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傻傻女佣慢半拍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傻傻女佣慢半拍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天色是几时灰暗下来的,曲睿勰并不知道,他一直坐在卧房的沙发上,长腿叠放在一起,沉默地抽着香烟,一根接一根,几乎没有断过。

    巧眉坐在床上,凄楚的小脸泪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少爷……”巧眉再度试着开口解释。

    曲睿勰把手支在额头上,拒听般地摇着头。

    巧眉沮丧的掩面痛哭,少爷听不进解释,这简直比判她死刑更教人难受。

    叩叩!

    猝然,敲门声响起。

    “进来。”曲睿勰沉着声下令。

    奶妈走进房,见气氛怪异,颤巍巍的道:“少爷,刘奇又来了。”

    巧眉像是被忽然惊动到,密长的眼睫往下搧了一下,在这个时候,“刘奇”两个字是非常敏感的字眼,她恨不得永远都不要让少爷听见这个名字。

    “叫他上来。”曲睿勰淡淡的回应,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是。”奶妈看着他俩,深深叹了口气,旋即才离去,并顺手把门带上。

    巧眉很懊悔自己打了刘奇一个耳光,她嘴上说恨他,事实上她的善良,令她很难真正去恨一个人。

    她暗地责怪自己,当时若肯留心,又怎会让刘奇有机可乘?

    巧眉顾念多年的表姊弟之情,一心替刘奇求情,她连忙起身走向曲睿勰,不发一语的蹲下身子,温柔的凝望着他喜怒不形于色的俊容。

    “少爷,表弟只是一时糊涂,你——”

    曲睿勰的双目迸出一道妒焰,恶狠狠地射入巧眉的眼里。

    “怎么,担心我伤害他,一心替他求情?你就这么心疼他?”

    “少爷——”巧眉的心揪成一团,震愕的望着他那双燃烧着妒焰的眸子。

    “哼!你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曲睿勰发出愤恨的诅咒声,囤积已久的妒意,终于在这一刻威力十足的爆发。

    他冷冽的黑眸透出一抹难以释怀的忧愁,因为,他的自信心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严重的打击!

    “我曲睿勰从来就不把别的男人放进眼里,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刘奇。但,自从那顿饭局后,我就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因为,你和刘奇之间过于亲密。你告诉我,我该用什么角度切入,才不会猜想你们之间有任何的瓜葛?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选择相信你的话,可是,你还是毁了这一切。该死!”

    他闭上黑瞳,深呼吸着。

    可是,巧眉并不知道这事还有另一个引爆点,就是那顿令人憎恨的饭局。

    事实上,疙瘩一直留在他心上,才会在亲眼撞见他们接吻的画面后,便再也难以控制住向来冷静的处事作风。

    他几时变得如此暴躁易怒?这真的是他吗?

    惫是他对巧眉的爱,已经霸道自私到一种想要完全独占的地步?

    “我和他之间没有——”巧眉无辜的睁大杏眼。

    “没有?!嗯?”曲睿勰动作粗暴的掐开她双唇,把自己舌头喂入她的嘴里,找寻着她的。

    他用狂野的吻宣泄心中的怒意,用锋利的牙齿咬破她的双唇。

    巧眉心碎的闭上双眼,任由鲜血滑下唇边。

    “我以为你是个洁身自爱的女人,但是我错了。”曲睿勰心中爱恨交织,他恨她,同时也爱她、心疼她,“老实回答我,你这两片唇究竟被多少男人吻过?”

    “你……你叫我失望,我无怨无尤的交出自己,而你却不信任我。”巧眉心痛不已地泪流如注,在他句句羞辱中,万箭穿心般的痛楚射破她的心。

    叩叩!

    再度传来敲门声,并响起奶妈的声音,“少爷,我已经把刘奇带上来了。我们可以进去吗?”

