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香弥瓮中捉夫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香弥书名:瓮中捉夫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莹儿,我这几天会很忙,暂时没空陪你,我已命人在附近一座院落里设置一间丹房,里头有些制作烟火的材料,你若是闲着没事,可以去玩玩。”出门前,官凤翔对温莹儿这么说。

    温莹儿有些惊喜,“你准备了烟火的材料,好,我待会儿就过去看看。”对他处处为她设想的体贴,她深深觉得有他疼宠的自己好幸福。

    除了爱喝酒,她也爱制作各式的烟火,每当燃放烟火时,望着那绚丽而灿烂的光景,总能令她感到无比的满足。

    朝一旁的叶芷环使了个眼神后,官凤翔带着笑意离开。

    “夫人现在要过去丹房看看吗?”叶芷环在主子离开后,马上问道。

    “等我喂金元宝喝完酒就过去。”她推开窗子,倒了杯桑洛酒,摆在窗边,没多久,就看见金元宝贼头贼脑的窜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拿起搁在窗台上的酒,蹲在窗棂上喝着。

    摸着它柔软的金毛,温莹儿满脸笑意,“金元宝,你的鼻子真的比狗还灵呢。”

    猴儿喝完酒,将杯子递给她,比手画脚的吱吱叫,似乎对她拿狗跟它相比感到不悦。

    温莹儿轻笑着再帮它倒了杯酒,接着拍拍它的猴脑袋说:“这是最后一杯哦,要喝的话晚上再来,我要去做烟火了。”怎料话才说完,便接着惊呼一声,“啊——金元宝,你敢抢我的酒壶,快还来!”

    猴儿哪理会她的叫唤,抱着酒瓶又蹦又跳直往外冲去,还回头得意的朝她龇牙咧嘴,彷佛在嘲笑她的愚笨。

    她恼得直跺脚,娇斥,“金元宝,你再不乖乖把我的酒还回来,我以后不再给你酒喝了哦——”

    猴儿吱吱吱的在院里乱窜,接着像是听懂了她的话,没多久又再抱着酒壶回到窗边。

    见状,温莹儿欣喜的一把抱起它。“你真的听得懂我的话呀!”

    不过金元宝像是要报仇似的,吱吱叫了两声,便伸手抓乱她绾成髻的头发,还抢走她头上的簪子,便挣脱她的怀抱,一溜烟的跑走了。

    “金元宝!”温莹儿又好气又好笑。

    “夫人,金元宝性子顽劣,您不要太迁就它,否则会让它爬到您头上的。”叶芷环笑道。

    “可是它很可爱,要是绫绫来了看见它,一定也会很喜欢它的。”

    叶芷环走到温莹儿身后,将她的头发梳顺,重新绾好髻,问道:“绫绫就是南宫姑娘吗?”

    “嗯,她就快到杭州了。对了,芷环姊,绫绫喜欢清幽一点的地方,你让人清理一间寝房出来好吗?”

    “好。”

    梳妆完毕,温莹儿穿着一袭月牙色雪丝制成的夏衫,模样娇俏可人,开心的与叶芷环一起走出寝房,到丹房去。

    进到丹房,她大致看了一眼,发现正如官凤翔所说,里头摆满了各种制作烟火所需的材料,想了想,她问叶芷环,“芷环姊,你想要看什么样的烟火?我做给你。”

    等了须臾,没听到回答,温莹儿回头一看,发现叶芷环正专注的望着窗外,她便好奇的探头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段青正在不远处跟一名男子说话,见叶芷环看得有些出神,温莹儿来来回回看了两人几眼后,冷不防出声,“芷环姊,你是不是喜欢段大哥?”

    陡然听见这话,叶芷环身体一僵,连忙收回眼神,“没这回事。”

    “那为何芷环姊会看段大哥看到出神,连我同你说话都没听见?”温莹儿已嫁为人妇,对感情之事不再像当初那般懵懂无知,她笑咪咪瞅着她问。

    叶芷环在瞬间恢复镇定,“我只是在想段青怎么没同爷一块出去,不是夫人想的那样。”她能成为飞梭楼的二总管,能力自然不在话下,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扰乱心绪。

    温莹儿实在没办法从她神情里窥探出什么破绽,只好挠挠脸,“是吗?我本来还在想若是芷环姊喜欢段大哥,我可以想办法撮合你们呢,既然是我弄错了,那就算了。”

    叶芷环眉目一动,张口想说什么,旋即又吞了回去。

    没错,她是喜欢段青,可是段青一直没有任何表示,心高气傲的她也不好主动向他示爱,于是两人就这样僵着,一年拖过一年,今年她都二十三了,再不出嫁,真的要变成老姑婆了。

    可是夫人才刚来不久,她也不敢轻易向她吐露自个儿的心思,几番思量,决定还是等过一阵子,更熟悉她的性情再说。

    “对了,芷环姊,我方才问你,你有没有想看什么样的烟火,我待会儿做几个,晚上我们一起放。”个性直率的温莹儿很快就将方才的事抛到脑后,话题又回到她最爱的烟火上。

    细思了下,叶芷环说道:“夫人可以做金盏银台、紫葡萄还有金丝柳吗?我听说这几种烟火很漂亮。”

