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女儿红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女儿红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就在两人四目相对,不住地讨价还价之时,卓以风背上的斐儿迅速从袖口抽出一把利刃,手一扬,对准卓以风的心脏部位就要刺去——

    锋利的刀刃在烈日下闪动着迫人的光芒,刺入了尹若愚的眼,抬眸,刚好望见斐儿高举的手上那把亮晃晃的刀,想也不想地,站在卓以风面前的她蓦地扑上前,伸出手一把握住对方的刀。

    利刃狠狠的划过尹若愚的手心,转而刺进她的胸口,又狠又准,快得任何人都来不及遏阻。

    斐儿根本没想到尹若愚会用她的手来抢她手上那把锋利的短刀,更想不到不懂武的尹若愚会有那么大的气力,阻止她暗杀卓以风……

    为了甩脱她,斐儿只好当机立断杀了她,说到底,只怪她命贱,怨不了她。

    卓以风武功高强,任何一点的耽误对自己都是致命点,她不会傻得留空隙给敌人,只可惜,这女人碍了她的事。

    当尹若愚扑上前时卓以风已惊觉不对劲,却没想到身后柔柔弱弱的女子竟是个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当他接过倒在他怀中口吐鲜血的尹若愚时,背后也狠狠受了一掌。

    卓以风闷哼一声,当场倒下,此刻的他全身无力,一分功力也使不上,只能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儿,紧紧地……

    斐儿翻身落地,例落矫健的身手疾劲如风,哪里看得出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冷汗不断淌下,模糊了他的眼。

    “一名杀手是不需要报上姓名的,至于为什么要杀你,这个问题对一个杀手而言也是多余,不是吗?”

    “你何时下的毒?”

    “那不是毒,只不过是软骨散,你也真能撑,服了软骨散还可以在烈日下走上几个时辰,真的很让人佩服。”

    “托你杀我的人是谁?”

    “这点恕我无法奉告。”斐儿一笑,“不过,你可以交代遗言,我想我可以替你办到。”

    卓以风一笑,“是路朗书吧?”

    斐儿神色一变,有些诧然,“你怎么会知道?”

    “普天之下会叫一个杀手易容成呆呆这模样,而且又可以易容得维妙维肖的人也只有他了。”

    “哈哈哈!”一阵狂笑随风而至,一个身穿青袍的高大男子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好个卓以风,有见地。”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路家老二路朗书。

    “睽违十年,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沉得住气,而且狡猾多诈。

    见到他,卓以风并不意外,只是懊恼自己竟然会中了他的计,路朗书对他的致命弱点一清二楚,才会找人易容成呆呆的模样,让他失去平日应有的戒心。

    “你不也一样没变吗?见了我家妹子那张脸就失了魂。”路朗书嘲弄的一笑,朝他走近,“可惜啊可惜,我家妹子死了,这十年来你一定很伤心吧?我还以为这样的教训,已经够让你痛定思痛少管闲事了呢,没想到十年后你又重蹈覆辙,尽来坏我的事。”

    闻言,卓以风眯起了眼,听出路朗书话中的弦外之音,“你刚刚说的教训是怎么回事?”

    路朗书一笑,“你以为呢?你不是顶聪明的吗?”

    “你给我说清楚!”抱着尹若愚的手收紧了些,卓以风感觉到体力一点一滴在流失,但他不能倒下。

    “说清楚了你又能奈我何?你现在不过是个待宰的羔羊,我一剑就可以毙了你,就像我当年杀了瑶儿一样容易。”

    卓以风一震,惊怒的气血沸腾,“是你杀了思瑶?她不是跳湖而死的?是你把她推下湖的,是不是这样?”

    “没错,就是如此,我就是要你为你的多管闲事付出代价!你毁了我的未来,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你一开始多管闲事就应该知道会有的后果,只是没想到会报应在你深爱的女人身上吧?”

    “你——”早知路朗书如此丧尽天良,当年他该把他的阴谋公诸于世,而不是给他留下退路。

    懊死的!千料万想也没想到路朗书会对自己的妹妹动手,把呆呆逼上了绝路,他好恨!

    尹若愚感应到卓以风的愤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呕了一声,当场又吐了一口鲜血,染红了他俩的衣衫。

    “别……别跟他生气……”拼着最后一口气,尹若愚紧紧的抓着他的臂膀,越来越看不清楚他了。

    “别说话,你得保持体力为我撑下去!”感受到她对他的关心,他心疼不已的低声在她耳畔说着,温柔的捧着她的脸。

    “看来,你没有我妹子也可以活得很好嘛,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再一次把我的后路都给断了?你爱上她了?我妹子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伤心得不得了,你说对吗?”

