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凤凰飞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凤凰飞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婚礼在台湾举行?”风振群不满的高挑着眉,怒瞪着风正雅,“为什么不是在加拿大?”

    “大哥和若冬都觉得台湾才是他们的故乡,所以婚礼理当在那里举行,何况,爸爸的亲朋好友也都在台湾居多,不是吗?”他微笑的喝着茶,边喝边看手边的请帖。

    “那又如何?加拿大风景优美,我还是觉得这里好。”他是气不过擎宇的自作主张,连问都没问他一句就擅自决定一切。

    “爸爸,大哥愿意结这个婚你就该偷笑了,不要得寸进尺,否则要是让他知道你在装病骗他,毁婚的事他一定做得出来,你就不要再斤斤计较那些凡俗礼节,免得偷鸡不着蚀把米。”

    “你这个不孝子!就知道杵逆你老爸。”风振群瞪着他,却拿他无可奈何,因为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要不是他这次铁了心要装病骗擎宇娶若冬,他们的婚事可真要遥遥无期了。

    见风振群的态度已有一些软化,风正雅顺势把宴容的名单给递上,“请帖要寄送的名单都在这里,爸爸,你看看有没有遗漏的?我好快快补上,婚礼就订在下礼拜,时间很赶呢。”

    不太情愿的接过来,一双眸子却仔仔细细的把名单从头到尾瞧了一遍,风家第一次娶媳妇呢,赶虽赶,可半点马虎不得。

    “机位我都确认好了,我会请张叔和张妈在婚礼前一天,跟你一块飞到台湾去参加婚礼——”

    “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一道?”

    “大哥的婚礼需要我帮忙打点,我必须早一点去张罗,顺便替爸爸监视大哥啊,免得那一天新郎突然失踪了可就不好,对不?”

    闻言,风振群笑得直点头,“啧,你这小子,这样陷害你老哥,你不会觉得于心不忍?”

    “当然会,我心痛如刀割,不过……完成逼大哥结婚一事,爸爸亲口答应要替我办一件事,不是吗?为此,牺牲一下大哥也是值得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经他这一提,几日来的不安再度袭上风振群心头,“你……究竟要爸爸为你办什么事?”

    重要到可以牺牲兄弟的情义?这……不太妙。

    “很快爸爸就知道了。”风正雅垂眉敛眼,隐藏起闪过眼底的一丝笑意。

    若冬来办公室找他的那一天中午,曼儿失约了,只来了通电话说她想睡觉不来了。

    风擎宇隐隐约约地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却没点破,看她这些日子的强颜欢笑,人虽然在他身边,可是心却孤独得令人看了心疼。

    轻轻地将她拥在怀里,风擎宇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发,低头见她苍白的小脸上眸子紧闭,似乎在刻意避开他的眼、他的温柔。

    她该知道那场遍礼了,不是吗?就算那一天她真的没来,也没听到什么,但这些天各大媒体沸沸扬扬的报道着风云财团未来接班人的大喜之事,她不可能没看见也没听见。

    却一个字也没问。

    说不上是心疼还是生气,心疼她的委曲求全,生气她的无动于衷、不争不求……

    对她而言,风擎宇三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一个曾经抛弃她的男人?她的第一个男人?一个情夫?还是一个丈夫?

    她从来就不曾把他当成她的丈夫吧?若曾,她不会安于现状,不会容忍得了自己听见他要娶另一个女人的消息,而不发一言。

    究竟,她在乎他吗?还是因为他的霸道,才不得不让她继续留在他身边?她对他根本无情?

    这样的想法让风擎宇烦躁不已,两道浓密的眉纠结在一起。

    “曼儿。”他唤她。

    “嗯?”没睁眼,李曼儿轻叹一声表示自己的疲倦。

    “你很累?”

    “嗯,好想睡。”

    “我有话要说。”若她真的不爱他……他还执意要这个妻吗?

