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拜金女佣 第四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拜金女佣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他抬起她显得狼狈不堪的小脸,“看着我,可君。”

    她伸手捂住脸,“我不要,我好丑……不要看。”

    他将她遮住脸的手握进自己温热宽大的手心,笑意微漾在他迷人的眸中,“我要吻你了。”

    “什么?”她不哭了,瞪大水汪汪的眸子看他。

    “我说我要吻你了。”

    她看着他的脸在她面前不断的放大再放大,然后,他的唇轻轻地触及到她的,令她颤抖不已,“不,我只是开玩笑的,真的……”

    “眼睛闭起来。”

    “唐先生……”她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如擂鼓。

    为什么?这绝不是她舞国名花秦秦的初吻,但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紧张得胃整个都缩成了一团?

    “闭上眼睛。”唐羿再一次命令道,语气霸道又温柔。

    秦可君听话的合上眼,感觉他的吻浅浅地、轻轻地,像是怕弄疼了她……

    像是情窦初开般,唐羿可以感觉到彼此之间深刻的悸动,那抹羞涩与纯真,颤动的唇,敏感的身体,光是四片唇相贴合就深深的撼动两人的心。

    “对不起。”他轻柔的捧着她的脸。

    秦可君眼中漾着浓浓的水雾,两颊布满了红晕,凝视着他的眼,朱唇半启半合。

    饼了好一会,她才幽幽地问:“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是她要求他给她一个吻的,不是吗?他并不需要道歉。

    “我冒犯了你。”他深深的望住她,“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我都不该乘人之危。”

    “我喜欢你吻我,真的很喜欢,你的道歉让我觉得难过。”

    “我比较喜欢当你是妹妹。”唐羿笑笑,捧着她小脸的手有点留恋难收,不过他是个成熟的男人,理智总是凌驾在情感之上,所以他还是放了手,偏着头注视她的娇羞。

    “唐先生……”

    “叫我唐大哥,从今天开始,我收你当妹妹。”

    “我不……”

    “不要让我为难,好吗?”他很快地打断她欲脱口而出的话,不想让两人的关系陷入尴尬之中。

    她看着他,眼中有着浓浓的失望与难堪,被水雾沾满的眸子看起来益发令人我见犹怜。

    “如果我喜欢看你为我为难呢?”她突地紧抱住他,让胸前的柔软紧紧的贴上他的上半身,“你会为难代表你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是吗?我知道我高攀不起,不论家世背景或者学经历,抑或你的雍容气度,我没有任何优点值得你喜欢。”

    “但是我爱你,这是真的,我爱上你了,唐先生,我不要当你的妹妹,我不要!我宁可当你的情妇,好吗?你不娶我没关系,你要同时爱两个女人也无所谓,只要你让我爱你、抱你,我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究竟在你心中占着什么样的位置,你答应我吧。”

    “可君,不要这样。”唐羿微皱起眉,理智告诉他要将她推开,但身体的反应却刚好相反,他伸手轻拥着她,安抚的拍着她因激动而起伏不已的背脊。

    她情愿当他的情妇?唐羿不禁失笑。

    理智就快要一点一滴散尽,因为她对他那坦承不讳的爱情。

    年轻真好,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爱一个人,只凭感觉与一份冲动,但他已经三十二岁了,早过了冲动的年纪。

    她微微仰起脸,泪盈于睫,美目含羞,“你究竟对我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请你告诉我实话。”

    唐羿只犹豫了两秒钟,便摇摇头,“我对你的喜欢不是男女之情,可君,我说过我当你是妹妹,你是我可爱的好妹妹。”

    他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制造出更多混乱与麻烦。

    “不,你说谎。”从小到大,秦可君第一次感到挫败。

    唐羿没有解释,只是拍拍她的脸,轻轻将她推开转身后,离开她的房间。

    也许偷尝“禁果”总是令人难忘的,一辈子收在心底,哪一个风和日丽的闲适午后,优雅的端一杯咖啡细细品味。

    就像现在──

    望着窗外暖暖的春阳,唐羿不自禁的回想起与秦可君的那一吻……

    “唐羿。”

    一声咳嗽兼叫唤的声音让唐羿跌回现实世界,他回头走向来人,体贴的出手相扶。

    “爸爸,你怎么来了?”

