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巫灵珠玉王爷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巫灵书名:珠玉王爷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在房知雅卧床休养的期间,几乎都是赵颂宇亲自照顾她,丫鬟只是在旁帮忙,除非他有事不得不去处理,才会暂时由丫鬟接手照料。

    无论是用膳、服药、擦澡或换衣,他都十分慎重的认真做着,好像照顾她是什么神圣重要的事一样,更没有任何嫌弃厌烦之态,要她不感动都不行。

    得夫如此,此生无憾了。

    房知雅很珍惜现在的日子,因为他的爱她得来不易,才舍不得这么年轻就死,她当然要紧紧的赖着他,让他疼她、宠她一辈子,才是最美好的结局呀。

    她身上的擦伤、撞伤,在他每日细心的涂抹药膏之后,伤口很快便痊愈了,而且连半点疤痕也没有留下来。说实话,她感觉他比自己更担心她身上会因这场意外留下任何一道难看的疤痕,每日总是战战兢兢地替她上个三回药。

    不过虽然外伤很快就好得差不多,但她还是被逼着继续躺在床上静养,只因她的内伤尚未痊愈,而内伤正是最不容易调养的。

    午膳过后,丫鬟照例熬了一碗汤药进房,是要给王妃治内伤用的。

    “唉,我还得喝多久这碗苦药呀?”

    坐在床上的房知雅远远就闻到一股熟悉的药味,忍不住大皱眉头,她真的快喝药喝到怕了。

    “当然是喝到你的内伤完全痊愈为止。”赵颂宇就坐在床旁,被她的模样逗得摇头失笑,她那皱眉吐舌的表情非常有活力,已不像之前刚苏醒时病怏怏的样子,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

    丫鬟端着盛放汤药的盘子来到床边,他便拿起汤碗,打算亲自喂她,“知雅,赶紧趁热喝下吧。”

    “我可不可以喝一半就好?”她可怜兮兮的讨价还价。

    “不行,只喝一半那怎么够?非得喝足量,药效才能充分在你体内发挥效用。”事关身体健康,他可不容她乱来。

    “但我觉得我已经好很多了……”

    “好很多就代表还没全好,只要还没全好就没得商量。”

    房知雅不禁轻叹一声。逼她喝药的相关最讨厌、最无情了,“好嘛好嘛,喝就喝。要是到时我真受不了,吐了你一身可别怪我。”

    “就算你喝到昏倒,我也会完完整整的将一整碗药喂你喝完。”他突然一顿,刻意靠近她,在她耳边暧昧的低语,“用嘴巴喂。”

    她顿时羞红脸,好气又好笑的瞪着他,“真是不正经……”

    “你可是我娘子,要是我对你太过正经,你才该要烦恼呢。”他舀了一小匙药汁,先吹凉之后才移到她面前,“来吧。”

    她不再耍赖,心情愉悦的被他服侍,两人的浓情蜜意在这举手投足间表露无遗,就连一旁的丫鬟看了也忍不住掩嘴偷笑。

    药才喂到一半,另一名丫鬟从外头走进来,对赵颂宇行礼道:“王爷,文总管在房外求见。”

    “文总管这时过来会有什么事?”房知雅关心的问。

    “不知道。”他将药碗递给身旁的丫鬟,要丫鬟接着将药喂完,并且“叮咛”妻子说:“我去去就回,你可别想在我不在时耍什么花招。”

    “知道了,我绝不会叫丫鬟偷偷把药倒掉的。”她轻笑着,“你快点去吧。”

    “知道就好。”

    赵颂宇放心的离开房间,来到房门外,原本微笑的表情凝重起来。他想,文总管大概是来向他报告“那件事”的。

    他关上房门,又要文总管随他退离寝室远一些,不让房里的人有任何听到他们谈话的机会,开口问:“什么消息?”

