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梦衰破格女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梦衰破格女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瑷儿,来喝点鸡汤吧,这可是妈妈熬了好几个钟头的上等佳肴喔,快尝尝看味道如何。”简梅殊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走进房间,放在一个小茶几上,并替她备好了汤匙和筷子。

    “妈,我不饿。”甄瑷的视线落在窗外那一大片枫红上头,看着阳光悉数落在叶面上那朦胧的光影。

    要入秋了吗?枫叶竟转成了红色?

    “不饿就喝点汤,这可是妈妈辛辛苦苦做的,你不吃一点就是不给妈妈面子,存心糟蹋妈妈的心……”简梅妹的话还没说完,已经看见女儿走向那碗鸡汤,乖乖的拿起碗将汤全喝进嘴里。

    瑷儿就是这样的贴心,每次只要她使这一招,瑷儿就会乖乖的听话,绝对不会伤了她的心,除了这一回……她坚持要离开台湾,离开家人,一个人跑到加拿大别墅度假。

    她是她的宝贝女儿,她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来?恩威并施,她拖着这把老骨头也非跟来照顾她不可。

    “好喝吗?”

    “嗯,妈妈熬的汤是世上最好喝的。”甄瑷微笑的点点头,“要不是我不太饿,喝上三碗都没问题。”

    “是吗?”简梅妹睑上笑着,心却疼着。

    她不太饿?她这两个月来根本没吃什么东西,除了她逼她唱下的汤水之外,就是吃一些水果、饼干之类的来应付她,整个人都已经瘦了一大圈,看得她难过得要命,也心疼得要命。

    懊怎么办呢?瑷儿的心被那杜斯斐伤得这般重,平日温婉的性情一遇上事情却是比任何人来得决绝、果断,但离开了台湾,就真的能挥剑斩情丝?她真的可以不再想那个男人?

    “瑷儿,你近来还作梦吗?”

    简梅妹这一问,让甄瑷有些楞住,过了半晌才点点头,“有。”

    她常常梦见杜斯斐……

    梦见他吻她,梦见他抛弃她,梦见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梦见他生气的模样、大声咆哮的模样,也梦见他伸出双臂拥抱着她的温柔……

    每逃诩梦他一点点,醒过来后就会哭,因为想念。

    两个月来,梦里似乎都是他……

    “没作恶梦吧?”

    甄瑷想摇头,突然间,一个画面跃上心头,好像是昨儿个下午她不小心睡着时作的一个梦……

    老天!她想起来了!是江姊姊!她梦见江姊姊从婚礼上逃跑,拉着裙摆不住的往外奔,大家都掩着嘴低嚷,看着这像电影情节的一幕……

    喔,真糟糕,她怎么会忘记了这么一件大事呢!要是江姊姊真的因她的梦而从婚礼上逃跑,那范浚哥怎么办?她该怎么赎罪?

    “妈,范浚哥的婚礼是在什么时候?”她看过爸爸从台湾替她寄过来的喜帖,却因为要彻底的消失让大家找不着,所以并不打算回台湾参加,因此她对范浚婚礼的日期并没有注意,不过她的恶梦总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实现,以此推算,婚礼应该是昨天或是今天凌晨举行。

    简梅殊被女儿一问,神情有些紧张,“应该是台湾时间的昨天中午吧,怎么啦?女儿?你是不是梦见什么关于你范浚哥的不好的事?”

    “不……我梦见江姊姊逃婚了。”

    “什么?”简梅妹惊愕的张大嘴,下一刻,她已经跑到电话旁边拨起台湾那边家里的电话。

    “喂?”

    “老公啊……昨天没发生什么事吧?大家可都好?”简梅殊不安的用手指扯着电话线,差点没把线给扯断。

    “好好好,你不是每逃诩打电话回来问过了吗?放心,你只管好好照顾好瑷儿就行了,这里我们都会照顾自己的。”

    “我知道,我是问……昨儿范浚的婚礼可还顺利?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或奇怪的事啊?”

    “婚礼可热闹了,来了一堆人,差点没把黑曜的门给挤破了,范浚还抱着新娘子到舞池里热吻了十分钟,大家都叫安可呢,还有……那小子也来了,一直问我瑗儿的下落,我瞧他憔悴不少,心里真是……”

    “你没告诉他瑷儿在加拿大吧?”

    “我……那个……这个……”

    “你这个笨老头!”

    “老婆,我也是为咱们女儿想啊,斯斐说那件事只是个阴谋,他根本没有跟向之凤上床,他是真心爱瑷儿的。”

    “真心的?”简梅姝灵光一闪,突然又想起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你刚刚说婚礼一切顺利,是吗?”

    “老婆,你是怎么啦?怎么这么关心范浚了?婚礼该有问题吗?”

