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哈士奇男孩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哈士奇男孩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幸福酒吧外的绿色草皮上,一名白衣护士正将一只白金戒指套进一名坐轮椅的男人手指上,白金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照亮了两个人的眼,一个带着笑意,另一个则带着怒意。

    “这是干什么?”

    “结婚啊,你得娶我。”

    “我为什么得娶-?”摸到、吻到却没真的抱到,他斐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因为你爱我啊!”

    “谁说我爱-?”斐焰冷冷的瞪着她,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女人现在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反正我就是知道,你别说了。”

    他不承认没关系,她心知肚明就好,也因为她心知肚明,所以她才有这么大的勇气一直面对他的怒气还能笑着跟他说爱他。

    “我不会娶-!”

    “你非娶不可!”季晴男掏出一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看了,俊美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黑线,“-竟敢?”

    面对他凌厉的双眸,季晴男有些微的退却,可是很快的便挺起胸膛,一脸的笑,“如果你想反悔,可以啊,把这张纸撕掉就行,但,也得等你站得起来之后,你如果可以走路,我也没法子逼你娶我,对吧?”

    激将法吗?斐焰失笑的看着她蹩脚的演技。

    “没有公证的结婚证书是不具效力的。”

    “谁说没公证?我们还有证人哦,你看!”她手一指,躲在酒吧门后的一群人全都从暗处冒出来。

    “嘿,恭喜啊,两位。”夏绿艳第一个开口说话,明媚动人的她佯装没看见斐焰那像要杀人般的目光,用最温柔好听的嗓音对大家宣布道:“为了庆祝他们两个人新婚,今天幸福酒吧大请客,只要在门口的公布栏上写上对他们的祝福之语,今日所用的餐点及酒完全免费!”

    “耶--”

    “帅哦--”

    夏绿艳的阿莎力引起众证人的欢呼,每个人都忙着挤去前门写布告栏去了,当然,漂亮的夏绿艳也很聪明的想要快快闪人,“两位,本店今晚提供六星级住宿,欢迎两位享用,别浪费了我一番好意哦。”说完,人咻地迅速地走了。

    “他们全都是我们的结婚证人。”季晴男甜甜的笑着,对上的却是他越来越盛怒的一张脸,此刻,她心虚了,退缩了,害怕了,有那么一秒钟,她甚至对他的爱一点把握都没有了。

    半年过去了,她不知道当初童爱君说的那个爱着她、在乎着她的男人,是不是还住在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大半年的男人身体里面……

    如果他已经不爱她了,如果他根本就是恨着她的,恨她害他变成了残废,那怎么办?

    “我不会认帐的。”

    “那也得等你可以自己走路之后才可以办到的事。”一咬牙,季晴男决定豁出去了。要恨就让他恨好了,如果他真的恨她,那么也不差她擅自决定要跟他结婚这一项了。

    “-在同情我?”

    “是啊,若你不要我的同情,那就站起来给我看。”

    “-……滚!”

    季晴男站起身,“好,我去替你拿点好吃的东西来,你的肚子一定饿了吧?想吃什么?红烧鳗鱼好吗?还是清蒸鳕鱼?不然葱爆黄鱼好了,那是你最喜欢的口味,对吧?”

    他没答话,她也没打算听他的回答,兀自转身进屋去了。

    大半年下来,她突然发现他最爱吃的是鱼,虽然他什么话都没说,但只要餐桌上摆着鱼,那一餐他就会吃得特别多。

    她的流浪狗喜欢吃鱼,虽然狗喜欢吃鱼有点不合常理,但,她可是爱极了他吃她煮的鱼时那种享受得不得了的模样。

    幸福啊!她好像总是听见他这么说。

    等季晴男带着笑意离开,风笑海才懒洋洋的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

    “真的决定要跟她结婚了?”

    斐焰挑眉,勾勾唇,“我是身不由己,你没看见吗?”

    “是吗?据我所知,你的脚早就已经好了吧?哪来的身不由己?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明明爱她,却死不肯无承认,真是可笑的大男人情结!”

    心微微一惊,斐焰抬眸,有点意外风笑海竟然会知情,“你这个人……会不会太可怕了一点?”

    “不会啊,我觉得我很亲切又好心哩,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可以好好的活在这里?你的女人又怎么可以好好的待在你身边赖着要你娶她呢?”

    “说得是,全是你的功劳,这辈子我做牛做马都还不完了。”

    “好说好说,灭了天帮不是因为你,你不必觉得欠我什么。”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天帮于他有情有义,大义灭亲的事他再狠也做不出来。

    但,这回天帮找上了他最爱的女人下手--这是他坐视风笑海灭去天帮而不闻不问的最大理由。

    风笑海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给他,“这是你要的房子和车子钥匙,晚上就自己开车带老婆住进去,给她一个惊喜,从今而后,你要去哪儿就去哪儿,保你平平安安到老。”

    斐焰接过钥匙,眼眸含笑,道:“你拿我账户里的那些钱怎么了?”

    “你那么有钱,怕我用完啊?帮你找房子又找车子,抽点佣金不为过。只是,你有病吗?那么有钱还跑到幸福酒吧当什么酒保啊?”

    “你不懂。”

    “我是不懂。”

    要不是斐焰因为“行动不便”要大笔的医药费就医,所以请他去取他放在纽约上城区短暂住所的存折和印章,他还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落魄到不行的斐焰,竟然是个亿万富翁,钱多到买房子来堆都还堆不完。

    啧,了不起呵,年纪轻轻地,那脑袋瓜子已经比金融大师索罗斯还厉害,凭他独特的思考模式与独到眼光在投资市场里大放异彩!难怪他不爱当帮主,宁可选择自由,这爱流浪的性子真像哈士奇犬。

    “那就别懂了。”斐焰淡淡的瞥他一眼。

    一开始,他是怕她知道他有钱之后会不收留他,后来,则是因为要在附近守着她,没想到却发生那场大火……

    斐焰笑了,摇摇头,不再想过去的事了。

    他从轮椅上站起身,慵懒的伸个懒腰,优雅的踢了踢只能在晚上偷偷摸摸爬起来复健的双腿,觉得全身自在不已。

    今天,真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一天了。

    那个女人……呵,真想不到,她会用这种卑鄙的方法逼婚。

    可是,他却越来越爱她了,一天比一逃卩一点,多到现在他已经算不清究竟是她爱他的多,还是他爱她的多了。

    “啊!”

    一盘鱼从季晴男手上掉落到草皮上,她见鬼似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一眼,再次发出尖叫。

    “完了。”斐焰低咒一句,没想到她会手脚这么快便煮好一盘鱼。

    可怜的鱼,好吃的鱼,他已经闻到香味了却没福气吃到。

    看到斐焰因鱼掉在地上而一脸扼腕万分的夸张表情,风笑海不由地蹦出了一句:“哈士奇犬喜欢吃鱼吗?”

    “什么?”斐焰皱眉,他好像听到他说什么犬的。

    “没什么。”风笑海心虚的摸摸鼻子,“恭喜你了,相信你今晚的新婚之夜一定会很精采。”

    转身,笑意浮上了风笑海的眼角、唇角,一脸幸灾乐祸的离开。

    他能说自己偷偷的将斐焰和哈士奇犬联想在一块吗?如果斐焰知道他把他比喻成一条狗,相信他也不会很高兴吧?就算那是一只集优雅迷人于一身的狗,哈~~

    只是,风笑海不知道自己是多虑了,因为早已有人把斐焰当成狗在养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