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春色绵绵 终曲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春色绵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这是一场中古世纪城堡的盛大婚礼,高大的菲尔伯爵骑马载着他的新娘,翩然出现在众宾客之前,引来众人偌大的鼓掌声,接着,他利落的翻身下马抱起新娘,结婚进行曲蓦地回响在整个古堡内,新郎抱着新娘走上一条长长的红地毯。

    “你真的要娶一个跛脚新娘?”楼语凌双手圈着菲尔的脖子,低低地在他耳畔问着。

    “你的跛脚是暂时的,一点也不会损及你的美。”

    她将脸深深的埋进他胸膛,“可是现在众自睽睽地,你要从婚礼开始到婚礼结束都一直抱着我,真的很丢脸。”

    “很丢脸吗?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菲尔温柔一笑,俯下脸在众人面前亲吻上她的唇,“如果你这么觉得,我也只能说抱歉,因为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我不想再等了。”

    要不是当初他受哈帝所托要好好照顾楼语凌,他也不会一直叫法瑞安当起她的随身保镖暗中保护着她,为此,法瑞安几乎要跟他翻脸,但幸好他依然尽忠职守的遵从他的命令,否则,他现在也许只能站在墓碑前看着冷冰冰的她的照片。

    又,要不是茉莉故意找法瑞安教她骑马,却露出了她有一身好骑术的破绽,法瑞安不会发现茉莉温柔表象下的一丝瑕疵与心机,进而怀疑她地跟踪她,在那些她雇用的小喽哕出现之前把他们给打昏.他也无法把楼语凌在鬼门关前救回来。

    他没有想到茉莉会是那个想要置语凌于死地的人,是他的疏忽、他的错,差一点便造成无可弥补的遗憾。

    十年前,他失去了生命中的至爱,十年后,他差一点又失去了这个再次让他动心的女人,他如何可以从容以对,再放任上帝开他一个玩笑呢?

    “可是方桦——”

    “我答应冰川泽明会好好照顾她,就这样。”

    方桦得了癌症,时日已不多,在与冰川泽明的婚礼上当了一个逃婚新娘,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商界与新闻界,但她真正逃婚的理由却只有冰川泽明和他知道,因为方桦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病,她想漂漂亮亮的走。

    他与语凌的婚礼则订在他们之后,就算后来才发现方桦当初是因为想让他回复自由身而佯装要和冰川泽明结婚,就算他明白此时此刻的他应该待在方桦身边照顾她,他也不能因此而伤害这个怀中的女人。

    他爱她,不想让她因为他的爱而再受一点点的委屈,就算对象是方桦——那个像极了他至爱欧琳娜的女人。

    “就这样?你真的没有一点点爱她?”

    “如果有,我怎么会再爱上你?”

    楼语凌幽幽地瞅着他,“那是因为她先不要你她的心里没有你。”

    菲尔失笑,道:“你的意思是——你是我退而求其次下所要的女人?”

    “难道不是这样?冰川泽明和方桦在媒体上宣布要结婚的那几天,你可是对我不理不睬,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很难忘记那一幕,真的。要不是在意,菲尔不会变了个人似的。

    这个敏感又多疑的小女人!

    菲尔笑着摇头,吻上了她的发。“我在意的是你跟哈帝的关系,和我与方桦离婚的事无关。”

    冰川泽明来到古堡,也同时带来方桦得了癌症的消息,他自责、内疚,为自己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她的病已经严重到致命……那几天,他的确失魂落魄的,除了担心方桦越来越严重的病,还有惦挂着她与哈帝始终未解除的婚约。

    就算每天牵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笑,吻着她的唇,抱着她的身子,但她始终没有向他提起要和哈帝解除婚约的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有如芒刺在背,怎么样也不踏实。

    尤其,在他知道她和哈帝一起联手来挑战他之后,他更有狠狠揍她一顿小**的冲动。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她今天已成为他的新娘,而那个哈帝……一年数载之内也许都不敢出现在他面前了。

    “我……和哈帝?”她心虚的哈笑一声,“那个……我都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你还担心什么?难不成。你对自己那么没信心,以为我爱上你之后还会想要嫁给哈帝?”

    “我也是有脾气的,语凌。”提起哈帝,菲尔沉了眼。

    “我知道。”楼语凌点点头,撒娇的圈住他,身子紧紧贴向他。

    名流的年度专访菲尔的特刊一出,哈帝就已在巴黎销声匿迹,手机号码换了,家里电话改了,信用卡全剪光光,听说,他带了一堆的现金匿名躲到了远远的中国——她母亲的故乡。

    可见,哈帝真怕极了菲尔,不过他怕他也是理所当然的,瞧,她的婚礼现场来了多少穿着黑衣服或白衣服的不明人士,每个人身后都是数十个保镖,想必个个都大有来头,关于菲尔的传说至少有一点点是真的。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是你向媒体公布哈帝的luo照,让他一夜之间上了全球新闻的商业版头条……你是故意陷害他的,对不?那张luo照根本就不是哈帝的,哈帝却告不倒你,可见你真的很生乞,气到不惜动用你的人脉关系干涉司法公正……”

    卑还没说完,楼语凌就见菲尔一张铁青冷漠的脸,“你怎么知道那张luo照不是哈帝?他告诉你的?你知道他现在人藏在哪里?”