    简梅姝看了甄瑷一眼,手捂着话筒压低声音道:“是瑷儿啦,她梦见江汐妍逃婚了。”

    “什么?”甄信郓第一个反应是吓了一跳,然后恍然大悟,“可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啊!老夭……这是为什么?”

    “你说呢?”简梅妹变得兴奋不已。

    “是杜斯斐?是他!”因为他真心爱上了甄瑷,所以霉运解除了?老天,这是真的吗?

    “一定是他。”她的眸子闪闪发光,“一定是他没错,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老公,这一次你真的做对了,他……会来找瑷儿吧?”

    “我想他可能已经到了。”

    夜里的风有些凉意,吹得只穿件单薄衣裳的甄瑷身子瑟缩在一块。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冷,真的,当她得知江汐妍和范浚哥安然的完成他们的婚礼,当她得知一切只是一场误会与阴谋,当杜斯斐乍然出现在大门口……她只想拥抱他,紧紧地,再也不放开。

    只是,杜斯斐的怒火未消,害她大气也不敢吭一个,安静得像只小绵羊走在他身后,连脚步都踩得极轻。

    “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躲起来不见我吗?”

    奇异地,他的声音温柔得像是要化出水来……

    甄瑷有些怔楞的看着他的背影,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她也只好头低低的一直跟着。

    “……你找我做什么?”她都说她不爱他了,不是吗?他还来找她干什么?“公司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杜斯斐气结的瞪着她,“是啊,我的公司快倒了!”

    “真的?”甄瑷吓得顾不得害怕了,忙不迭抬起头来望向他,不望还好,这一望竟望见了他眼眶里的泪意……

    是光的错觉吗?怎么可能?

    惫来不及看清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人已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紧紧的搂进怀里——

    “你害我担心死了!你知道吗?该死的你!”他粗哑的嗓音里含着浓浓的深情与懊悔,“你听好了,甄瑷,无论你再说什么、做什么,无论你有再多的借口与理由,这辈子我是要定你了。”

    “你不怕死吗?”她的眸子里有泪,却是喜悦的泪。

    他强力的拥抱,他热烈的眼光,他隐藏在坏脾气下的真心,她全都感受到也看到了……

    如果是在昨天,她绝对不见他,但现在,此时此刻,她像是看到了一道光……

    她的霉运解除了,她没有理由不再靠近他,不是吗?虽然这一切来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怕。”见不到她,他会死得更快。

    “可是我怕你死啊。”她不要自己心爱的人被自己的梦给害死……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我保证我不会比你早死。”他杜斯斐的命硬,三番两次鬼门关前走一回,还不是好好的活着?

    “若会呢?”

    “那你就跟我一块死,这样成吗?”他火了,真想直接拉她到阎王那儿先看一下生死簿,确定一下他一定不会比她早死。

    甄瑷眨眨眼,眨出一脸的泪和笑,“你好自私,自己死了还要拖个垫背的。”

    “你不愿意?”他挑高了眉,审视着她。

    她也看着他,虽然他自私、霸道、脾气坏,但她却爱他,一直都爱他。

    “你……为什么非要我不可呢?”她不漂亮又笨,总是惹他生气,不是吗?

    这一问,问得杜斯斐难得困窘的红了脸,看了她两秒钟后接着是一阵熟悉的咆哮——

    “你是笨蛋吗?竟然问我为什么要娶你?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

    “因为什么?”甄瑷柔柔的望着他,轻声而期盼似的问着他,眸子水灵灵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多么希望可以亲耳听到他说他爱她,虽然他不说她也已经明白——要不是他真心爱着她,她的霉运根本不会解除,但,毕竟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轻飘飘地像是在作梦。

    “因为你爱我啊!我知道你爱我爱到不能没有我了,不是吗?”他将笞案聪明的化成问句反丢给她。

    被说中心事的甄瑷不由得红了脸,怯怯的舔了舔唇,“你怎么知道……我爱你?”

    “你的情绪从来就藏不住。”他嘲笑着,低头吻了她一下又一下,后来像是上了瘾,变成一只啄木鸟似的,说一句便啄一次她的唇。

    “有人……”路人经过,掩着笑的脸让她见了禁不住唉羞,忙不迭想推开他,拉开两人几乎要交叠在一起的长长身影。

    “管他有没有人,天塌下来了我也不管。”他再度把她拉进怀里,不再浅啄,深深的吻上她。

    今夜的月亮分外圆美剔透,大街上安静得像是空城,他们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只能感受得到彼此的体温……