    “你……不要再胡说八道……”尹若愚气若游丝的说着,强睁开眼:“当年你不是已经拿了……桃花酿的独门秘方?为什么十年后还要再找我要?”

    “哼,不就是路思瑶那个死丫头,写了一张假的独门秘方摆在房里,我怎么酿也酿不出原来的味道,也罢,反正我拿不到,路朗元也拿不到,路家终是败倒了,这些年我可是乐得很呢。”说着,路朗书惊觉不对,瞪大了眼看着尹若愚,“你怎么知道东西是我拿的?”

    尹若愚苦苦一笑,“那不是假的,如果……你十年前酿不出同样的味道……十年后你一样酿不出来……”

    她的嗓音越来越低,终至低不能闻,尹若愚昏了过去,像朵飘落的花轻轻地偎在卓以风怀里。

    “你这死丫头在说什么?那不是假的?你怎么知道不是假的?你究竟在说些什么?”瞪着已经昏迷的尹若愚,路朗书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你这个卑鄙小人,为了桃花酿的独门秘方,十年前杀了思瑶,十年后又想把若愚弃尸荒野,咱们同为酿酒世家却出了你这种人是种莫大的羞耻!我这么做,相信路奶奶在天之灵也会很高兴的。”

    “桃花酿的独门秘方本就是属于我们路家所有,你凭什么阻断我再一次发财的机会?”

    “你既不承认自己是路家的一分子,就没资格说这种话。”

    “哼,你死到临头了还逞什么英雄?杀了你,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阻碍我了。”路朗书哈哈大笑,掏出剑抵在卓以风的喉间,“没想到吧?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卓以风会死在我手里,真是大快人心啊!”

    “要笑,你应该等我真的没气了之后再笑。”

    路朗书变了脸,“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先死的人可能是你不是我。”

    闻言,路朗书才惊觉斐儿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一把剑已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而他抵在卓以风喉间的剑也在下一刻被一股外力震得从掌心中飞出。

    “你太得意忘形了,胡爷。”忘形到人都已经站到他身后好半天了他都没注意到,也不能怪他来得这般无声无息。

    “你是谁?”没法回头,路朗书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伍道夫。”

    “廷尉大人伍道夫?”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跟卓以风搞在一起?

    “正是在下。”伍道夫得意的一笑,转向卓以风,“现在怎么办啊,卓大爷?杀了他?还是交给我?”

    卓以风看了他得意的笑容一眼,也没气力再对他怒目相向,只能一叹,“你这个人真的很阴魂不散。”

    “要不是我阴魂不散的跟着尹姑娘,你现在就没命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打退堂鼓的人,何况他已经找到他要找的人,就不得不紧迫盯人。

    “你身为廷尉怎么可以动用私刑杀人?你不能杀我!”路朗书已经等不及的捍卫自己的权利保身。

    “这里荒郊野外的,我杀了你就跟杀一只蚂蚁一样,没有人会注意的,就像你当年推路姑娘进湖里一样,不是吗?”

    “该死的!你都听见了?”路朗书低咒一声。

    “该听的都听见了,很不巧地,我也觉得你很该死。”

    “求你们不要杀他。”一名樵夫扮相的人从树丛中一跛一跛的走出,二话不说的朝卓以风跪了下去,“我知道朗书很对不起你,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弟弟,请你不要杀他,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

    那一刀,直刺进心脏,要不是就差那么寸许,尹若愚早已一刀毙命,根本撑不了一两个时辰。

    可是,多撑一个时辰就多受一个时辰的痛与苦,卓以风顾不得自己体力早已透支,坐在床边紧紧握住她的手,一瞬不瞬地裹住她,就怕一闪眼,她就要从他的生命中走失,再也不会回来。

    软骨散的效力一过,他亲自运功替她疗伤,将所有的真气都灌输到她体内,又送进了珍贵不已的红色丹药给她服下,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做了,她究竟会生会死却还是只能等待天意。

    只要撑得过亥时,她就性命无虞,可是她流血过多,身子太虚,他实在半点把握也没有。

    “你一定要为我撑下去,一定要,听到了吗?尹若愚?”她不能死!绝不能死!他不能失去她,绝对不能!

    她究竟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她活过来,活下来陪在他身边,他要每天看着她飞扬的笑容,看着她飞舞在桃花林间淘气美丽的身影,看她生气嘟着小子邬的模样。看她专心一意酿着酒的认真神情,看她痴看着他的傻样子,让她任性的缠着他、恋着他、爱着他……

    此时此刻,他根本不想追究她为什么知道他下巴上的那道疤,更不想追究她与路朗书的那些奇特对话,更不想费心思去弄清楚他为什么老是把她看成了呆呆……

    尹若愚和呆呆是不同的两个人,截然不同,说话的样子,笑起来的样子,脾气、个性全都不一样,重要的是他同样爱上了她们,这是惟一的共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是吗?