    温莹儿一口答应,“好,不过我要看看这里有没有足够的材料。”清查一下丹房里的物品,她点点头,“材料都够,而且硝、硫、碳这些东西都磨制好了,那今天我就先做几枚金盏银台、紫葡萄和金丝柳。”

    叶芷环见她说完便开始动手调配起烟火,心里愈来愈喜欢这位直率的夫人,不禁真心希望爷是因为爱上她而娶她,而不是只为了想要得到她的烟火配方。

    想起爷交办的事,叶芷环不敢再分神,连忙记下她所使用的材料及分量,但温莹儿动作熟练又迅速,她根本来不及记录。

    没多久,温莹儿将混合好的配方塞进一管管的纸筒里,塞好最后一个时,她趁叶芷环低头不知在想什么时,点燃一管纸筒,往地上一扔。

    只听“咻”的一声,那管烟火像老鼠一样窜向叶芷环的脚下,叶芷环一骇,下意识的弹跳起来,只见那管纸筒在地上不停打转,像尾巴着了火的老鼠,须臾,等火熄灭了,叶芷环才明白被温莹儿戏弄了。

    她抬起头,看见温莹儿笑呵呵的说:“芷环姊,这种烟火叫地老鼠,很好玩吧。”

    叶芷环也觉得很有趣,“我还以为烟火都是挂在半空中燃放的,原来也有这种啊。”

    “这种烟火的做法很简单,不少店铺都买得到。”突然想到什么,温莹儿好奇的问,“对了,芷环姊,飞梭楼也有经营烟火生意吗?”

    沉默了一会儿,叶芷环才回道:“以前有,但因为花样没有金丝山庄来得繁多和漂亮,所以后来就没再做了。”

    金丝山庄贩售的烟火样式变化多端,又时常推陈出新,所以生意极好,想当然耳,那些烟火的配方,全都出自温莹儿之手。

    连皇家元宵时节在宫里施放的烟火,也都是她做的,据说每次太后和皇上看了,都赞不绝口,这也是为何爷千方百计要拐她回飞梭楼的原因。

    听见叶芷环这么说,温莹儿连忙兴匆匆的提议,“那以后我做的烟火就交由飞梭楼贩卖可好?”

    叶芷环微怔,随即欣喜的点头,“当然好,若是爷知道夫人这么想,一定会很高兴的。”这正是爷的意思,没想到夫人竟会主动这么说,让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爷的要求。

    “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事做,能帮飞梭楼挣点银子也好。”温莹儿笑吟吟,完全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叶芷环忍不住脱口叫了声,“夫人……”

    温莹儿抬目觑向她,等着她把话说完。

    只不过叶芷环迟疑了一下,最后只说:“爷能娶到您,真是他的福气。”

    “能嫁给他才是我的福气,一路上若不是有他帮着我,我可能已经被抓回金丝山庄了。”她什么都没有,他还肯娶她,比起来她要幸运多了。突然想到什么,她兴奋又期待的问:“对了,芷环姊,凤大哥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爷的生辰是七月二十一,夫人为何突然这么问?”

    温莹儿算了算日子,有些讶异,“这么说三天后就是他的生辰了?”

    “嗯,夫人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我想做些烟火,在他生辰那晚燃放,为他庆贺,你看如何?”

    叶芷环立刻点头赞同,“这个主意很好,咱们先瞒着爷,届时再给爷一个惊喜。”

    “我也是这么想,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那我这几天得多做些烟火才行,对了,我还需要一个高约两丈的木架子,届时施放烟火要用的。”既然要做,她打算做得盛大壮观一点,让他留下一个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好,架子的大小请夫人画给我,我立刻命下人准备。”

    “她真的这么说?以后她调配出的烟火都要交给飞梭楼来卖?”站在偏厅里,官凤翔不免有些意外。

    叶芷环点点头,接着说:“是,夫人已把几个烟火的配方交给我,届时我们只要找人依配方做出烟火即可。”说完,见主子垂下长睫,不知在想什么,她忍不住再说:“爷,夫人似乎已经一心向着您,把自个儿当成飞梭楼的人了。”

    沉吟片刻,官凤翔没再说话,只是扬扬手示意叶芷环先退下。待她离开后,他取出怀里的金锁片,细看了好一会儿,才又收进怀里,接着离开偏厅,朝丹房走去。

    官凤翔来到丹房前,但并没有进去,只是透过敞开的窗子,看着温莹儿在里头忙碌的小身影,她粉润的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似乎很满足、很开心。

    他的思绪有些复杂,当初会用成亲的方式硬将她留在身边,除了想利用她调制烟火的能力,并说服南宫绫为他所用之外,不能否认,其中多少也带有几分对她的喜爱。

    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完全不会感到厌烦,每次面对她时,他总是无法自持,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令他失控到这个地步。

    她对他的深情,他一清二楚,可若有朝一日,她知道他只是在利用她,目的是为了击垮金丝山庄,她会不会怨怼他?

    一想到如果有一天,她那双澄澈的大眼不再爱慕的看着他,而是充满憎恨……他下意识紧皱着眉,不愿多想。

    早在七岁那年,他得知当年那件事时,他便已下定决心要打垮金丝山庄,这些年来,他想尽办法壮大飞梭楼,也全是为了这个目标,他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为了她而放弃。

    思及这些,官凤翔若有所思的又再看了她一眼,才旋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