    而彼此相互呼应的心跳声,就像是夏夜里最美的一串音符,谱出一曲又一曲属于情人的乐章……

    “快睡觉,瑷儿,不然新娘子顶个黑眼圈像话吗?”结婚典礼的前一夜,简梅殊忙不迭催促甄瑷早些上床。

    “妈,现在才十点。”甄瑷哭笑不得的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

    平常三四点都还睁大著眼睛看星星的她,怎么可能在十点钟上床睡觉?就算她在床上躺着也睡不着,长年累月下来,她早就养成一天只睡三四个钟头的习惯,现在的她可是精神得很,更何况明天还是她的婚礼。

    遍礼……她真的要结婚了,在她大学毕业的这一年,连她自己都想像不到的快,原以为她这辈子注定要当个老姑婆,根本嫁不出去,也没人敢要她,没想到她才二十二岁就要走上红毯的另一端。

    明天会顺利吗?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呢?她和杜斯斐真的能这样平平安安的走进礼堂,然后相知相守一世?

    懊奇异的感觉,像作梦一样……

    “新娘子要早点睡,第二天起来才会美美的啊!快快快,睡不着也先去躺着,不然敷个脸好了,接着再去泡个香精澡,明天你就是个美呆了的新娘,别像个书呆子似的,大学都毕业了还成天拿著书啃,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简梅殊边说边抽起甄瑷手中的书,把她推到房里去。

    一进房,手机就响了起来,像是算好时间似的,比闹钟还准时。

    “喂?”甄瑷柔柔的嗓音总像刚睡醒小婴儿的嘀咕声,稚嫩迷人。

    “睡了吗?”他希望她跟他在一起以后,可以每逃诩正常睡觉,不必再过那种夜不安枕的日子。

    “还没有,不过已经在房里了。”

    “妈赶你进房的?”杜斯斐很想笑,却还是忍住了。

    “嗯,可是我睡不着。”她玩弄着垂在眉间的发,一会坐一会站,一会无聊的把玩着化妆台上那突然多出好几瓶未开封的保养品。

    “我也是。”

    甄瑷一楞,“为什么?”

    “我怕你逃婚啊。”

    “杜斯斐……”他怎么了?

    “答应我,你会乖乖的当我的新娘,嗯?”

    她柔柔一笑,“我知道。”

    虽然她不想这么快走进结婚礼堂,但她也不会因此而逃婚,伤了杜斯斐的心。

    沉默了会,杜斯斐突然压低嗓音对着话筒道:“你若敢不出现在结婚典礼上,我就去跳海。”

    甄瑷惊急,“你不要胡说八道了。”

    “那就乖乖的等我娶你。”说完,他随即挂上电话。

    他也为自己无赖似的行径感到不齿,不过没办法,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否则他拿她一点辙都没有。

    他要娶她,一刻也不愿意等,虽然她的霉运好像解除了,但他总是觉得不安,总觉得如果不赶快把她娶进门,未来如果有了什么意外,他又要承受失去她的风险,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握的情形。

    “是谁说真要让那种丑女人当自己的女人不如一头撞死算了的?现在竟然逼着人家嫁给你?”范浚拉着江汐妍的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杜斯斐家的客厅里,懒洋洋的嘲讽道。

    那种话要不是亲耳听见了,他还真不敢相信,堂堂杜氏集团总裁竟然需要对一个女人逼婚?而且还在婚礼前一晚威胁对方如果逃婚,自己便要去跳海?呵,真是好玩极了。

    “跳海耶!这种小男孩玩的烂把戏你也拿来玩?”江汐妍笑得像花似的,一双媚眼写满不以为然的嘲弄。

    杜斯斐瞪向她,一双利眸接着扫向带着一脸纵容微笑的范浚,“你该死的把这个惹人厌的女人丢出去,不然你也别来了。”

    这个女人真是出口没好话,把他贬得恁般低,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帮她一把,她才有现在的甜甜蜜蜜。

    “都要当新郎倌了火气还这么大?”范浚摇头苦笑。

    “没办法,谁叫他的新娘子根本不想嫁给他呢?”

    江汐妍的话又是一记当头棒喝,差点没直接把杜斯斐打入地狱。

    “她只是希望慢点再嫁我,并不是不想嫁给我,你别搞不清楚状况!”倒了杯酒,杜斯斐恼火的灌下肚,喝完了才抬起头来看他们一眼,“你们这两个人么晚了还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是来通知你一声,向之凤今天下午交保了,阿飞则因两次杀人未遂,被法官判终身监禁。”

    杜斯斐闻言冷冷一笑,“阿飞这个笨蛋,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心甘情愿当个代罪羔羊。”

    “我劝过他了,他说向之凤有了他的孩子,无论如何他身为男人都有责任要保护他的女人跟孩子,并希望我代他求你不要对向之凤进行任何报复。”范浚说着看了他一眼,“你会吗?”

