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竞选新娘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竞选新娘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豹盛顿邮报头版头条——

    四月二十五日。

    民主党准候选人亚瑟安先生,新娘竞选贬上落跑,只为伊人!

    新娘竞选贬不明原因流会,黑人领袖之女艾玛情场失意!

    全美最大服务公会理事长之女梅格沉默不语,拒绝访问!

    美国共和党人民群情激愤,指责亚瑟安公然愚弄美国公民,上街头抗议,为新娘候选人抱不平!

    四月二十六日

    民主党准候选人亚瑟安引起公愤,全国哗然。

    民主党团秘密召开会议,讨论亚瑟安候选人资格……

    四月二十七日

    亚瑟安竞选总部发言人范晰今露面,对全美人民道歉。

    民主党候选人亚瑟安不知所踪,传与伊人私奔他国……

    四月三十日

    据传亚瑟安亲电民主党部,民主党对外正式宣布亚瑟安弃选!

    五月一日

    支持亚瑟安民众群聚民主党总部,誓言梃亚瑟安到底……

    六月十日

    亚瑟安依然音讯全无,让全美人民失望。

    七月一日

    民主党团正式对外公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名单……

    政治家评论:女人祸水!亚瑟安这一生最大败笔!

    情定伊人,政治生涯一场空!

    席朵的桌上,摊放著一张张从华盛顿邮报网站上列印下来的新闻,这是她目前唯一可以知道他行踪的方式。

    可偏偏全世界的人都好像找不到少爷似的,一日复一日,他的名字已然消匿于政坛,就连报纸的版面也渐渐的遗忘了他,这就是政治生涯的无常。

    她,还是成了政治史上的罪人,少爷生命中的最大败笔,亚瑟安家族最不愿提起的耻辱……

    她飘-的一笑,唇边带著些苦涩与凄凉。

    她始终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的离开不该是有个完美大结局吗?

    少爷去向美国人民道歉,说明原委,马上再择期举办一次新娘竞选贬,让所有的事情很快地接续下去,就算那一天的事会伤一点元气,但以少爷的人气沸腾程度而言,人民很快的便会忘了他偶一为之的失误,甚至还可能夸奖他的好心,因为他不畏流言,只关心有人因为他而受了伤呢。

    她是这么想的,一切都会再回到原点,所以那一天当少爷问她愿不愿意为了他的爱成为罪人时,她才会冷冷的对他说:“不。”

    “为了你,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哥哥席拉,为了你,我牺牲了我的青春,忍受著非人的折磨一个人跑去中国练武,为了你,菲亚误解我、鄙视我,以为我是个虚荣好利的女人……”

    “我连我想爱的人都离我而去了,现在,少爷还想让我成为罪人?成为众矢之的?如果这样,我以后走在路上不仅要遭受那些人的指指点点,还可能遭所有人唾弃,甚至还可能不小心就挨子弹挨石头,我没有理由为了少爷过这样的生活,我只是少爷的保镳。”

    一抹泪意浮上眼眶,席朵觉得鼻酸。

    她第一次对少爷说了的狠话,一个违背心意,一个连自己都忍不住要咒骂自己的狠话,为的就是要他走回属于他原本的道路上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似在空气中蒸发了似的。

    “朵儿,这是霍曼刚煮好的海鲜汤,过来尝尝吧。”莫儿敲门走进,看到席朵慌忙伸手抹泪,也不说破,笑著将汤搁在她桌前,顺手帮她把一桌子的剪报给收好放到底下的柜子里。

    “谢谢。”她低头把汤移到眼下,拿起汤匙便-起汤来,藉以掩饰刚哭过的红眼睛。

    莫儿心疼的瞧著她,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想说的话给吞进肚子里,“好-吗?霍曼说你太瘦了,怕你走出去被风吹走,所以最近正想尽办法要给你补一补,把你养胖呢。”

    为此,小彩儿还吃味得厉害,更是成天找霍曼麻烦,他辛辛苦苦煮的汤里不是不小心“飞”进一只死蚊子,就是他烤的蛋糕里不小心“钻”进一只蟑螂,不然,就是她不小心“滑”了手,把他精心制作的佳肴和碎掉的盘子一起进了垃圾桶,说来,这碗海鲜汤还真的得来不易呢。

    席朵抬眸,轻扯了扯唇角,“是吗?代我谢谢他。”

    自从她再次跑到梦幻古堡把自己藏起来,这两个多月,她根本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门,指的还是她的房门,所以除了每天她请莫儿送进来的列印新闻稿外,这世界发生了什么事她是一无所知,就连堡内来来去去的客人,她也压根儿没见过一个。

    因为不重要,所以她不关心、不过问,每天除了三餐,她只想懒洋洋的窝在沙发椅上,望著窗外的天空发呆、流泪。

    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天,她会毫无顾忌的投入少爷怀中……

    他是爱她的吧?如果不是,他不会为了她把所有人丢下,还一并的把他的美好未来也丢下。

    所以,她真的伤了他的心,而且伤得很深很深,深到他把自己藏起来,谁也不见,让全世界都找不到他,包括她。

    她,是自作自受,错在她不相信少爷会爱她,错在她坚持不爱他,错在她的誓言言不由衷,错在她像个呆子似的,不明白少爷为她做的一切……

    “其实,洛雷夫告诉你有恐怖份子混进新娘候选人里头一事是假的,那是亚瑟安请他帮的忙,为的只是名正言顺的把你再拉回他身边,他说,他会有办法让你忘了你对席拉的誓言,心甘情愿嫁给他。”

