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梦幻古堡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梦幻古堡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莫儿可以感觉到身后那极为火烫的赤luo身躯紧紧的贴着她,她的小脸又羞又热,却因为对方的静止而让她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她这么一动,让温塞斯想起了此刻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鸵鸟心态,她承认。

    不过,他究竟要这样抱着她抱到什么时候?

    “温塞斯……”

    “嗯?”温塞斯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点讨厌起这个名字了。

    “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

    “温塞斯,我们好好谈谈好吗?”莫儿试着伸出小手覆盖住把她圈在腰间的那只手,却不小心摸错了地方,摸上了他的手臂而不是手——

    身后的男人因为她这个举动,身子微微一僵,她也因为指尖抚摸到他手臂上的触感而心脏狂跳。

    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她猜得没错,她摸到的手臂上头有一道疤,一道她就算只摸过一次也永世不会忘记的刀疤……

    怎么可能呢?

    不,莫儿摇摇头,她一定是因为思念过度而产生幻觉了,一定是的!她老是把温塞斯看成是洛雷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

    所以她说,她真的只有离他远远地才行,否则,温寒斯迟早会变成洛雷夫的替代品。

    她不能这样对待温塞斯,也不能这样背叛洛雷夫。

    就算她没有说一句话,但身后的男人已经大概猜得出她现在心里的疑惑,不发一言,他吻上她的后颈。

    她轻呼一声,连忙想逃开,然而他的怀抱太有力,被他紧紧搂住的她根本无处可逃,接着,他热呼呼的气息来到她小巧的耳垂、颈窝,边吻着她,他的大手边解着她上衣的钮扣……

    “不……”她推拒着,小手又碰上了他手臂上的那道疤,这一回,那触感真实得让她根本否认不了,趁着他吻她时低下了头,亲眼证实了他手臂上的确有一道刀疤,一个一模一样的刀疤,不是幻觉。

    泪水迷蒙了她的视线,不知哪来的气力,她挣脱了他的怀抱,反身面对他,眼眸定定的落在他胸口的另一道刀疤上,蓦地,她崩溃了,整个人跌坐在浴白旁不注地哭泣。

    他蹲下身,只手捧起她的泪颜,俊美的脸孔俯近,温热灵巧的舌尖舔去她汩汩而出的泪,然后再送进她不断溢出轻泣的红唇,一手褪去她的上衣,捧住那小巧浑圆的雪白柔软,情不自禁的深深吻上……

    莫儿承受不住这样的吻,再次哭了出来,双手柔弱的圈住他的脖子,像只柔弱的小猫咪般依偎着高大的主人。

    他一把将她抱起,走出浴室,将娇弱又美丽的她放上了他的大床,高大精实的身躯倏地压住了那娇小的柔软丰盈……

    ★★★

    一切,都是梦吧?

    第二天,当莫儿被窗外灿烂的阳光照上脸,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如此的告诉自己。

    她被温塞斯拥在怀里是梦,被他吻了也是梦,这个梦就跟她刚遇见温塞斯时所感应到的画面一样,温塞斯脱了她的衣服……

    不,在梦里,温塞斯变成了洛雷夫,在洛雷夫手臂上及胸口上的刀疤,全都跑到温塞斯身上去了……

    指尖轻抚着唇,昨夜的梦仿佛还在她的唇间荡漾着余温,让她的心突然失序的跳动了一下,一幕幕更加激情的画面突然闪过她的脑海,她受惊似的从床上坐起,低眸一瞧,她的脸色倏地转为苍白,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扯住被单。

    不,不是梦!温塞斯就是洛雷夫!

    那个梦……是真的……

    昨天的她因为震惊、因为太不可思议,也因为她太激动了,所以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洛雷夫极其温柔的吻着她,安抚着她太过混乱的心与灵魂,一直从黄昏到黑夜是洛雷夫!温塞斯就是洛雷夫呵!

