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召募新郎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召募新郎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这样的痴情深深的憾动着蓝映,想起她也曾用这样的心情去保护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个叫香子的女人必定是深爱傅元骏的。

    “黑子,你不要伤害无辜,那女子与我们之间的事无关,更没必要当傅元骏的替死鬼。”蓝映淡淡的道。

    “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女人是你心爱的男人的女人,我划花她的脸,让他永远也不会再爱上她,不是挺好?”

    “傅不爱我,他爱的是你,蓝映。”常盘香子望着蓝映轻轻的说着,“至于你父亲,根本不可能是他杀的,昨夜我们才刚到约翰尼斯堡就来见你,我一直跟他在一起,他不可能有时间去杀你的父亲。”

    “别再说了,我不会相信的,因为那是我亲眼所见。”蓝映别开了眼,就算她相信香子的话,相信傅元骏是无辜的,相信傅元骏是无辜的,她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坦言。

    “你太固执了,傅是深爱你的,又怎么会杀你父亲?”常盘香子为傅元骏不平道。

    香子一再的说骏爱她,是真的吗?他真的爱她?蓝映的泪不断的往肚里吞,外表却要装作淡漠,她不能让黑子看出她的在意而伤了他,绝对不能。

    “香子,别再说了,她不会相信的。”傅元骏淡淡的开口,阻止常盘香子再继续说下去。

    “可是……”

    “够了!你的话真的太多了!”黑子的刀刃滑向常盘香子的脸颊,“你想死我偏偏不让你死,我比较喜欢看到女人哀号。”说着,锋利的刀尖便要刺向他。

    “住手!”蓝映喝阻一声,奔上前去抓住摆子手上的刀,“我答应你就是,你不要伤害她。”

    “你答应嫁给我了?”黑子开心的笑着。

    “嗯。”蓝映点点头,“不过,你必须先放了他们。”

    “放了他们,我怎么让你乖乖听话?”

    “我会听你的,我说到做到。”

    “看来你还是很在意这小子的性命嘛!”黑子笑容一敛,刀柄一转便要往傅元骏身上刺去。

    一直站在傅元骏及常盘香子身后的男子突然快速的朝黑子的手臂射出一枪,刹那间所有的状况逆转,傅元骏拉着蓝映快速的滚到一旁,开枪的男子则将常盘香子拉至身后。

    “不要动!否则这子弹马上就会跑上你的脑袋。”男子轻笑一声,一手拿枪对准黑子,一边则忙着扯下脸上的小苞子及黑边眼镜。

    摆子眼见事情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阴狠与狼狈的神色复杂的在他脸上交替,“你究竟是谁?”

    “高凡,‘风骚四公子’之一。”

    “‘风骚四公子’?”黑子不解的扬眉。

    “没听过那要怪你太孤漏寡闻,你的伯父没有教你——要对付别人之前先要对方的一切调查清楚吗?我们‘风骚四公子’可是名闻遐迩的文人雅士,若真的没听说过,劝你进牢里时可以跟狱吏借本‘瞻’杂志翻翻,里头可能还会附上一张你的照片让世人永久留念。”高凡微笑着,说起话来像是在开玩笑,紧张的场面在他的眼里竟像场游戏。

    “你别再逗他了,外头究竟搞定了没?”傅元骏不耐烦的挑起了眉,将手上的绳索解开。

    原来,他两手各缠着几圈绳索,两手交叠一块看似绑在一起,实则活动自如,此时,他正把缠在手上的两条绳索拉开,让绑了一个晚上的手腕呼吸新鲜空气,接着,他起身替常盘香子解开绳索,她身上的绳索可是货真价实,没办法,为了让戏演得逼真,只好牺牲一下她。

    “傅……你的手……”常盘香子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眼前所见的一切。

    “我的手没事,高凡那小子怎么敢绑我的手。”

    “他真的是你的朋友?”她不得不问。

    “如假包换。”

    “老天!是真的……”亏她今天还浪费一大堆口水把眼前这个温柔的大帅哥骂得狗血淋头,没想到他真的是傅的朋友,这脸可丢到家了。“对不起,高凡先生,我不知道,所以我……”