    “不可以!你们给我在门外候着。”曲睿勰瘖哑的低吼,漆黑的瞳孔里溢满了怨怼。

    “少爷?”巧眉睁开双眼,看见他冷冽吓人的黑眸。

    “不如我们让刘奇听听你有多**。”曲睿勰大手狂狷的一抓,把巧眉按趴在沙发上,然后撩起她长裙的下摆,横蛮的撕裂。

    “不!放开我!”巧眉的眼泪滚滚而落,伤心欲绝的欲挣脱他犹如野兽般的占有。

    “你被多少个男人用这种方式挑弄?刘奇有过吗?呵,喜欢被人亲吻,被人挑弄的滋味?”他单手握住她的双手,将其固定在她头上。

    “呜……住手!我不喜欢这样!”椎心之痛狠狠地刺伤了巧眉。

    她讨厌这般羞辱,然而,他的粗暴却带着些许的挑逗,且挑起她潜伏的**,她打心里憎恨不争气的自己。

    “你这张小嘴说了多少句谎言?呵,你可别指望我会再相信你任何一句话!”他冷言嘲讽着。

    另一只粗糙的男性大掌袭上她胸前的粉嫩,残酷的对待。

    “呜——不要啊!不要这样……”巧眉无法忍受这番羞辱,更何况门外还有奶妈和刘奇,他们铁定听见了这一切,这令她羞愧欲死。

    “不要这样?那么你喜欢怎样?是这样?还是这样?”曲睿勰脱去下身的遮蔽物,动作蛮横的占有她!

    不!她的眼泪具某种说不上来的魔力,强烈的剐痛着他的心。忍不住地,他想要惜疼她……

    他竟然这么爱她?!

    但,同时也恨她。

    他要以最残酷的方式蹂躏她,惩罚她不忠的爱情!

    “叫出声来!”他发出残酷的命令。

    “求你!啊——不!我不要——”她傻得咬紧牙关,抗拒的直摇头。她认为,此刻她愈听话,他就愈觉得意,愈想要她遍体鳞伤。

    “害臊了?还是根本不想与我**?抑或是担心被门外的男人听见,不要你了?”他停下动作,误会更深了。

    她忙澄清,“不!你不要误会,我……呜……我……”

    “那么要我继续占有你吗?”

    “要……”

    “坦白一点。”

    “我真的要你!”

    “呵,不怕伤了别人的心吗?”

    “我只在乎你!”

    “你这个骗子!”

    “我说的全是真话!”她哭得嘶吼。

    “那么就求我继续占有你。”他心疼着她的眼泪,但他却不愿被她的眼泪征服。

    “求你继续占有我!求你……”她红唇逸出恳求。

    “不许哭!继续!”

    “少爷……啊……”巧眉紧咬着下唇,揪着微微刹痛的胸口,浑身巨颤着。

    然而,她根本抵挡不住他既狂野又邪佞的热情,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带领她的身心奔向快乐的天堂。

    “巧眉……”曲睿勰心疼极了,温柔的吻住她可怜兮兮的小嘴,万般痛苦的呼唤着她名字。

    折磨着她,何尝不是正在折磨着他自己?他无法自欺欺人下去。

    无法隐藏心中的柔情,他仍然会忍不住想要去爱怜她、疼惜她。

    对她的感情已难收回,他只会愈陷愈深,愈加无法自拔……

    ******bbscn***

    激情过后。

    曲睿勰残酷地把她抛在床上。

    “呜……”巧眉悲伤的躲进被窝里啜泣。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重拾他对她的信任。

    她奔流不息的泪水,绞痛了他的五脏六腑,可是,他俊容上的表情,仍然残酷而冷情。

    “你别企图用泪水征服我,那只会让我更加恨你罢了。你要知道,我从没爱过一个女人,亦不曾被女人背叛——而你的背叛,是种致命的伤害,我永远都饶你不得!”

    冷冷的撂下一串狠话,曲睿勰旋身迈进浴室冲洗,留下巧眉一人在床上暗暗垂泪。

    ******bbscn***

    沐浴完后,曲睿勰走出浴室,披上睡袍,黑眸朝床上人儿投射而去,看见巧眉蜷缩在被窝里酣睡,脸上泪痕斑斑,似乎是哭累了。

    情不自禁的,曲睿勰俯下身去,心疼而怜惜的撷取她红嫩的嘴唇。

    倏地,房门外传来奶妈略显沙哑的声音。

    “少爷,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非常意外的,门外的人竟然尚未离去。

    柔情隐没,曲睿勰换上一张冷寒的俊容,闷不作声的上前开门,严峻的目光如炬地扫射出去——

    刘奇和奶妈正愣巴巴的站在门外。

    “嗯?”曲睿勰冷酷的脸上,噙着一抹不通情面的表情。

    “曲少爷,别折磨她,算我求你。”刘奇低声哀求着。

    巧眉那一掌真是把他打醒了,再加上适才听到的情况,刘奇深切的明白自己的行为,只会给巧眉带来麻烦和伤害。

    “你心疼?”曲睿勰把双手叠放在胸前,冷冷地下达逐客令,“滚!”