    莫儿慌乱的裹着被单下了床,洁白光luo的小脚丫子不安的踩在柔软的比利时羊毛地毯上,她急忙的想要找人,浴室门突然在这时被打开,一个身上仅穿着件浴袍的男人堂而皇之的从里头走出来——

    “早安。”温塞斯对她露出一个迷人至极的微笑。

    莫儿什么都还来不及问,也还来不及将视线从他**在外的胸膛上移开,房门己被人由外头猛地推开——

    “你给我滚出来!温塞斯!”霍曼大叫着进门,却看见一丝下挂的莫儿正抓紧被单,一脸羞红的站着,还有刚洗完澡、全身上不只穿着一件浴袍的……温塞斯!

    他不敢相信的瞪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种想要马上把温塞斯的脖子扭下来的冲动,他咬牙,忍住庇拳的冲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温塞斯走向莫儿,把只披着一条被单、很可能春光外泄的她给挡在身后。“如你所见,我们两个相恋了,不能没有彼此。”

    “去你的不能没有彼此!莫儿是洛雷夫的!你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霍曼吼着。

    “一个死人怎么跟我争莫儿?”温塞斯冷哼一声,转身对莫儿眨眨眼。

    莫儿摇头,双手紧抓住他的手臂。“不要这样,霍曼很担心你,如果你跟他因为你的事而打起来……我会生气喔。”

    什么跟什么?

    濒曼皱眉,“我什么时候担心过这个浑小子了?更不可能因为他的事跟他打起来!我来找他是因为洛雷夫——莫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过来我这里,让我看看——”

    要拉莫儿过来的手被一阵疾风扫过,霍曼的手顿时一麻,愕然的抬眸望住温塞斯。

    这小子……

    不可能啊!他怎么会用这一招?

    这一招明明是袼雷夫常用的招数……

    懊死的!难不成——

    “你是幽灵?”

    ★★★

    “……事情经过就是这个样子。”

    “就这个样子?”霍曼从鼻孔哼出一口气。他说得倒是云淡风轻得很!“要不是我查出了你没有死的证据,你还想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想来就气,这个洛雷夫竟然易容成温塞斯,而那个温塞斯则易容成洛雷夫,所以,死的人是他未曾谋面的温塞斯,而不是洛雷夫,可洛雷夫这家伙却。害他们担心得要死!伤心得要死!

    “究竟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这是洛雷夫最感兴趣的一点。

    濒曼挑挑眉,又从鼻孔冷冷地喷了一口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拿不到骨灰,尸体也被火化了,你怎么知道那个被乱枪射死的洛雷夫不是洛雷夫?”

    濒曼双臂环胸冷笑,懒洋洋地牵唇,“尸体全身都是弹孔,死状很惨,可是……那个尸体手臂上没有疤,胸口上也没有。”

    洛雷夫微笑颔首,“你很细心。”

    丙然,这世上最关心他的人除了莫儿,就是霍曼了。

    “好说。”

    “可是发现得未免太慢了。”

    就知道洛雷夫这家伙会赞美人一定有鬼!

    濒曼瞪他,“你以为要在网路调阅到一个死人的照片很容易?更何况,他的死状太惨,我一开始根本不忍去看——”

    “别说了。”洛雷夫蓦地打断了他的陈述,眼眸一闭。只要想到温塞斯的死,他就有无尽的自责,他对温塞斯有责任,温塞斯的死等于是他间接造成的。“怪在我太低估中国,也怪在我太高估了温塞斯。”

    如果不是这样,温塞斯不会就这样走了。

    这一点,恐怕会让他一辈子内疚不己。

    “你该不会是因为愧疚,所以故意顶着他的脸皮过日子吧?”望着他的神情,霍曼猜测着。“看到莫儿为你这么伤心,你都无动于衷,你的心真的很狠。”

    谁说他无动于哀?