    “不必跟他道歉,你的手可是他绑的,你们两个互不相欠。”傅元骏安慰她。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让黑子兴起了一丝希望,“斯里兰!小心,有刺客!”他开口嚷道。

    门开了,进来的的确是斯里兰,只不过他是被架进来的,身后跟着一脸得意的石兆中。

    “这游戏一点都不有趣,你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大美人,只有我,身边只有个老头。”石兆中不平的嘟嚷着。

    “都摆平了?”傅元骏不着痕迹的捂着胸口,这一整夜真是够他折腾了,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嗯,诗人也已经把室生加星抓了来,就看你怎么处置。”

    “没让我父亲知道吧?”

    “放心,他可犯下了杀人罪,等着要你替他摆平呢!你父亲和母亲都差点没跪下来要诗人带着他来找你,要你务必救他一命。”

    “是吗?”傅元骏冷笑着,形貌却愈见苍白。

    “你怎么了?”蓝映扶住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他,情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胸口在疼吗?看了医生没有?”

    暗元骏看了她一眼,想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可惜却一点也挤不出来,“找张床让我躺下吧!我累昏了……”

    JJWXCJJWXCJJWXC

    “他就是杀死你父亲的凶手,你要怎么制裁他随你便,我们会假装没看见。”

    王诗乔将室生加星带到蓝映面前,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愣愣的望着他,侧面看来,室生加星的确和骏很相像,那一夜,她看到的真的是室生加星,不是骏……

    她误会骏了,还拿刀伤了他,他之所以会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都是因为她的糊涂与自以为是,都是因为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父亲?”

    室生加星不断的摇着头,“不是我,你父亲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

    “是你!那一夜我亲眼看到你走进我父亲房内,亲眼看到你从窗子逃了出去。”

    “我是到过蓝帝房间没错,但我进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胡说!我听到一声不小的声响,一定是我父亲死前挣扎所发出的,你骗不了我。”蓝映的眼中饱含着怨怼,控诉的声息柔弱中带着刚强。

    “那是我不小心弄出来的声音,你父亲真的在我进去之前就死了,我承认我是想伤他嫁祸给傅元骏那小子,让你一气之下取消跟他的婚约,让他在前田家、在日本再也待不下去,也享受不了娶了你所能带给他的荣华富贵,但是相信我,你父亲真的在我进去要伤害他之前就已经死了,我并没有要置他于死地的意思,真的!”

    室生加星已无平日的嚣张气焰,他激动不已的要蓝映相信他真的没杀蓝帝,他不能这样被冠上杀害蓝帝的罪名,否则他就真的再也回不了日本。

    “你这叫自作自受,害人害己。”王诗乔看不顾眼的冷哼一声,要不是高凡早在那天之前就混入蓝家冒充蓝家的保镖,要不是他一直派人监视着室生加星,也许,傅元骏真要被诬陷成害死蓝帝的凶手。

    “求求你们救救我,相信我没有杀人,求求你们,好吗?”室生加星哀求道。

    “要求就求小暗吧!也许他有能耐救你一命!”高凡微微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蓝映也尾随而出。“高先生。”她在长廊外头唤住斑凡。

    “蓝小姐有事?”

    “我想请问你如何知道黑子、斯里兰与上官一事有关?”

    “你父亲受了一刀后请小暗到此一趟过,小暗遂请诗人调查蓝家所有人的背景资料,斯里兰是头一个列入嫌疑犯的人,后来,黑子在小暗的手臂上划下深深一刀,巧的是那刀痕经过验伤的结果和你父亲身上的刀伤一模一样,所以黑子便在我们的监管范围,我们要的是证据,没有证据我们无法定他们的罪,而且你也不会相信我们,而为了让他们尽快采取行动,我便想出这个方法让他们自动入瓮……”

    说到此,高凡微笑的在蓝映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陡地让她眉开眼笑,美丽的眸子再生璀璨流光。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我?”她激动的拉住他,一张白皙的脸蛋粲然生辉。

