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霸王奴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霸王奴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少爷,热水提来了。”有人在门边叫着。

    香绫也伸手敲了敲门,“少爷,香绫来服侍少夫人沐浴包衣。”

    闻声,华熙稍稍放开陆黎儿的身子,“都进来吧。”

    热水?沐浴包衣?她没说要洗澡啊!

    “啊——”

    突然,一声尖叫响起。

    当陆黎儿低头看见自己竟然只穿了一件肚兜时,想也不想的伸手便朝华熙的脸上挥去一掌,“该死的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竟然脱我衣服?我还在自责自己误会了你这个正人君子呢,没想到……”

    “少爷?少夫人……”香绫一进门就见陆黎儿狠狠甩在华熙脸上的一巴掌,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见到旁人,陆黎儿狠狠地推开他,两只手紧紧抓着被单把自身的赤luo给掩住,“别叫我少夫人!”

    “嗄?”香绫愣了一会,无声地看了华熙一眼。

    豹熙由原先的错愕,到后来的恍然,脸上热辣辣的疼并没有让他不悦,反而让他有丝释然。

    原来,这丫头并不知道脱她衣服的人是沈奕,所以,她也理所当然的不知道是谁夺去了她的贞操。

    败好,太好了,他还在担心这丫头拗起来会因此愧疚得死都不嫁他呢,现在她误会了也好,他可以更名正言顺的娶她了。

    “快伺候少夫人沐浴吧。”华熙起身走出房门。

    “你给我站住!”陆黎儿气得朝他高大的身影大吼,“你对我做了什么事?没脸见我吗?这样就走了?”

    豹熙闻言,回眸一笑,“放心,我会负责的。”

    “你本来就应该负责,别说得一副好像施舍似的……”咦?不对啊,他要负责,不就是表示他要娶她?

    这是什么跟什么?她才不要嫁给他这种卑鄙小人!竟敢不经她同意脱她衣服做坏事!可恶!

    他就是要她非嫁他不可吗?她偏不!

    “不是施舍,我很乐意。”

    “你当然乐意,娶了我,华府又添一生力军嘛,是不?”她微笑着道,心却隐隐地痛着。

    意外她也这么想,华熙沉痛的看了她一眼。

    “随便你怎么说,总之,明天我们就拜堂成亲。”

    “我不会乖乖嫁你的!”

    “你如果想要被绑着进行婚礼我也没意见。”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该死的!该死的!”陆黎儿气哭了,使力的用手捶着被子。

    “少夫人,你不要这样,少爷真的是爱你的,吴总管刚刚才对我说你被沈公子带走,少爷深夜冒着一死的危险跑到宫里把你救回来,才刚扛你回来呢,就忙着要人准备热水,服侍你沐浴,自己连腿都没歇,一心都挂着你,这样的男人上哪找去?我要是少夫人,一定开心得每逃诩睡不着觉。

    “刚刚你的话真是太伤人了,香陵进府来这么多年,还没见少爷对除了表小姐以外的人如此废寝忘食过,现在他为了你,连表小姐都请出府了,期间表小姐闹自杀,他怕你自责,还命令所有的人见了你都不许提,对少夫人你啊,少爷可是用尽了心,就为保你无忧周全。”

    香绫边说边替陆黎儿脱下衣裳,扶她进浴盆里坐好,开始动手替她擦背洗身。

    岳如筝自杀?陆黎儿闻言,一颗心惶惶然地。

    她以为华熙不会为了她把岳如筝送走的,当初他还为此变了脸不是吗?为什么后来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还从皇上那把她抢了回来……

    苞皇上抢人可是连命都豁出去才能做的事,谁会要钱不要命呢?更何况,华府可比陆家庄富有得多呢。

    “陆家庄在少爷眼里算什么呢?少爷若真的爱钱,早些年娶了表小姐便是,表小姐家里除了在宫里的姑姑外就只剩下她一个,放眼整个长安,绝没人来得比表小姐家富贵。

    “更何况她背后还有这么个财大势大的姑姑撑腰,少爷若娶了她,钱财两得不说,高官厚禄更是随手可得,他却为了你连表小姐也得罪了……唉,我该怎么说才能让少夫人你明白?”

