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风雅情郎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风雅情郎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楚薇冲进医院的特等病房时,哭倒在床边的庄雨荞正好闻声抬起头来,一见到她,楚薇心虚了,急慌慌的心情在一瞬间跌落至谷底。

    “对不起,我不该来的。”说着,她转身要走,却撞上一堵厚实无比的肉墙,她逃得匆忙飞快,因此也撞得生疼。

    “人都还没见到就想走了?”阙洛两手交叉在胸前,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你让开。”楚薇气恼,想伸手推开他又推不开。

    “她想走就让她走吧,反正我已经是个废人,她不想留在这里也是正常的。”欧席亚温柔的嗓音从病床上传了过来。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楚薇委屈的颤抖着身子,心痛得无法自抑,咬住唇,就怕自己真的哭出声来,让他们笑她爱哭鬼。

    “你这个样子真的很丑。”阙洛低头俯视着几乎要将自己的唇给咬破的她,带点嘲弄的笑着,“怎么?你的坚定就这么一点点?想走就走吧,走了就不必再回来。”他让开自己挡在门边的身躯,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你……”这个阙洛真的太可恶了!

    “楚小姐。”庄雨荞唤了一声,朝她走过来,不由分说便朝她跪了下去。

    “你不要这样,我记得自己答应过你什么,我只是来看看他,不会跟你抢,也不会跟你争,你快起来吧!”楚薇伸手要将她扶起,可是庄雨荞却硬是铁了心的不起身。

    “我替我弟弟的所作所为跟你道歉,希望你原谅他,也希望你可以不计前嫌的原谅我,我们姊弟都对不起你,对不起席亚,请你接受我的道歉。”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弟弟是谁?他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为什么你要跟我道歉?”庄雨荞只是哭着摇头,一句话也没再多说的跪在那里,楚薇望向欧席亚,又望望身后的阙洛,只见两人都似乎没打算为这一切作个解释,难道他们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庄雨荞继续跪在自己的面前?

    “你走吧。”欧席亚终于在一阵沉默之后叹口气道。

    “席亚……”庄雨荞愧疚不已的望向他。

    “你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一切我自有分寸,走吧。”

    巴欧席亚相处五年,庄雨荞深知他温柔下的固执与坚持,于是不再多说什么,再次朝他和楚薇磕了一个头才缓缓起身离去。

    “你真的打算放过他们姊弟?”阙洛不以为然的将门给踢上,“你的腿也未免残得太没有价值了。”

    欧席亚淡漠的望了他一眼,下逐客令,“你也可以走了。”

    “我?”不会吧?这个人几时过河拆桥得这般厉害,完全没了人性,竟然才一见到心上人就要把他赶走?

    “过来,薇。”欧席亚不理他,转而唤起怔愣在一旁的楚薇。

    闻声,她转过身子缓缓地朝他走去,人还没走到床边就被欧席亚扬手一伸拉入怀中,没有让她有喘息的空间,他带点冰冷温度的唇瓣迫不及待的覆上她的。

    这个欧席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竟然当着他阙洛的面跟女人大玩亲亲?去!他阙洛又不是偷窥狂!

    低咒一声,阙洛没好气的转身离开病房,未了还将门给重重的甩上,以表示自己被忽略的不满。

    “少主。”任之介的人就在门外长廊的座椅上,见到阙洛,他还是起身必恭必敬的喊了他一声。

    “你有完没完?还当自己是阙家的狗?”阙洛冷哼一声,说话丝毫不留余地,但一颗心却是柔软的。

    任之介对他的话无动于衷,只是淡笑着,就算已经离开阙氏企业自立门户,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阙老爷子和阙洛的恩泽,不管这其间发生过多少的风风雨雨、是是非非。

    见他不语,阙洛也不想逼他,走到他身边的位子坐下,点上一根烟便抽了起来。

    “你跟席亚真的太不够意思了,有好玩的竟然没找我,说什么我们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为什么整个计划里独缺我?”要不是任之介突然打电话要他到楚薇家去堵人,他可能连欧席亚死了都不知道。

    “只是件小事,不劳少主费心,何况少主近期又为婚事忙得不可开交,席亚是体谅少主所以才找上之介我,您就不要多心了。”

    知道任之介的话是事实,阙洛只能咕哝一声,也不能说什么。

    “接下来呢?庄日新那家伙难不成也要放过?”

    “坐几年牢吧,总要受点教训才成。”

    “才几年?”知道这小子是五年前让楚薇失忆的罪魁祸首,阙洛心中就有一股气往上涌,“要不是他,席亚也不必受这么多年的苦,要是我,绝对会让他跨牢房蹲一辈子!”