    “我不知道!”她连忙撇清关系,小手儿在他面前挥啊庇地,“他避我这个罪魁祸首惟恐不及,怎么可能跟我联络?”

    那个没道义的哈帝已经跟菲尔招了,说这一期的名流专访之所以会出刊全是因为她威胁要嫁给他,别说菲尔了,连她都在找他。

    菲尔眯了眼,“那你怎么如此肯定那张luo照不是他?”

    “因为我看过他的身体啊,他的臀部有一颗好大的痣,照片上头却干干净净地……”啊!完了,她在火上加油什么?楼语凌突地住了口,却已经来不及收回说出口的话。

    “什么?你看过哈帝的身体?”菲尔压低嗓音,眼见红色长毯已到尽头,他突然停下了步伐严肃的看着他的新娘。

    “那是……那是……”老天!她从来没看过温柔的菲尔会气成这样,说起话来也有点结巴了。

    “是什么?说!”

    “那是……小时候看到的啦!他那个时候很顽皮,常常他妈妈要替他洗澡,他就光着身子在客厅跑来跑去……我常上他家去,自然看过几次……你不会生气吧?”这种陈年老账也要生气,那她以后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了。

    菲尔沉默半晌,眸光闪动,“以后不准你再看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体,除了我。”

    “好。”闻言,她双手改抱着他的腰,知道自己再度得到他的赦免,不由得在他怀里偷笑。

    那一期的名流专访出刊后,不只哈帝,连她都躲了起来,只可惜她受伤在身,行动不便,她才一离开床就被那个爱打小报告的法瑞安通报给菲尔,人一飞到巴黎机场就被菲尔用专用飞机给截了回来。

    当时,他气得把她冷冷的丢在床上,她几乎要以为他要动手打她时,他却只是有点疯狂的要了她

    想到此,楼语凌不禁羞红了脸,将脸埋得更深。

    “笑什么?”他低头探向她那一片嫣红的俏颜。

    “开心啊,因为你终于可以娶我了。”说她赌性坚强也行,她拿菲尔对她的爱来赌,硬是挑战他对隐私的超级洁癖。

    他很生气,却只能要她更多次,然后娶她,而哈帝……算他倒霉吧!这就是他当初敢设计她所要付出的代价!

    英雄难过美人关,当男人和当女人的价值大大的不同,由此可见。连那个讨厌她的法瑞安也不能阻止菲尔娶她。

    法瑞安对欧琳娜有着死忠的执着,认为菲尔永远不该移情别恋,所以才会这么讨厌她……但,看在他救了她一命的分上,她不会再跟他计较那些令人不愉快的过去,而会努力让他不再那么讨厌她。

    总而言之,她很期待当了伯爵夫人之后所接下来的挑战呢!

    除了要替他照顾那一家子孤苦无依的妇女、小阿,要讨好这个他前任爱人所认养的孩子法瑞安,接着,她打算替他生一打他们自己的小阿,陪这个男人一生一世,到老到死,一起拥抱这亚维依的绵绵春色,长长久久……

    想着,楼语凌的耳边已传来牧师主持婚礼的洪亮嗓音——

    “……楼语凌,你愿意嫁给菲尔伯爵为妻,一辈了爱他、照顾他、以他为荣,一辈子相偎相依、不离不弃吗?”

    她笑看着菲尔深情的眼,在众人都等着她说那句我愿意时,突然压低嗓音问道:“菲尔,你吻过茉莉吗?”

    女人是很小气的,对茉莉当时说的那句话,她临死都耿耿于怀。

    “吻脸颊也算吗?”菲尔叹息,俯身给她一个法国式深吻。

    众人屏息以待的看着新郎新娘,不知道新郎直接跳过新娘说的“我愿意”而吻了新娘,是否代表仪式已经完成?

    牧师看着看着,有些脸红,不禁轻咳了一声,再度以更高分贝的声音重述刚刚的问话:“新娘子,你是否愿意——”

    “她愿意,不愿意也不行。”菲尔霸道的代她回答了。

    两人在众人的观呼声中完成了结婚仪式,楼语凌正式成为古堡的女主人。

    一完一

    *欲知冰川介夫和蓝士的主仆之恋,请看宋语桐春色三部曲之一《春情荡漾》

    *欲知冰川泽明和马于甄的揪心情缘,请看宋语桐春色三部曲之二《春意无边》

    *敬请期待宋语桐即将推出的梦幻Fantasea古堡系列——这是一座没有天使也没有恶龙守护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