    “唉,不必扶我,我还没老到走不动。”唐文理将他的手给拉开,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我叫送彩金的平台泡壶茶进来。”

    唐文理挥挥手,“她已经去泡啦,没见到我的脸上写着老人茶吗?”

    唐羿一笑,摇着头跟着坐下,“爸爸真的愈来愈幽默了。”

    “不学着幽默行吗?人老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连孙子都没得抱,我不想开点替自己找乐子,人生就无趣了。”他边说边摇头,还偷偷觑着唐羿的反应。

    “这个礼拜天我陪着爸爸去打球吧,办公室坐久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

    “去,你这是叫陪我打球还是你自己想去打球?”唐文理不屑的撇撇嘴,故意找碴。

    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抱孙,可不是为了叫儿子陪他打那个随时都可以去打的高尔夫球。

    “不然这样,爸爸想去哪我都奉陪。”

    “真的?”唐文理突然神秘兮兮地瞅着他。

    “真的。”唐羿失笑道。就算老爸要出卖他,他也没话可说,谁要他是他老爸呢,而且还古灵精怪得很。

    “我想到季家作客,顺便把你跟晓云的婚期定下来。”

    闻言,唐羿的眉微微挑起,适巧送彩金的平台端了一壶茶进来,唐文理笑呵呵的直向那美丽的送彩金的平台道谢后,自顾自的替两人倒起茶来。

    “来,唐羿,陪我喝茶。”唐文理故意假装没看见儿子眉宇间的沉思。

    茶端至嘴边啜了一口,唐羿心不在焉的把目光调到窗外明媚的春阳,渴望看见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眸……那种感觉,强烈到让他一刻也坐不住。

    她还好吗──脸上的红肿消退些了吗?手上的烫伤还会疼吗?

    泪,止住了吗?

    他承认自己第一次当起了逃兵,害怕一个女人的眼泪会融化自己的心,所以远远地避了开。

    “茶的味道如何?”

    唐羿将目光调回父亲脸上,微笑着点点头,“好茶,这又是你从哪偷渡回来的上品?”

    “哼。”唐文理冷笑声。突然他大声地叹起气来,并摇头晃脑,像是遇上什么天大的心烦事。

    “爸爸?”

    “不欢迎我就直说,干什么敷衍我?”

    “我没有,爸爸。”

    “没有?我刚刚明明倒开水给你喝,你却跟我说是好茶,你这不叫敷衍我叫什么?”

    “嘎?”唐羿愕然,低头望了眼自己面前的茶杯,未喝完的杯底的的确确是白色的开水没错,一时之间他觉得尴尬不已。

    老爸竟然耍他?而他竟然喝着开水说是茶……唉。

    唐文理猛地将脸凑近他,气势汹汹地追问:“说,你的心究竟飞到哪里去了?”

    “最近公司有点事……”

    “睁着眼睛说瞎话!”唐文理咒骂一声,大大喝了一口茶。

    唐羿边将他喝完的茶杯再添满,边微笑着问:“礼拜天几点?我开车去接你。”

    不解释,不还口,不辩解,而且还体贴的笑脸迎人,这就是他的儿子唐羿。有时候他真的宁可他这个儿子叛逆些,这样他们父子之间是不是会有比较多真心话可说,而不是他老是顺着他这个当爸的,他这个当爸的却看不透儿子心里所想的。

    唐文理瞪视着他,面对儿子的微笑与体贴,他就算有一肚子气想出也骂不上口。

    “你当真要跟我一道去?这一去,婚期就要定下了。”唐文理若有所指的提醒他。

    “也该定下来了,日期我没意见,你们决定就好。”唐羿无所谓的耸肩一笑,低头喝起茶来。

    “当真没意见?这有关你一辈子的幸福,你要考虑清楚。”

    “爸爸,你究竟想说什么?直说无妨。”

    “我能说什么?只是对你跟晓云的婚礼有点等不及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若对晓云有意见可以明白告诉我,我们唐家并不是非要她当媳妇不可,但是,只要她是你未婚妻一天,我就不准你在外面乱来对不起人家,我的话说得够明白了吧?”

    低垂的头微微抬起,唐羿不解的看着父亲,“爸爸,你听到了什么连我自己都不晓得的传闻吗?”