    “我累了。”他想说什么?她暗暗一叹。

    “我要结婚了,我指的是真正的婚礼——一个风风光光、有亲朋好友祝贺、有鲜花彩球的婚礼。”“我知道了。”她轻应一句,冷冷淡淡的语气掩饰心中的苦涩。

    “就这样?”风擎宇挑起眉。

    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他现在才告诉她……呵,要她怎么样?吵吗?闹吗?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做不来那些事,也不想做。

    她睁眼,微笑,“喔,忘了给你祝福。”

    “李曼儿!”风擎宇恼火,搂住她的手不自觉地使了力,疼得纤细的她柳眉一皱,差些呼疼。

    “我会记得把我们的结婚证书烧了,你身边的那一份也别忘了拿去烧了,被刚过门的妻子看见了可不好。”那可是重婚罪啊。

    证据烧了,她不告他,天下太平,一切回到原点。

    “你毫不眷恋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想掐死她。

    费尽心思让她可以留在他身边,讨好她、宠爱她,不惜当个不孝子,只为了要风风光光迎她入风家大门,而她却……

    “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我。”幽幽地叹息,李曼儿再次阖眼。

    “曼儿……”指尖轻抚上她的颈畔,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一恸,也在刹那间明白了什么。

    这个傻瓜……

    早知道的,依她这性子,他就算娶了别人她也只会含泪祝福,他又生什么气呢?

    幸好,她遇见的是他——一个遇上心爱的女人,就不会再放手的霸道坏男人。

    一大早,李曼儿亲自送风擎宇出了门,他身上纯白色的燕尾服西装是她亲自替他穿上的,领带、袜子也是她亲自为他挑选的。

    “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他倾身深深的吻住她,吻得她透不过气,吻得她的身子虚软的偎进他怀里。

    他,好残忍,竟要她亲眼去见他娶另一个女人。

    泪,浮上眼眶;心,止不住地疼。

    “快去吧。”推开他,她伸手朝他挥了挥,微笑,“祝福你,你会是全世界最帅的新郎。”

    “这当然,因为我要娶的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他深情的看着她,却看见了她眼中的哀伤。

    上车前他再次亲吻她的唇,好想就这样直接把她抱进礼堂……

    “我爱你,曼儿,只爱你。”如果她不是那么的难过,她一定看得见他眼中的深情惟一。

    傻瓜……

    “再见。”头一低,泪掉了下来。

    李曼儿匆匆关上门,将背抵在门板上,直到门外的车声渐远,才哇一声地哭了出来。

    才哭了一会,门铃声却在耳边响了起来——

    她一惊,忙不迭伸手抹去眼泪,一双水汪汪的眼凑近门上的鱼眼,出现在眼前的是风正雅微笑的脸。

    “是我,大嫂。”

    焙缓地打开门,李曼儿这才看见站在门前的除了风正雅,他身后还杵了一大堆女人。

    “你大哥已经出门了。”伤心的她没留心他叫她大嫂。

    “我知道。”风正雅笑着上前轻拥住她,将她脸颊上的泪痕看在眼底,“恭喜你了,大嫂。”

    “什么?”他叫她……大嫂?

    “喂,放开她。”

    一名女子的声音不太客气的出现在他们身后,李曼儿望了过去,心一惊,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来介绍,这位是王若冬,我的女朋友。”风正雅回身一把将王若冬揽进怀里,笑得一脸灿烂非常。

    “她不是——”那天在风擎宇办公室见到的不就是她吗?

