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香弥瓮中捉夫 第十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香弥书名:瓮中捉夫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杭州城的繁华不亚于京城,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温莹儿好奇的东张西望,目不暇给的看着两旁各种店铺和摊贩。

    只要一发现什么新鲜有趣的,她就像个孩子般,一定要上前摸摸玩玩,只要她拿过的东西,官凤翔便掏钱买下,递给身后两名随从。

    “这里好热闹哦。”打从离开金丝山庄,温莹儿便不曾这么惬意的逛过大街,她难掩兴奋的回头对官凤翔说道。

    他宠溺的捏捏她开心的笑脸。“最近有一个从京里来的戏班子在这儿表演,你想去看戏吗?”

    “嗯。”她开心的用力点点头。

    官凤翔也感染了她的愉悦,牵着她就往前走,须臾,她看见左边聚集了一大群人在看杂耍,她好奇的也想过去凑个热闹,没想到拥挤的人群突然躁动起来,纷纷惊叫着窜逃。

    温莹儿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见一头披着五彩绸缎的牛儿发狂似的冲出人群,硕大的牛身到处乱撞,有不少人因为闪避不及被撞倒在地,有的被它坚硬的牛角一顶,便整个人飞跌出去,四周乱成一团,惨叫声连连。

    她和官凤翔被狂乱的人群冲散了,她焦急的张大眼想找他,陡然瞥见那头愤怒的牛儿正朝她这儿冲了过来,她一骇,吓得连忙拔腿往前冲,一边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制服这头狂怒的牛,不让它再伤到人。

    突地,她停下脚步,正想上前制服这头牛时,却见有人挡在牛的面前,两手握住牛角,制止它再胡乱冲撞,仔细一看,发现那人竟是官凤翔,她立刻举步想要过去帮忙,猛然间,有人拽住了她的手臂,用力将她拖往暗处。

    温莹儿惊愕的回头一看,随即不可置信的瞠大双眼——“大哥”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哥吗?”温行泽阴沉着一张脸。

    知他是在指责她带绫绫逃婚之事,她垂下眼,没有答腔。

    见她不吭声,温行泽阴鸷的再质问,“你是不是嫁给官凤翔了?”一听到这个消息,他便立刻赶来杭州想确认此事,怎知才刚到杭州,便看见她和官凤翔亲密的走在一块,两人还牵着手,一路说说笑笑。

    “没错,我是嫁给官凤翔了。”她毫不迟疑的点头承认。

    见她竟坦承不讳,温行泽当场暴怒,“你知不知道他杀死了木二叔他们,亏木二叔生前最疼你,你竟然嫁给害死他的凶手,你说,你对得起木二叔吗”

    闻言,温莹儿完全不敢相信,“你说什么,木二叔死了”

    “他是被官凤翔杀死的。”

    温莹儿用力摇头,“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杀死木二叔,他只是派人引开他……”

    温行泽咬牙切齿恨道,“我去看过木二叔的尸首,难道还有假?他们几个人全都被下药迷昏,而后被乱刀砍死,还有一人甚至连面容都被划花了,要不是他们用那么卑鄙下流的手段,依木二叔的身手,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杀死”

    “怎么会……”她神色一震,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凤大哥当时明明跟我说,他只是派人引开木二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温行泽斥道:“他根本是在骗你,你还信他?飞梭楼一向跟我们金丝山庄势不两立,他娶你只是想利用你而已,你不但傻傻的相信他,还害木二叔惨死,你说你对得起我们金丝山庄吗?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我……”在大哥咄咄逼人的责骂下,温莹儿脸色发白,不自觉一步步往后退,过了好久才终于挤出一句话,“我不相信他会杀死木二叔,我要回去问他!”说完,她旋身拔腿就跑。

    温行泽没料到她会来这招,根本来不及抓住她。“该死,居然让她给逃了!你们都是死人吗,还杵在这儿做啥,还不快把那个死丫头抓回来!”他气得直跳脚。

    四处都找不到官凤翔,温莹儿只好先回飞梭楼,一进门便抓住门房问:“凤大哥回来了吗?”

    “禀夫人,爷还没回来。”

    “他还没回来”

    见她脸色有些不对劲,门房关心的问道:“夫人出了什么事,您不是同爷一块出去吗,怎么您自个儿先回来了?”

    但温莹儿宛如没有听见门房的话,魂不守舍的就往内走,打算先回寝房等官凤翔,经过偏厅时,她看见关百思和段青站在一块,似是正在谈话,她想起遇到木二叔那天段青也在,便想上前问问他,怎知就在只剩下几步的距离,她开口正要出声叫段青时,却听见关百思这么说着——

    “……玉如意改变主意,不打算把南宫绫交给我们,等把她带来杭州,将云锦和雪丝的织法交给我们后,便要将人带走。”

    “这事爷知道了吗?他可有说什么?”段青昨日外出办事,完全不晓得情况。

    “爷知道了,他说等南宫绫将织法交给我们后,再行打算。”

    “若南宫绫不能留下来,只怕夫人那会不好交代……”上回跟爷带她一块回来,段青很清楚温莹儿有多在乎南宫绫。

    关百思微皱了下眉,“还不只这样,你可知道金丝山庄为了木启明的死,正准备来向我们兴师问罪。”

    “他们的人什么时候会到?”

    “应该近日就会到,这件事爷交代过,千万不能让夫人知道,若是让夫人知道木启明已死,恐怕会横生变数。”关百思小心叮嘱。

    “所以爷才会想把夫人带到别苑小住几天,为的就是想让她避开金丝山庄的人?”