    只是,温塞斯死去的消息所带来的冲击太大,让他一直耿耿于怀,曾经想就这么代替他活下去,也曾经想就这样借用他的身分,让莫儿重新爱上他,而把过去的那个洛雷夫放逐,一切从头开始。

    他与莫儿之间,的爱情不够完美、不够单纯,夹杂着一开始的利用之心、恩情,甚至是同情,他想借由另一个身分来确定莫儿对洛雷夫的爱是真的爱,或许就这样顶着温塞斯的身分过下半辈子……

    可是,莫儿的眼泪呵,他发现自己承受不起。

    “不管我的身分是洛雷夫或是温塞斯,我始终看顾着她、守护着她。”这是他打从得知真正的温塞斯已死,打算顶着温塞斯的身分活下去开始,便不断说服自己的话。

    “你明知道那不一样!”霍曼瞪他。

    “结果却是一样的。你忘了莫儿跟我的赌约?不管洛雷夫是不是可以再回来,她要嫁的人始终是我。”说他卑鄙也好,这辈子,不管他的身分是什么,他都不会让她从自己的身边走开。

    但,莫儿终归是最了解他的莫儿呵,她甚至连多问一句也没有,当她发现了他就是洛雷夫的证据,就任凭他对她予取予求,不管当时他顶的是温塞斯的脸,还是洛雷夫的。

    “是啊,你这个自私到无以复加的家伙!我真唾弃你!”霍曼撇撇唇,继续道:“要我是莫儿,一定也要让你尝尝这种被人耍弄的滋味。”

    “可惜,你永远不会是莫儿。”洛雷夫的嗓音轻扬,带着一抹压抑的欢愉。

    想起他的傻莫儿,他又想抱她了……

    如果不是她对他的痴情,他会爱她吗?

    以前,他自信可以顶着另一个人的身分过一辈子也无所谓,因为在这世上并没有他洛雷夫牵挂的人;可现在,他能吗?如果失去洛雷夫的身分得同时失去莫儿,那么,他可能真的做不到。

    因为,心里有了牵挂的人;因为,他的心为了她而柔软敞开。

    这辈子,能走进他心里面的女人就只有莫儿一个,纵使他万般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自从遇见莫儿开始,他的心便失去了自由。

    ★★★

    这是莫儿坚持要的一个小小遍礼。

    一对婚戒,两对证婚人,一个美国乡村的老牧师,还有一个小小的白色教堂。

    这一天,莫儿穿着由舒赫出面请法国设计师量身订做的白色新娘礼服,手捧着一束名设计师设计的捧花,由霍曼带着她走进教堂。

    “你真的要嫁给他?不后悔?”都已经带人走上红毯了,霍曼还是忍不住嘀咕着。

    “不后悔。”莫儿微笑,双眼透过白纱,定定的看着在前方圣坛旁等待着她的新郎。

    “他骗了你。”

    “没关系。”洛雷夫心里的挣扎、矛盾与苦衷,她全都知情也了解,就像她自己,不也是到最后才知道洛雷夫其实是深爱着她的吗?

    他用尽心机,为的全是她,就算她曾因此痛过、哭过又如何?比起洛雷夫为她做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很卑鄙!”霍曼又给他加了一条罪名,好报自己被洛雷夫骗了一个多月之仇。

    “没关系,不管他是什么,我都爱他。”

    “他是温塞斯时,你也爱他?”

    “你问过了,我也答了,是的,因为他身上有洛雷夫的气息。后来我明白了,因为他就是洛雷夫,所以我才会爱他。”

    原来,当一个人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爱上那个人带给自己的感觉,不管对方变成什么样子,感觉对了,她还是一样会爱上他。

    “好吧,我祝福你和洛。”

    “谢谢。”莫儿笑了,倾身给了他一个吻。

    “不要这样亲我,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霍曼被亲得红了脸,抬起头来扫了前方一眼,果真见到新郎投射过来的犀利眸光。

    炳,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新娘子设计了?他该不会是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了莫儿而不自知吧?