    这是她再次回到梦幻古堡的那一夜,莫儿对她说的。

    才恍然呵,少爷早已事先铺好了路让她可以通过新娘竞选贬,一步步理所当然的走向他,不必接受任何人的质疑,任何人的阻碍,让美国全体人民都向他们的幸福道贺。

    “这,本来是他要的两全其美,可以兼顾他的政治生涯与属于他的幸福。”那一夜,莫儿对她说:“他可以向父母对他的期望交代,可以向死党们为了他的选举而做出的努力付出交代,可以向全美国支持他的人民交代,也可以同时把你留在他的身边,当他一辈子的妻。”

    她听了泪流不停,心痛得像是要死去。

    想著那一夜,想著莫儿曾经所说过的话,想著亚瑟安的体贴与用心良苦,想著想著,席朵的泪一颗颗滚落,滴进了面里。

    她内心的话,内心的挣扎,内心的悔恨,站在一旁的莫儿全“听”见了。

    “只是,真的无法两全其美的时候,他的选择却是要你,得一男子深情如此,就算被天打雷劈又何妨?”接续著席朵方才的思绪,莫儿轻轻地开了口。

    席朵一怔,诧异的抬起头来看著莫儿——

    她刚刚说了什么?她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

    惫有,她的誓言……

    老天!是自己听错了吗?也许刚刚莫儿根本没开口说话,那个声音只是自己的幻觉罢了?

    莫儿一笑,对于席朵此刻脑海中闪过的一大串问号也不解释,温柔的拿著纸巾替她抹去挂在她脸上的两串泪珠,“再哭下去,这碗海鲜汤肯定咸得不能吃了,快吃吧,对了,吃完可以请你自己把这碗收到厨房去吗?今天古堡全住满了,客人多,有好多事要忙,所以——”

    “好,我会自己拿下去的,不好意思,这两个多月来都麻烦你了,我真的很过意不去。”说到此,席朵难为情的红了脸。

    她在这里白吃白喝白住,三餐还劳莫儿给端进房,说什么都是她理亏,今天莫儿这一提,还真是让她无地自容了。

    “真过意不去就动手帮帮忙吧,霍曼厨房里的人手不太够,可以的话这几天你先去帮帮他,好吗?”说完,莫儿饱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后,转身走出房门。

    也是该让他们见面的时候了吧?

    再等下去,一朵漂亮的花会枯死,一片上等的绿叶也要变黄。

    拔况,近来的梦幻古堡越来越不平静,洛雷夫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她还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

    趁早,把这相衬的花和绿叶给送走,也算了她一桩心事,对爱妮丝那头也交代得过去。

    爱妮丝,怕也要生了吧?届时,她一定要央求幽灵带她去探望她,亲手抱一抱她的宝宝。

    想著,莫儿的唇边不由得逸出甜蜜的笑,脚步轻快的下了楼。

    “霍曼……”

    “谁叫我?”正切著大蒜的霍曼闻声以手背抹著辛辣不堪的眼,抬眸,竟见席朵的身影映入眼帘,惊得菜刀从手中落下,匡一声落地……幸好身手快,脚闪开了,那刀才没切掉他的脚指头。

    “对不起!你没事吧?”站在门边的席朵忙不迭奔进厨房。

    “你别过来,没事的。”他出声阻止她再往前走,先她一步捡起那把菜刀,“这刀不长眼,又最不爱女人,你要靠近,它可能会显灵来个飞刀表演。”

    什么……

    她失笑不语,眸子里却闪现近日来难得的一抹笑意。

    见她眼里带笑,他也放心了,扯扯唇,故意挑起眉道:“你突然跑到厨房里来干什么?”

    闻言,席朵把手里的碗递给他,“我把碗拿回来放好,这汤面真的很好吃,谢谢你,还有,莫儿说近来堡里忙,叫我到厨房帮帮你。”

    “莫儿叫你来的?”喝,他就猜是她!这个好心的丫头又忍不住作弊了,竟然敢违背幽灵的“旨意”故意把人引到这儿来。

    “是啊,不知道我可以帮得上什么忙?老实说,我不会煮菜,但是切东西或是端端盘子应该还可以。”

    濒曼擦著腰,突然轻咳了两声,才道:“那好吧,你去粮仓抱一袋米过来给我,米缸的米刚好见底了。”

    “好。”她点点头,转身要走。

    虽然她有点讶异他竟然会叫一个女人去抱一包米袋过来,但是,她不是一般女人,抱一袋米对她应该不成问题。

    “等等——”

    “还有事?”她回头。该不会是这男人突然变体贴的改变主意了吧?

    “粮仓在哪里你知道吗?”