    眼皮动了动,尹若愚缓缓地睁开眼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卓以风深锁的眉与眼,再来是铺着稻草的屋顶。

    “若愚!你醒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再次看见她莹然的双目,卓以风激动得几乎要跪下来感谢上天。

    “这里……是哪儿?”

    “路朗元自己盖的草屋,他和他的夫人住在这里很多年了,你伤重,这里最近,我只好先把你带到这里来。”

    “喔。”是大哥的家。她的鼻头有点酸,闭上眼,免得泪掉下。

    “你不可以再睡了,若愚,睁开眼看着我,听话,嗯?”他捧着她的脸,轻轻地摇蔽着,就怕她这一睡真要不醒。

    “我没睡,只是眼睛有点疼。”她睁开眼,对他甜甜一笑。

    虽然她现在没有上一世当路思瑶时对路家的感情,但她却知道路朗元的跛脚是因为路思瑶小时闯下的祸所造成,也知道路朗元对路思瑶曾经的关爱有多深,因为如此,她为他现在的境遇感到难受,毕竟,他是她上一世的大哥,她曾经的亲人。

    败奇妙的感觉,以一个外人的身份看着上辈子的亲人,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调适与对应,但能怎么样呢?路思瑶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尹若愚,她答应过自己要好好当尹若愚,而不是路思瑶。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他担忧不已,眉峰皱成一团。

    “我不是很疼,真的,你不必担心。”她伸出手将他的眉抚平,不安分的又去摸摸他的大胡子,“不留胡子的你比较好看吧?不过我喜欢你的大胡子。”

    “为什么?”

    “因为你丑一点才没有一堆女人跟我抢啊。”

    “若愚……”

    “不要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就算我死了,我也要你活得开开心心的,知道吗?这样我到了天上才会高兴。”

    “不准你胡说!我要你好好活着,永远陪在我身边。”

    “我不要……除非你答应娶我。”她笑看着他,见他沉了眼,自嘲的苦笑,“怎么样?为难了吧?”

    “我答应,只要你好起来,我就娶你。”紧握住她的手,卓以风温柔不已的承诺着。

    心中一苦又一喜,“不怕对不起你的呆呆了?”

    “要不是你替我受这一刀,这辈子的卓以风已经死了,今天以前的卓以风是呆呆的,今天以后的我……是你的,上辈子呆呆是我的妻,从今天开始,尹若愚是我的妻,可以吗?答应我,为我活下来。”

    尹若愚笑了,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我真想答应你,好想好想。”

    “那就答应我。”

    “好,我答应,可是你一定要娶我喔,不然,活过来的我还可能会再死一次、两次、三次……”

    蓦地,卓以风俯身封住了她的小嘴,不让她再胡说八道下去。

    他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从他的生命中溜走,只要她这一次好好的活下来……

    他,会倾其生命守候她。

    ***

    半个月后,绍兴卓家庄。

    卓家与尹家相隔的那片高墙被打通了,红色的灯笼与彩球从卓家庄一直延伸到尹家的落花湖、桃花合及尹家的任何一个角落,处处张灯结彩、百花争荣,连天上的月娘星辰都作美,明月弯弯,星光灿灿,将卓家和尹家两大家族的宅院点缀得更加喜气吉祥。

    “来,尹老爷,我敬你。”卓岩一整大笑得阖不拢嘴,儿子在他有生之年竟会答应娶媳妇,简直是天上丢下来最美的礼物。

    “亲家老爷,小女以后就烦劳你照顾了。”尹介脸上笑得开怀,心口上却有着浓浓的不舍,这杯中的女儿红是他在女儿一出生时便请人酿的酒,没想到才放了十六年就得从地窖里全给扛出来。

    扒,舍不得又如何?闻着杯中的浓浓酒香,心里头想的是这女儿红再珍藏个几年或许会更香醇些。

    “好说好说,这是应该的,我早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了,尹老爷你就放心吧。”一口饮尽代表着浓浓喜气的女儿红,卓岩不住地赞许,“好酒好酒,这真是我有生以来喝过最棒的女儿红了。”

    尹介听了开怀,亲手替他又斟了一杯,“我也深有同感,既然如此,今夜我们两个就得多喝些,过了今夜,想喝也喝不到了。”

    “说得是、说得是,今夜我们不醉不归。”几十年来,今夜是他卓岩最开心的日子,说什么也得开怀畅饮,直到天明。

    院子里沸沸扬扬着人声笑语,百来席的酒宴可媲美皇宫内的精致佳肴,一坛一坛的女儿红在黑夜里散发着迷惑人心的酒香,和着清香白莲,暗香浮动,更添一抹沁人心脾的喜气。

    伍道夫也来了,路朗元、王惜容夫妇和路思瑶的姑姑路之芹也在受邀的宾客名单中,独坐角落的一隅,重享往日路家的繁华景况,不由得各个静默无语,暗自伤怀,在这个喜气洋洋的时刻,没人提起在牢里的路朗书,在敬了新郎、新娘一杯女儿红后相偕归去。

    “你来迟了一步,只能喝我的喜酒。”见到伍道夫,卓以风得意的一笑,反而先举杯相敬。

    “你不怕我真带了圣旨来?”

