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巫灵门神护夫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巫灵书名:门神护夫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夕阳西下,夜色慢慢降临,宰相府的偏厅内,季哲刚听到他所雇用的刺客集团身穿黑衣的男子点点头,“她的确已经断气,连宫中的御医都束手无策,这事再“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季哲刚狂笑出声,压下他心中的一块沉重大石终于可以彻底放下。他不必再每日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就怕冬喜儿哪日恢复记忆。欧阳瑞肯定没料到,在毒杀事件后戒备更森严的王府内,还是被他们找到方法让刺客潜进去。而这些他还得感谢梅素英,要不是她的关系,刺客也无法顺利伪装成车夫进入,只能说瑞王府还是太大意了。

    摆衣男子离开后,季哲刚回到自己房内,神情一派轻松,他已有好长一段日子无法发稳入眠了,如今冬喜儿已死,相信他从今日开始就能夜夜睡的安稳,什么都不必再怕了。

    他点起桌上的灯火准备更衣就寝,下一刻却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寒风,瞬间将灯火给吹熄。他讶异的瞧向窗户,发现窗户是关起的,再瞧瞧门,门也是关上的,又怎会有风吹进来?

    “是我的错觉吗?”应该是吧。他没有多想,再一次将灯给点起。

    没想到,灯火再度熄灭。

    他终于感到不对劲,冷下嗓音问:“是谁在装神弄鬼?快出来!”

    “季哲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股哀怨的嗓音幽幽回荡在房内,四周似乎也突然寒冷许多。

    他忍不住冒出一阵鸡皮疙瘩,也开始有点心慌害怕,“到底是谁?别以为我会被吓到,快点出来!”

    “季哲刚,杀人偿命……你会有报应的……”

    “谁说我杀人了?别想含血喷人?”他心惊的看见窗户旁有个半透明的影子,室内明明一片昏暗,唯独那个半透明的影子散发着淡淡青光。

    看清那影子的样貌后,他更是吓得冒出一身冷汗,全身虚软的坐倒在地,无力逃出房间。

    “你……你……喜儿?”

    “推我下崖的人,不就是你吗?”冬喜儿慢慢的飘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着他,漾起一抹冷笑,“季如妍已经先到地府去了,怎能漏掉你?所以我来带你下去和她团圆了……”

    “不……不要……”他吓得脸色惨白,伸手乱挥,却阻止不了她靠近。

    冬喜儿伸出手,掐住他脖子,泛着青光的脸蛋笑起来异常诡魅,“季哲刚,纳命来吧!”

    “啊——”

    这一夜,季哲刚惊恐的喊叫声响彻宰相府,当府内下人听到惨叫声赶去一挥究竟时,他早已口吐白沫的昏倒在地上。

    丫环惊慌的跑出房,马上去请大夫过来,大夫却无法在他身上查出任何异样,对他为什么会突然口吐白沫的失去意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之后,他人是苏醒了,但却被冬喜儿的魂魄给吓破胆,从此疯疯癫癫,成为一个痴人……

    当黑白无常带着冬喜儿的魂魄去见季哲刚,好完成冬喜儿的心愿时,司甄甄同时也赶紧回到瑞王府,想要再度进入冬喜儿的身子内。

    她没想到时间耗费得比她想像的要久,当她回到王府时天已经暗下,府内到处都点起灯来。

    因为她此刻是以灵体的方式在走动,所以府内没有人看得见她,她在王府内寻了好一会,才在冬喜儿的房门外看到古向安的身影,猜测欧阳瑞和冬喜儿的躯体此刻应该在这间房内。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房内一片黑暗,没有点起任何灯火?

    除了古向安之外,王府总管也站在房门外,一脸担忧,“怎么办?喜儿的死对王爷打击太大,王爷会不会就这么……疯了?”