    “是啊,她是大哥的未婚妻,不过从今天以后就不是了。”他乐啊,终于让大哥找到心爱的女人,让他与若冬的恋情可以大大方方的公开。

    这些年,为了怕大哥知道了跟他反目成仇,为了怕爸爸知道了气得心脏病发,他可是瞒得好苦……不过,没想到的是大哥眼尖,早就知道他与若冬背着他“暗通款曲”。

    “为什么?”李曼儿还是不太懂。

    “因为你才是今天的新娘子啊,大嫂。”风正雅温柔的朝她一笑,“大哥为了给你一个惊喜,这阵子可苦了他。”

    “哎呀,少嗦了,时间来不及了。”王若冬拍开他的手,挣脱了他的拥抱,“大家动作快,替新娘子上妆、弄婚纱,把那些要用的行头全搬进屋里去,快点喔!”说完,她一把将李曼儿往屋内拉。

    “王小姐——”

    “叫我若冬就好,今天不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吧?”刚刚她的反应可看在她眼底,那一天中午她和风擎宇的对话一定也传进她耳里了。

    “好,若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曼儿的一颗心仓皇不定,七上八下地。

    “就是擎宇要娶你为妻啊,可是风伯父不同意……你别介意啊,反正今天的婚结了,有大家做证人,风伯父要反对也没辙,你放一千两百个心,有擎宇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遍礼现场,挑高六米的饭店大厅高挂着粉红色丝带,五彩缤纷的汽球,浓郁迷人的缤纷花海,名钢琴演奏家的现场弹奏,川流不息的宾客,衣香鬓影,好不热闹。

    新娘子身穿一袭由意大利名设计师,亲自裁剪的白色曳地婚纱,在红地毯上长长地拖着,执着她的手的是风华饭店新上任副总经理任之栋,在掌声如雷般响起的那一刻,他将她的手交给风擎宇。

    “你要答应我一辈子疼她、爱她、照顾她,不再让她哭,不再让她不安和痛苦。”风擎宇棋高一着,安排这个工作给他,让他充当李曼儿的兄长把她交给他,让他不得不割舍下心中对她的那分情。

    “我答应。”风擎宇迫不及待拉回她的手,刚刚看见任之栋挽着她走向他时,他真的有点后悔把这个工作丢给他——让他有机会摸到曼儿的小手。

    结婚进行曲悠扬回荡在大厅,接下来是牧师的证婚、新人的誓言……

    “正雅,今天的若冬看起来似乎矮了些?”风振群眯起眼,看着眼前头戴婚纱的新娘。

    “喔,那是礼服的关系吧。”风正雅压抑住笑意。

    “可是……为什么不是王老头牵自己女儿的手,把女儿交给擎宇呢?”他才纳闷着,耳朵突然听到下面一段话——

    “我风擎宇愿娶李曼儿为妻,一生一世爱她敬她重她……”

    “我李曼儿愿嫁风擎宇为妻,一生一世爱他敬他重他……”

    是他老了,耳背了吗?

    “我说正雅——”

    “嗯?”

    “我刚刚怎么好像听到李曼儿三个字?”

    风正雅听到牧师说“礼成”之后,一张俊脸才缓缓地转向风振群,“有吗?爸爸听错了吧?”

    “是吗?我想也是。”

    “喔,忘了告诉爸爸,婚礼过后,大哥大嫂要直接飞到欧洲度蜜月,他们迫不及待要替爸爸生个孙子抱抱呢,你一定很高兴吧。”

    风振群本来狐疑的脸在听到“孙子”这两个字时,终是慢慢恢复正常,他就要有孙子抱了吗?呵呵,太好了。

    风擎宇带着李曼儿来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登记,他们拿的一张是两年前的结婚证书,一张是才热腾腾出炉不久的结婚证书。

    “你们结了两次婚?”户政人员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一眼。

    “怎么?不行?”风擎宇反问。

    “不是不行,但手续很麻烦,不过我可以装作没看见旧的那张结婚证书。”他们先前的婚礼已具备了正式结婚的要素,虽是同一人,亦构成重婚。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结两次婚?”户政人员就是好奇,虽然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太面善。“因为我太爱她了。”风擎宇朝对方眨眨眼,等办好注册登记后,他拉着李曼儿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走出户政事务所的大门,噗哧一声,李曼儿笑了出来,羞得一张小脸红通通地。

