的男人,我当然会原谅你,只要你以后不再乱发脾气……”诗诗嘟着嘴说。

    左子昊歉疚地看着她,“知道了,那么你会跟我一起离开台湾吗?”

    “除非你保证,会给我那些学徒一个保障,我才能安心跟你走。”诗诗趁机向他要胁,

    “那他们得先用他们的手艺满足我的口腹之欲才行。”

    左子昊心里早有打算,他打算革去诗诗的职位,如此一来,就少了一个行政大主厨,而他可不会随便就找个人来顶替她的位子,自然要测试一下她底下学徒的功力。

    “他们的手艺全是我传给他们的,若要试他们的手艺,不如先试我的。”诗诗还想继续待在台北工作,她热爱这份工作。

    “不行,你已经被革职了。”左子昊坦白地道,免得她又吵着要留下来,厨房工作那么辛苦,他实在舍不得她吃苦。

    “什么……”诗诗惊叫出来,伤口也跟着被扯痛了,“唔……好痛喔!”

    “你这么激动当然痛了,你就不能冷静一点吗?”左子昊嘴里咒骂着,手里却紧张地翻开她的衣襟,检查她的伤口,最后他呼了一口长气,“幸好伤口没裂开来,真被你吓死。”

    “不是啊,你干嘛革去我的工作?我还想——”

    “你还想干嘛?”左子昊没好气地睨着她,“你到底是要跟我走?还是留下来?”

    “我……”

    “你敢不跟我走试试看!”他不改野蛮本性,刚才的尊重和温柔全是哄她的。

    “你又来了……”

    “你知道我没办法丢下你一个人,而革去你的职务,是最理想的抉择,所以,你一出院,我们就去试试他们的手艺,我必须从中挑选出一个行政大主厨,你若想知道谁雀屏中选,就早日康复起来。”

    诗诗闻言,感动地握紧他的手,“嗯!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好起来的!”

    “我相信你一定办得到。”他眼底有着浓浓笑意。

    “我也相信我自己啊!”她主动把小嘴凑近他,深情地吻住他的唇。

    左子昊感动地回应她的吻,四片唇舌顿时像飞舞中的蝴蝶般,交互缠绵地舞绕起来。

    他们心中有诉不完的情意,全藉由热吻传递给对方。

    “左爷,怎么样?”

    “是呀,左爷,到底是怎么样?合不合你胃口啊?”

    一场美食飨宴,再次打响饭店的知名度,此时餐厅挤满了前来参加美食飨宴的媒体人,和一些社交界的名媛绅士。

    镁光灯闪个不停,镜头纷纷锁定在左子昊和刚出院不久的诗诗身上,也有记者忙着拍摄桌上的美食佳肴。

    用最高级红桧木制成的餐桌上,摆满了数十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一共排满了二十几张桌子,而每张桌上都搁着一个厨师的名牌,每一道菜看起来都美味可口。

    旁人看了,都忍不住涌起想冲上去大坑阡颐一番的冲动。

    同时,二十几个学徒主动排成两列队伍,跟在左子昊和诗诗的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既紧张又期待的神情。

    左子昊已经吃了两个多小时,他沿着桌子的边缘来回绕着圈走,一语不发地细细品尝着每一个桌上的美味佳肴,一道菜色都不愿错过。

    诗诗就跟随在左子昊身旁,见大家紧张成这样,左子昊却始终一句话都不肯说,而她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便忍不住用惹人怜爱的眼神凝视着左子昊。

    “别对我装出那表情,我不吃这一套。”左子昊捏了捏她的俏鼻,命她把怪表情收回去。

    诗诗翻脸了,“你一句话都不说,瞧他们有多紧张,你就别再吊大家胃口!”

    “喂,小姐,这是我的饭店,我当然得细细品尝。”左子昊可不想被她影响了品尝美食的好心情。

    “那也不用吃这么久吧?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吃了两个多小时了啊?你肚子不胀吗?不怕有胖死的一天啊?”诗诗噘起小嘴。

    左子昊的俊容在听见她的怨言后,稍微板起,“我要怕胖死的话,就不会成为美食权威,你最好安静一点,不要影响或干扰我的判断。”

    “我干扰你……”诗诗眨着无辜的清瞳,“大家都等急了,只有你慢慢来,我才念你几句,就是干扰你唷?你不是说你会改掉臭脾气吗?现在是什么意思嘛?在医院里的那一番话,都是你说出来唬弄我的吗?”

    “我唬弄你?该死!傍我听清楚!女人!我根本没什么意思,只希望你能够——闭嘴!”左子昊生怕她又冒出一些惹他生气的话,打坏他的好心情,逼他到最后又不得不和她大吵一架。

    诗诗掏掏耳朵,委屈地红了眼眶。

    “我原本以为经过一场灾难后,你就会改掉你的死人个性,谁知道不但一点都没改,还变本加厉!”

