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想你的时候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想你的时候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柄华撞球店深夜大火

    起火原因警方深入调查中

    这则新闻赫然跃进王萱萱的眼底,惊慌恐惧之际,她来不及看清新闻的内容,抓起茶几旁的电话拨了号,想弄清楚怎么回事。

    “喂!雨若吗?-有没有看报纸?”

    “大清早的问我有没有看报纸,-脑筋烧坏了啊!”林雨若边说边打哈欠,她抬头瞄了一下时钟。才早上六点多?!这该死的女人竟不让她好好睡个觉……真是愈想愈气!

    “火是不是-放的?”王萱萱十分认真的问道。

    “我?!什么火?”她有没有听错?

    “撞球店失火了!版诉我,没有-的事。”她的口气已稍转严厉。

    “撞球店失火了?!-是说……”林雨若大叫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国华吗?!”

    “没错。”看来雨若根本不知情,这令她顿时放心不少。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好端端的跑去坐牢受罪,只为了那几个臭男人。

    “天!”林雨若用手拍了一下前额,心中翻腾不已。“有没有人受伤?”这才是最重要的。

    “报纸上说……”王萱萱拿起报纸仔细的看了又看。

    “说什么?”林雨若急急问道。

    “只有两个人受伤,”她再看了一眼,顿时大叫出声,“是王岳和阿中,是他们!在马偕医院。”

    林雨若闻言,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脑筋一片空白。

    “雨若,雨若,-在听吗?”她可别昏了过去。

    “我在。”她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跟-多说了,我现在就去医院!”

    币上电话,怔忡了会,林雨若才回到卧室换下睡衣,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

    病房内静悄悄的,一进门,林雨若便瞧见窗台边的那床病人,正侧过头来紧紧的盯着她,那双眼眸她再熟悉也不过,它们曾经是专注的含着深情,此刻却冷冷的透出一道寒光,直射她的脸庞。

    “这样---满意了?”王岳冷冷的说,眼眸却一刻也未曾离开过她的脸。

    他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狠,让国华在一夜之间消逝殆尽,他们几个男人倾注所有才建立的小小事业,竟然一夕问毁在她的手上。

    他承认他们对不起她,但,应该不至于得到如此严重的报应吧?

    一把火烧了他们所有人的心血……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她就满意了吗?

    唉!可悲的是--他竟然无法恨她!

    王岳望着她的眼神,迟迟无法移开。她对他还是有情的,不然她不会到医院来看他。可是,她怎么可以出现在这儿呢?要是警察来抓她那怎么办?

    “-快走吧!不走就来不及了。”他突然斥道。

    “你在说什么?我……”

    “我叫-快走,听到没有?火-已经放了,国华也完了!-不应该在这里傻傻的等警察来抓。快走吧!我不会告诉他们-来过。”

    “警察为什么要来抓我?”林雨若微微一楞。天啊!他刚刚说什么?“你以为国华的火是我放的?!”

    她终于搞清楚这男人究竟在说什么了。就为了她一句气话,他们都以为火是她放的?看来,她是祸从口出。

    “难道不是?”这女人演技一流,他才不会相信她的无辜。

    “当然不是!”她斩钉截铁的说。

    “这可是-的杨麒亲口对我说的,假不了!-实在不必对我作戏,这儿没有其它人。”

    “我为什么要对你作戏?只不过是个气话,你们竟然当真。你真的以为我会狠得去毁了这一切?你真的以为你的店值得我冒着被抓去坐牢的危险,而放一把火烧了?认识我也好一阵子了,你竟一点也不了解我?”说到这,林雨若失望痛心得泣不成声。

    她真的对他失望透了!在他的心里,她竟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王岳默默地望着她,心中涌起千万个不舍与柔情。他总是惹她哭,让她伤心流泪……唉!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想来他是让昨夜的那场大火震惊得晕了头,才会以为雨若会做出这种事来。他凝视着她的纤纤身影,柔弱无助的靠在门上哭泣,不禁心中一恸。

    “雨若,过来。”他轻声呼唤着。

    他再也不要让她哭泣,他再也不要她形单影只。

    她需要的是一双温柔而安全的臂弯,他不愿再当个懦弱的爱情逃兵,与其将她交给杨麒,还不如交给自己!他会终其一生爱她、怜她、疼她、惜她……不再让她成为爱情路上的流浪儿。

    “不要!”她别过脸语带哽咽的说。

    “-不是来看我的吗?不过来怎么算来看过我?还是-怕我?”他激她。

    “我为什么要怕你?”