    唐文理看了他好一会才摇摇头,“是晓云来找我,在我面前一直哭一直哭,说你老护着家里头的那个小女佣。”

    他沉下脸,唇角的最后一丝笑容也淡了,“是吗?她还是那么想不开,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她很漂亮?”

    “我不懂。”

    “我是在问你家的那个小女佣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唐羿笑了笑,挑起眉看着他,“是,她是我见过最有味道的女人。”

    “你爱上她了?”唐文理神情紧张的看了他一眼。

    “若我说是呢?你是不是打算拿扫把把人家扫出门?”

    “去,我像是那种无聊的人吗?要是,我早就先去你家把她给轰出去,何必来这里跟你说这么多。”

    “她是个很特别的女人,我想收她当妹妹,如果你愿意,你会多一个干女儿,如何?”唐羿笑睨着他。

    吧妹妹?干女儿?唐文理的脑袋瓜一下子打了好几个结。

    看来他这个儿子真的很不干脆,承认自己爱上人家会死吗?当真一点都没有乃父之风,有辱唐家门楣!

    “你既然觉得人家特别,为什么不干脆娶她算了?认什么干妹妹,无聊!你想要妹妹,我到外面找女人生一堆给你,要多少有多少。”唐文理边嘀咕边拿起茶一口气喝完。

    奇怪,这茶怎么愈喝愈浓,快要苦死他了。

    唐羿失笑,“爸,你已经六十好几了。”

    “那又如何?”唐文理非常非常介意的把眉毛给挑得老高,恶狠狠地瞪着他,“你以为我不能生?”

    当年要不是他的妈爱漂亮不肯多生几个,他唐文理现在不知有多少儿女承欢膝下,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孤孤单单,唉,想到就呕。

    “我以为你对妈的爱情是至死不渝。”

    “我是啊。”唐文理挺起胸膛回道。开玩笑,说起他当年的痴情真心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只是老伴死得早,红颜薄命这话也许是真的。

    不过,唐羿的一句话就把他刚刚信口开河的话给堵死,一条路都不给,就像他在商场上的杀人于无形。

    “那就是了。”不咄咄逼人是他的习惯。

    唐文理不以为然的眼神在儿子的脸上兜转了几圈,才蓦地开口问:“因为她是佣人?”

    知父莫若子,唐羿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他笑着直摇头,“不是。”

    “那是为什么?”

    “人一辈子只能娶一个女人,我想好好珍惜自己的妻子,就像你用一辈子来珍爱老妈一样。”

    “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我很爱、很爱你老妈,可以为她放弃所有,但你问问你自己,你会为晓云放弃所有吗?”

    案子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了几秒钟,心知肚明这答案会是什么。

    “她是我的责任。”唐羿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父亲。

    他耗了人家近十年的青春,难道不该给人家一个交代?

    他不想当个负心汉,也习惯了她在身边,他真的想不出可以让他改变目前状况的充足理由。

    是的,他是喜欢秦可君,喜欢她身上那份特别的气质,也喜欢看她明媚的笑、动人的风情,甚至明知道她企图勾引他,他也宠溺的随她去而不予计较或斥责。

    但,那又如何?他并不认为他对她的喜欢能超过对晓云长达十年的感情。

    他跟晓云的感情该不是能轻易被替代的,他相信自己对她的情很深,深到已经百分之百的融于他的生活中。

    那一天过后,秦可君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见到唐羿,他根本没有回来过夜,只是打了通电话告诉她──他要睡在季家。

    想当然耳,他已经抱了季晓云,而且食髓知味,一赖就赖了三天不回家,醉卧美人香。

    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没有一个是例外,可悲也可恨。

    时针指在一点,秦可君还在等门,因为唐羿没有打电话回来说不回家吃饭,所以她煮了一桌子菜,是她三天来每天拿着食谱学的,她就这样满心欢喜的一直等,等到太阳下山,月娘高挂,等到万籁俱寂,大地沉睡。

    她究竟在等什么?等一个别人的未婚夫来爱自己,还是为了等一笔百万美金的交易?