    “很多事情是注定的,绕来绕去,结果还是会绕回原来的轨道上,楚薇和席亚是如此,少主和少夫人不也是如此?我想席亚也是这样想的,只要楚薇不受伤害,他就不会主动去伤人。”

    “是啊,然后自己变成只残废的猫。”老实说,他真的无法接受欧席亚成了伤残人士的事实,虽说保住一条命已属难能可贵,但是……他妈的!他那翩翩美公子瘸了只腿走在路上,再优雅也会较以往逊色几分,一想到此就让阙洛十分的不爽与气闷。

    似乎吻了一世纪,欧席亚才缓缓地松开手臂,让楚薇有呼吸喘息的空间,见她的脸颊酡红如霞,胸口起伏不已,小女儿情状的羞涩与爱恋在她的眸光中闪现,他又想低身去吻她,却让她飞快地给逃过了,只不过,她逃得开他的吻,逃不开他的臂弯。

    “又想逃?”

    “不逃难道任你欺负?”

    “我欺负你?”

    “难道不是?”刚刚那吻像是带点惩罚似的,不似他平日的温柔,反而像要把她整个人给吞进肚子里。

    “当然不是,我疼你都来不及了。”

    “却把我说成是个虚荣的女人。”她没有因为他的一个吻,而忘记他刚刚是怎么说自己的。“我是怕你真的走了。”欧席亚抱紧她,“我说过不再放开你,你却当着大家的面承诺说要离开我,我能不生气、不担心?”

    他的嗓音很轻很柔,却充满浓浓的深情,楚薇想起他受伤的腿,想起他是因为要来找她才受伤的,一股鼻酸倏地冒了上来。

    “对不起……”她扑进他的怀中,“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办法伤害一个才四岁大的孩子,也没有办法拒绝一个楚楚可怜的妇人,毕竟我才是那个介入者,不管你喜不喜欢她、爱不爱她,如果没有我,你还是会继续当她的好丈夫,孩子的好爸爸,不是吗?”

    “你不是介入者,薇。”

    “我是。”

    “你不是,我们才是本来相恋的一对。”

    “嗄?”楚薇仰起一张小脸不解的瞅着他。

    “我爱你,你也爱我,不是吗?”

    “可是……”

    “雨荞已经把离婚协议书签好了,等律师办好手续我们就结婚。”

    “不……”

    “不?”欧席亚的眉扬了起来。

    “我答应过她的,何况,忆风怎么办?他还小啊!”只要一想到那双纯真清澈的眼,楚薇就不忍心剥夺他的幸福。

    “我永远是他爸爸,我们可以常常去看他,他总要长大的。”欧席亚没说的是——因为愧疚,因为赎罪,是庄雨荞坚持要带着欧忆风离开欧家,而不是他赶她走的。

    “那就等他再长大一些……”

    “我等不及了。”欧席亚将她的脸捧住,低头再次吻了她,“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借口与机会离开我。”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她会决定放开你跟你离婚?她又为什么要跪着求我们的原谅?嗯?”“这个故事太长,以后再慢慢告诉你。”此刻,他只想要她,其他的事变得一点也不重要。

    “可是……”

    “有什么话等我抱完你再说。”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动手去解她的钮扣,身手矫健俐落,一点也不像刚发生意外,瘸了腿的伤残人士。

    她被他的举动吓一跳,被压住的身子可以感觉到他下腹部的硬挺,也可以感受到他结实有力的双腿正紧紧的压迫着她就范。

    “席亚,你的腿不是……”

    “如果我的腿真的瘸了,你是不是还要嫁我?”

    点点头,再点点头,楚薇几乎是毫不考虑,“我只要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傻瓜。”欧席亚温柔的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如果我真的瘸了,我早就把你打发走了,还会要任之介叫阙洛把你接来?”

    “我不明白。”

    “我爱你,在你面前我希望自己是完美无缺的。”

    “那如果有一天瘸的人是我,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欧席亚闻言猛地气恼的吻住她,“我不准你胡说八道!”