    “当然是真的。”高凡温柔的拍拍她的肩。

    “那……那……他在哪里?快告诉我啊!他在哪里?我要去见他,我要马上去见他!你快带我去啊!”蓝映娇滴滴的缠住斑凡要他带路,眼里的渴望连天边的星光也掩盖不了。

    她真的没想到骏有这么一群聪明又可爱的朋友,没想到她的父亲竟然还活着,老天!她真的太高兴了,她一定要快快去见父亲,要亲自抱一抱父亲她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傅元骏冷得透骨的声音从长廊的另一端不悦的传了过来,见到蓝映拉着高凡的手,他的眼睛不由得危险的眯起。

    “骏,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蓝映小鸟似的飞到他身边,他脸上的阴霾、黑暗与冷漠,此时对她而言都不是令人太害怕的事,她开心的抓着他的手,投入他的怀里。

    背中的软玉温香陡地软化了他脸上僵硬的线条,傅元骏冷冽的眼却没有放过站在一旁笑得开心的高凡,瞧高凡那副怡然自得的从容模样,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你刚刚跟高凡那小子聊什么?这么开心?”他低下头问着怀中的蓝映,忍着胸口上的痛也舍不得把她的身子推开些。

    “就是……”她正要跟傅元骏分享父亲没死的喜悦,但一阵嘘声却从高凡的嘴中传了过来,她抬眼看他,他正以眼神暗示着她先不要告诉傅元骏这个令人吃惊的好消息。

    “是什么?”傅元骏自然把他们两个人“含情脉脉”的眼神全看在眼底,方才的怒气再度在他的体内燃烧。

    “没……”

    “你若敢欺骗我半个字,我绝不饶你。”傅元骏打断她的支吾,轻轻的扣住她小巧浑圆的下巴。

    蓝映不安的看了高凡一眼,他还是对她摇摇头,既然父亲的命蒙他所救,她也不得不听他的,只好道:“真的没什么,我们刚刚聊的是……是室生加星已经承认那天到我父亲房里想要伤害我父亲,只不过,他不承认父亲是他害死的,他说……他进去房里的时候父亲已经死了,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所以你很开心?”傅元骏没好气的扬起眉,这真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拿来骗三岁小阿都不会信,何况是他二十八岁的大男人?

    “是啊,因为你不是伤害我父亲的人,我难道不应该开心?”蓝映自觉有语病的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说完自己还偷偷的吐了吐舌头。

    “既然所有的误会都已经澄清,那么我也可以走了。”傅元骏将她的身子推开,冷淡的转身离去。

    “走?你要走去哪?”蓝映慌了,忙不迭绕到他身前拦住他的去路,“不管你上哪去都要带着我。”

    “我为什么要带着你?我的身边已经有香子,不需要你。”

    “可是……可是我是你的……你的未婚妻,你不能把我丢下。”蓝映自觉辞穷,语调硬咽得都快说不出话来,断断续续才把要说的话零乱的说完。

    “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你忘了?”傅元骏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脸上没有半点惋惜的神色,仿佛这桩婚约的有无对他一点都无所谓似的。

    “对不起,那是因为我误会你了,以为你有意伤害父亲,可是这是误会,你不能原谅我吗?我是真的很爱你……真的,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跟别人,如果你真的不原谅我,那我……那我……”

    “你怎么样?”傅元骏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只可惜头低低的蓝映根本没看见。

    “我……”她悲伤无措的绞着双手,却仍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你就再公开召募一次新郎,这不就得了?”高凡看不过去的出声了,一开口就震得前方的两人都抬眼望向他。

    “再一次公开召募新郎?”蓝映嘴巴紧张,愣了一会才频频摇蔽着她小小的脑袋,“不,我只要骏……”

    “可是他不要你,他既然不要你,那就让给其他男人,像你这样温柔美丽的女子,哪个男人不趋之若骛?你犯不着对这小子低声下气的。”

    “高凡!你是太闲了?”傅元骏下意识的将蓝映拉进怀中,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你少打她的主意,想应征她新郎得先过我这一关。”

