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遗落在时空的爱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遗落在时空的爱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鲍元二六○○年。

    密里苦恼地坐在计算机媒婆前发怔,要不是因为它乃是他耗费心思与精力钻研出来的成果,他早一掌将它给劈了。

    对于这伟大杰作--至少他以前是这么认为的,竟会让主人想把它毁了,原因自然是--它破天荒地头一遭……

    没错,就是出乱子了。

    当他昨天意外得知王子竟然还有一位双胞胎弟弟时,心脏就开始○规则跳动,总觉得自己即将大难临头,内心骚动○已。

    差了几十秒出生的兄弟,按理精密的计算机是不会出差错的,偏偏--

    唉!人为疏失才是重点,只不过伟大的科学家怎么会承认这一点呢!可说起来也不能怪他,毕竟二十六世纪是罕有双胞胎的,他们控制胎儿生成一直控制得很好,为了让胎儿有充沛的养分,若有双胞胎的情形会牺牲其中一个,这已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没想到,王后竟然暗自生下双胞胎。

    难怪那和王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始终不为外人所知。

    这不可好,配错婚了!

    懊属于弟弟的良缘却变成哥哥的。

    懊不容易,古瑛和这个王子的弟弟在这辈子终于能结合,却让他一手给毁了,他们的下辈子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想到此,他就郁闷不已,一双眉毛斜斜地往上吊。

    突然,时空门中传来一重物落地声,他忙跑上前去察看,果真是古瑛回来了,没有她在一旁骚扰的日子也实在无趣得很。

    “这机器怎么那么烂!”古瑛揉揉被摔疼的臀部,“哇,我的衣服!快拿件衣服给我,密里!”

    密里抓起门旁的白色工作长袍丢给她,“-连头都没抬一下就知道我在这里恭候-的大驾?”

    她忙将长袍套在身上,“不在喊也要把你喊出来。”

    “-以为我是什么?随传就可以随到?”

    她终于将眼睛的焦点放在他身上,“你吃错药啦?”她心情已经够糟了,还得忍受他的冷言冷语?

    “成果如何?”密里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虽然计算机媒婆配错婚,但他的错误却让她得以回到过去,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李绍风。

    迸瑛无奈的扫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那女人迷他迷得死死的,他根本看不上我,从头到尾他都拿我当妹妹看。”

    “哪个女人?”密里一头雾水,接着才恍然想起--

    当初他是为了将古瑛拐进他的轮回实验中,才把李绍风--他原以为是王子的这个男人说得很凄惨、很可怜,让她掉进自己设计的陷阱中。

    其实后来他调了李绍风的资料来看,上面写着那一世他是因为心爱女子在与他过完新婚之夜后去而未返,因而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不会吧?密里突然又是一阵心跳加速。那李绍风这一世该是星际王子的弟弟,难不成他也不喜欢女人?他可以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一直没让人发现,一定有其古怪之处。

    倏地,他脑海中又是灵光一闪。

    心爱的女人……去而末返……新婚之夜后……

    不会吧?难道是--

    “-是在新婚之夜后偷溜回来的?”他非常、非常谨慎的问,声音不由得放缓放轻,但对方响应他的可不是如此。

    “你怎么知道?”古瑛几乎是大叫着,瞪大双眸看着他,像看个怪物。

    太可怕了!难不成密里还可以监看到几百年前的清朝不成?连她原本想隐瞒的事实都曝光了。

    “我的妈呀!”密里以掌击向前额,心里不禁发出阵阵哀鸣。

    原来记载中那名让李绍风跑去当和尚的女子竟然就是古瑛?!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是应该是历史吗?怎么二十六世纪的古瑛回到古代竟发生同样的戏码,未免太荒谬了吧?

    是因为古瑛回到占代之后历史才变成这样?还是历史本来就是这样,而古瑛回去也只是陷入相同的命运?

    真是愈理愈乱!

    “你没事叫妈妈干什么?快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他根本没心思去理会她的任何问题,他的脑筋已经快打结了。

    “就是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新婚之夜过后跑回来的?”

    “猜的!”密里很快的回答后,又蹦出一个问题,“-不是说毫无成效?怎么又会和他有新婚之夜?”

    “我结婚的对象是李云天,新婚之夜当然也是和李云天过,李绍风娶的可不是我。”

    “-会不会搞错了?”密里大叫一声。

    “你才有没有搞错呢!那李绍风根本就不像王子,除了外表长得一模一样以外--”她顿了一下,接着道:“说到这,你倒欠我一个交代,为什么没告诉我王子的前世是双胞胎这件事?”

    “我是搞错了。”密里回了一句。

    她一时会意不过,过了两秒才发现他说了什么!她的脸别地一阵白--

    “你是说你真的搞错了对象?王子不是李绍风?”