    “我也不许你再说什么打发我的话,你要我嫁给你可以,可是一辈子都别想因为任何事打发我。”

    他动容的望住她,她也坚定的看着他,两双眸子就这样深情的对望着,仿佛海可枯、石可烂,他们之间的情感却永永远远不会改变。

    “一言为定。”欧席亚修长的指尖滑向她的与之交缠,低柔的从他口中吐出承诺与誓言,“我欧席亚爱楚薇,从一而终,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生生世世?”楚薇的眼眶红了。

    “生生世世。”他微笑,垂首吻去她的泪。

    “你确定要这么做?”新娘子头低低的俯下身子,状似与新郎官亲密的耳语亲热,覆在白纱下的眸子水灵的流转着,又想气又想笑,觉得他这个主意实在太夸张了。

    “我确定。”

    “这不像你的作风。”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欧席亚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狯的得意。

    就这样,婚礼上优雅的新郎官对众宾客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才跟新娘子行完礼,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抱着新娘子冲出了礼堂,坐上一部早安排好的白色马车飞奔而去,让大家错愕不已。

    “他的腿没瘸!”众人纷纷低喊着一个铁证如山、摆在眼前的事实,原本肃穆得像是在办丧事的结婚礼堂,突然间像是菜市场一般闹烘烘地,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眼前这奇特的一幕。

    众媒体眼明手快的一窝蜂冲出去,想要开车追捕这对新人,好采访第一手的独家报导,却在踩下油门之后,发现轮胎被人给刺破,车子根本动弹不得,转眼间那辆像是从天上飞来的白色马车已然消失无踪。

    阙洛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炳哈大笑起来,笑得怀中抱着的小阙洛莫名其妙不已,不过爸爸开心,当儿子的也开心,不久他也感染到阙洛那朗朗笑意,咯咯笑了起来。

    “他真的令人吃惊。”叶茉儿在惊愕过后柔柔的笑了,偎在阙洛身边小鸟依人得紧。

    “任之介,那辆被庄日新动过手脚的车子究竟怎么了?嗯?”阙洛抱着自己的老婆,突然想起了这档事,对任之介再一次的跟着欧席亚隐瞒他感到深深的不悦,天知道他还为欧席亚的腿难过了好几天睡不好觉,没想到竟然被耍了,这世上真是没天理!

    蓝绫笑眯眯的看了阙洛一眼,有一种报复的快意在她晶亮不已的眸中闪现,她明知故问道:“什么怎么了?阙大少爷?”

    阙洛一见她眼中闪烁的光采,终于了解到是怎么回事,只能摇着头大叹男性本色,“任之介,我还以为你对阙家忠心耿耿呢!没想到自从娶妻生子之后,就再也不把我这主子放在眼里了。”“呦,端起架子来啦?要不要我去请八人大轿来抬啊?”蓝绫不肩的冷笑,突然从他身边一把拉过叶茉儿,“你这个老公真难伺候,我看你还是趁早休了他好,凭你这般姿色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犯不着跟这种自大狂混在一起……”

    蓝绫话还没说完,叶茉儿又被另一只霸道的手给扯回怀里,阙洛气闷的瞪着蓝绫,不明白这只小野猫究竟要恨他到几时?

    女人,真是懂得记恨的动物,要是聪明,就要记得不要去招惹女人,不管你原来的出发点是好还是不好。

    “别玩了,蓝绫。”任之介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口气有着责备,眼中却带着纵容的笑意。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任之介宠妻宠得快要无法无天,她这个当妻子的当然更明白,不过闻言,蓝绫还是柔媚的一笑,乖巧的偎进老公的怀里,变成一只没爪子的小猫咪。

    “不玩就不玩喽,我怎么知道有人真那么呆,我老公出马办事,怎么可能还让欧席亚变成瘸子收场,真是奇了,你以前待在这呆子身边,也没见他少只胳臂、缺条腿的,他竟然会被骗?喔,真的好奇怪喔。”蓝绫边说边玩着任之介胸前她为他特地挑选的鲜黄色领带,压根儿不看阙洛那在瞬间变得铁青的脸。

    谁叫这男人以前要大大得罪她?她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她虽是名女子却也不遑多让啊!要斗就来斗,谁怕谁?看他们三人的交情,这场战还可以打上一辈子哩,她还怕没时间慢慢讨回来吗?

    想着,蓝绫开心不已的低笑起来,看得一旁的阙洛和任之介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一片大草原的尽头是一幢红瓦白墙的两层式小屋,小屋的门前有个花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向日葵,黄色、橘色开满了一整园,像是在迎接主人到来似的,迎风招展着最诱人的色彩,高高的挺立在微风中。

    “这里好熟悉……”楚薇被欧席亚抱下马车,只见一大片草原无边无际的在她眼前蔓延开来。

    仿佛,她又听见一男一女的笑声……

    仿佛,她又看见一对幸福的男女在草原上奔跑追逐着……

    “当然,这是我为你打造的王国,我们两个一起编织过的梦想。”如今,他终于能牵着她的手再度来到这里,以丈夫和妻子的身份。

    这个梦,他等了好久好久,久到他都以为不会实现。

    “为我打造的?”楚薇转过脸瞧他,讶然又惊愕,“你知道那个梦?那个一再出现在我梦里的梦?”