    “我已经说了,太迟了。”

    “可是我真的带了。”伍道夫伸手要到袖口中取出,却让卓以风快一步给制止。“坏了我大喜之日,我会杀了你。”他眯眼警告。

    “圣旨不传,我也是死路一条。”伍道夫一笑,见卓以风冷肃之气迎面袭来,忙不迭补充道:“不过,我想也许晚一两日无妨。”

    “我不会让我的娘子在外抛头露面引杀机。”话落,卓以风甩甩衣袖,将伍道夫抛在一旁扬长而去。

    ***

    “他们还是成亲了。”尹家门外远远地站了一个人,安静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还不是你又多管闲事的结果。”她的身后蓦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冷冷的嗓音丝毫不带感情。

    “就算我没插手,他们还是会在一起,她并没有告诉他她是前世的呆呆,他还是娶了她、爱上她,不是吗?”

    “你是赢了这一场赌注,可是却再次犯了天规——把前世的记忆还给了尹若愚,玉帝不会原谅你。”

    瞎了眼的桃若冷冷一笑,“这一次又想怎么样?”

    男子一叹,冷峻的神情闪过一抹不忍,“你违反约定还给了尹若愚前世的记忆,只好拿你前世的记忆来交换。”

    “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凡人了。”她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身在凡间当个人不人、妖不妖的千年桃花精,伸手替人摸骨却知那人的前世今生,又如何呢?她宁可当个凡人,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无数个前世,安安分分的活在当下当一个平凡人。

    也许,她真的与道无缘吧,再修个一千年也未必可得正果,不如随缘。

    “你后悔吗?”

    “不,我很高兴自己这么做。”就是修不过一个情关吧?她想。

    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如此深爱着对方的人失去彼此,毕竟,他们让她亲眼看到了人世间的真情至爱,证实了天地之间有永恒不变的爱情,她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终究,他们是有缘才会在这一世再度相爱,她不过是多管闲事的多推了他们一把而已。

    ***

    “气什么?”尹若愚被卓以风有些霸气和粗暴的置放在红色喜帐里的软榻上,才要起身,却被他高大粗壮的身子给紧紧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不要这样……”她快受不了了。他究竟是怎么了?竟急成这样,像在宣告什么似的。

    他定睛瞅着她,终是定下心来,温柔的吻上她娇喘不已的唇瓣。

    “答应我,不可以答应伍道夫提的那件事。”商场上处处杀机,他不可能冒那个万分之一的险。

    “什么?”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了,他到底在跟她说什么?什么伍道夫?

    “答应我就是。”看来她被他吻得迷迷糊糊地。卓以风抿唇一笑,撒赖似的霸着她。

    “好。”他说什么就什么,只要他不板着脸跟她生气就好。

    “不要忘了。”

    “忘了,你可以提醒我。”

    “好,是你说的,我会记住。”

    就在两人热火相倾间,一抹清浅的粉红色胎记奇异的浮现在她的胸口,像朵桃花似的绽放着特有的瑰丽……

    卓以风一愕,刹那间动不了,也无法思考……

    他记得这个桃花般的粉红色胎记,他在呆呆的胸口上见过,为什么此时此刻它会突然出现在若愚身上呢?

    难道她真的是他的呆呆?

    “怎么了?”她娇羞的眼眸悄悄的望向赤luoluo的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

    “你……”

    “什么?”她怔怔的望着他,不明所以。难不成他在此时此刻后悔了?还是,他又想起了呆呆?

    不知怎地,就算是,她还是会嫉妒起前世的自己,很奇怪吧?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就是要他爱她尹若愚,而不是死去的呆呆。

    “没什么。”一笑,卓以风俯下脸吻住了她满眼的疑惑,继续他未完的工作——洞房。

    就当是永远的秘密吧,她不知道也无妨。

    他爱她,不管她是呆呆还是尹若愚,她都是他卓以风的娘子,今生的妻……

    (完)

    *欲知卓以风的憾恨初恋,执着为爱,请看宋语桐桃夭(上)《花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