    “那就过来。”他柔声道。

    “不要!”她任性的坚持着。

    “那我过去……”说着便起身要下床。

    “喂,你在干什么!”她急忙冲到病床边,原本想要阻止他下床,却一不小心撞进他的怀中。“没弄疼你吧?”她抚着他裹着石膏的左手,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依偎在他的宽大胸膛。

    “没有。”腾出另一只手,王岳顺势拥着她。

    “除了这儿,”她指指他的左手,“还有其它的伤口吗?”

    “没有。”他将她搂得更紧了。

    “你快躺回床上,别站着。”她突然意识到他在做什么,脸红通通的作势要推开他。

    “不要!”他紧搂着她不放。

    “别闹了,这里是医院。”她用力的扳开他搂在她腰间的手,呼吸急促的提醒道。

    “不要!”雨若那一丁点力气哪奈何得了他,他依样画葫芦的学着她方才的口气。

    “那你要怎么样嘛?”她嗔怒道。

    “亲我一下,我就听-的。”他-着眼邪邪笑道。

    林雨若无奈的望着他,为了让他这个病人乖乖的放开她上床休息,她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扬起头,她将唇凑近他的嘴角,轻轻的啄了一下。

    “现在你可以躺回床上了吧?”她满面娇羞的低垂着头。

    她竟亲了他!她爱了一个多月的男人。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美妙!

    前天晚上,她以为她失去了全世界,今天她却有如拥有了全世界!

    要如何形容这错综复杂的心境?

    天!她真是太幸福了!

    “雨若,”王岳温柔的呢喃着,用手托起她的下颚,指尖轻柔的滑过她的肌肤。“-知道吗?-真的好美好美……”他忍不住低喊一声,俯身吻住了她。

    他是如此温柔、如此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生怕一不小心吓着了她。

    天旋地转般的晕眩感觉,这是头一次,林雨若感到全身轻飘飘的有如落在云间。

    这是真实的吗?她不禁感到些许怀疑。上回,杨麒吻她时不是这个样子的……

    她轻轻的推开了王岳,有点抱歉又有点愧疚的看着他,盈盈双目透露着一抹不安与怯意。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当时的情景,但却又不能不解释,她不能让他带着猜疑与误会来爱她,如果他是爱她的话……

    “怎么啦?”他目光留连在她的唇瓣后再看向她,才惊觉她眼中不知何时已闪烁着泪光。

    “你爱我吗?”她垂下了眼,没有勇气面对他。

    “这正是我要问-的,-爱上我了吗?”将她脸上的泪滴拂去,他突然害怕起来。他不知道,如果她没有爱上他,一切只是他自己的一相情愿,那该怎么收场?

    这句话他可是千辛万苦才说出口的,上帝千万得要眷顾他、可怜他才好。

    林雨若含着泪,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经过这些折腾人的挫折与想念,她早就不再怀疑自己对王岳这份浓烈炽人的情感。

    那是爱--她非常的肯定。

    良久,王岳还是对她的点头承认毫无反应,她忍不住抬眼一瞧,却发现她一辈子大概都无法忘怀的景象。

    “你干么闭上眼?”枉费她刚刚用力的猛点头。

    “我在祈祷啊!”王岳缓缓的睁开眼。

    “祈祷?!”她不解的盯着他。

    “祈祷-早已爱上我--而且永远不离开我!生生世世……”

    “哇!你还真贪心!”林雨若调皮的取笑道。

    听完王岳这番话,她心上的乌云扫去了大半,心情也轻松活络起来。

    “我只对-一个人贪心。”他点了点她的小鼻头。

    “你不生气了?”她试探性的问。

    “什么?”他装迷糊,两眼定定的望住她。

    “那个,呃,那天……杨麒……”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颗心早已七上八下,只差没从胸口跳了出来!

    “什么这个那个的?”他存心捉弄她。“嘴巴打结啦?”他咯咯的笑出声。

    她那么点心思,他岂有不懂的道理?