    “我明白了。”

    “嗄?”香绫的手停顿了一会。

    “我说我都明白了。”陆黎儿懒洋洋的将头靠在浴盆边,泪从脸颊滑落水里,“你在心里头骂我笨蛋是不?香绫?”

    香绫柔柔笑了,“奴婢不敢。”

    “是就是,什么敢不敢的,对我说什么官话!”

    “你现在是小姐,不,是少夫人,身份不一样了,我们当下人的自然得有所分寸才是。”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她刚开始到华府当丫鬟,还不是对那吴大总管大吼大叫的?

    香绫会意的一笑,“少夫人是特别的,不管当小姐、当丫鬟都会让人捧在手心里宠,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陆黎儿努努鼻子,“喂,你是在损我还是在褒奖我啊?”

    香绫抿唇一笑,不答。

    陆黎儿突然伸手摸向她的肚子,“小宝宝什么时候会出来?”

    “还久呢,到时一定告诉少夫人,让少夫人亲自替他取名字。”

    “我替他取名字?”陆黎儿开心了一会,却开始烦恼的敲着头,“取什么好呢?我想想。”

    “时间还长呢,夫人可以慢慢想。”

    “也是,等我待会吃饱睡足了再努力想吧,想不出来就找华熙想,他看的书多,一定可以想出个好名字来。”

    “是啊,少夫人。”香绫甜甜一笑。

    一切,终于雨过天晴。

    ***

    豹府办喜事可是长安城内的一件盛事,皇亲贵胄、富商才子莫不争相上门庆贺,讨一杯喜酒喝,贺礼更是不断,一箱接着一箱往里头抬,就怕多搁一会没让主人看见自己的诚心。

    “恭喜啊,华少爷。”

    “恭喜!”

    “谢谢。”华熙拱手微笑,披着喜带的他更加俊雅非凡,连上门道贺的妇女都看得目不转睛。

    “恭喜啊,华少爷,据闻您的夫人美若天仙,不比那天下第一美人岳如筝差上半分,可真是人财两得啊。”

    吴萧耳朵一向长,这一听就知来者不善,忙不迭走上前来要替华熙赶人。

    “谢谢,那是华某前世积德,今日才有此福报。”华熙依然笑容自若,半点也不受他人的话所影响。

    “少爷……”

    “无妨。”华熙摆手要吴萧不需多言,转问道:“客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吧,婚礼的事都齐了吗?”

    “都齐了,时辰也差不多到了,大约可以开始。”

    “那就开始吧。”

    吴萧手一挥,成串成串的鞭炮声响彻云霄,不一会,新娘子款移莲步,由喜娘缓缓地扶着从回廊的尽头走进大厅。

    豹熙看了唇角不由得逸出一抹笑痕,低声对吴萧道:“还是第一回看见黎儿走路这么慢呢。”

    吴萧眉眼一抬,“少爷是欢喜还是不欢喜?”

    他抿唇一笑,“我还是喜欢她蹦蹦跳跳冲上冲下的模样儿。”

    “啧,总不能叫新娘子蹦蹦跳跳的吧?胡闹!”

    闻言,华熙摇头苦笑,“吴总管,我怎么觉得你说话跟黎儿一样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以后是不是所有的奴仆都会对我这个主子大吼大叫的?”

    “啊……少爷,小的不敢,小的知道错了,小的该死,小的……”

    “好了,快去把我的娘子接过来吧,今日是我大喜之日,就不跟你计较了,何况……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岳父大人了。”

    扒呵,他是少爷的岳父大人……没想到他吴萧也有飞黄腾达,爬到主子头上的一日啊!全都靠那丫头!

    “以后少爷不会都要喊我岳父大人吧?”