    “是也不是。王子有两个,只不过一个是大家所熟知的,就是我们口中的王子,而他的双胞胎弟弟当然也是王子,只不过是一个影子王子,一般人不知道,这个影子王子就是李绍风,而李云天则是现在为大家所知的王子,也就是原本-要嫁的对象。”

    “双胞胎?!”古瑛的嘴张成一个O字。

    “所以计算机才会失误。”他知道说出来会让古瑛恨死他,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不说出来他会好几辈子良心不安,那太得不偿失了。“其实,-婚配的对象该是王子的弟弟,也就是李绍风。”

    “天啊,你最好一次给我说清楚!”简直在拿她的婚姻大事开玩笑嘛!

    “我正要说呢……”

    听完密里拉拉杂杂一堆毫无条理的陈述之后,古瑛终于勉强地消化了计算机媒婆将现任王子配错老婆的这个事实。

    “那现在怎么办?”自己不是那王子的命定老婆,她当然很高兴。但,密里该怎么办呢?如果她不嫁给王子,总得有理由,可是,这个理由可能让密里从此被打入天牢。

    懊歹她也是他的至交,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可是,为了救他一命却得拿她这辈子的幸福来换取,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因此,她左想右想,还是想不出任何结果。

    而密里脑子里思考的可完全不是这档事。伟大的科学家总是有某些异于常人之处,譬如说--在此性命攸关的当头,他脑中浮现的是古瑛在清朝的新婚之夜,究竟是给了谁?

    照现在计算机媒婆所呈现出来她前世的资料,和影子王子李绍风的是不谋而合,万不可能有差错的,但,古瑛却坚持自己嫁的人是李云天。

    “喂!-真的确定自己嫁的人是李云逃邙不是李绍风?”

    “我--”古瑛-起了眼,“那是我和李云天、王碧月和李绍风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会搞错。”

    “可是,”他动手在计算机媒婆上按了几个键,“李云天的老婆并不是-啊,他的老婆被他亲手打死,七世不得成姻缘。”

    “什么?!他的老婆被他亲手打死?”古瑛差点没失声尖叫,不知那个替死鬼是谁。

    “错不了!王子冷冰冰的个性就是这样来的,而且他亲手打死爱人,这世世姻缘难果。”

    “那绍风呢?”

    “因为-的出现,所以害李绍风后来出家当和尚。”密里接口道。

    “什么?!我害他出家当和尚?那他现在呢?”

    “所以他在这一世才变成影子王子,不问世事。”他聪明地下了结论,“这就是证明前世的确影响今生。”

    “可是他爱的女人是王碧月,娶的也是王碧月呀,怎会变成我?”

    “-一定弄错了。”这回,密里的语气极坚定,先前计算机发生错误的阴霾已完全消失,现在的他已然恢复了自信心且雀跃万分。

    这一次古瑛没有再反驳他的话,反而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弄错了。

    她确定她要嫁的人是李云天,但,那夜来到她房里的人她却无法确定是不是李云天……那人醉得一塌胡涂,褪去了平日的伪装面容,她根本判断不出来他是谁。

    难道那一夜成了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的真的是李绍风?

    天啊,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吗?她该回去看看的。

    而且,如果因为她害得李绍风去当和尚,那是万万不可的,如果前世真的影响今生,那她的罪过可就随着他的一再转世而成倍数递增了。

    可是……绍风真的有爱她那么深吗?古瑛的心此刻又揪疼起来。

    密里走近她,伸出手将她眉上的轻愁抚平。

    “回去吧,我知道-想回去,而且,那里有一个深爱-的男人正等着-呢。”

    她双眸微微一抬,盯住密里那分明不舍的脸。

    “我回去,那这里怎么办?王子的新娘不见了不就要天下大乱。”

    “大乱就大乱吧!属于王子的姻缘自然会出现。”

    “可是他们一定会找你兴师问罪。”

    “-又不归我管,-要逃婚又不是我的错,对不?”

    “可是--”

    “-实在很-唆,-是不是舍不得我呀,那-就让李绍风去当他的和尚好了,顺便告诉-,他尘缘末尽,当和尚也成不了佛,-这样伤害人家的心,可是造了业障,世世要还债,直到还清方可休,还有……”

    她哭着打断他,“你有完没有完?人家舍不得你,你竟然像是巴不得我快走!”

