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乔恩好个英雄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夏乔恩书名:好个英雄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苍渊城苍卫宫,因天性冷情无心于春事,因于菊月十五,与万缕城绣娘司徒杏达成协定,互持终身,终生不悔。

    是年阳月二十,两人互定终身,结为连理,苍渊城举城欢腾,全城百姓以锣鼓共庆,喜声连响三日而不懈……

    “就这样?”京城客栈里,南宫芙蓉发出怪叫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去年示爱被距后,她就伤心的离开苍渊城,本以为无情如苍卫宫,必定会终身不娶,不料年底苍渊城便传出了喜讯。

    传闻苍卫宫的新婚妻子只是个绣娘,而且年过二十五却尚未婚嫁,消息一传开后,不少江湖侠女搥胸顿足、骂声连连,直觉苍卫宫眼光有问题。

    然而受邀的宾客却带来不一样的看法,原来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司徒杏,竟然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不但美艳娉婷、窈窕优雅,还相当的聪慧精明,不笑则已,一笑起来可谓是风情万种、勾人心魂,压根儿不像是没人要的老女人。

    只是,传闻毕竟只是传闻,天晓得受邀宾客眼光是否也有问题,还是私下收了苍卫宫的好处,刻意造谣。

    江湖上,可没几个女人愿意相信司徒杏的好话,可惜也没人有那个脸,再回到苍渊城去一较风情,只好另谋途径,而春册自然便成了最佳途径。

    想想,苍卫宫成亲是何等大事,花史必定不会漏掉这等大事,必定会忠实写下两人之间的种种,因此不到孟春,各地书肆早就有人砸下高金下订春册,只消春册一来,就被人领走,她就是其中一位。

    只是她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花史竟也学起风史偷工减料,其它江湖人的春事就写得精采万分,唯独苍卫宫和司徒杏之间,竟然只用几句话带过──

    简直欺人太甚,这春册可是花了她一百两银子啊!

    南宫芙蓉气得抄起宝剑,正想走出客栈,眼角余光却在客栈角落发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咦?那不是慕容秀吗?

    想起彼此在苍渊城结下的梁子,二话不说,南宫芙蓉立刻改变方向,想上前好好教训她一番,谁知后者却忽然掩面起身,越过她冲出客栈外。

    “瞧,真的是她,能够以一对五,可真不简单!”邻桌,三名男子瞧着仓皇离去的慕容秀,低声轻笑着,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皆充满轻蔑。

    南宫芙蓉不禁好奇的靠了过去。“敢问各位大侠,慕容秀她究竟是如何的以一对五,难不成她立了大功?”

    三人为了她天真的话语,哈哈大笑。“妳是南宫家的人吧?”三人由她剑鞘上的徽纹判断出她的身分。“难道妳还没看过今年春册?那个慕容秀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竟然同时周旋于五个男人之间,干过的荒唐事,全都让花史给写了出来。”

    “当真?”南宫芙蓉睁大眼,倒不晓得有这等事。适才她只翻了几页春册,瞧见苍卫宫和司徒杏的部分只是简单带过,便没往后翻。

    “是啊,听说其中两人还是堂兄弟呢!”

    “天啊!”南宫芙蓉佯装出震惊的模样,心里却暗自赞叹老天有眼,终于让这女人现出原形。

    “说起来,去年荒唐的人可不只有她,天水庄的大小姐年红袖也不遑多让,听说她一面向苍城主示爱,一面却和自家奴仆搞七捻三,甚至怀了孩子,连父亲是谁都弄不清楚呢。”三人又道。

    “当真?!”这下南宫芙蓉可真是开了眼界。

    “还有欧阳庄的席嫚嫚更是厉害,传闻她自十岁便住入欧阳庄,众人皆以为她是欧阳庄主的外甥女,没料到她的真实身分竟是欧阳庄主的宠妾。”

    “宠妾?”南宫芙蓉瞪大眼。“可当年她才十岁!”