    教堂虽小,经过霍曼与凌彩两人的精心布置,却显得瑰丽而温馨,满室粉红色丝带,鲜花簇拥,就连白色教堂顶端的十字架、屋顶全都粉刷一新,铺满了玫瑰花办,风一吹,满天满地的红色玫瑰飘落窗前,十分梦幻。

    在场的除了新郎、新娘,只有霍曼夫妇、舒赫夫妇及一个瞎了眼的年老牧师。

    坚持找一个瞎眼的牧师是洛雷夫的主意,因为他不想顶着温塞斯的名字,还得同时顶着温塞斯的脸跟自己心爱的女人进行婚礼,为了杜绝后患,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洛雷夫这个身分是真的死了,唯有如此,威廉才会真正的放过他这个养子,不会再叫他为他做事,曾经被洛雷夫得罪过的人才会自动消失,关于梦幻古堡一切的一切,也将跟着洛雷夫的死及被夷为平地的梦幻古堡化为尘上,传说将永远只是个传说。

    办毯走到尽头,霍曼把莫儿的手交到洛雷夫手上。“我把莫儿交给你了,你若敢欺负她,我绝不饶你。”

    洛雷夫压根儿没理他,双眸只容得下一个人——他的新娘。

    “拥有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低沉而性感的嗓音,说出可能是这一生中最甜的话语。

    莫儿甜甜一笑,轻轻地靠在他怀中,“被你所拥有,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你知道吗?我爱你,很爱很爱。”

    “我知道。”

    十指交扣,洛雷夫低头深深的吻上她的唇,万千绳缓,无声胜有声……

    这就是请了盲眼老牧师的好处,什么也-看不见,加上老了耳朵不太好,也听不见这对新人轻浅又急促的呼息吉……

    舒赫的老婆爱妮丝看了这一幕,不禁脸红心跳,过去在梦幻古堡的一幕幕重新在她的脑海中播放,让她有些激动的掉泪。

    舒赫见了既心疼,还有一股莫名的妒忌,忍不住将老婆搂到怀里抱着,顺便遮住她的眼。

    “洛雷夫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呵。”平时冷冰冰的装酷,结果在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却大方的将他的吻与在场所有人分享,哼,他当只有他有老婆可以吻吗?真是肉麻当有趣!

    这婚礼到底还要不要进行啊?

    众人挑眉瞪眼,看得脖子都发酸了,这对新人的世纪之吻都还没落幕……

    “咳,咳咳……”霍曼咳了两声,“牧师,婚礼可以开始了。”

    “哦,开始啦?好,我要念罗,那个温塞斯先生,请问您愿意娶莫儿小姐为妻,一辈子疼她、爱她、护她,下离下弃,祸福相倚吗?”

    “嗯,洛雷夫愿意。”

    老牧师侧耳倾听,好像听到“愿意”两个字,也没听清楚前面那几个字是什么,笑呵呵的又问道:“新娘子莫儿小姐,请问您愿意嫁——”

    老牧师的话未落,莫儿便抢先答道:“我愿意嫁给洛雷夫先生,一辈子疼他、爱他、照顾他,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她知道,洛雷夫不爱在此时此刻听到温塞斯的名字了,就像她也是,她是刻意打断牧师的话的,因为今天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而不是莫儿和温塞斯的,就算他们的结婚证书上面写的是温塞斯和莫儿,可是至少此时此刻,是洛雷夫和莫儿在结婚。

    敝了,他的耳背越来越严重了吗?老牧师搔搔头。他怎么好像听到两次洛什么雷的名字?

    不行!不行!可不能让人知道他耳背,不然以后就没人要找他证婚了,这可不太妙。

    因此,虽然觉得怪怪的,牧师还是连忙清了清喉咙宣告——

    “礼成,我代上帝之名恭喜两位正式结为夫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