    密里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发,“傻瓜,有缘做朋友自然还会再见面,何况,我这一世和-这么好,未来一定会再见面的,-放心好了。”

    清朝。

    自从那日热热闹闹的办了一场遍礼之后,整个李家庄陷入比以往更加死寂的气氛。大庄主李云天整日摆个酷脸,倒是和以前没两样,反正众人已习以为常。但,现在竟连二庄主也凑上一脚,冷着一张脸,李家庄上上下下皆小心翼翼到了神经质的地步。

    林黛终于忍受不住发颓了,吃饭吃到一半,当饭厅内静到最高点的时候,她啪地一声将筷子用力放到餐桌上。

    “拜托你们讲讲话行不行?不然,笑一个也行,没有了女人日子还是要过的嘛!拔苦虐待自己呢?”她看看李云天又看看李绍风,竟然没有一个人理她。

    心想自己是伤患,还得遭受这种待遇,不由得小嘴一扁,正想哇啦哇啦大哭一场,突然瞧见饭厅门口出现了一位失踪已久的姑娘,她高兴得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你们快……瞧瞧……谁回来了?”她结巴的说完,人已飞奔而去,拉住迸瑛的手左摇右晃的。“古姊姊,-躲去哪了?这么久没见-的人,绍风又不让人去找-,说什么-自己想回来便会回来,这是什么理由?”

    原本埋头进食的两人,一听见这声“古姊姊”全停止了动作,仰起脸面对来人。

    迸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上有一堆疑问要问,却不知如何开口,对于她的突然消失,他们又会如何想呢?

    “欢迎-回来,古瑛-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李云天率先开口。

    他说的是实话,毕竟,他对她有太多的抱歉,如今,她回来了,心上对绍风的愧疚便少些,而绍风也可重展欢颜。

    听见李云天的话,古瑛的内心有着淡淡的感动,即使,他还是这样冷冰冰的,但,至少,她知道他是真心高兴看到她的出现。

    她微微地一笑,朝他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让李绍风的话打断。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说完,他站起身往外走,顺手将古瑛拉了出去。

    迸瑛被李绍风粗鲁地拉到庭院,脚都还没有站稳便被他一把拥入怀中,他紧紧的抱住她,整个头埋进她的颈项间,然后一动也不动。

    “你快让我透不过气来了。”她低低地抗议着,却没有移动自己被他抱住的身子。

    “我好想-、好想-、好想。”他的头依然枕在她的颈窝里,“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嗯?新婚之夜后竟然丢下相公跑了,我就这么让-不满意?还是-不喜欢我喝酒?可是,那一夜如果没喝酒就不会走错洞房,-也不会成为我的妻子了,那一夜,我是不是很粗鲁?有没有伤到-?一定有的,所以-才会离开我,对不?”

    连日来积压的情绪,让李绍风一发不可收拾。

    他担心、害怕,却又紧紧抱着一丝希望。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她只是离开一阵子,一定会再回来。

    “我不知道是你,绍风。如果知道那一夜是你,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丢下你、丢下这里的一切。我爱你,你一直知道的不是吗?可是你爱的却是别人,我……”

    李绍风用手-住她的唇,脸上有着难以言喻的激动,眼眸中炽热的光芒直直地射向她。

    “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古瑛。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听清楚了吗?”见怀中的人儿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两眼呆滞的瞪着他,他又开口,“如果没听清楚我再说一次……”

    迸瑛终于有反应了,她眼角扑簌簌的掉下来。

    她无法相信、不敢相信,直到李绍风不断地在她的耳边重复又重复。

    “你真的爱上我了?不是把我当妹妹?”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怯怯地问,含泪的眸子一眨一眨地,闪动着晶莹。

    “我比较喜欢-当我娘子。”他吻上她的鼻尖。“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证明给-看。”跟着他吻上了她的眼,然后吻上了她的唇。他不会再让她消失了,不会!

    “喂,我有一个问题。”她推开他的脸,满脸娇羞。

    “有什么问题比我吻-更重要?”

    “你走错新房,那大哥不也走错新房,那他和碧月……”

    “碧月……”李绍风神色一黯,不想在他们重逢的此刻谈这件令人伤感的事,“以后再告诉。”他开始他的侵略行动。

    “喂!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

    “全部待下回解答。”

    “不行,这问题很重要的!”她大声疾呼。“你非得现在回答我不可!”

    “那请问吧,我洗耳恭听。”他非常无奈地说。

    “如果那天你没有因为喝醉酒定错新房,你会不会和碧月……呃……那个?”

    他眼神含笑的瞅着她,直到她的脸一直红到耳根,才悠悠地道:“不会,我会坚持当个在室男。”

    迸瑛满意的笑了,心甘情愿地主动献上自己的吻……

    密里在古瑛回到清朝之后,重新调出李绍风的前世资料来看,然后神秘兮兮的笑了。

    没想到他密里阴错阳差的一个实验,便让人世间少了一个和尚,如来佛祖会不会找他要人呢?这倒是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二十六世纪的王子--即清朝的李云天,依旧是冷冰冰的对女人不理不睬,对未婚妻的失踪根本不闻不问。

    看来他密里的脑袋瓜子是暂时保住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