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女人香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女人香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有人无声无息的进入爱妮丝的房间,而失眠的爱妮丝根本没睡着,对方一进来她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进来的人竟然会是洛雷夫,她一颗心蓦地提到喉头,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爱妮丝戒备的坐起身,火红色的长发有些散乱的披在肩上,却一点不减她的性感风情。

    “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我来找你很奇怪吗?”洛雷夫淡淡一笑,优雅的走到床边坐下来。

    “明天才是我们的婚礼。”他不会是今天晚上就想要她了吧?爱妮丝楸起眉,下意识地拉紧身上低胸的蕾丝花边睡衣。

    洛雷夫看了失笑道:“早一天一天并没什么不同,不是吗?”

    “当然不同……”她根本还没想到要怎么面对他,他这样冒冒失失的出现在她床边,她连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结婚是她说要结的,为了报复他竟然联合舒赫耍她之仇!没想到,洛雷夫很爽快的答应了,而且把婚礼订在三天后,也就是明天中午,害她这三天来根本睡不好、吃不下,比三天前更加烦躁不安。

    她觉得对不起莫儿,因为她将要做的事是拆散人家的好姻缘——至少是她认为的好姻缘,虽然莫儿从没说过她喜欢洛雷夫,洛雷夫也从没表示过他喜欢莫儿,可是在她和霍曼眼中,他们两个是再相配不过了。

    所以,这门亲事对她而言是充满着愧疚、不安和痛苦的……

    她要洛雷夫痛失所爱!就像她被舒赫骗了心一样,尝一尝一辈子得不到所爱的痛苦……

    可是,莫儿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脸她不是没看见,尤其,她还要佯装着笑脸祝她幸福,令她看了心疼不已……

    她真的要嫁给洛雷夫吗?连她自己都不是那么确定了。

    “我想没什么不同吧。”说着,洛雷夫双手搭在她赤luo的肩上,倾身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

    “不!”她倏地伸手推开他,身子退得老远。

    “怎么了?”

    “你不可以……你不要这样子!我很不习惯!”在她眼中的洛雷夫总是优雅、冷漠、疏离,从不曾这样靠近过她,甚至还想吻她……

    “你是我的妻子,爱妮丝。”

    “明天才是!”爱妮丝有些急切的说着,看见他微沉的眼,不由地道:“我的意思是……一切都等到婚礼过后,我现在还没准备好……”

    “只是一个吻而已。”

    “可是……我……”

    “如果你不爱我,你一辈子也不可能准备好。”洛雷夫若有所指地道,“我知道没告诉你舒赫是我弟弟是我的错,但是,我并不知道你之所以会答应那场赌约是因为我,我两年半前就说过,只要你在梦幻古堡一天,我便可以保你安全无虞,这话永遽有效,并不会因为舒赫是我弟弟而有任何改变,这一点,可由这两年半的时间来证明,不是吗?”

    是,他说的没错,虽然他没告诉她舒赫的身分,但是她依然在他的保护羽翼之下,这一点是她根本反驳不了的。

    “我既然可以保护你们,我就自然可以自保,你对我的担心都是多虑的,但我还是谢谢你。”

    “既然他是你弟弟,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逼你娶我?”

    “因为他不想让我好过——”洛雷夫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他认为这样做会让我不好过,他从小就这样,有仇必报,我把你藏在我这里这么久,他要报仇也是自然的事。”

    “那你又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洛雷夫扯唇一笑,“那是因为我知道那只不过是他想要让我不好过的伎俩罢了,他不会让我娶你的。”

    爱妮丝一怔,不解。

    “你忘了我告诉过你——他爱上你了?只要他要,的东西,他是抵死不会放手的,只是他有时候会搞不清楚什么东西是他要的,什么东西又是他不要的,不过,在紧要关头他就会知道了。”

    紧要关头?他指的是婚礼吗?爱妮丝看着洛雷夫良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既然骗走你的心,我就替你讨另一颗心回来还你,算是我对你曾经爱过我的谢礼。”

    曾经爱过……

    是啊,她曾经爱过他,他竟然都知道……

    眼眶红了、鼻子酸了,爱妮丝忘情的扑进他怀里大声哭泣洛雷夫安抚的拍拍她,“你知道吗?你师父告诉我,可以闻得到你身上香气的男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我师父?”爱妮丝张着泪眼迷惑的看着他。

