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傻瓜才会嫁给你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傻瓜才会嫁给你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这是一场媒体竞相追逐的国际飞车大赛,参与者全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飞车好手,目的是飞越大峡谷,不仅挑战自己的飞车极限,也可以一举成名,不必当个没没无闻的飞车手,或只能在电影中当个替身小角色,这一场赛事下来,身价倍增,是每个飞车手跃跃欲试的一场战役。

    “真要让他参加这场比赛?”高大洒脱的风笑海凝着眉,望向眼前这两座相距约莫有三百公尺宽的峡谷,难以想像一辆车可以从这座峡谷飞到另一座,还可以安然无事的降落。

    “不然呢?绑他?”隐居许久的前天帮帮主斐焰也出现在这儿,俊美无俦的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天然尊贵的优雅气质,只可惜他一笑就破了功,顽皮的眸光透露出他骨子里的叛逆与一丝恶魔般的邪气。

    “未尝不可。”风笑海早就在考量这么做的可能性。

    斐焰的眉斜斜一挑,挑衅的问:“你打得过他?”

    “打不过。”

    咦?这风老大倒意外的谦虚了?可疑!

    “那怎么绑?”

    “你我联手一定办得到。”

    就知道这风笑海一肚子算计与坏水,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不干。”斐焰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便回绝。“斐焰已经死了,一个鬼怎么帮你绑人?会把人吓死的。”

    他现在是平凡老百姓,早就不来打打杀杀那套了,再说,这事要是让老婆知道,一定会伤心得不再理他。为了想自寻死路的秦醉阳而失去一个老婆,这笔生意怎么算都不划算。

    “斐焰——”

    “嗯?”

    “你忘了你欠我什么东西了?”

    斐焰眯眼回视,“你这个人很卑鄙。”

    “好说。”他老婆也都骂他是流氓,无妨,能达到目的就好。

    “你为什么不去找你师兄帮你?”早知道风笑海叫他来观赛没好事,该带着老婆移民到北非去了。

    “你没看见吗?他们两个是连成一气的,惜风那个人的思想跟人家不同,如果别人想找死,他绝对会尊重那个人的意愿,顺便帮他一把。”

    “表面上是这样吧,事实上呢?他若真不要你插手,就不必通知你来大峡谷观赛了。”

    风笑海大笑,赞赏的看斐焰一眼,“小子,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不必,我对男人没兴趣。”

    “我也对狗没兴趣。”风笑海嘀咕一声。

    “你说什么?”

    “没什么……”笑着拍拍斐焰的肩膀,风笑海打死不会承认自己说了什么。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讨论要怎么绑……呃,我看是不用绑了。”

    “为什么?”这个善变的男人,结婚果然有碍男人的智商。

    “因为她来了。”

    “谁?”斐焰随着风笑海的视线看过去,观赛的人太多,他实在没看到什么特别奇特的人物。

    “罪魁祸首啊。”风笑海耸肩一笑,神情整个轻松下来。

    老实说,他也没把握和斐焰联手就可以打败秦醉阳和顾惜风,一来,斐焰太平日子过久了,想必是敷衍应付一下他罢了,不会尽力:二来,他这么多年来,从没摸透顾惜风和秦醉阳这两个家伙的底,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身手是否真在他之下,所以只能赌赌看。不过,现下那个女人出现了,相信这场架是不必打了。

    wwwnet

    臂众在欢呼,高昂的情绪、紧绷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大峡谷边人声鼎沸,高举的旗帜在冷风中狂肆摇曳,媒体转播车一辆接着一辆驶近,一家家的媒体记者莫不发挥他们天生的编剧功力,为这场即将展开的飞车大赛加料。

    方旋雨急切的穿梭在人群之中,希望可以尽快找到秦醉阳,阻止他参加这场亡命大赛。

    “借过!拜托一下,借过!”这些西方人个个人高马大,方旋雨第一次体会到体型矮小的弱势,因为任她怎么努力的踮起脚尖,视线还是无法越过那些人的头顶来找人,只能努力的往赛场中挤去。

    突然间,前方一个人的手肘因为激动的舞动而硬生生撞上她的胸口,方旋雨胸一痛,差点吐出来,好似这样还不够折腾她一样,下一秒,她的脚被几只脚分别踩过,痛得让她根本来不及抽开。

    她好想哭喔,可是想到赛事就要开始了,就算被伤得千疮百孔,她也非找到他不可!至少,她一定要在他比赛前亲口告诉他——她爱他!

    这个胆小表秦醉阳!一段过去就可以让他丧失爱人的勇气吗?一个女人就可以伤害他这么深,深到他再也不相信感情?这个大笨蛋!她猜他是爱她的,一定是!