    因为欧阳瑞就这么把自己和冬喜儿的尸身一同关在房内,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举动之疯狂,也难怪总管会如此担心。

    “别胡说!”伤口已经包扎好的古向安紧蹙双眉,“王爷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件事,之后一定会恢复正常的。”说是这么说,但他内心其实也非常不安,就怕主子真的看不开,为了一个女人就此消沉下去,再也恢复不了。

    司甄甄听到他们的对话,担心得马上穿墙而过,进到房内。

    房里一片漆黑,她来到床边,果然见到欧阳瑞紧抱着冬喜儿的身子,两个身上披覆着鸳鸯戏水被。

    他感觉不到她回来了,所以视线一直放在怀中的人儿身上,也不知已经这个样子多久了。

    “甄甄,你瞧,逃诩已经暗下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是今日天黑得太快,害你找不到路,所以才回不来吗?”

    背中的人儿已经没有任何余温了,但他还是紧紧的抱着,希望能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给她,让她再度暖和起来。

    “那我命人将府里的灯全都点亮,彻夜不休,这样你总该能看到吧?你只要一直朝光亮处走,就可以回到我身边了……”

    “王爷……”司甄甄心痛的瞧着这一幕,他的声音沙哑,又干又涩,该不会在她离开之后就一直对着冬喜儿的身子说话没停?

    他怎会这么傻?傻得不肯放弃,几乎快被人当成疯子……他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吗?

    不行,她不能让他再继续痴狂下去,她得赶紧回到冬喜儿的身子内!

    “甄甄丫头。”

    “咦?”正当她朝冬喜儿的身子倾身过去时,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叫唤声,她转过身来,讶异的睁大眼,“师父?”

    是福神!他怎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甄甄丫头,时候到了,师父来带你回天庭了。”福神笑眯眯的道。

    “回天庭?”她不解的问:“我……通过考验了吗?”

    所以她的考验到底是什么?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懂自己到底经过了什么考验。

    “考验的事情,等回到天庭再解释吧,你现在跟着师父走就对了。”

    “可……可是……”

    “没有可是了,咱们走吧。”福神拉住她的手,不让她有拒绝的机会。

    司甄甄的灵体不由自主跟着福神开始往天上飘,在离开房间的前一刻,她低头瞧着床上的欧阳瑞,依依不舍,心中难受。

    明知这一日总会到来,但在真正对面分别时,她还是有诸多不舍和放不下,对他依旧牵挂。

    飘离王府越来越远,已经见不到欧阳瑞的面,她的心也跟着越来越混乱,挣扎与痛苦重重拉扯着她的心魂,让她几乎要发狂。

    如果她就这么走了,他怎么办?他会不会继续抱着冬喜儿的身子,痴痴的等着她苏醒,甚至就此疯了也不一定?

    她真的要回天庭吗?不,与其回天庭,她更想留在他身边,更想陪他一生一世……

    她骗不了自己,她放不下他,与他相比,位列仙班对她来说早已没有任何吸引力了,她真正想要的是他,她想要光明正大的和他相爱,不再有任何顾虑。

    就算他俩之间真的没姻缘,那也不要紧,只要她能留在他身边,能时时刻刻见到他也就够了,有没有名分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要的就只是彼此的真心而已。

    不行,她不能抛下他不管,她一定要回去才行!

    “师父。”她蓦然朝上头的福神喊着,“我不回天庭了,我要回王府。”

    “甄甄丫头,你这是在说什么傻话?”福神气呼呼的骂道:“就差那么一点你就可以位列仙班了,别胡闹,快跟师父一块回天庭。”

    “我不回天庭了,我要回欧阳瑞身边!”

    “甄甄丫头——”

    司甄甄奋力甩开福神的手,身子顿时开始飞快往下坠,又重新回到冬喜儿房内,她已经豁出去了,不管这么做到底会导致什么后果,她只想依着自己的真心,回到欧阳瑞身边。

    她奔到床边,往冬喜儿的身子扑过去,魂魄顺利进入冬喜儿体内,没有任何的阻碍。

    就在司甄甄魂魄进入冬喜儿身子的那一刻,欧阳瑞似乎感到怀中人儿指头动了一下。他震惊的摸着她的手,想要确认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甄甄,你回来了吗?”她的手不再有动作,但原本早已冰冷的手指好像出现了微乎其微的温度。