    洛雷夫伸手抚去她颊边的泪,“傻瓜,你以为是谁把你从鬼门关前救回来?要不是马里娜带着中国的花草到拉斯维加斯让你泡上七七四十九天,你的魂可能真的要飞到中国去了。舒赫一直守着你,依凭着你身上或浓或淡的香气来判断你离生近一点还是离死近一些,那段日子,是我见过他最浮躁不安的日子

    “可能他也知道自己对你的在乎吧?所以他一直不敢再见你,可是,后来当他发现有人可能要伤害你时,就打来一通电话要我把你带走……那小子,怕人发现他对你的在乎,所以才开出要我娶你的条件来把你带走,明摆着是要为难我,私心里是不想让你再受到伤害,我本来不信马里娜的话,但是……舒赫在乎你是事实,否则枪林弹雨的,真要是戏,也未免逼真过了头,你以为他当真为赌可以不要命了吗?”

    幽幽地听着,爱妮丝泪水盈然。

    “那香气,会让你幸福。”

    师父曾经对她说过的这句话,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吗?舒赫是她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你师父还说,她在你身上种的不只是香气,还有咒语,她一见到你时就看到你的未来充满暴力的血光,所以她才在你身上种了香气,那香气可以帮你找到幸福,但是,你的身上不能沾上别人的血,只要沾了,便会呕吐不止,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爱妮丝一愕,蓦然间明白了一切,也想起那些早已经她封锁在脑袋里很久的陈年旧事。

    “漂漂亮亮的一个姑娘家,打打杀杀的只会造孽,我让你啊一辈子香香的,你的男人会循着这股香气找到你,让你幸福,呵呵呵……”这是师父常常在她耳边唠叨的话,当时的她不以为意,现在才知道师父的用心良苦。

    只不过,舒赫真的是她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吗?

    “洛雷夫……你闻得到我身上的香气吗?”此刻,他抱着她,这么近的距离,应该闻得到的……

    “是玫瑰花的香味?”

    “不。”

    洛雷夫执起她的长发放在鼻尖轻嗅着,“那就是茉莉香。”

    爱妮丝叹口气,“那是洗发的味道。”

    “是吗?”洛雷夫轻笑,摇头,“我不是舒赫,他是狗鼻子,全天下的香味他一闻就可以闻得出来是什么成份,除了你身上的那种,他出动了全世界研究香水草药的菁英份子,还是找不出你身上的那种味道,为此,他常常愁眉深锁,闷闷不乐,说到这里,我才发现你跟他的缘分两年半前就种下了,你折磨他的时间,就跟他害你失去自由的时间一样的久。”

    洛雷夫这一提,让她破涕为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和他是两不相欠喽?”

    “不生气了?”

    爱妮丝摇摇头,笑着抹去眼泪。

    “你答应过陪我一夜的,嗯?”

    她一愕,笑容僵在脸上。

    洛雷夫一笑,拍拍她吓傻了的脸,“今晚陪我一夜,看星星。”

    FMXFMXFMX

    清晨五点二十五分,梦幻古堡饭店在朝阳尚未露脸前依稀可趁着月色看得出四处张灯结彩的喜气。

    他还是来迟了!他们的婚礼已经结束,现在的他们一定人过洞房,成了真正的夫妻……

    懊死的!他才不管她是不是已经嫁给了洛雷夫,她是他舒赫的女人,她的第一次是他的,一辈子也是他的!

    冲到一楼那间挂满红丝带和玫瑰花篮的房间门前,刚好见到洛雷夫离去的背影,舒赫压抑着满腔的愤怒打开房门,满室的春色瞬间漾得他睁不开眼。

    爱妮丝,她赤luoluo的美丽曲线只裹着一条红色被巾,让她雪白胴体更加的雪亮勾魂,修长的美腿轻夹着薄被,一副好梦正酣的睡姿,既撩人又性感,还有,她唇边挂着幸福的笑,看得令人碍眼。

    她看来真的很幸福,丝毫没有失去他的痛苦……

    她真的爱上他了吗?还是一切都只是他自以为是而已?她心头恋着的依然是洛雷夫?

    究竟,是他被她耍了?还是她被他耍了?