    要不,他下会一再护着她;要不,他不会对她那么好;要不,他不会吻她和抱她;要不,他也不会因为不小心看见李莫吻她,就马上缩回自己的壳里去,故意对她冷冰冰的;要不,他更不会因为等下到她的人,就以为她的心属于别人,轻易的死了心,来到这种鬼地方找死……

    他对她的爱那么深那么浓,为什么她以前都没有发现到呢?说起来,他们一个是傻瓜、一个是笨蛋!偏偏都下敢把话说出来,净往心里藏,所以才要绕这么一大圈……

    不了不了!她真是受够了!今天她非得找他把话讲清楚不可!就算她猜错了也无妨,就算他真的不爱她也无妨,至少,她必须要告诉他——她爱他!让胆小的他可以敞开、心房……

    不知谁绊住了她的脚,幸好人多,她才没跌个狗吃屎,方旋雨咬紧牙根继续往前挤,速度却慢得让她想要尖叫,事实上她也真的叫了,不顾一切的使出浑身气力大喊——

    “秦醉阳!你给我马上出来!”

    “秦醉阳!听到了没有?我叫你马上给我出来!不然要是我被人踩扁了,死了也要做鬼拉你下去作伴,你听见没有?”

    也不知道当事人听见了没有,不过,她的举动已引来众人的注目,纷纷停下脚步,将目光-到这名乱吼乱叫的女人身上。

    大家是以为她疯了吗?搞不好那些记者还会跑过来采访她……喔,天啊!麦克风!她怎么会没想到麦克风呢?她只要有麦克风,他就一定可以听到她的声音了!

    “秦醉阳!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听见了没有?如果你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如果你敢再丢下我一次,你到阴曹地府我都会去把你揪出来痛扁一顿!你听清楚了吗?”她一直叫一直吼,叫得声音都哑了,泪都快要飙出来。

    “小姐……”有人伸手摇了摇她的手臂。

    “不要吵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方旋雨看都没看来人一眼,继续大叫,“秦醉阳!我爱你!我爱你!你听见没有?你究竟听见我的话没有?”

    不远处,一名身着孕妇装、挺个小肚子的女记者,身边有几个彪形大汉护持着,她见状,把麦克风交给其中一名大汉,“麦克风递过去给那位小姐,动作快一点。”

    “是,夫人。”身手敏捷的大汉领命,很快的开出一条路来走到方旋雨面前。

    “准备摄影机,对准那位小姐。”女记者简洁明快的下令。

    一旁的纽约新报主编孟书莫名的挑眉。“左爱,那位小姐有什么特别的吗?”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秦左爱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我要这个独家新闻,篇名就叫‘飞跃爱情,生死与共’。”

    就在秦左爱左前方三十公尺处,有一名男子的眼睛在看见她时冒出了火,不管三七二十一,高大男子大步的朝她逼近。

    “风笑海,你要去哪里?”斐焰不明所以的快步跟上,还差点跟丢。

    “抓奸!”风笑海咬牙切齿。

    斐焰愣了一下,终于看见前方被几个彪形大汉包围着的秦左爱——风笑海的老婆,秦醉阳的妹妹,前纽约新报的记者,现化名“小丙”的特约记者。

    挺着几个月身孕的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身边还陪着一个小白脸?这是什么好玩的戏码?

    抓奸是吧?哈,这倒有趣得紧!

    风帮帮主戴绿帽,这个新闻标题也不错,或许可以建议小丙用一下……

    wwwnet

    “秦醉阳!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一声又一声的告白透过麦克风回荡在大峡谷间,震动了秦醉阳的心,也震痛了秦醉阳的耳膜。

    这个女人疯了吗?有麦克风还扯破了嗓子叫,是想把地底下的魂魄也跟着一并唤出来吗?

    他很气也很想笑,仍犹豫不决的脚步缓缓的、一步步的往声音来源处迈进,却在下一秒钟听到了麦克风传来哽咽的哭声,且因为时间迫近而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

    “秦醉阳,如果你胆敢开车从这边飞到那头,如果你胆敢摔车摔到山谷里,我就陪着你跳下去,让你一辈子愧疚……醉阳……我不是那个女人,也不喜欢李莫,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若你敢负我,我就不让你儿子叫你一声爸爸,你听见了吗?你再不出现……等等你就看不见我了。”

    儿子?爸爸?

    不会吧?她怀孕了吗?老天……

    脚步飞奔疾走,秦醉阳决定要好好打她一顿**,竟然敢带着他儿子跑来这大峡谷吹冷风,还哭成这个样子……

    “我没怀孕!”

    什么?秦醉阳一愣,脚步却没停下,终于看见不远处的她,她也正看着他,两人之间不知何时已让出一条路,让他们可以看得见彼此。

    “虽然我没怀孕,可是我一定要怀你的孩子!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我想不出来我们两个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

    在她面前站定,秦醉阳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求爱是男人的权利,你正在剥夺我的权利,知道吗?”