    “是啊,先前就有人船言欧阳庄主性喜孩童,没想到这传闻竟是真的。”三人摇头晃脑,开始将春册上头最辛辣的春事,一股脑儿的全说了出来。

    南宫芙蓉听得入迷,早忘了自己也又一本春册,径自坐下与三人共桌,老早将苍卫宫与司徒杏给忘了。

    客栈角落,一名男童听着四人之间的谈话,漂亮的眉宇愈皱愈紧。

    “原来妳早晓得那些女人的真面目。”他不甚开心的瞪着面前的女人。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女子耸耸肩。

    “可妳却还故意让那些女人接近叔父?”男童低嚷,脸色逐渐铁青。

    “青菜萝卜各有人喜好,总是要试试,才能晓得你叔父是不是──”女子没将话说清楚,不过男童却晓得,她铁定不怀好意。

    就在男童想开骂时,一名高大威武的男子却忽然走进客栈,笔直朝两人走来。

    男子戴着黑纱帽,让人看不清他面貌。

    “杏儿,该回城了。”他来到女子身边,顺手拿起搁在凳上的斗篷,替女子披上。

    “事情都处理好了?”女子微笑回头,绝美的脸蛋美艳逼人,就是司徒杏。

    一旁男童迅速放下碗筷,拿起准备好的包袱,同时也将司徒杏的东西放到自己的腿上,这男孩自然就是苍要轩。

    “托阎大人的福,一切顺利。”凛冽而低沈的嗓音透露出男子的身分。

    原来孟春正是一年一度朝贡的时候,因此苍卫宫特地带着司徒杏入京,一方面带她出来散心,一方面则是有意禀明皇上彼此婚事,希望皇上从今年起,不要再赏赐美女。

    健壮手臂环着司徒杏彪,谨慎的扶着她起身,而一旁的苍要轩则是一马当先的跑到客栈外,在司徒杏抵达马车之前,替她拉开车门,并为她搭上木梯。

    “叔母,妳上车当心。”他小心翼翼的叮嘱着,一双眼直盯着她的脚步,就怕她会踩空木梯。

    司徒杏微微一笑,待上了马车,才伸手摸摸他的头。

    “将来,你一定会是个好哥哥。”

    苍要轩难得的脸红了,他看了眼司徒杏平坦的小肮,嘴角却忍不住斑高弯起。

    “在叔母尚未顺利生产之前,我看,今年还是别写史吧。”他建议着,实在不放心让司徒杏挺着大肚子,在外头写史。

    “那怎么行?一年一春册可是春史之责,怎能说不写就不写?”司徒杏摇头。

    苍要轩皱起眉头,“那不,找人代写。”他又建议。

    “这正是个好办法!”双手一拍,她开心的附和,彷佛就等着他这句话。“只是孟春之后,就要动笔写史,届时我该找谁代笔呢?”她微笑眨眼。

    “城里多是武功高手,谁都可以。”苍要轩不过眼一眨,脑里便闪过十几个人选。

    司徒杏摇头。“不能只懂武,还得懂些文采,否则词不达意那就不好了。”

    “总是有人选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只是孩儿出生后,我除了得顾着你堂弟或是堂妹,还得分神处理城里的大小事,将来恐怕是没有余裕可以继续写史了。”她叹了口气。“你想,城里有谁能帮我写一辈子史的?”

    苍要轩左思右想,还真想不出人选。

    春史不只要武艺精湛,还得要有文采,除此之外,还必须培养各方面技艺,这可不是人人都办得到的。

    只是叔母已嫁给叔父,除了照顾城里的大小,如今还为苍家孕育了血脉,总不能再让她到外头奔波。

    他看着司徒杏的肚子,幻想几年后会有好几个弟弟妹妹围绕在他身边,亲昵的唤着他哥哥,一股不知打哪儿来的使命感,竟让他脱口而出──

    “要不,待我十五了,我就帮妳写史。”在那之前,他会好好磨练武艺以及各项技艺,绝不让叔母太过劳累。

    “当真?”一抹精光自丽眸里闪过。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苍要轩挺起胸膛保证。

    “是吗?那往后就拜托你了。”司徒杏噙着美丽的微笑,再次伸手摸摸他的头。

    “叔母不用担心我,尽避安心照顾弟弟妹妹就好。”苍要轩忍不住又觑了司徒杏的肚子一眼,脑里不断猜测这未出世的娃儿究竟是男是女,虽然男娃女娃都很好,可他比较喜欢妹妹……

    司徒杏不再开口,只是含笑看着他,那风情无限的眉眼之间,竟蕴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狡狯。

    败好,第四代花史顺利产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