    舒赫悄然走近,闻到她身上的淡香,情不自禁的在她床边坐下来,伸手抚上她带笑的唇瓣——

    爱妮丝被他的抚触惊醒,张眸,感到诧异极了,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还在作梦吗?

    “你剐刚和洛雷夫在一起?”舒赫低沉着嗓音问着。

    “是啊。”他们在屋顶上数星星,数到天快亮丁才进房,她才睡了多久?好像头才刚刚沾到枕头而已。

    没想到,爱妮丝的话才刚说完,舒赫气得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火热不休的吻像炙红的炭,一一啄吻着她雪白的肌肤,弄得她又疼、又热、又难受……

    “舒赫……”她身上的被巾被他粗鲁的扯开,一丝不挂的胴体呈现在他跟前,她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胸,他把它们固定在她头上,低头用嘴含住她胸前那两朵绽开的蓓蕾。

    “啊……”她轻吟一声,满身羞红的扭动着。

    “你竟敢让他吻你、摸你、抱你……该死的!我要把你丢到浴白里好好的洗一遍!”说着,舒赫一把抱起她进了浴室,哗啦啦的打开莲蓬头便往她身上冲去,一边冲一边用手替她洗刷,用手不够,还用嘴……

    爱妮丝一头雾水的被他压在浴室的墙面上强吻着,身子他的手和吻搞得欲火狂烧,连冷水也浇不熄她体内燃烧起来的渴望……

    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她被谁吻她摸她抱她来着?那个他,是指洛雷夫吗?

    喔,老天!他竟然以为刚刚她跟洛雷夫在一起是在做这件他现在跟她正在做的事?

    喔,不管了,他吻得这么狂热激情,她根本打断不了他……

    “你爱的究竟是他还是我?”

    她没喊停,倒是舒赫自己停下来了,他的眼睛正在冒火,有欲火、怒火,还有被嫉妒点燃的火……

    “你呢?你爱我多还是爱黛安多?”

    “我根本没爱过黛安?”他气的用吻封住她的口。

    “是吗?”爱妮丝一把推开他的嘴,“我亲眼见到你吻她!”

    “是她突然跑来吻我,不是我吻她!”

    “你可以拒绝。”

    “我不行,我从来不拒绝女人的投怀送抱。”

    “去你的!”爱妮丝一听,火了,在他的唇上狠狈咬了一记,修长的美腿一踢,想踢他的命根子,美腿被他一把擒住,拿在他的唇边轻舔。

    “你放开!”这个色胚子!

    舒赫非但不放,还把她的脚环在自己腰上,让自己的英挺灼热密密的抵在她双腿之间,“你想这样吗?也行,我一样可以让你快乐似神仙!”

    “该死的你!我恨你!讨厌你!我真后悔爱上你——唔……”她叨念着的小子诟地被他的吻封住了。

    “我改。”

    “什么?”她继续扭动着身子,企图将这个大**给推开。

    “我为了你我会改!”他气喘吁吁的瞪视着她,“有你替我暖床我就够丁,不需要其他的女人。”

    暖床?爱妮丝气得眯起了眼,才稍稍提起的感动瞬间化为无形,他真当她是妓女不成?还是情妇?

    “我不希罕!。她再次张嘴咬他,不过,这一次差点没把他的耳朵给咬下来。

    “你敢不希罕?”

    “我为什么不敢?你尽避去娶你的黛安好了,我今天就要嫁给洛雷夫,从此而后咱们两不相干!”

    “今天?”舒赫一愕,“你们的婚礼不是昨天吗?”

    “谁告诉你我的婚礼是在昨天?”

    “是——喜帖上明明这样的啊,害他拼了命的以最快的速度包下一班飞机飞到布拉格,可是飞得再怎么快,昨天才刚刚收到喜帖的他本赶不上昨天的婚礼……搞了半天,洛雷夫是在诓他?

    “你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明天的婚礼?”爱妮丝恍然大悟,想到洛雷夫对她说过的话——

    “他骗了你的心,我替你讨回另一颗心还你。”

    原来……洛雷夫指的另一颗心是舒赫的心。

    舒赫怕失去她,所以在紧要关头回来了,在紧要关头,他终于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他要她。

    她好想哭,也好想笑,这个男人明明怕极了失去她,不敢开口说爱她。

    说爱,对他真有那么困难吗?