    “我就是怕你误会,才来解释的。”刘奇一脸无辜,不肯离去。

    “少爷,别急着把他赶走,静下心来,听听他的解释吧!算奶妈求你……”奶妈好言劝慰,因为她心疼巧眉,不忍巧眉受尽折磨。

    “住口!”瞟着多嘴的奶妈,曲睿勰眯起狭长的黑眸,旋即,如炬目光重新落在刘奇身上。

    “你走不走?”曲睿勰明显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强硬姿态。

    “我和巧眉之间没什么!”刘奇惊恐的吼着,防备的退了一步。

    “你当我眼睛瞎了?”曲睿勰逼近他一步。

    刘奇脸色大变的又退了一步。

    “唔……”床上的巧眉已经被惊动了,急忙套上衣裤,奔出。

    “少爷!”巧眉忧心仲仲的道:“别为难阿奇,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巧眉!”曲睿勰残厉的黑眸陡地眯起,居高临下的睨着巧眉,“你们现在是怎样?心疼对方,求我成全吗?”

    “不……相信我们……”刘奇结结巴巴着。

    “够了!被了!”巧眉干了的泪水又再度随着曲睿勰无情的话语而溃堤,一颗心早已被他刺得伤痕累累,“少爷,我要解释你听不进去,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对你的爱?才肯相信我的清白?你知不知道,我宁愿在这一刻死去,也不愿被你憎恨啊!”

    巧眉感到挫败极了,一颗心宛若坠入无底深渊般,一直坠、一直坠,却坠不到底。

    那双深邃又冷冽的眼眸,以及那不绝于耳的冷嘲热讽,在在剜碎她的心,焚烧她的身,无助的她,只能哭泣。

    她的身心都不愿再受折磨了,一个旋身,她心魂俱碎的求死去。

    “少爷,快追啊!别造成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望着巧眉狂奔下楼的背影,

    奶妈急得眼眶都红了。

    霎时,时间彷若在曲睿勰的心里静止了般,他就像一座化石般僵愣在原地动也不动。

    刘奇心急如焚了。

    不!他不能再惧怕曲睿勰,他一定要替巧眉澄清,还巧眉清白,否则他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曲少爷!”刘奇鼓起毕生所有的勇气,一口气把话讲完。“不管你信不信、听不听,我都要跟你把话讲清楚,事情绝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是我的错!是我强行将巧眉拉进房里,强行夺走巧眉的吻!”

    “你不知道我自小就暗恋巧眉,我爱她爱得非常苦,可是巧眉始终都不领情……”

    “昨夜,我听见你们在浴室里的声音,我满脑子都是邪恶的幻想……我、我……好吧,我承认昨夜对巧眉确实有非分之想,可是……唉!总之,你让我又羡慕又护嫉!我羡慕你拥有巧眉的爱,我护嫉巧眉竟然对你投怀送抱,而我和她一起长大,别说拥抱,巧眉甚至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所以我才——”

    “我很抱歉,但请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敢发誓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我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刘奇的一席话毁灭了曲睿勰的冷酷形象。

    忆起她离去时的悲痛神情,曲睿勰浑身不能自已的巨颤着,感觉五脏六腑像受到刀绞似的剧痛,整颗心好像快裂成碎片。

    他忽视不了,压抑不了,伏藏在他内心底下,波涛汹涌的自责……

    他恨透自己的顽固,也饶恕不了自己的残酷行为。

    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人比他曲睿勰更残忍?