    可笑,要达到目的有太多方法,她却选择最笨的一个──爱上他。

    就在秦可君决定上楼睡觉时,门外闪烁不已由远而近的车灯吸引住她的脚步,一颗心在刹那间变得狂喜,她奔到门边打开大门,纤细的身影毫不考虑的便冲出门外。

    车子里走下了两个人,看来都有点醉了,走起路来颠颠倒倒,她看到比较醉的那个正是多日不见的唐羿,而另一个男人……

    秦可君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直往后退。

    “嗨,我们又见面了。”李智澄那张笑得yin秽的脸一步步朝她靠近。

    “我说过我不认识你,你最好马上滚开,否则我叫警察过来。”

    “请便,我可是唐羿的朋友,而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女佣,叫警察来不过徒闹笑话,我不介意的。”他耸耸肩,无所谓的对她笑,一双充满yin欲的眼直勾勾的望住她那轻纱般的睡袍下若隐若现的**,赞叹的发出啧啧声。

    “你每逃诩是这样迎接唐羿的吗?他真是个幸福的小子!这样吧,他付多少钱给你,我给双倍,你过来陪我,如何?”

    啪一声,秦可君给了他一巴掌。

    “你敢打我?”李智澄原本扶着唐羿的手倏地放开,怒不可遏的朝她扑去,扬手便朝她白皙的小脸挥去一掌。

    这一掌又重又狠,打得秦可君站不稳的往旁边的花丛里跌去。

    “啊!”她吃痛的喊出声,整个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耳朵几乎要听不见,脸颊热辣辣的疼着。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苦头!你是第一个敢打我李智澄的女人!”李智澄扑向她,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手一扬便将她的睡袍领口扯开,恶虎般的欲欺身而上。

    “放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秦可君奋力的挣扎着,双手双脚并用的想把压在身上的他给踢开,不意因为这样激烈的动作,让她修长的玉腿与丰满的酥胸**得更彻底。

    见状,李智澄的欲火益发狂猛炽热,誓在必得的决心让他笑得邪yin不已,手一探便摸向她柔软美丽的浑圆,“你再动啊,本大少爷喜欢极了!你愈动我愈起劲,最好再加点叫声,让唐羿也能爽一下。”

    “你无耻!”秦可君忍不住气怒,恶狠狠地在他摸上来的手背上咬了一口,紧紧不放,直到另一掌再一次挥向她。

    她闭上眸子,感觉唇角的血汩汩流出,双手双脚被这个禽兽给紧紧压制住,动弹不得,再挣扎也逃不出他的魔掌。

    “这么快就屈服了?你不是贞洁烈女吗?跟我来这套!斑,结果还不是大腿一开,爬上唐羿的床。既然已经被开了苞,让我爽一下也不会少块肉,钱我会照付,你一点也不吃亏。”

    眸子缓缓地睁开了,秦可君一双水汪汪的眼风情万种的瞅着他,被打得红肿的唇角微微扯一抹笑痕,两只手臂突然热情的攀住他的颈项,“李大少,你真的这么想要我?”

    “别跟我耍手段,我今晚要定你了,不管你跟我鬼扯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你可以省省口水。”

    秦可君嘤咛一笑,两片红艳艳的唇柔柔的贴向他的脸颊,沿着他的耳畔细细的舔吻。

    李智澄被吻得人都酥了,下腹部涨得满满的欲望迫不及待的要找管道纾解,手一压又将她给压回地上,可她却把他推开。

    “你搞什么鬼?”望着那双笑盈盈的眼,还有**大半的饱满酥胸,他觉得体内有一把火快要将他烧得发狂。

    “你不是要定我了?”

    “那又如何?”

    秦可君笑眸一睨,伸手拍拍他的脸,以柔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嗓音在他耳畔道:“我可不想被强暴。既然逃不了,倒不如让过程舒服一点,李大少想要秦秦怎么做都行,只要不要在草丛里,这些草弄得我的背很不舒服。”

    “我的房间就在楼上,如果你嫌远,在客厅也行。我想唐羿醉死了,一时半刻不会醒过来吧,嗯?”

    李智澄被她搞得心痒难耐,开心的笑出声,“他是醉死了,够我们搞一晚都没问题。你这个骚娘们,故作清高这么久,骨子里却是骚得很!”

    “我的姿态若不摆高些,你们这些男人会对我趋之若鹜?男人犯贱,愈吃不到的愈好吃,不是吗?”