    “为什么?你跟她不是没关系了?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需要先问过你,你们说对吧?”高凡询问着后来才出现在柱子后头当壁虎的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被发现了,只好摸摸鼻子从柱子后头走出来,脸上的笑容却是一丝未减,没办法,谁教这冷酷毙了的傅小子一副想爱又不敢爱的模样,又被高凡耍着团团转,让他们实在不得不觉得好笑。

    “对、对、对,你跟她既然没有关系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让个机会给我们这几个王老五吧!反正你已经有香子了。”

    “香子刚刚见你紧搂着蓝映不放,伤心的跑了出去,你要不要追出去?”王诗乔当壁虎就是为了要告诉他这什事的,结果一看戏就差点给忘了。

    香子走了?!暗元骏微微皱眉,心上总觉得对她歉疚,她身上的鞭痕是室生加星为了报复他所为,无论如何,他对她都有一份责任。“往哪个方向?”

    “古堡的正门,我想她是要离开了。”

    放开蓝映,傅元骏快步的朝大门方向走去,蓝映原本因得知父亲未死而闪现在眼中的璀璨光芒,也因他去追常盘香子一举在瞬间淡去。

    为此,王诗乔被石兆中和高凡的责难眼神瞪得忙不迭“落跑”,跟着傅元骏的脚步追去了。“我去看着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再不离开,他铁定会被这两个见色忘友的男人给得皮开肉绽,这两个男人只要一看到美女的眼泪就会把错误怪给另一个人,绝不管对方是对是错,唉!他怎么会交到这样的朋友?他只不过有点可怜那个香子,为小暗付出了这么多,最后的结果竟是要偷偷的离开没有人闻问……他怎么看也看不下去。

    女人啊!惫是少碰为妙,要是像小暗这样左右逢源,他可能会少了好几年的寿命,何苦来呢?

    JJWXCJJWXCJJWXC

    远远的,傅元骏就看到一个形单影只的人儿缓缓的走在通往古堡大门那条小径上,那条小径从踏出古堡开始一路绵延好几百公尺才到得了大门,那一夜,他被蓝映刺伤后与常盘香子偕同离开古堡就是走这条小径,天暗地大,可以躲过有心人的追逐。

    “香子。”他唤她,大跨步的朝她走去。

    这熟悉的叫喊声让常盘香子回过头,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直到傅元骏走到了她的眼前,将她轻轻的拥在怀里。

    “在我走之前能见到你真好。”她在他怀里流下泪,却没有伸出手抱他,她怕自己这么一抱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他。

    “你想上哪去?”他低头看她。

    “回日本,那里才是我的家。”常盘香子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将他的形貌再看个仔细,从此,她要在回忆中才能拥有他,希望回忆中的是他此刻深情温柔的脸庞。

    “回日本后做什么?”他绝不能再让她回去当舞女,他对她有责任,虽然这样的责任对以前的她而岂是丝毫没有意义的。

    “找个好男人嫁了。”她笑,轻轻的推开傅元骏。

    “你可以留下来。”

    “然后你会娶我?丢下你心爱的女人?”她幽幽的反问。

    “不会。”他爱蓝映,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丢下她。

    “那你要我没名没份的跟着你一辈子?”常盘香子又问,其实她根本不在乎名份,只不过她知道他根本不爱她,如果他有那么一点爱她,她说什么也会留下来。

    “我可以照顾你的生活。”

    “你忘了你说过——你不需要同情任何一个女人?”她微微一笑,至少,他为她打破了原则,够了吧?

    “香子……”

    “再见,我会想念你的,但我不希望我的下半辈子是依赖你的同情过下去,我要的是一个爱我的男人,可惜你的爱已经给了别人,不是我。”常盘香子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落下一吻,泪中带笑的朝他挥手告别,“再见,傅。”

    “我送你。”

    “不用了,送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她抹去了脸上的泪,笑道:“因为我会赖着你不放。”

    暗元骏轻轻一笑,搂着她亲吻上她的额头,“那么……再见了,需要帮忙的时候别忘了来找我。”

    “会的,如果我嫁不出去的话。”

    JJWXCJJWXCJJWXC

    蓝帝死而复生!空前大内幕!