    “那是自然。”

    老天爷!是真的?

    吴萧真的太高兴了,拉过新娘子时还明显的发着抖。”爹爹,你在干什么?生病了吗?”陆黎儿压低着嗓音问。

    她的手被他握着,感觉到抖得厉害,害她担心得巴不得掀开红巾,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没事,我是太高兴了。”有点克制不住。

    直到华熙伸手拉过她,温柔的大手包覆住她的小手,她的心才稍稍地安定下来,不再惶惑。

    “典礼开始,一拜天地——”

    “慢着!”一声大喝之后,大厅内突然冲进一群手拿刀枪之人。

    懊死!

    豹熙脸一沉,“如果各位不是来向华某道贺,就请马上滚出去。”

    “道贺?今日你若没给我一个完整的交代,我林某人必血洗华府!”林炎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你好大的口气。”

    “就凭我有陆老庄主的遗书。”林炎祺把一张书卷摊开给众人看,“大家瞧瞧,这是不是陆老庄主的亲笔迹?”

    一名老者从座位中站起,上前鉴定之后对众人宣告道:“是陆老庄主的亲笔字迹没错。”

    林炎祺得意的笑了,“谢谢孙长老替小的鉴定,各位,这陆老庄主的遗书上明明白白写着,将他的千金陆黎儿许配给在下,并让在下继承陆家庄所有产业,所以,我与陆姑娘有婚约在前,今日前来要人更是天经地义,不是吗?”

    闻言,大厅里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陆黎儿忍不住了,红巾一掀,叉起腰来便走向林炎祺,“我说过几百次不嫁你了,你做什么非得像黏人虫一样跟着我?”

    爹爹失踪后,为了逃开他,她不小心被人抓去拍卖会场当成商品,让人品头论足开价钱,堂堂陆家庄小姐还得委屈自己几番窝在那小小的仓库里,后来又被当奴婢卖到了长安,他还想怎么?

    “陆姑娘……”

    “别叫我!今天是我大喜之日,你敢捣乱,看我事后不把你的头发剃光光,衣服脱光光,带着你游街示众不可!滚!”

    “恕在下难以从命,老庄主生前一再交代在下万万不可负他所托,所以无论如何今日我都得带走姑娘。”

    “你!”

    “黎儿,别跟他说那么多。”华熙冷冷一笑,从怀中掏出书卷,“林公子,华某本想在成亲之前放你一马,但你却三番两次挑衅,今日更坏我大好兴致,既然你赶着要投胎,华某就干脆一点,孙长老。”

    “华少爷。”孙长老再次起身,接过他手上的书卷。

    “你看过这书卷了?”

    “看过。”

    “是陆老庄主的亲笔迹没错?”

    “千真万确。”

    “上头写着不管以后世上再出现任何他所书写的遗书概不算数,可有此事?”

    “没错。”

    豹熙撇唇一笑,“既然如此,那林公子手上的遗书是怎么回事呢?陆老庄主既言世上若再出现他所书写之任何遗书概不算数,又何必多此一举再写一封交给林公子?”

    “这……”孙长老看了林炎祺一眼,就算心里有底也段说出口。

    “当初陆老庄主因深感自己处境危险,才会事先把遗书交给华某保管,为的就是怕有一天有心人士谋财害命,逼迫他写出他本就不想写的书信文字。”

    “住口!你是在暗指我谋财害命,逼迫老庄主写下这封遗书?”林炎祺的脸色苍白不已。

    “华某没说,倒是你自己先说了。”

    “胡说八道!陆老庄主是被海盗在船上砍死的,跟我无关!”

    豹熙一笑,“他既然是被海盗砍死的就表示事出突然,怎么有空写遗书给你带回来,而且用的还是上等的书卷材质?逃难都来不及了,不是吗?”

    “那是……那是他在出事之前就先交给我的……”在华熙的逼视下,林炎祺越来越站不住脚,已经开始冒起冷汗。

    “出事之前写的?那又何必用血来写?”

