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巫灵罪妃 第四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巫灵书名:罪妃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再一日,小女娃准时的出现了,同样在早上时留下半颗馒头就走,尉鞅对她的好奇越来越深,很想和她说说话。

    所以在快接近正午时,他便从仓库深处走出来,躲在门后,等着小女娃出现。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门外出现有人小跑步的声音,紧接着仓库门被慢慢推开一个缝,阳光从外头透了进来。

    一双细瘦的小手捧着食物伸进门内,正要将东西放在地上,他看准了时机,赶紧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

    “啊—”小女娃吓了好大一跳,松开手,半颗馒头就这么滚到肮脏的地上。

    “别叫,我并没有恶意。”尉鞅从门后现身,瞧着害怕蹲在门外的小女娃,“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但她并不想和他说话呀!冯慕妍紧张的低着头,根本不敢瞧里头的大哥哥,只想把馒头放了就走,没想到他竟然会抓住她的手,让她跑也跑不了。

    尉鞅注意到她右手掌心有颗小红痣,但引起他更多注意的是她粗糙的小手,显然做了不少工作。

    她应该还不满十岁吧?这么小的孩子就必须以工作换取温饱,真是可怜,虽然他此刻的处境也没比她好到哪去,甚至比她还要糟糕,他还是忍不住心疼起她来。

    “小女娃,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直低着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吭都不吭一声,静静的和他僵持着,像是想比看看谁先认输似的。

    难道她是哑巴?但她刚才明明有叫出声。他紧皱起眉,试着想引诱她说话,“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总是留半颗馒头给我?”

    她只是纯粹觉得他可怜,才会把三餐的馒头留一半给他,但她不敢和陌生的他说话,只能继续闭着嘴,希望他赶紧放开她,她还得去工作。

    “你是哑巴吗?还是听不懂我说的话?”

    她终于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说她才不是哑巴,之后又低下头,施力想收回自己的手,但他还是不愿意放。

    看来她听得懂他的话,甚至是会说话的,只是不愿意开口,虽然帮助他,对他还是犹有顾忌。

    “你……”他从门缝中望出去,发现不远处一名在马场堡作的男子恰巧经过,他机警的缩回手,免得被发现,却也让她逮到机会赶紧把门关上,一溜烟的跑走了。

    “嘿?小女娃!”尉鞅来到一旁的窗边,看到她已经跑得远远的,像是怕他会把她给吃掉一样,不由得轻笑出声。

    他有多久没有开心的笑过了?经过这两年的颠沛流离,他还以为自己早已忘了该怎么打从心底开怀的笑,再也笑不出来,直到和她意外的相遇……

    看着地上已经脏掉的半颗馒头,他将馒头拿起,将上头沾染的泥尘拍掉,不想浪费。

    这是她对他的心意,真真实实,没有任何虚假,对此刻的他来说,就像是无价之宝,让他异常的珍惜。

    原来还是有人愿意对他好,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就只是单纯的想对他好……

    “殿下!”

    先前和尉鞅分散的护卫,此时终于靠着他一路留下来的暗号线索找到他,“属下来迟,请殿下见谅。”

    “没事,你们能够顺利脱险就好。”尉鞅关心的问,“那些叔父派出来的刺客呢?”

    “已经全都剿灭了。”

    “那就好。”他的眼神凌厉,这笔帐他会牢牢记下,总有一日会加倍还给叔父的!

    “殿下,趁现下没人,属下护卫殿下离开这里吧。”

    “呃?”尉鞅突然有瞬间的犹豫,看着手中的半颗馒头,小女娃的身影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让他不想这么快就离开。

    至少……他也要见她一面,亲自向她告别吧?他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殿下,还有什么事吗?”护卫困惑的看着尉鞅犹豫不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情拖住了他的脚步。

    尉鞅回神,抛去内心的犹豫,不再眷恋这里的一切。“赶紧走吧,别再浪费时间。”

    “是。”

    尉鞅跟着护卫一同离开,在离去之前,他转身看了仓库最后一眼,内心也暗暗做了决定。

    他会记住她的,如果他之后大难不死,他会回报她的。

    他这个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她的恩情他必定会加倍还给她,只要给他机会的话……

    夕阳西下,冯慕妍照例又带着半颗馒头来到仓库,但这一次她却在门外犹豫不决,迟迟不敢推开门。

    那个大哥哥会不会又躲在门后吓她?他的力气好大,她不想再一次被他抓住,逃都逃不掉。

    但如果不开门,馒头就不能给他……她苦恼的蹙起小小柳眉,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想了好一会,她终于下定决心,鼓起勇气伸手将门给推开,然后马上往后退好几步,就怕大哥哥又伸出手来抓她,但等了好一会,门内都没有动静,大哥哥似乎没有躲在门后?