    “会,我会杀了她。”他柔着嗓音道,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

    “杜斯斐,她是个孕妇,你就不能放过她?虽然她的做法是错的,但你一点事也没有,不是吗?这件事就算了吧,你再报复她对你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还可能去坐牢,何苦呢?”江汐妍微皱着眉,有点不敢领教杜斯斐的冷血无情。

    “你以为我会笨得像她一样找杀手把她杀了?”杜斯斐冷冷的瞅着她,“我才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放了我的女儿。”一个苍老的身影突然出现,是向明山。

    杜斯斐眸光一闪,冷冷的扫向范浚,“是你带他来的?”

    范浚没说话,只是心虚的摸摸鼻子。

    “不,是我自己来的,我女儿的错都由我来承担吧,我知道她对不起你,我替她向你赔罪。”说着向明山当场彬下来,“我愿意用向氏企业的一切来赎我女儿所犯的罪,请你原谅她的不懂事。”

    一年后。

    风和日丽的午后,一个高大的男人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小婴儿,在自家宅院里晃啊蔽地,脸上的笑容尽是甜蜜与幸福。

    满满的杜鹃花是春日里最美的景象,四处飞舞的彩蝶妆点一季的芬芳,假山巨石间的潺潺流水宛若山中清泉声,听了令人心神自在,偶尔娃娃的哭声反成了山城里最令人会心一笑的乐章。

    “宝宝,这是蝴蝶,这是杜鹃花,看见了吗?他们都是宝宝的好朋友喔。”杜斯斐轻声细语的对着怀中的小宝贝说着,还刻意放轻自己的脚步,就怕吵醒了睡梦中的老婆。

    “咕咕。”婴儿开心的朝爸爸努了努小嘴,发出咕咕的回应声。

    他听了直笑,“你好棒,听得懂爸爸的话了,待会妈妈起床后,爸爸会跟妈妈说你好棒,说你是爸爸最爱的乖宝贝,喔?”

    “咕咕。”婴儿笑了,彷佛真听懂杜斯斐的话。

    “喔,爸爸差点忘了告诉你,晚上向爷爷和向阿姨会来看宝宝喔,你可得乖乖的,让爸爸有点面子,知道吗?”

    “咕咕。”婴儿笑了,胖胖的小手开心的挥啊庇。

    杜斯斐专注的望着怀中的儿子,见到他的笑,比别人送他整个公司还要令人开心得多。

    向明山执意要把向氏在富盛集团的股份全数让给他,替向之凤赎罪,他收下了,原因其实是因为向明山,他同情他只有一个女儿,也同情那个在向之凤肚子里的孩子。

    见鬼!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同情心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当时会大发慈悲,在向明山足足向他跪了三个小时之后软了心……

    不过,现在他很开心自己当初放过了他们,他的小宝贝才能因此多了一个爷爷和一个阿姨疼爱他、呵护他。

    癌望着院子里的一大一小,甄瑷笑得眼睛都弯了,她从没想过一个脾气坏到极点的男人,会因为一个小娃儿的出现全改了样,变得温柔,变得轻声细语,变得更加宽容、慈悲且美好。

    她是个幸福的女人,现在,她一天睡十二小时,像是要把过去二十几年没睡到的觉全给补回来似的,睡到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不知道为什么,生了宝宝之后,她好像突然之间失去了作梦的能力,不管她白天睡下午睡晚上睡,还是一个梦也没有……

    “我说过了,我就是你这辈子注定的、唯一的男人。”

    就算不是,他杜斯斐也会把它变成是吧?

    “我对你的爱解救了你,你要拿什么来报答我?”最近,他常赖在她身边像小阿似的缠着她问。

    “你想要什么?”她总是红着脸反问他。

    他要什么,她就会给什么,不是因为报答,而是她爱他,越来越爱,爱到她知道这辈子自己根本再也离不开他。

    “一个女儿。”他总是邪恶的说着,然后翻身压住她。

    想到此,甄瑷的脸又红了,再望向院子已不见那一大一小的踪影。

    “看,宝贝,妈妈在偷看爸爸呢,我们得先躲起来不让妈妈瞧见,这样她才会下楼来找我们,不会老是赖在床上……”杜斯斐低声对怀里的儿子道,顽皮的躲到一棵大树后头。

    春日的风轻轻吹着,安静的午后只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楼上来到楼下,再来到满布花香的院子里……

    *欲知乌鸦女如何开口惹楣惹爱,请看官敏儿花园系列118英雄难过‘楣’

    女关之一《唱衰乌鸦女》

    *欲知带煞女如何溜眼招楣招爱,请看刘芝-花园系列119英雄难过‘楣’

    女关之二《看衰带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