    “没错,夫人已一心向着爷,还把她调制的烟火配方交给我们,爷不希望让夫人再接触金丝山庄的人,尤其不能让她知道木启明已死,免得我们对付金丝山庄的计画会有所变化。”

    “关总管,依你看,爷对夫人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只是在利用她?”段青一直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不已。

    “不管爷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可能为了她放弃击垮金丝山庄,你也很清楚,爷这些年来极力壮大飞梭楼,就是为了这一天。”

    “我明白,但……”段青正想说些什么,眸光不经意一瞟,猛然瞥见站在不远处的温莹儿,顿时一脸惊诧。

    见段青神色陡变,关百思机警的回过头去,也看见了温莹儿,此刻她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眼里充满震惊。

    “夫人……”关百思张口叫了一声,见她旋身就跑,他连忙示意段青,“快追,一定要将夫人拦下。”

    两人追喊着温莹儿,她却不理会他们的叫唤,连忙施展轻功,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往前飞奔。此刻她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看见有路就走,有矮墙挡着就跃过去,段青和关百思从来不知道她的轻功这么好,两人竟一时追不上她,不久,便失去她的踪影。

    逃出飞梭楼的温莹儿,不久,便被埋伏在外的温行泽及其手下用麻袋困住她,将她扔上停在附近的马车,策马快速离去。

    双脚被牢牢绑住,双手也被反绑在背后,温莹儿木然的坐在颠簸的马车里,不发一语。

    赶了一天的路,到了用晚膳的时刻,一行人在郊外某处停下,温行泽拿出干粮,走进马车里要喂她,但她却别开头不肯吃。

    温行泽没好气的吼道:“你不要再任性了,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任意妄为,才会害得木二叔枉死。”

    她眨了眨眼,眼神满是不平,“木二叔的死,我难脱责任,难道你和二哥就没有吗?当初要不是你们不顾我的意愿,执意要将我嫁给什么李侯爷,我又怎么会逃婚?”

    “子女的婚姻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有什么好不满的,你只要乖乖嫁过去,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要是爹此刻清醒着,他一定不会逼我嫁给李侯爷,你们凭什么这么逼我”温莹儿心中所有的委屈,此刻全化为愤怒。

    “你还嘴硬!你自个儿逃婚也就算了,竟敢带着南宫绫一块逃,这次把你们两个找回来,你知不知道除了木二叔他们惨死,金丝山庄还死伤了好几个人,那南宫绫竟不知羞耻的勾搭上妖医玉如意,让他活生生的斩去我好几个手下的脑袋。”提起这件事,温行泽又惧又恨。

    温莹儿微怔,“什么妖医玉如意?”

    “妖医玉如意是南宫绫那个贱女人勾搭上的男人,他阴狠成性,杀人不眨眼,早晚一定会将南宫绫也杀了。”

    一想到原本应该要嫁给他的南宫绫,那天竟当着他的面跟玉如意卿卿我我,温行泽气到全身都在发抖,他的面子都被她给丢光了,他发誓若把她抓回来,他一定要狠狠教训她不可!

    “我不准你这么咒骂绫绫!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绫绫不愿意嫁给你,宁愿冒险选择同我一块逃婚你家里的姬妾都有几十个了,却还是一天到晚上青楼,混在脂粉堆里乐不思蜀,像你这样的男人,换作是我,也绝对不会嫁!”

    她话才说完,便被恼羞成怒的温行泽用力甩了一巴掌,他脸红脖子粗的怒斥,“你这个死丫头实在太放肆了,我是你大哥,你竟敢对我这么不敬!”

    她回头,毫不畏惧的瞪视他,“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

    “你还敢顶嘴!”地一声,他又狠狠地再甩了她一个耳光。

    温莹儿脸上一阵热辣,嘴里还尝到些许血腥味,不过她不愿在大哥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依旧倔着脾气,冷冷的瞪视着他。

    被她冰寒的眼神看得心底有些发毛,温行泽甩甩打得有点发痛的手,“我好心拿东西给你,你不吃就算了,到时肚子饿可不要怪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爬下马车。

    待大哥一走,温莹儿立刻屈起腿,将脸埋进双膝间,刚才面对大哥时的坚强,此刻全化为泪水潸然落下。

    一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茫然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早上明明还与官凤翔恩恩爱爱的一起逛杭州城,突然间事情却全变了样,要她怎么能接受,但关百思和段青的谈话,却不停地在她脑海里回荡……

    她真的没想过他竟然是要利用她来对付金丝山庄,难道这些日子两人的恩爱,都只是为了得到烟火配方的手段吗?

    她不愿相信他对她是虚情假意,可是木二叔的死,却让她不得不信,他怎么能狠心杀死一个对她犹如亲人一样的木二叔怎么可以——

    想起木二叔因为她而死,她的眼泪掉得更凶,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头,她疑惑的慢慢抬起头,惊愕的看着从窗外爬进来的金毛猴儿。“金元宝,你怎么会在这里”

    它不会说人语,自然不可能开口回答,它是在她跑出飞梭楼时,一路跟在她身后,所以才有机会钻进来救她,它抬起毛茸茸的手,摸了摸她泪湿的脸,似在安慰她。

    “金元宝,你来的正好,帮我咬开绳子好吗?”她吃力的抬了抬被绑在背后的双手。

    金元宝就像真的听得懂似的,走到她背后,用一口利牙,磨咬着缚着她双手的麻绳,不久,便顺利咬断绳子。

    两手一得自由,温莹儿连忙解开脚上的绳子,亲昵的抱了抱它。“好猴儿,我们快逃。”

    猴儿先灵巧的爬出窗子,她也蹑手蹑脚的跟它身后面爬了出去。

    温行泽与手下在前面休息,心忖她手脚都被绑着不可能逃得了,所以只留下一人在马车前守着,等用完晚膳,温行泽查看马车时才发现人已经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