    他再度探向她的鼻息,发现竟有了微弱的呼吸,每个迹象都显示她活过来了。

    “甄甄,你真的回来了吗?”他又惊又喜,赶紧搓着她的脸颊、双臂,希望她的体温能够快些恢复,清醒过来。

    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狠心抛下他不管,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饼了好一会,司甄甄深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咳出声来,意识也跟着慢慢恢复,“咳咳咳……咳咳……”

    “甄甄!”他欣喜若狂,轻抚着她越来越温暖的脸蛋,“谢天谢地,你终于活过来了……”

    她睁开双眼,眼眶含泪,伸手回抱住他,无法不被他的痴情感动,“王爷……”

    她的声音有些虚弱,抱着他的力量也很微弱,他既心疼又担心的哄着她,“你才刚醒,别说太多话,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不,我怕再不说,等会就没机会了。”她哽咽着嗓音说,“原本的冬喜儿大限已到,所以不会再回来了,而我本也该离开,但为了你违背命令跑回来,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留多久……”师父一定会再来的,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师父别再逼她回到天庭去呢?

    “别走,别再离开我了!”欧阳瑞紧紧的抱住她,才开心没多久,又开始心慌意乱,不知所措,“告诉我,怎样才能将你永远留在我身边,要怎么做别人才抢不走你?”

    他痛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只能心惊胆战的面对未知的将来,却无法做任何事。他的心已经受不了这种生死交关的折磨了,她要是再一次在他面前断气,他肯定会疯狂!

    “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呃?”她一愣,只因他紧抱住自己的力道突然无预警消失,她还来不及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她已靠在她的肩上昏迷过去,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王爷?”她担心的摸上他颈项,脉搏依旧强劲,那他为什么会突然昏过去?

    “王……”

    “他没事,我只是让他暂时睡上一觉而已。”

    司甄甄瞧着突然现身在床边的福神,心一惊。“师父,求求您,让我留下来吧……”他肯定是来带她走的!

    但她真的不想和欧阳瑞分开,就算必须因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只要她付得起,她愿意为他牺牲,不会有任何怨言。

    要是她离开,他会承受不住的,她不能抛下他不管,害他接下来在悲伤痛苦中度过余生。这样就算她成为真正的神仙也不会快乐,她会永远懊悔不已。

    她宁愿留在人世间,舍弃位列仙班的机会,只求能和他相守。

    埃神无奈的大叹口气,真是拿她无可奈何,“唉!甄甄丫头,只要你愿意舍弃人世的一切和我回到天府,你就正式通过考验了,结果……你还是败在这最后一刻,情关……果然是难过呀……”

    其实司甄甄此次下凡,真正要经历的关卡正是情关,只要她能割舍掉和欧阳瑞之间的情感,彻底暂断七情六欲,她就能通过考验,正式成神。

    只可惜她还是无法觉悟,对人世间的留恋过深,将自己给缠住了。

    埃神刚才急着带她回天庭,就是怕她会意志不坚,毁了自己的百年修行,结果谁知还是阻止不了她的痴傻,一切前功尽弃。

    “师父,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司甄甄将欧阳瑞紧抱在怀中,心酸的落泪。

    毕竟她也跟在福神身边整整五百年了,让师傅失望,她有种深深的愧疚感,对师父很过意不去。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爱情,辜负了师父的期待,说再多抱歉都不够弥补,她只希望将来还有报答师父的机会。

    “罢了罢了,你的情根太深,和人世间的牵绊过强,才会在天庭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人间来。”福神除了看开又能如何?现在硬是将徒弟带回天庭也于事无补了,她没有通过考验的事实不会改变。

    “所以师傅您的意思是……我可以留下来了吗?”她隐含期待的询问。

    “不让你留下来,你会甘心吗?”福神没好气的轻哼一声,“但你必须拿五百年的修行相抵,换这一世留在欧阳瑞身边的缘分,再度成为普通人。等这一辈子过完之后,你又得再入轮回,等哪一世又累积足够的福德,才有机会再上天界去。”

    她原本的身体早就化做尘土,正好冬喜儿的身子能够让她依附,也不怕原本的魂魄回来讨。只不过,她永远无法以自己真正的样貌面对欧阳瑞,只能顶着冬喜儿的脸皮及身份继续活下去了。