    “是吗?”方旋雨泪眼眨了眨,两行清泪又落了下来,“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找你,我的脚被踩得快瘸了,我的手差一点扭到,还有我的胸口被撞了好几次,痛得想吐……我好可怜好可怜,这都是你害的!”

    “没人叫你来。”他想伸手替她拭泪,可是却又害怕这一伸手,就再也没有退缩的余地。

    没错,他就是个情感上的懦夫,胆子小到连他自己也生厌。

    可是呵,这个可爱又勇敢的小女人,就这样冒冒失失撞进他的心坎里,让他无时无刻不跟自己体内的懦夫作战,常常打个你死我活的,却始终没有个胜负……

    这是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他不是来找死的,而是来玩一场人生的赌注,只要他在这场赛事里活下来,他就回去找她:如果不行,那就注定两人无缘,他无话可说。

    说到底,他就是个情感上的胆小表,飞车玩命都无法让他皱一下眉,但面对自己爱的女人……他却不敢要。

    然而,她出现在这里了,大声向全世界的人说爱他……

    “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一定得来。”不管了,都做了那么多丢脸的事,也不差这一样了,他越退缩,她就得越积极,绝对不能像他一样胆小。

    夏姊说了,要爱他,就要连他对感情的胆小懦弱一起爱。

    因为他的真,所以爱情的杀伤力对他来说也特别强,所以更需要她的呵护与保证。

    “一开始会很辛苦,等他真的接受了你,你就甩不开他了,他一定会用尽心力去爱你,因为他珍惜。”

    脑海中响起夏绿艳对她说的话,像是一剂强心针,不让她在他冶漠的防护色下退离。

    因为他在这里,所以她一定得来?秦醉阳心一动,说不上撞击胸口的感觉是什么。

    “你是傻瓜才会爱上我。”

    “你是笨蛋才会放弃我。”

    闻言,秦醉阳终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她的迷人醉颜,将她的腰揽近,俯身吻了她。

    就在此时,现场倍声雷动,镁光灯闪个不停。

    “我不想当笨蛋。”秦醉阳在她的唇边轻声呢喃。

    被吻得双颊红润、满脸羞涩的方旋雨轻声地道:“我却想当个傻瓜。”

    “傻瓜配笨蛋,嗯?”

    “你会爱我吗?”她不要他再打马虎眼,她要亲耳听到他说他爱她。

    “我能不爱吗?搞不好刚刚你的求爱都已经实况转播到世界各地了,我若不做点表示的话,你就真的很丢脸了。”

    谁管得了这个,她要的是一个承诺、一个仪式,才可以理所当然的将他套牢!

    “什么表示?”

    “婚礼啊。”

    遍礼?宾果!太好了!这不正是她要的目的?

    “一场飞车婚礼。”临时起意,秦醉阳笑得一脸诡谲。

    “什么?”她吓得花容失色。

    “你刚刚不是对着麦克风说什么死也要跟我一起死?说假的啊?为了证明你是真心的,等一下你跟我上车,我带你一起飞越大峡谷,让全世界为我们的婚礼做见证,也为我们生死与共的爱情背书……”

    wwwnet

    “要不要逃婚?”秦左爱忍不住问。其实,这个问题刚刚已经有七七四十九个人以上问过了,方旋雨依然不为所动,她问了也是多此一举,身为她未来的小泵,她还是有义务告知飞车婚礼的危险性。

    “当然不!”方旋雨答得坚定。

    “可是旋雨小姐——”

    “叫我旋雨就好。”

    “我看还是叫嫂子好了,我说嫂子……我大哥疯了,你难道也要跟着疯吗?大哥虽然是个一流的业余赛车手,可这不代表他可以平安的飞过大峡谷。”秦左爱手托着颊畔,说之以理。

    “我知道。”

    “所以,你真要为了证明你对他的爱而和他一起玩命?”

    “是,他胆子小,我没办法,为了让他安心,我什么都愿意做。在感情路上,他就像是个可怜的孩子。”方旋雨抿了抿刚涂上的口红,温柔又心疼的说着。

    噗——

    秦左爱笑了出来,第一次听人家说她大哥胆子小又可怜,不过在某方面而言,这却是个事实。

    “嫂子,大哥爱你。”她若有所指地道。

    “我知道。”

    知道就好,不然等一下她知道飞车婚礼只是场骗局,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晕过去?秦左爱吐吐舌,觉得自己干起这个小人勾当,真的有点缺德。

    “婚礼要开始了。”风笑海在门外敲了敲,现在他只想赶紧把婚礼办完,好接老婆回家教训一番。

    “嗯,我准备好了。”方旋雨起身,她穿着一身雪白纺纱的绌肩带礼服加白色丝绒披肩,在未来小泵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这可是跟着我坐飞机过来的礼服喔,夏姊送的。”

    “漂亮极了,看来这次你来找大哥是志在必得。”竟然连礼服都一并带来了,帅耶!