    “回王爷,范大山及他的徒弟李恩已被咱们派出去的人马寻到,目前正在被押解回京的半路上。”

    原来范大山师徒俩在炼丹房爆炸的那日就已迅速离开京城,逃到附近的县城,打算风头过去些之后再重操旧业,没想到,他们很快就被赵颂宇派出去的人马找到了。

    两人被找到时,抵死不承认炼丹房爆炸事件和他们有关,但一个原本“重病”之人竟好端端的逃离京城,分明是早有预谋欺骗房知雅,将她引入炼丹房,想置她于死地。

    尽避他们还是不承认预谋想害死王妃,但人证俱在,动机可议,依旧逃离不了被逮的命运,一同被当地官府羁押,以蓄意伤害的罪嫌被押送回京。

    依房知雅王妃的身份,范大山所受的刑罚绝对不轻,就算不死,大概也得永远被关禁在大牢内,至死都无法出来了。

    “做得很好。”听完文总管的禀报,赵颂宇点点头,内心一口怨气终于能够吐出来,“有其他进展再回报。”

    房知雅养伤期间,除了头几日全身泛疼,赵颂宇怕不小心碰疼她所以在床旁打地铺之外,其他时候,两人还是同睡一床。

    但是,就算她的外伤已好,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她,简直把她当成易碎的陶瓷娃娃,总是刻意拉开彼此的距离,害她第一次觉得这张床似乎大了点,越睡越空虚。

    她虽然内伤未愈,但外伤早就好了,平常的搂搂抱抱根本没问题,就不知他还在担心些什么。

    于是在百般哀怨下,她干脆每晚主动靠向他、主动窝在他的怀里,要他抱着她睡,不准推开她。

    罢开始,赵颂宇抱得浑身僵硬,迟迟无法突破心中障碍,过了许久才终于慢慢放松下来,像以往一样轻搂着她,闻着她身上的淡雅馨香入眠。

    她睡得开心香甜、满足不已,但这对他来说,却又是另一场折磨的开始。

    柔软的娇妻在怀,还有属于她的芬芳在骚扰,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想要她的欲望?

    偏偏,她的内伤未愈,不适合行房,他只好每晚都忍耐地备受煎熬,还不知这样的苦刑得持续多久才结束?

    不将她抱在怀里,他的欲火就不会轻易被勾起,但现在她每晚都主动“蹭”到他怀中,像是刻意撩拨他、考验着他的自制力,这种折磨还真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

    “相公,你很热吗?”

    辫暗的房里,房知雅静静躺在赵颂宇怀中,始终没有睡着。她一直很在意他身上莫名高热的温度,这肯定让他很不舒服。

    “怎么还没睡?是因为我让你睡不着吗?”说完,他就想松手将身子往旁边移,别让自己再影响她,但她却不让他这么做,依然紧紧抓住他不放。

    “你还没回答我,你很热吗?”

    “再过一会……就没事了。”他很庆幸现在房内一点烛火都没有,她才见不到他有些痛苦的表情。

    他对她的欲望,不是每一晚才重新开始酝酿,而是一夜接一夜的累积,他真怀疑自己到底还能忍多久,而不被透不过气的渴望给灭顶淹没。

    体内的欲火没得发泄,只能在里头闷烧,这简直太伤了,他原本没得内伤的,现在也快得了!

    “真的?”其实她早就发觉他不是只有今晚才这样,最近几晚都如此,只是他一直在忍耐,她也大概猜出他到底是在忍耐什么。

    她害羞得脸蛋不禁冒出热气,如果真是“那件事”,她一点都不希望他忍耐,她心甘情愿任由他摆布。

    她想,他肯定是顾虑她尚未完全痊愈的内伤,因此才不敢有任何动作,但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想对她怎样,其实……她都可以的。

    “当然是真的。你快睡……知雅?”

    卑说到一半,赵颂宇讶异的发现妻子双手居然开始不规矩的伸入他衣襟内,碰触他炽热的胸膛,还上下不断抚摸,挑逗意味十足。

    他赶紧抓住她的手,免得情况一发不可收拾,“知雅,别胡闹了……”