    他哈哈大笑的点头,“聪明聪明,你说得一点都没错,男人都是贱骨头。”

    “抱我,快点。”秦可君努努娇俏的嘴,“我可不想让唐羿醒过来看见了,他会打死我的。”

    “他会打死你?不会吧?他对女人可疼爱有加的出了名的。”

    “你究竟想不想抱我?快啊,快抱我上楼。”她催促着,撒娇的以胸脯不断的在他身上磨蹭。

    “好好好,你真猴急。”李智澄笑得合不拢嘴,直觉今晚捡到宝,半醉的身子勉力抱起她往屋内走去。

    “我可是为你着想耶,李大少。”秦可君笑靥如花的ㄋㄞ了句。

    斑,这个醉鬼!要笑就尽避笑吧,待会就让你从二楼滚下去,让你断几根肋骨过过瘾。

    他乐不可支的抱着她的身子才往屋内的方向走没几步,就像撞见鬼似的停了下来。

    “怎么啦?李大少,不是要进屋吗?停在这里做什么?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改变主意要在地上办事啊,我柔弱的身子真的受不住,而且,吵到唐羿就不好了,你……”

    “要不要我把屋子让出来给你们两个享用?今晚我可以到车子里睡。”

    清冷的嗓音让秦可君的背脊一僵,她缓缓地转过头去,看见唐羿高大的身影正靠在白色的廊柱上,微眯着眼看着她。

    “我早就告诉你了,秦秦是舞女,就跟妓女一个样,你偏不信,现在你看到了吧?你都还在一旁呢,她就不知羞耻的要和我相好。”李智澄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把事情一脑儿往秦可君身上推,反正她已经逃到二楼去,他爱怎样说就怎样说。

    不过,就算秦可君在场也无所谓,被唐羿当场撞见那幕,她就算对他说破了嘴,他也不会再相信她。

    唐羿喝着茶,脸上没有愠色,只有浓浓的疲惫,“舞女也是人,何况她爱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你在说什么?唐羿,她可是你的女人耶,你竟然要把她让出来供其他男人享用,你未免太大方了!”李智澄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心里却开始高兴的盘算要如何跟他要人。

    那该死的骚货,把他搞得欲火焚身,今晚若没要到她,他定会饮恨而死。

    “她不是我的女人,她是我家的佣人,李兄。”唐羿再一次澄清道。

    “真的就只是这样?”李智澄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若是如此,唐羿当真是白痴的柳下惠。

    “就是这样而已。”

    “那……你不会反对她跟我在一起?”

    “不会。”唐羿微笑的转向他,“我说过那是她的自由,只要她心甘情愿,跟谁都无所谓。”

    只要她心甘情愿……

    李智澄做贼心虚的瞅着他,想瞧清楚他刚刚究竟听到多少又看见多少?为什么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唐羿,你的酒量不错,我还以为你得醉到明天才醒得过来。”他装作随口说说,其实心里千思百转。

    “我的酒量很差,刚刚是被冷醒的,夜晚山上的风大,气温也较低些。你不是怪我坏了你的事吧?”唐羿说着,若有所思的瞅他一眼。

    “没的事,我说过我只是替你测验她而已,否则我就算有天大的色胆,也不敢在府上冒犯你的人,我纯粹想证明我对你所说的话是真的,她是个骚女人,绝不是你表面上所看的那么简单,你是老实人,可不要被她的甜言花言骗了,舞女嘛!嘴巴甜起来可会腻死人。”

    “你真的对她没兴趣?本来我还打算帮她找个老公的。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想要收她当干妹妹,就等她同意。”

    吧妹妹?老天!这是什么时代的男人玩的把戏呀?

    “嘿!唐羿,你真爱开玩笑,这种女人能娶吗?你收她当干妹妹也不妥,她只会坏了你的名声而已,得不偿失啊!不如收起来玩玩,等要结婚的那天再一脚踢开了事。”

    唐羿只是笑,不置一词。

    “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更相信我未来的干妹妹,胳臂往里弯,我当然应该多相信她一点。”

    “你会后悔的,唐羿。”

    “也许吧。”

    见他还是一笑带过,李智澄有点动气了,这种心思让人摸不清也猜不透的男人刚好非常不对他的眼。

    既然他们如此不对盘,那就不必谈了,总之,秦可君这个女人他是誓在必得,不管用任何方法他都要得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