    “我……”确实不知,她虽然在这里住了段不算短的日子,当了很久的米虫,但她还真的不知道真正的米虫又住在哪里呢……哈,越来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无颜见江东父老。

    “走出门口左转第三间,别走错了。”霍曼故意的大声道。

    “好,我知道了。”头低低地往前走,席朵很快的来到了左转第三间的房门口。

    打开门,她走了进去,果真看到一大堆的米堆在角落,再走近要拿米时,眼角却发现另一边的角落里有个东西在动……

    那个东西很大,像是个人……

    她一惊,下意识地防备心起,才要伸手掏枪,迎面一只长腿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她的枪踢飞——

    对方惊人的速度与敏锐的警觉性让她错愕不已的愣在当下,下一秒间脖子已被一把刀给架上——

    “朵儿?”亚瑟安看见来人,刀子蓦地从他的手中松落。

    “少爷?”她怔怔地看著他,恍若在梦中,下一秒,她已跌入一个温暖的胸怀,被一双紧实有力的手臂给牢牢抱住。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感觉……

    熟悉的怀抱……

    失而复得的惊喜如何言喻?她说不出,只能闭上眸子紧紧的回抱住他,静静的感受这一刻。

    “我爱你,朵儿。”像是怕吓坏她似的,亚瑟安轻轻地开了口。

    “我知道。”

    他微诧,带些沧桑的眉眼意外的看著她。

    他以为她依然会像过去一样坚持不爱他,也不让他爱她,可是此刻她竟然如此的平静,还一脸幸福的偎在他怀里。

    “我也爱你,少爷,那天……对不起对你说了那些话,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只是——”

    “嘘……我知道的,别说了,我根本不会为这种事生气。”

    “可是你那天一句话也不说……”

    “说再多都没用,我只好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心,我想告诉你——为了你,我可以舍下全天下的人,没想到你比我跑得更快,再一次不告而别……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值啊,竟是一个让你想丢便丢得下、想离就离得开的人。”

    “不会了、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少爷,就算要被天打雷劈我也不怕,就算那些牛鬼蛇神要来把我抓走我也不走,这辈子我要赖在少爷身边,你睡米仓我也跟著睡米仓,你去行乞我也要一路跟著要饭,再也不离不弃……”

    泪,汪然而落,席朵紧紧抱著他,泣诉著一串串的歉意……

    粮仓门外的两个人听得感动的眼眶发红,怕自己跟著失态,脚跟一旋,悄悄的离开了。

    “朵儿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莫儿抹去眼角的一滴泪,笑著道。

    “是啊,幸福,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之前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霍曼有些失落地想起了爱妮丝。

    “是啊,这句话我也要送给你,霍曼。”

    “我没这个命呵。”人家都为别的男人生儿子去了,他还能有什么希望呢?顶多等爱妮丝把娃儿生出来,厚脸皮的说要当人家儿子的乾爹。

    莫儿不想再对他说一次——他的幸福根本不在爱妮丝身上。

    有缘终会成双,急不得。

    “这件事若幽灵问起,你就说是我说的。”

    洛雷夫因为亚瑟安的突然弃选而对亚瑟安很不谅解,所以故意不告诉他席朵其实人就在古堡里,那亚瑟安也绝,自己便在古堡内待下来,每天跑到厨房里“打工”,洛雷夫不给住,他无所谓的便在厨房边放米粮的房间打地铺,还告诉洛雷夫——他要住到他帮他找到他的新娘为止。

    言语中闻不到烟硝味,也没有上演全武行,两个大男人还是这样对上了,而且僵持了两个多月。

    没错,和席朵入住梦幻古堡的时间只差四十六个小时,可悲又可笑的是——两个人明明在同一个古堡饭店里,却从没打过照面。

    她没幽灵心冷,能看著两个人的相思无尽期而不伸出那只手,现在既然席朵也想通了,她没道理再让两个人楼上楼下的兀自想念。

    濒曼看莫儿一眼,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反正,幽灵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对吧?”

    闻言,她红了脸,快步走开。

    说她不怕幽灵是假,幽灵得知此事后也必定会惩罚她——用他认为最好又最不伤害她的方式。

    但,又如何呢?

    这世上已经有太多的无奈,她能让它少一桩便是一桩了,何况,席朵是爱妮丝的师妹,也等于是她的妹妹。

    唉,不想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幽灵气消了再出现吧……

    【全书完】

    想知道超级赛车手费蒙和娇羞助理林柔儿的浓情爱恋,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303梦幻FANTASEA古堡之《极速情狂》

    更不能错过,神秘画家爱妮丝跟黑道地下总统舒赫你追我躲的激狂情事,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319梦幻FANTASEA古堡之《女人香》

    绝对精采的,酒家女楼海宁与装穷摆阔于怀理的搞笑恋情,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341梦幻FANTASEA古堡之《一天一点爱恋》

    爱恋满满的,阿拉伯三公主卡蒂雅和风流潇洒的范晰精采恋曲,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356梦幻FANTASEA古堡之《乞儿妻》

    恋情百分百的,冰山美人容嫣和俊美爱耍嘴皮子的乔恩斯逗趣情事,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387梦幻FANTASEA古堡之《风流小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