    “太好了……”她终于能够开心的漾起笑容,“不要紧,只要能和他相守,这五百年的修行我甘愿放弃,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她不必再担心他们会被硬生生的分开了,终于可以和他相守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拆散他们。

    但她才开心到一半,又突然想起另一件事,“那……那他和梅素英之间的姻缘……”

    “这你不必担心,我会去月老那里帮你说说,让月老改一改,就当是师父赠与你的临别礼物吧。”

    人与人间的姻缘不是不能改,而是只要其中一个有改变,就会牵动到其他人,那改起来可会是个大工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月老是不会自找麻烦碰这种苦差事的。

    但为了这个为爱抛弃一切的傻徒儿,福神只能去和月老攀交情,让月老帮梅素英另觅新姻缘,把欧阳瑞改配给他这个傻徒儿了。

    “师父,谢谢您,若还有机会在天庭相遇,我还是会拜您当师父,任您随意使的。”司甄甄感激得眼眶泛泪,由衷希望师徒俩还能有再见面的机会。

    “再说吧,傻丫头。”福神一转身,身影就瞬间从房内消失,只剩声音还回荡在空中,“后会有期了。”

    “师父,后会有期。”她开心的抹去眼角泪水,不管有期无期,福神以及禄神、寿神永远都是她师父,她绝不会忘记的。

    埃神离去后没多久,欧阳瑞也跟着醒过来,他撑起身子,抚着额头,意识还有些茫然,“奇怪?我是怎么了……”

    “王爷!”司甄甄欣喜的紧抱着他,已经不需要再有任何顾忌:“我可以留下来,不必离开你了!这辈子,我都会陪伴在你身旁,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欧阳瑞虽然搞不懂情况为什么会突然间大逆转,却已无心想那么多,他同样兴奋激动的回抱住她,彻底安心下来,“太好了,这是你自己说的,绝不能食言。要是食言了,我上天下地都不放过你。”

    “你放心,我会用往后的日子向你证明,我绝不食言。”她漾着幸福甜美的笑容和他紧紧的相依相偎。

    直到夜深了,两人还是舍不得分开,贪恋着彼此的气息,一点都感觉不到疲累。

    心满足了,便是最强大的力量,无坚不摧……

    一年后,瑞王府再度办起喜事,这回喜事的男女主角正是欧阳瑞及司甄甄。

    虽然她在外人面前还是冬喜儿,不过她喜欢欧阳瑞唤她本名,因此最后,“甄甄”倒变成专属他使用的小名了,除了他以外,别人都不准这么唤她。

    而欧阳瑞之所以过了一年后才正式迎娶司甄甄,是为了兑现对太后的承诺,在季如妍过世一年后再成亲。他这么做,已对季如妍仁至义尽,别人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让欧阳太后头痛的是,她没想到欧阳瑞最后竟是要娶自家的奴婢为妻,比原本的员外之女梅素英身份再低。她想阻止,但侄子的性子岂是会乖乖听话的,再加上皇上也明显偏袒他,表明只要他喜欢就好,太后也只能在一旁叹息,拿侄子的任性无可奈何。

    季如妍坠崖而死的真相司甄甄最后并没有告诉欧阳瑞,毕竟她人已死,而季哲刚也变得疯疯癫癫的,两人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了,多说无益。

    她不想让欧阳瑞尝到背叛的滋味,决定就让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她心底,永不提起。不开心的事就别再想了,只要接下来他们开开心心的过日子,那就够了。

    两人成婚当晚,瑞王府热闹不已,来祝贺的人潮络绎不绝,整个王府前院闹哄哄的,不知得闹到多晚人潮才会逐渐散去。

    “唉,房里好闷哦……”一身大红嫁衣、头戴凤冠的司甄甄不理会丫环的阻止,将红盖头掀起放在凤冠上,自己动手将窗户推开。

    外头清凉的夜风吹入新房里,她感到舒坦不少。

    “王妃,这么做不好呀。”丫环紧张的努力试着阻止,“喜帕是要等王爷回来才掀的,王妃也不该会在窗边,应该回喜床上坐好,等王爷回——”