    “那是——”

    豹熙眼神凌厉的扫向林炎祺,“是你欲盖弥彰!要他用血来写表示那是他临终之言,甚至连写遗书的书卷都准备好了,现在你又说那是他事前交给你的,前后颠倒,语无伦次,还说陆老庄主不是你亲手害死的?”

    “我……不是的!”怎么会这样?他是来要新娘子的呀!

    林炎祺边说边退,人才到门边,脖子上已架了好几把刀,正是陆老庄主生前门下的老一辈长工。

    “原来是你谋害老庄主!该死!”

    “是啊,该死!亏得老庄主如此重用你!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你、你们听我说……”

    “别说了!兄弟们,把他压下去!连同跟这小子回庄的新总管和书记全给我压下去!”

    “是,昆叔。”

    人潮哄然退了,这个被人叫昆叔的人走近始终未发一语的陆黎儿身旁,老泪纵横的看着她。

    “小姐,你受委屈了,要是我们早知道林炎棋是这种人,万不会跟着他来闹事的,请你原谅我们大家。”说着,昆叔屈膝一跪。

    陆黎儿上前把他扶起,听见爹爹是被林炎祺害死,她没有再流泪。

    “你们别急着走,喝完我的喜酒再离开,好吗?”她逃开的是林炎棋的逼婚,可不是陆家庄。

    “小姐,你不怪我们愚蠢又无知?”

    陆黎儿摇摇头,笑了,“今日不醉不归,本小姐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

    新娘子的爽言爽语让在场的宾客哄堂大笑,新娘子的美丽更让所有人都一睹风采。

    “继续吧!今天我非嫁他不可!”陆黎儿自己把红中给盖上,小手儿往华熙的掌心中一放,“抓好了,可别让我逃了。”

    她的话,让华熙的心一动,靠近她,俯身在她耳边问道:“你想逃?”

    “是啊,你这么聪明又狡猾,我在考虑该不该嫁给你呢。”

    “那你刚刚还说今天非嫁我不可?”

    这丫头,还没喝交杯酒呢,说起话来就开始颠三倒四了?

    “是啊,因为我最讨厌事情做到一半。”

    这是什么理由?华熙闷着笑。

    无妨,反正娶是娶定了,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

    看着醉醺醺倒在床上的新娘子,华熙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洞房花烛夜耶,她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子时,窗外明月高挂,风吹来隐隐还透着荷香,冬要过了吗?春天即将到来?也许以后园子里他爱的不是荷风,而是她——陆黎儿蹦蹦跳跳的身影。

    也许,还有几个他跟她生的小娃……

    风吹动了窗外的叶,一抹不寻常的气流倏近——

    “谁?”华熙一柄折扇已然飞出。

    “我,来讨酒喝,顺便闹洞房。”树上飘下一抹身影,是沈奕。

    见到他,怒气突生,华熙飞身而出,扬手将他从树上扯下。

    “哎呀!斯文点,我好歹也是万金之躯,摔不得的。”沈奕大叫,有些狼狈的拉拉身上那上好的苏州丝绸所制成的衣裳。

    “你今日来是想找死吗?”在他的洞房花烛夜出现,是要来提醒他新娘子曾经是他的人?

    “当然不,我真是来讨酒喝嘛。”

    “我看你是讨打!”说着,华熙索性把今夜不能洞房的闷气出在这个敢采他的花的采花大盗上。

    一招一式不再忍让,那倏忽骤变的连连招式终是打得沈奕不得不步步为营,一退再退。

    “够了够了,别打了。”

    “这里可不是皇宫,杀了你也没人会知道。”说着,华熙已一脚踢上沈奕的脖子。

    眼见脖子就要被踢断没了气,沈奕不由得扬声大喊——

    “我没动她!”

    长脚一抽,华熙站定,呼息未见波动,“你说什么?”