    “先回答我——洛雷夫刚刚有没有碰过你?”

    “有啊。”她用力点点头,看见舒赫陡然变色的脸,才赶快道:“他刚刚拉我的手去屋顶上数星星。”

    拉手不犯法吧?

    “数星星?”舒赫的脸沉得吓人,“数星星需要数到你身上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床上?”

    “我喜欢luo睡不行吗?爱妮丝无辜的眨了眨眼,“这是我多年来的癖好,一时半刻恐怕改不了。”

    “你——”他气得咬牙捧住她的脸狠狠的吻,发狂的吻。

    他好想打她一**……她让他的脾气失控、理智失控、优雅失控,活像是个妒夫、弃夫、莽夫!

    真是该死呵,这个女人,要不是他真的如此如此的害怕失去她,他铁定要她尝尝一辈子得不到他的痛苦……

    “你爱我,很爱很爱我”这是她从他发了狂的口中得到的初步结论。

    他不语,闷哼一声,再一次吻住她的唇。

    这一次,他输得太惨了,只不过是场赌注,他赔上自己的心和一辈子的幸福,喷,太不划算了。

    他不会承认的,绝不,他认帐,他会怪她身上的香气让他中了毒,没有它,他根本就活不了……

    “这样好吗?”霍曼瞪着古堡大厅里正走在地毯上的两个人。

    “很好啊,有情人终成眷属。”抱着早八百年前就画好想要送给舒赫的画,莫儿正犹豫不决要不要把它当成他的结婚贺礼送给他。

    “可是舒赫现在等于一无所有,除去了地下总统的美名,他还能是什么东西?”听说,他把已经上轨道的黑帮天下还给了黛安,只不过,他怀疑一个女人可以撑得住那偌大的江山吗?可能过不了多久,她会哭着跑回来求舒赫回去掌管一切。

    莫儿古怪的瞧了霍曼一眼,“你多久没碰电脑了?”

    “中毒以后。”

    “喔。”莫儿点点头,“你的手还是不灵光吗?”

    “好得很。”霍曼闻言,张开双手动了动给莫儿瞧,“诺,什么后遗症都没有,放心吧。”

    “那就好。”

    其实,她想说的是——舒赫只是丧失一部份权利而已,他还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富商,而这个世上,有钱就等于有势,所以基本上,舒赫还是个有钱有势的金汉,但比以前闲上一百倍可以陪老婆和孩子。

    “莫儿?”

    “嗯?”

    “那个……舒赫不会死赖在这不走吧?”

    闻言,莫儿甜甜一笑,“放心,他和爱妮丝睡同一间,不占床位,也不占房。”

    “你的意思是那个大魔头要住下来?”

    “暂时是这样,爱妮丝离不开这里,所以舒赫也不会走。”

    “他可以住下,但我不会替他煮吃的,要吃叫他自己想办法!”霍曼皱了皱眉,不满的咕哝几句,拿着相机走到前头去帮新郎新娘照相去了。

    为了避免这个坏男人以后赖帐,还是在外头拈花惹草,他得多留一些证据才行,证明他是个结过婚的男人,否则这个婚礼规模那么小,谁知道他这个大魔头结过婚?

    说到底,全都是幽灵的错,天知道他的脑袋瓜子是怎么转的?明明自己要当新郎,到头来换成别人当新……这样也行吗?

    不过,至少莫儿那张苍白的脸现在恢复了红润,又是甜姊儿一个,总算让人放下心。

    闪光灯闪啊闪地,全都是爱妮丝那美极了的笑容,他要将她的笑一一摄入相机里,用她的笑容告诉大家——她有多幸福。

    窗外依然是蓝天,婚礼过后梦幻古堡将要重新开门营业了,天知道梦幻古堡会不会成了制造幸福的温床,让每一个客人都在此刻找到他们的幸福?

    “礼成,新郎吻新娘……”

    舒赫闭眼吻上新娘,仿佛在这一瞬间,将她身上的香气吸进了他体内。

    “你好香,舒赫……这香味怎么这么熟悉?”跟她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不会吧?他愣愣的抬眸望住她。

    溢人他们两人鼻尖的香气,已经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