    “那不是梦,而是回忆。”欧席亚温柔的从身后将抖颤不已的她拥住,说出口的话就似微风般轻柔而深情。“只不过孤儿院被改成我们的小屋,小屋前的花园种上了你所爱的向日葵,我答应过你,要用一辆像载着灰姑娘的白色马车迎娶你,也答应过你,要为你种满一园子的花和一大片草地,还记得吗?”

    “那个梦里的男人……”

    “是我。”

    楚薇闭上双眼,陡地泪如雨下。

    “你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而是孤儿院里的义工,我也是,我们的相识相恋就是从这里开始,小阿子都叫你公主姊姊,而我则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这个小鲍主……

    “十五岁时你失去了双亲后一个人生活,不自怨自艾,还常来孤儿院照顾这些无父无母的小阿,见到你的笑容,我常常会觉得自惭形秽,因为我出身富家,还有个爸爸,却无法像你活得这么快乐自在……”

    边说边拉着她的手走进小屋,欧席亚沉浸在往事里,与她相握的手紧紧缠住她。

    “席亚……”她心疼的抚着他的脸,“我忘了我们之间的一切,是不?我真不该。”

    “不,是我的错,五年前我大哥欧席风死于一场车祸,是那场车祸把我的世界一下子打乱了,他本来在陪着雨荞试婚纱,是为了赶来参加我的画展才会出车祸的。

    “我因此自责、内疚,看到雨荞痛不欲生的模样,我更加的痛恨我自己,所以我决定娶她,因为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大哥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承担起这一切……”

    “我却不能接受,是吗?”楚薇幽幽地望进他眼底的苦楚。

    欧席亚微微点头,“你冲了出去,在马路上不断的奔跑,然后一辆疾驶而来的大卡车撞上了你,你的身子瞬间凌空弹了出去……”想起那一幕,欧席亚仍会感到一股强烈的恐惧。

    他亲眼见到她倒在血泊之中,亲手抱着她进医院,两人都一身是血……

    “还好我没死。”她紧紧的抱住他,紧紧地,这个优雅男儿呵!眼中的仓皇净是为她,她怎能不动容?

    “我当时想,你的失忆对我们都好,你不再会因为我而痛,而我也不必为难,所以我离开了你,请院长把孤儿院迁走说是烧了,让你以为自己从小生长在孤儿院,不让你回家,为的就是不让你有机会想起这一切,不让你再有这些难过的回忆。”

    “但我们还是相遇了。”楚薇甜甜的笑了。

    “你不怪我的自私?”

    “你是为我好。”

    “我却让我们两个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了好些年。”

    “可是这五年来你无时无刻不在想我、关心着我,其实我并不孤单,不是吗?我一直有你陪着。”

    “你……知道?”欧席亚陡地捧住她的脸,有些激动的望着她。

    “嗯。”楚薇点着头,泪一颗颗地落下。

    “我不懂……”

    “我看见了。”她又哭又笑的,伸手指了指他身后那面墙上所挂满的画作,“你答应过我的,你画了好多我们的孩子。”

    墙上的每一幅画她都见过,除了他答应过她却始终没有完成的那些,有着他们孩子的画。“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我们的过去了,是吗?”他是答应过她要在以后的画里画上他跟她的小阿,只不过,过了那一夜之后,意外便发生了,他与她的世界再也没有交集。

    “我没有,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想起来的,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她微笑的承诺着,主动奉上自己的红唇,他也不负所望的给了她一个极缠绵的吻,吻得她娇喘连连,美得娇艳若水,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瞅着他。

    “这样看着我,小心我三天三夜不让你下床。”欧席亚倏地打横抱起他的新娘往主卧室行去,一副巴不得把她一口吞下肚的模样。

    “恐怕不行。”她咯咯笑着,怕摔着的紧紧缠住他的脖子。

    “为什么?”他已经动手脱去她的礼服。

    “因为宝宝可能不同意……唔……”

    “他是谁?”欧席亚一时听不明白,咕哝地应了一句,双手忙不迭与她的礼服奋战。

    “我们的小阿啊。”她说了,可是他似乎还是没听见。

    没关系,反正她多得是时间可以慢慢告诉他……-

    完-

    *欲了解任之介与蓝绫的情爱故事,请看《地下情妇》

    *欲知晓阙洛与叶茉儿的缠恋情事,请看《猎艳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