    “是啊,当我踏上飞机的那一秒开始,就决定这次来要把自己嫁给他,绝不再让他有退缩或逃开我的机会。”

    “那就走吧。”秦左爱扶起方旋雨的手往外走去,为了自己前来采访新闻,却参加了一场意外的婚礼感到兴奋莫名。

    老实说,她并不打算阻止大哥参加这一次的飞车比赛,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跨不出的关卡,那不是别人可以帮忙解决的,能解决的人只有自己,而在同时,她也不打算阻止老公风笑海的绑架计画,因为在她的私心里,并不希望失去一个亲爱的大哥。

    至于方旋雨的出现,也不能算是意外吧?她爱大哥的话就会来,在爱人生死攸关的一刻,这是每个女人都会有勇气去做的事,不是吗?

    只是,这场遍礼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秦左爱莞尔一笑。

    在最短的时间内,旅馆里里外外已布满了鲜花,从阶梯延捎邙出的绒毛红毯充满喜气,而站在红毯两边观礼的人潮约莫有一公里长,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朵红色玫瑰,脸上全都洋溢着祝福的笑容。

    当红色法拉利跑车出现的同时,现场也响起了结婚进行曲,有人送来了新娘捧花,有人替新娘子拉裙摆,方旋雨望着从法拉利跑车走下来、穿着白色燕尾新郎服的秦醉阳,甜甜的笑了,觉得这场遍礼美得像是梦境。

    秦醉阳微笑的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不后悔?”

    “永不。”

    “你真是我勇敢的新娘,上车吧。”秦醉阳拉着她的手要上车,却突然被她唤住——

    “等一下!”

    秦醉阳的心一凝,唇边还是温柔的笑,“后悔了?”

    “才不!”方旋雨羞红了脸,蓦地把手伸到他面前,“你还没为我戴结婚戒指,我要有信物,证明你已经属于我,不然我不上车。”

    心一动,秦醉阳蓦地反身将她给抱紧,“怕没名没分的跟着我?”

    “废话,我要结婚、要当你的妻子,这样,海角天涯我也愿意跟着你。”就算要死,也得有名有分啊,不然死后她多孤单。

    “既然如此,那就上车吧。”

    她固执的扬扬空空如也的手,“戒指!”

    秦醉阳大笑出声,拦腰将她一把抱上车,“会给你戴上的,而且这辈子你别想再拔下来!”

    待会儿,他要在白色小教堂里接受牧师的祝福、天主的祝福,然后再亲手替她戴上戒指,虽然婚礼过于匆促,一切从简,但戒指还是他亲自在珠宝公司的网站上下订,请纽约那边的设计师亲自飞过来送到他手上的。

    现在,就让她急一下下好了……

    wwwnet

    当方旋雨终于明白,原来飞车婚礼只下过是胆小老公对她的爱的一场测试,爱她如他,根本舍不得让她陪着他去玩命的那一刻,她已经成了秦醉阳的新娘。

    办色法拉利跑车在灿灿的阳光下光鲜夺目,一路承载着新娘与新郎的喜悦,在滚滚黄沙中疾驰。

    “你爱我吗?”

    “能不爱吗?”

    “不能。”

    秦醉阳笑着,虽然正在开车,却仍趁隙挪近她,俯身给她一个吻,“我爱你,老婆。”

    方旋雨哭了,泪花散落风中,“我还以为你是怕我丢脸才娶我的哩……”

    秦醉阳失笑,伸手将她脸上的泪抹去,“那你还嫁?”

    “嫁啊,一定要嫁,我不嫁你,你这辈子可能得当和尚去了。”

    “原来你是可怜我。”

    “就是。”仰起下巴,她骄傲的说。

    这回,她可扳回一城了吧?

    *想知道斐焰的爱情故事,请看幸福饼053“幸福酒吧”之一——《哈士奇男孩》。

    *想知道巩皇轩和夏绿艳的爱情故事,请看幸福饼062“幸福酒吧”之二——《水蜜桃美女》。

    *想知道风笑海和秦左爱的爱情故事,请看幸福饼070“聿福酒吧”之三——《流氓帅老公》。

    本书版权属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http://wwwnet"心栖亭"会员独家OCR仅供网友欣赏,四月天获心栖亭授权转载,谢绝其它未获授权网站再次转载,需要转载者请自行联系心栖亭获取授权。

    =====心栖亭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