    “别担心,有任何事情我会挡着,他不会怪你们的。”这身又厚又重的嫁衣产悄得她难受死了,不赶紧吹些凉风,她只怕自己会先被热死。

    “可是……”

    正当丫环继续试图阻止司甄甄做些会吓死她们的举动时,福禄寿三神也从逃邙降了,他们就站在窗外,看着她此刻幸福的笑容,既欣慰又感到些许感伤。

    “她过得很好,这样就好……”福神感叹出声。直到此刻,他还是很惋惜她放弃成仙之路,就只为了求得和欧阳瑞在一起的一世缘分。

    包让他苦恼的是福禄寿三星门神的缺,他又得重新找学徒了。不知道下一个来递补的家伙,会不会也出问题,让他再做一次白工呢?

    “你在感伤什么?今日是甄甄丫头的大喜之日,咱们是下凡来祝福,可不是触她霉头的。”禄神没好气的瞪了正在拭泪的福神一眼。

    “就是说嘛,快快快,快把你的泪给收起来。”寿神也催促着。

    “是呀是呀,这是件喜事,我哭什么!”福神终于恢复正常,真心诚意的赐给司甄甄祝福,“甄甄丫头,我给你福气绵延,可以保你事事皆能逢凶化吉,并且庇荫身旁之人,大家都能撬开你的福,沾染福气。”

    “虽然王府已经够财大势大了,但我还是赐给你的孩子同样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永远都不愁吃穿。”禄神紧接着祝福。

    “我是赐给你夫妻俩健健康康的身子,条命百岁,能在人间过得尽兴。”寿神最后祝福道。

    “咦?”原本和丫环说话的司甄甄话说到一半突然转头头瞧向窗外,有些困惑的轻蹙起眉。

    “王妃,怎么了?”丫环同样不解的瞧向窗外。

    自从司甄甄放弃五百年的修行后,她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神鬼气息那类的东西全都看不到了。

    但刚才那一瞬间,她却有股感觉,好像福禄寿三神正站在窗外向她说话……

    是她的错觉吗?还是……师父们真的出现过,只是她现在见不到他们而已?

    “在看什么?”此时,终于从前头喜宴脱身回来的欧阳瑞从后环抱住她的腰,心情显得很好,“你这丫头真是大胆,不等本王回来就自己掀了盖头,一点规矩也没有。”

    丫环见到主子回来,早已识趣的赶紧退出新房外,不打扰他们夫妻等待已久的洞房花烛夜。

    司甄甄终于将心神从窗外拉回来,讨好的笑容,“那我再把盖头放下不就成了,王爷就别计较太多了嘛。”

    “你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还敢向我顶嘴,还当不当我是王爷?”欧阳瑞故意眯起眼瞪她。

    她的大胆还不是被他给宠出来的?嘻嘻……“我当然不当你是王爷了。”

    “那你当我是什么?”他轻蹙起眉,没想到她还真被自己给宠到无法无天了,已经不把他的王爷身份看在眼?

    她害羞的红起双颊,犹豫了一会,才娇滴滴地回答,“当然是……相公。”

    这是她从前不敢奢望的事情,今晚终于要成真了,她好开心好开心,能够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和他白头偕老,就算要她再舍弃另一段五百年的修行,她也不觉得可惜,因为对她来说,和他之间的缘分才是最珍贵、千金万金都难换的绝世珍宝。

    所以,她很感激福神,不但成全了她的心愿,还帮她向月老要来和他之间的姻缘。

    “呃?”没料到她竟说得出这近似情话的甜言蜜语,欧阳瑞先是一愣,紧接着心花怒放,恨不得马上将她扑倒,好好的痛爱她,“不错,这个答案我喜欢。”

    他低下头,已经懒得理会盖头的问题,直接吻上她红艳的唇,贪婪的索求着她唇中的甜美,开始以实际行动来好好疼爱她了。

    她虽然紧张害羞,还是柔顺的配合着他,毫不保留的给他所有想要的,将自己完完全全的献给他。她任由他恣意**,一点一滴的慢慢将她占有,直到最后终于彻底与她结合……

    窗户关起,遮住房内满室春光,不容许任何人窥探。

    而窗外的福禄寿三神,已早已欣慰地离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