    他拒绝所有的解释,甚至要巧眉接受他残酷的惩罚……曲睿勰感到心如刀绞,歉疚万分。

    “巧眉——”曲睿勰声嘶力竭的呐喊出巧眉的名字,高大俊朗的身子一旋,焦灼地狂追巧眉而去。

    ******bbscn***

    泪如雨下的巧眉,带着满身的伤痛与绝望,跌跌撞撞地奔出玄关,穿过庭院,冲出令人心碎的曲家大门。

    郊区一片僻静,当她经过和曲睿勰一见钟情的老树时,她终于停下了脚步。

    她仰起小脸,视线模糊的凝望着眼前的老树,泪如断线珍珠般淌下,她揪着绞痛的心口,却只驻留了几分钟,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她继续漫无目的往前奔跑,悲伤已冲昏了她的神志。

    奔上吊桥,她宛如绝了堤的泪水,不息的涌出眼眶。

    “呜——”巧眉伸手攀住桥绳,想都没想就企图纵身往下跃——

    “该死的!”天地间响起一串充满愤怒的男性诅咒声。

    “啊!”接着,巧眉的纤腰就被一只大手给捞了回去——

    是一直紧追在后的曲睿勰,见她当真一心寻死,尖锐的恐惧感揪痛了他的心,但他仍然处变不惊,运劲横抱起她。

    巧眉发现被人离地抱起,心头狠狠一震,双脚在半空中踢着,小手推拒着他,“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啊!”

    “别吵!”曲睿勰心疼得简直快死掉,气得快发疯了,“该死的!你怎能用这种方式吓我?!”

    “既然恨我,就不要再管我的死活,我死不死都不关你的事啊!”她踢腿挣扎,只想早死早投胎,不愿待在这个宛如地狱的人间里。

    “混帐!你是我心爱的女人,怎么不关我的事?!”曲睿勰气得咆哮。

    巧眉紧拧着秀眉,一脸傻傻地望着他。

    “以后你再有这种念头,我绝不饶你!”

    “你——”闻言,巧眉委屈的泪如雨下,“好,我不死,那走得远远的,总可以了吧?你还不快放我下来!”

    “你敢走,换我死给你看!”曲睿勰孩子气的怒吼,气呼呼的把她小脑袋按压进自己的胸怀里。

    椎心刺骨般的心痛,如同千万把刀同时在他胸口绞割。

    曲睿勰完全承受不起这般深切的痛楚,而展现出他平日所没有的无赖,以及孩子气的一面。

    “你——”巧眉瞪大杏眼,傻愣愣地继续盯着他。

    “巧眉,对……对不起,我不该被妒火烧昏头,请你原谅我……”曲睿勰倏地收起怒容,换上一脸的悔意,严厉的口吻亦整个转为虚软的恳求声。

    “我是如此在乎着你、深爱着你,所以,巧眉,嫁给我吧!让我安心,我片刻都不能失去你,嫁给我吧!”

    她的视线模糊了,喜悦不断在心底扩大,眼眶里迅速蓄满莫名感动的泪水。

    “少爷,我们……我们从相识到相爱,还不到三天啊……”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巧眉却有种仿佛和他已经相识很多年的感觉。

    “三天又何妨?我自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要你了,而且,有些交往三年的情侣,对彼此的感情,也不见得比得上只有结识三天的我们,闪电结婚,只是想牢牢将你绑住。”

    “你……你好霸道。”她的心如擂鼓般震动着,展开细臂,情绪激动的缠上他颈项,“呜呜……我好怕肝肠寸断的感觉,好怕你有后侮娶我的一天。”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巧眉,对不起、对不起……”曲睿勰迭声道歉,心疼的吻去滚落在她粉腮边的泪水,“好吗?明天就嫁给我吧?”

    “明天?”巧眉意外的望进他深情且真诚的眸里。

    “我等不及要你成为我的新娘了。”曲睿勰低柔的表示。

    “少爷……呜呜呜……”巧眉把脸儿偎进他怀里,哭得更惨了。

    “好吗?”曲睿勰吻着她额头,语气更加温柔了。

    “好。”巧眉柔顺的点着头,两片晚霞般的云彩染上她双颊,破涕为笑了。

    谈话间,曲睿勰已经抱着巧眉离开吊桥。

    “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家去筹备明天的婚礼,好不好?”

    “好。”在曲睿勰真诚的求婚下,巧眉的脸儿显得柔媚万千。

    曲睿勰低头吻住巧眉醉人的唇瓣。

    此刻,幸福在他俩心间蔓延……

    【全书完】

    编注:

    欲知丁叮当与上官颐的精彩情事,请翻阅草莓系列240“豪门女佣”系列四之一《闯祸女佣三十六计》。

    请继续锁定“豪门女佣”系列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