    他的意志力已经越来越薄弱,禁不起她的刻意挑逗,要是一时失去理智,他只怕会伤了她。

    “我才没在胡闹,我是认真的。”房知雅挣脱他的箝制,直接拉开他单衣上的系带,让他衣裳的襟口随之敞开,露出一大片胸膛。

    “知雅……”面对她难得态度强硬的主动,赵颂宇真有种水深火热的感觉。

    他明明很想要她,却又得拚命克制自己不能要她,简直是天底下最痛苦难捱的刑罚。

    他真想干脆打昏自己,只要昏了,就什么欲望都没了,他也不必继续在这又美好又痛苦的欲望之海沉浮,没得解脱。

    “相公……”她刻意将嗓音放得柔媚,第一次鼓起勇气勾引自己的丈夫,“不管你想做什么,我……我都受得住的……”

    天啦!她这挑情的话语,对他来说真是致命的一击,他真的快撑不住了!“知雅,你的内伤还没全好……”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已经不碍事了。”

    “不行,我不能冒任何一丁点的危——”

    房知雅不想再听他说这些扫兴的话,于是直接伸臂攀上他脖子,用自己的柔唇堵住他还想拒绝下去的嘴,果真顺利的让他闭嘴。

    久旱逢甘霖,赵颂宇脑中的最后一丝理智彻底断线,挫败的低吼一声后,他便火热的渴求着她口中的蜜津,与她吻得难分难舍,将怀中的她越抱越紧。

    情潮一涌出,想挡也挡不了,房知雅有些讶异他的“反扑”会如此之快,而且比她所预想的还要猛烈,不过不要紧,她就是不想他再继续忍下去,她会完全包容他、尽力满足他。

    两人吻得火热,久久都放不开彼此,不但是他渴望她已久,她也好想要他。她好怀念被他热烈疼爱的欢愉,不知已久期待多久了。

    倍爱的前戏一开始,他们就再也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体内深处源源不绝散发出的热意逼出他们一身汗,早已将两人薄薄的单衣给染湿了。

    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边动手脱去她的衣裳,一边哑声在她耳边低喃,“要是感到不舒服,要赶紧告诉我,知道吗?”

    “嗯。”她轻应出声。其实她现在就很不舒服,体内的强大空虚等着他来填满,他正是能让她彻底满足的关键呀,“相公,快点……”

    她这句话简直又挑衅又媚人,赵颂宇眼神一黯,所有的**全被激发出来,“你这张大胆的嘴……”

    接下来,房知雅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空虚已久的身子被他猛力填满,欢愉的浪潮一波波袭来,她被彻底迷醉,脑袋一片空白,只能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进击娇喘不休,似死又生,生了又死,缠缠绵绵无止境。

    能在他怀中愉悦至死,她很甘愿的,就算多死几次,她也乐意呀……

    一夜的纵情,累得房知雅完全起不了身,又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这让赵颂宇在醒后非常懊恼,气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把持住,才会将她害成这样。

    他本急着要命人去请大夫过来看看,是她努力阻止,并且一再跟他保证自己只要休息一日就没事了他才勉强作罢。不过,附带的条件是,如果明日她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他就一定要请大夫来不可。

    房知雅暗暗吐舌,她才不想让大夫来笑她,说她是久未行房过累才会变成这副样子,光想就丢脸极了。

    幸好隔日她身子的酸疼真的好了大半,又恢复该有的精神与活力,赵颂宇才终于安下心来,大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已有第一次,往后她便更加大胆的三不五时勾引他一下。而他挣扎的力道也一次次跟着减弱下来,到最后就干脆全由着她,她想要,他就给,不再有任何顾忌。

    事实上,他也很享受就是了……

    结果,一个多月后的某日——

    大夫被请入王府,帮王妃例行的诊脉,想看她伤势痊愈的情况如何,同时因为王爷恰巧有事必须处理,所以房内目前只有王妃及陪伴的丫鬟们在。

    房知雅坐在桌旁,静静等着大夫替自己把完脉。

    只见大夫诊脉诊了好一段时间,眉头却始终紧皱着,吭都不吭一声,害她忍不住紧张起来。

    她摸摸自己的胸口,是伤势恶化了吗?可是不对呀,她觉得自己的身子一切良好,没什么不适的状况出现,应该没事才对。那么,为何大夫的脸色会那么凝重?

    懊不容易大夫终于诊完脉,表情始终未变。

    房知雅忐忑不安的问:“大夫,是我的伤……有什么问题吗?”