    “我说我没动陆姑娘,她身上的衣服是小扁子脱的,我可是碰也没碰她一下,反正她也不是挺有肉的——”

    “去你的!“

    沈奕话都还没说完,骤闻一声娇斥,不一会,陆黎儿还穿着红衣的身子已然出现在园子里,手上还拿着一把短刃。

    “陆姑娘……”

    “黎儿!”华熙见她手上拿着刀,怕她伤着自己,担心的走上前去。

    “你别过来!去帮我把算盘拿来!”

    “算盘?”华熙愣了愣,不明所以。

    “快啊。”陆黎儿边说边瞪着沈奕,“你别跑啊,今晚我们就把帐给算清楚!”

    算盘转眼间已被搁在陆黎儿手上,那柄短刀顺势让华熙给收起,陆黎儿也不计较,盘腿往地上一坐,专心的打起算盘来了。

    “她在干什么?”沈奕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不知道。”这丫头竟然装醉骗他?好啊!看他待会不好好惩罚她。

    “总共是一千万两黄金加丝绸一百匹,米十石,成了!”丢下算盘,陆黎儿公布了结果,往沈奕面前一站,“你都听清楚了?明天就叫人把东西送进府来,少一个子儿我就去城门外贴告示。”

    “我为什么要叫人送那么多钱到华府来给你?”简直是狮子大开口!无理取闹!

    “你脱了我的衣服,是不?跟我成亲要付五百万两黄金,脱了我衣服算你一千万两已经够便宜你了,再加上你害得我夫君为了此事得内伤,就丝绸一百匹好弥补他的伤势,另外还有你把我骗进宫这一桩,姑娘我大人有大量,就打折算给你,米十石成了。”

    沈奕的脸色实在不太好看,“要是我不付呢?”

    “不付?”陆黎儿愣了一会;看向华熙,算帐她在行,讨债她可不行,“相公,你说呢?”

    豹熙呵呵一笑,“他不付,以后就不要踏进华府,罚他从此下棋无敌手,喝茶没茶伴,有苦无处诉,出门没援兵。”

    “好耶!”陆黎儿开心的拍拍手,跳进华熙怀里,“就知道你最棒,永远知道怎么笑笑的整人!”

    “还有更棒的,你待会就知道了。”华熙将她揽腰一抱,不理会身后的沈奕,快步的进房里去了。

    转眼间,房内春色盎然,窗外冷风萧萧,只留一声长叹。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花十万两买那紫玉?”

    “你喜欢就好。”华熙微笑的吻住陆黎儿的唇,再吻上她的胸,不想在这个时候讨论这种杀风景的问题。

    “告诉你,那紫玉是爹爹生平最爱的玉石,和我脖子上这一颗绿色的玉石合在一起透着月光,就可以看见陆家庄的藏宝图喔。”

    “是吗?”他已动手卸下她身上的肚兜,探上她胸前的一片柔软。

    “所以我才非要它不可啊,十万两比起那些宝藏真是太划算了,林炎祺只知道那紫玉价值不凡,却不知道它里头的秘密,要不,用整个陆家庄来买这块玉他也一定要把它给买到……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豹熙叹口气,将脸埋在她柔软的胸前,“娘子,脱你的衣服要一千万两黄金,那跟你睡在一起呢?要多少?”

    陆黎儿这会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身子一下子像火般烧了起来。

    “啊……你……”她手足无措,被他压住的身子不住地扭动着,“我好热啊,你不要压着我嘛!”

    “不压着你?那换你压着我?”说着,华熙大手往她腰间一带,两个人在瞬间互换了位置。

    这回,陆黎儿脸更红了。

    “这样不好啦……”她全给他看光了,他的眼睛怎么突然之间像是火把似的?

    “我倒觉得挺好。”他将她拉下身,与她整个人密密相贴,轻叹道:“你好美,黎儿。”

    “有你表妹美吗?”她听着他的心跳,爱娇地问。

    “在我眼里你是最美最迷人的……”

    甜蜜的悄悄话儿说不止,万分缱绻,尽在翻云覆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