    她挣扎了一下,慢慢靠近门边,却发现门内的地上,她晌午给他的半颗馒头还好好的放在荷叶上,不曾动过。

    “咦?”她讶异的瞪大眼,之前大哥哥都会把馒头吃掉的,这次怎么会连动都没动?

    因为困惑,她终于鼓起勇气进到仓库内,发现门后没有大哥哥的身影,便慢慢的往仓库深处走去。

    走到底,来到他曾经躲过的地方,却没看到有人在,她不死心的在仓库绕了一大圈,确定里头没有半个人后,小脸蛋上出现了淡淡的沮丧与落寞,紧绷的肩膀也垮了下来。

    “原来他已经走了……”

    看着手里的半颗馒头,既然大哥哥已经离开,她也就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于是一口一口慢慢吃掉,好填满自己其实只有半饱的肚子。

    之后她离开仓库,以后不必再时时刻刻挂心大哥哥会不会饿肚子了。

    对她来说,这只是幼年生活的一个小插曲,没多久她便渐渐淡忘,不曾再想起。

    直到十年之后……

    冯慕妍在真正成为尉鞅的女人隔日,太监便带着圣旨及许多珠宝发饰、绫罗绸缎来到莲宫,宣达封妃的旨意。

    冯慕妍恭谨的在前殿跪迎圣旨,听着太监宣读圣旨内容,心中却波澜不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

    “黎国冯慕妍,蕙质兰心,出尘脱俗,封为﹃妍妃﹄,长驻后宫,伴随王侧,钦此。”

    “感谢吾王恩宠,万岁万岁万万岁……”冯慕妍叩首谢恩,之后便起身接过圣旨,小心收起。

    “娘娘,恭喜呀。”太监马上扬起了讨好的笑容,“娘娘得到的赏赐比其他妃子刚封妃时要多上足足一倍,可见王对娘娘不是普通的喜爱呀。”

    “感谢公公告知,辛苦公公了,这里有份薄礼,请公公务必收下。”冯慕妍朝身旁的芝心瞧了一眼,芝心便将装着银子的小绣袋递到太监面前。

    “娘娘,奴才只是来传个旨而已,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但他还是笑着将小绣袋收下,便领着其他太监开心离去。

    芝心正欣喜的指使其他宫女将赏赐全都收好,冯慕妍看也不看那些赏赐一眼,直接转身往内走,只想回到寝房内休息。

    她横躺在卧榻上,有些困倦的闭眼小憩。

    “娘娘,您似乎看起来不怎么高兴啊?”芝心进到房里,“刚才那个公公说了,王对娘娘特别喜爱,这可是一件好事呀。”

    “那些话听听就算,别太尽信。”

    “为什么?”

    “尉王只是给我的珠宝赏赐多了点罢了,你不也知道他对待我的方式,和其他妃子没什么不同吗?”

    他昨晚并没有留在莲宫过夜,完事没多久后就离开了,甚至他在和她欢爱时,长剑就放在床旁伸手可及之处,连半点松懈都没有。

    她本来以为是尉鞅不满意她的服侍,之后她要芝心向其他宫女打听,才明白这是他的一贯做法,到现在没有哪个妃子能将他留下来过夜过。

    他根本不信任任何人,连和他有肌肤之亲的妃子也是,看来她们的计画想要成功,很难。

    芝心虽觉棘手,但仍不放弃,“我就不信他没有松懈的时候,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

    “但问题就在,咱们根本不知道他的弱点在哪。”冯慕妍瞧向她,“芝心,咱们真的能有成功的机会吗?”

    她很不安,尉鞅的内心、举止无法捉摸,让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迎合他,甚至抓到他的心。

    “不试试看,又怎知到底有没有机会?”芝心眯着眼,脸上透着杀气,“况且咱们也没有后路可退,不是尉王死,就是咱们死,已经别无选择了。”

    冯慕妍的眼光黯下,她不想死,她必须活着回去,所以就算尉鞅无法捉摸,她还是得想办法拼上一拼!

    她也不相信他没有弱点,她要想办法找到,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