    她这几句话立刻让他气得头顶冒火。

    “什么跟什么?我正在思考,拜托你不要一直打断我的思绪!我快被你气疯了!”

    “吼!这样就气疯喔?那以后我还敢顶你吗?我还敢跟你去法国吗?”诗诗气得横眉竖眼。

    “你反悔啦?”左子昊才真会被她的任性气疯。

    “我有这么说吗?”她鼓起红通通的腮帮子。

    鲜少露面的左子昊,忽然在美食飨宴上和女朋友吵起架来,不禁引起侧目,围观的人潮也愈来愈多,就连媒体记者都以闪电速度冲到他俩面前,闪光灯闪个不停,兴奋地拍下他们吵架的画面,准备来个大爆料。

    “你是没这么说,可是你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后悔的样子!”左子昊有点闷。他以为诗诗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轻易改变想法,看样子不是,她似乎随时都做好离开他的准备,令他很没安全感。

    “笨蛋!”诗诗气哭了,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力踩了他一记,然后头也不回地甩头就走。

    “左爷,你还好吧?”众人涌上前去关心左子昊那只被踩肿的脚。

    “不好,痛死了!”左子昊疼得龇牙咧嘴,虽然被诗诗气个半死,可是,他还是很爱诗诗。

    于是他决定丢下围观的人潮,追诗诗而去。

    “左爷!你不能走啊!你还没给我们答案耶!”

    左子昊顿时被众人包围,走都走不掉。

    “改天再宣布,你们快去忙,我去追你们师傅去。”丢下几句话,左子昊就想拍拍**走人。

    “不行啊!左爷,你得现在就宣布啊!大家都急坏了!”大家开始围攻他。

    “够了!被了!你们不要再吵了,我宣布下一任行政大主厨是——邵想云!”

    卑落,左子昊立刻快如流星地闪了,临离去时,耳边还听见众人的惊呼和欢呼声。

    “天啊!”想云的小嘴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居然是我!天啊!我不敢相信耶!”

    “哇!想云,恭喜你啊!”

    “我们就知道你会成为下一任行政大主厨!”

    大家似乎早就猜到想云会雀屏中选了,乐得抱起想云又哭又笑。

    “诗诗!傍我出来!”左子昊踢出暴力的一脚。

    咚!懊端端的一扇门,竟然被他的蛮力踹歪了,整扇门倾斜至一边。

    瞪着眼前这扇门,左子昊立即后悔了,说好不乱发脾气的,偏偏他就是难以抑制怒气。

    坐在沙发上的诗诗,一看到他的行为,马上绝望又伤心地大哭起来,“原来你还是这么暴力!你根本就无药可救!呜呜呜——”

    左子昊歉疚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懊恼地瞪着歪掉的门,嘴里不停骂道:“该死!懊死……”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决定不理那扇门,转身坐在诗诗身边哄着她。

    “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原谅我嘛!下回不敢了。”左子昊搂住她的秀肩,显得很不自然,生怕被她一脚踹开。

    “你还妄想有下回吗?呜呜呜……你这没良心的东西,说什么会改,结果都没改,我真的不知道还要不要相信你了!呜……男人真爱说谎,我不该相信你的……”诗诗扭动身子,甩掉他的箝制,掩面哭得好伤心。

    “别这样嘛!”左子昊闷死了。

    诗诗仍像孩子似地撒野,逼得左子昊只好俯下俊容,用嘴封住她的小嘴……

    “我以后再凶你的话,下雨天出去就被雷劈死,这样可以了吧?快!我要——”

    “要你的头啦!”她顶住他,存心不给他进来,“先道歉再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急得乱道歉一通。

    她甜蜜地笑了,“这还差不多!”

    他邪佞地露出一脸的威胁,“那么你到底让不让我继续了?”

    “不要!”诗诗顽皮地道。

    “欠打!”

    左子昊被她逗得受不了,急切地扳开她大腿,继续冲刺起来。

    “你真叫我疯狂啊!诗诗!我的诗诗……”他爱怜地吻住她的小嘴。

    “子昊,你知道吗,如果你肯改掉你的臭脾气,相信全世界,我最最最最最……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什么……现在就不爱我吗?”左子昊很震惊地吼,瞬间失去性致。

    “还是很爱你啊!可是我觉得我还可以更爱你的!”

    “我……”左子昊知道她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诗诗,这世上,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爱的人,也是你,你不能……不能……”

    “不能怎样?”诗诗的唇角扬起一抹笑。

    “不能……不要我……”左子昊终于卸下了大男人尊严,吐出他一直认为很没用的话。

    “喔,子昊……”诗诗心疼地搂住他的颈,主动找寻他的唇。

    所谓床头吵床尾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诗诗迷糊又幸福地思忖着,偷偷在心底暗暗陶醉着……

    编注:请继续锁定《终结万人迷系列》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