    “王妃的内伤已经痊愈了,这点请王妃可以放心。”

    “真的?”她松口气,开心的漾起笑容,“那就表示我已经可以不必再服药了吗?”

    “的确,王妃可以将药给停了。”

    真是好不容易呀!房知雅喜不自胜,心想终于可以摆脱喝药的痛苦了,只不过她依旧不懂,既然都已经没事了,大夫的脸色为什么一直很凝重?“大夫,既然我已没事了,你怎会一直之蹙着眉呢?”

    “老夫之所以会蹙眉的原因是……王妃,您已经有孕了。”

    “呃?”她讶异的一愣,“你说什么?”

    “老夫说,王妃已有身孕,大约是一个多月。”

    “我有孕了?”房知雅先是呆愣,之后便克制不住地兴奋激动起来,笑得万分开心。虽然她想怀有孩子已经想很久了,但这个喜讯来得突然又意外,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才一个多月,那不就是……她养伤的这阵子才怀上的?

    “唉,老夫不是曾提醒过你们,养伤期间最好避免行房吗?”大夫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他所说的叮咛都没人在听,真是太令人丧气了。“幸好王妃您的身子已经痊愈,现在怀孩子没什么大问题,下回可别再如此任性行事了。”

    对于大夫的抱怨,房知雅此刻根本就没心思听,她只是一个劲的傻笑,早已迫不及待想告诉相公这个好消息。

    看着王妃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大夫也跟着扬起笑,开始叮咛一些怀孕时要注意的事,之后才由丫鬟送着离开房间。

    在大夫刚要走出房门时,处理完事情的赵颂宇也恰巧回来,和大夫在房门外碰个正着。

    一见大夫,他立即关心的问:“大夫,王妃的状况可好?”

    “呵呵呵……好得不得了。”大夫意有所指,笑容也有些暧昧。

    赵颂宇轻皱眉头,总觉得大夫的笑似乎……怪怪的?

    “详情还请王爷直接去问王妃吧。”大夫朝他行礼一揖道:“老夫就先行告退了。”赵颂宇完全摸不着头绪,马上一脸困惑的进到房内,见到妻子开心灿烂的笑颜,他更是纳闷了。

    如果只是内伤终于痊愈了,有必要开心成这样吗?

    “知雅,你的身子痊愈了?”

    “相公!”房知雅喜悦的站起身,直接扑入他怀里。

    她这无预警的热情让他吓了一跳,“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和大夫都这么神秘兮兮的?”

    “还不就是我的内伤已经好了,不必再服药了。”

    “就这个原因也能让你开心成这样?”他虽然也替她高兴,却没她这么离谱,好像中了什么天大的特奖一样。

    “当然不只这个原因,还有……”

    “还有?”他蹙眉。还能有什么?

    她微笑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哺道:“我有身孕了。”

    他的眼睛瞬间一亮,“真的?”

    “嗯。”她点点头,“大夫刚才说的,大概一个多月。”大夫抱怨的事她自动的跳过不提,反正提不提都阻止不了他们。

    一股极大的欣喜满足霎时涌上赵颂宇心房,他开心的扬起笑,紧紧抱住背中的人儿,同样冷静不下来,“太好了!我们即将有自己的骨肉了!”

    虽然他之前说孩子有或没有都不要紧,一切顺其自然,但真听到这个好消息,他还是忍不住狂喜,和她一样激动。

    他就要当爸爸了,这是件多么不可思议且奇妙的事,再过九个月,就会有个新生命诞生,而这个新生命流着他们的血,是他们爱的结晶。

    来到这个陌生的古代,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后代在这里出生,甚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老天待他不薄,让他穿越重生得到人生最大的喜乐,这些都是他在原本的科技世界所忽视的。

    至于他的真实身份及原来世界的一切嘛……他想,将来就当作他们孩子的床边故事吧。

    房知雅欣慰的靠在丈夫怀里,和他一同被无边的喜悦包围住,共同期待着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感到无比幸福。

    能被他所疼宠,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快乐,而这份快乐肯定能够延续下去,永无止境……——

    珠玉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