    只是,他不想再触及内心的那道伤口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实在不忍心让这个执着的小女人兀自心慌苦恼。

    唉!看来也只有他替她说出来,她才会好过些,而这对他而言,还真是一件残酷的事。

    “就是那天……”

    “杨麒吻了-?我看到了。”他佯装不在意的说。

    “我知道你看到了,所以才叫他吻我的……”她怯生生的瞧了王岳一眼。

    “-故意的?!是-叫杨麒吻-的?”他简直无法相信他的耳朵。“搞了半天,-在演戏!”他狠狠的瞪着她,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他被她耍了?!她害他整夜失眠,又害他流下男人最珍贵的眼泪。

    八成是因为上辈子欠她的,这回才如此无辜的栽在她的手里……

    “是你先惹我生气的嘛!要不是你先如此无情的对我,我又怎么会牺牲自己的初吻来报复你,让你生气?你、你可恶!”她重重的跺了跺脚,转过身去又要哭了起来。

    王岳从身后搂她入怀,嘴巴在她的耳朵旁吹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好不好?”他柔声哄道。

    “那你不生气了?”她幽幽的说。

    “不生气了。”他举起右手做发誓状。

    “真的?”

    “说谎的是小狈。”

    他轻咬着她的耳垂,令她感到浑身酥酥痒痒,难耐非常。

    “等一下。”她回过身面对着他,不让他再有侵袭她的机会。“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属狗的?”

    林雨若这大爆冷门的一句问话,让王岳不禁捧着肚子大笑,一发不可收拾的笑倒在床上。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杨麒斜倚在门上懒懒的盯着他们。

    他知道雨若一定会出现,却没想到竟会这么早,也许他错过了一场懊戏?

    王岳和林雨若闻声,全将目光移至门口,王岳也起身坐在床沿,带丝疑虑的眼神直直落在杨麒的脸上。他是对杨麒感到些许抱歉,毕竟他们是好友至交,却同时爱上一个女人……

    室内顿时寂静无声,三人面对面的竟不知该说什么才适当,此时门边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杨,你站在门口干么?我们不是来看小岳的吗,是不是他不在?”

    埃棠挽住杨麒的手臂,整个身子向他偎了过去,正纳闷他为什么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林雨若楞楞的杵在那。

    “嗨!”她向林雨若点点头。

    虽然她对海棠不甚熟悉,之前也只见过一次面,但她其实并不讨厌也不排斥海棠,只是替她感到可悲,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也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她的男人。

    这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嗨!”林雨若也微笑以对。

    也许是她太多虑了,以为杨麒没有她会伤心孤独。

    她忘了他是一个永远不会让自己寂寞太久的男人,她也忘了他身边有这位柔顺的海棠陪伴着,她似乎高估了自己在杨麒心中的地位。

    与杨麒的这场游戏也该结束,他仍是他,她也还是她。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也都改变不了她对王岳最初的执着。

    是的,就是这样。一切都没有改变……

    埃棠有事先行离去,而林雨若和杨麒陪王岳又闲聊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告别。

    走在马偕医院外的人行道上,林雨若的心情已不像方才乍见杨麒时的起伏不定,她找到了真爱与自我,整个人看起来倍加亮丽与恬适。

    “火不是我放的。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我想我有必要声明。”林雨若不疾不徐的说。

    虽然杨麒和王岳都不会出卖她,但她一向不喜欢受冤枉,因此她必须声明与澄清,不能让任何一个她爱或爱她的人存着具有杀伤力的误会。

    只是除了这个……她其实还是很失望,毕竟让人有这种误会,绝不是令人高兴的事。

    “我知道火不是-放的。今天早上警方已经证实这场大火源于电线走火,由于发现太迟才会酿成巨灾,当然防火设备的不完善也是原因之一……”杨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很抱歉让王岳误会了-,我想我昨夜是慌乱过头才会一时失言,我并不是真的这样以为的,-能谅解吗?”

    “我不会介意的,我提出来就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对我存着这种不必要的揣测与误会,如今解释清楚就没事了,我不会放心上的,倒是……”她停住了口,不安的望着他,一时语塞。

    她要如何告诉他,自己和王岳已经相许的事实?