    蓝帝千金、日本首相外甥——

    跨世纪婚礼隆重登场!!

    跨世纪的婚礼,跨国的组合,吸引了世界各地上百万的人潮涌进南非约翰尼斯堡,就为参与这一场跨世纪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除了蓝家古堡内处处花团锦簇、张灯结彩外,整个约翰尼斯堡大街也布满了从荷兰进口的郁金香与玫瑰,及一大片一大片成串连结的灯海。

    与一般人的婚礼迥然不同的是,蓝映与傅元骏的婚礼选在除夕夜举行,婚礼的殿堂则设在南非最有名的卡尔登饭店五十层楼高的观景台上,是蓝映与傅元骏初次邂逅的地方。

    这一夜,约翰尼斯堡的星光灿烂,从观景台上俯视夜景,只见那一排又一排的灯海从眼前一直铺展开来,整个“金都”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金色都市,闪亮迷人又花香四溢,婚礼过后的花街游行表演更将婚礼晚宴带上了最高潮,整个约翰尼斯堡沸沸汤汤,和这一对新人共同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为什么选在这个地方举行婚礼?”蓝映柔顺的偎在傅元骏怀中,怯怯的问道。

    “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邂逅的地方,我永远不会忘了那一夜,我的新娘子是多么的热情与疯狂。”傅元骏笑得可恶,双手贪婪的轻抚着柔媚灯火下蓝映酡红似火的脸庞,那一夜,她喝了酒的模样也是这般秀色可餐,让人一碰就舍不得放开。

    “你还记得那一夜?”她的头垂得低低的,脸热得可以蒸一笼鸡蛋。

    “当然记得,是你不打算认帐罢了。”他抬起她的脸吻上她地眉眼,又吻上红唇,“不过,现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一夜把我打昏的人究竟是谁?”

    “嘎?你不知道?”蓝映诧异的眨了眨眼,“高大哥没有告诉你?”

    “高大哥?谁?”什么时候冒出个高大哥来着?傅元骏不悦的扬起眉。

    “高凡高大哥啊!”她柔柔的道,“我当初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急着要把我许配他人,赌气想要让父亲后悔这么做,所以偷偷跑了出来,那夜黑子奉父亲之命出来找我,高大哥也一块来了,结果他们看到我们……我们……在床上,所以……”

    “所以高凡便把我敲昏?”

    “是,不是的……高大哥是怕黑子伤了你,所以快他一步动手,免得黑子出手太重打伤了你。”

    原来是高凡!敝不得他没有发现有人出现在他身后,高凡的身手比自己又略胜一筹,输在高凡手里也不算是太难看,不过这小子的口风可真紧得很,从头到尾搞出这一连串戏码倒是提也没提一句,还耍得他团团转,找到机会非好好还这小子不可。

    “为了你,高凡可真是卯足了劲在对付这些人,他是不是曾经欠了你蓝家什么?”傅元骏怎么想都怎么不对劲,高凡这家伙温文懦雅,但也不是太喜欢管人家闲事,这回他为蓝家所做的一切,可真令人匪夷所思。

    蓝帝的死也是出于高凡之手,为了让黑子一行人曝光,他先让蓝帝服用一种埃及的假死药,服用之后四十八个小时之内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就与死人无异,没料到的是中间会冒出室生加星那段小插曲,才会让蓝帝的死莫名妙牵连到傅元骏身上。

    “我不知道。”蓝映无辜的摇着头,紧紧的抱着他,“不管是什么,我都已经要成为你的人了,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是吗?我以为你还比较喜欢高大哥哩!”傅元骏酸溜溜的说着。

    突然,蓝映仰起一张小脸幽幽的看着他,“我永远都只爱你一个,可是……你呢?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女人?”

    暗元骏爱怜的吻住她的唇瓣,灼热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脸上,“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

    “真的?”

    “真的。”他把脸藏入她黑瀑般的长发编起的屏幕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她身上的清香之气,“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夜夜相思,只有你。”

    这样就够了吧?他爱她,她也爱他,纵使没有山盟海誓,此刻,她却真实的拥有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