    前天才将自己的初吻莫名其妙的送给杨麒,今天却又要告诉他,自己爱的是别的男人……

    唉!她开始后悔曾做过的“游戏”。

    她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力利用他对她的感情来报复王岳,但她却做了!

    “杨麒,我真的对不起你,很抱歉我……”

    “不用再说了,一切我都了解。我祝福你们!其实,-和王岳真的是天生一对,是我自己不该介入你们之间,我不是个专情的男人,-没选择我是对的,-用不着自责。缘分逃讪,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他伸出手,前嫌尽释,大方道:“是朋友?”

    “是朋友,而且是一辈子的朋友!”林雨若也伸出手握住他的。

    爱情诚可贵,友谊价更高!

    她永远不会忘记生命中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男子,陪她走过一小段人生,无怨无悔。

    十个月后。

    “雨若,帮我做笔记啦!这老头子的英文好破,念到哪里我都搞不清楚,”王岳哀求着。“-知道我很少求人的。”

    “少来这套!是你自己的英文破,那老头子的课我听过N遍了,没问题!标准得很。”林雨若忍不住数落他几句。

    自从十个月前丢了工作,补习费也缴不出来,林雨若索性放弃当个企管人的美梦,乖乖回去念本行,死K活K念了七个多月,总算让她捡到了一间大学,完成她念大学的心愿。

    她真的和王岳十分有缘,竟然独独考上他的学校,甚至还选修同一课程,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至少当时她的确是这么认为。

    “小若!明天就要小考了,-不会希望自己的老公被当掉吧?”

    “老公?!少臭美了!”她努努嘴。

    “哇!要娶-还不知道感恩?”他夸张的大叫。

    “谁答应嫁给你来着?”她脾气倔得很。

    “-不是很爱我吗?没理由不嫁给我吧?”他理所当然的道,手上忙着翻她桌上的讲义。

    “谁说过我爱你啦?”她挑挑眉,存心让他下不了台。

    “啊?!”王岳蓦地抬起头,彷佛听到什么天下奇闻般,嘴巴略张着。“-没说过?”他侧着头怀疑的看着她。

    “是没说过。”她笑着对他眨眨眼。

    “那就--现在说!”他当机立断的决定。

    他真的没想到他王岳也有如此大意的时候。这个自己爱了大半年的女人,竟然没向他说过“我爱你”三个字?这太荒谬了!

    不行,她欠他一个承诺!

    虽然迟了大半年,但还是得还。不是有人说过不能积欠感情债的,他当然得向她要回来。

    瞧王岳一副霸道又紧张的模样,林雨若真是打从心坎里笑了出来。

    她爱他,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

    只是,当初她执着于对赵云天的情爱,沉溺于他对她所造成的伤害,使她变得脆弱胆小,使得她不敢勇于面对自己真正的情感。

    如果她早一点让王岳明白,其实她爱的是他,之前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猜疑与误会,甚至让杨麒莫名的掺上一脚……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爱一个人,就应该真实的表现出来,用一颗挚意温柔的心去对待、去包容!

    毋需伪装也毋需猜疑--

    爱,就是勇敢的告诉他。

    “我爱你。”林雨若靠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着。

    纵使他们之间早已再熟稔不过,但说出这三个字她还是不胜娇羞的红了脸。

    懊是浪漫感人的一刻,无奈却是在教室里,吻不得也搂不得……但,至少他该回应些悄悄话吧!她充满企盼的等待着。

    孰料,王岳竟十分认真的望着她,嘴里冒出一句,“哇!-还真不害臊!”-

    那间,椅子与桌子的碰撞声,林雨若的怒吼声充斥着整间教室--

    “死王岳!臭王岳!你讨打……”

    王岳脸上挂着一副得意又幸福的笑容拚命的往外跑,林雨若则在后头死命的追着。他竟敢公然取笑她?太可恶了!她非得逮到他,然后再嫁给他,折磨他一辈子!

    早已跑到走廊尽头的王岳,正笑意盎然的等在那儿,等着林雨若再一次不小心撞进他的怀里……

    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吻她搂她,告诉她--

    他会一辈子爱她、怜她、惜她!

    天涯海角,物换星移,永不改变!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