    “笑什么?”外头的道路坑坑洞洞地,他拉着她像小阿子一样一跳一跳地走。

    “笑你不知羞。”

    “我?不知羞?”他伸手把她固定在人行道的一盏街灯边,“你在笑我对你的爱?太过分了,李曼儿。”

    “对……不起。”被他板起脸一训,她以为他更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

    风擎宇突地倾身吻住她,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霸气的将舌尖探进她微张的小口。

    “啊……”李曼儿一惊,急促的呼吸,却挣不开他有力的臂膀。

    “这是笑我的代价。”他抬起头,深沉如墨的眼含笑的瞅着她一脸的嫣红。

    美啊,他的凤凰儿。

    “你娶我,真的不后悔?”还是无法从惊喜中回复过来,她总觉得那场遍礼像个生命中最奢华的梦。

    “李曼儿!”

    “别气。”她主动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他,“我只是一直无法想象,自己真的可以变成你生命中的凤凰。”

    “你早就是那只凤凰了,不是吗?两年前就是了。”

    爱,不该分国界、地域、种族的,后来他才知道,爱了就是爱了,对了就是对了,注定的缘分只看你知不知道珍惜。

    “是吗?我以为两年前的那个我,在你眼里是只乌鸦呢。”她笑瞅着他。

    “打算翻旧账了?”是他眼拙,把凤凰当乌鸦,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不行?”

    “可以,爱怎么算就怎么算。”他认了,谁让他当初不弄明白朝他飞过来的,究竟是只乌鸦还是凤凰呢?

    幸好,他生命中的凤凰没有飞离,在遥远的枝头上停留了两年还是飞回他身边。

    他的幸福与幸运,谁比得上?

    “那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要安雅去饭店宣传我是你情妇那件事?”

    “你不是我的情妇,是我老婆。”风擎宇连忙俯下身吻她,暗咒一声安雅的多嘴。

    “我问的不是事实真假,而是你那么做的目的。”她猜测着的,会不会是他心里真正想的?

    “老婆……”他可怜兮兮地垮着脸,“我是太爱你了。”

    “你是想嫁祸给任经理吧?你要让我误会他、恨他、离开他,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对吗?”她认真的看着他,追根究底,为的只是希望可以了结彼此心中的一个结。

    “曼儿,我只是——”吃醋,不!是嫉妒,发了狂的那种。

    当时要安雅所做的,为的就是让她的心里只能住他一个……他不想认错,虽然那么做真的有点卑鄙。

    “我只爱你一个。”紧紧抱住他,李曼儿幽幽地道。

    不用他开口承认,她知道了,也明白了,因为她在他的眼中一点一滴的感受到,他对她的在乎与爱……虽然有点霸道,不过不要紧,他跟她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享受彼此的情意。

    被抱得怔愣,风擎宇在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之后心喜若狂,却又无法感受到那股真实性,“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说谎的人是小狈。”曾经迷失过的,不是她对他的爱,而是她那残存的自尊。

    这辈子,她对不起的惟一一个人是任之栋,因为她曾经给了他不切实际的希望,不管她的出发点是什么,那么做都是错的。

    爱,岂能替代呢?

    除非她的心里已经没有风擎宇……

    可,难啊,从第一眼见到,他的身影便入了她的心,这辈子是注定牵扯难分了。

    “你们再这样抱下去,飞机就要起飞了。”风正雅搂着王若冬,在阳光下的那一头嘲笑着。

    李曼儿一惊,羞得推开风擎宇,风擎宇的大手却再度把她揽进怀里,“羞什么?你是我老婆。”

    “这没什么好骄傲的吧?”风正雅走了过来,把车钥匙交给他,“行李都在车子里,祝你们玩得愉快。”

    “谢啦,爸爸那边——”

    “放心,我会搞定的,反正若冬迟早也是他的媳妇,他若真要番,就告诉他若冬气得去嫁别人了。”

    一拳打上了风正雅的胸膛,王若冬气得嘟起嘴,“风正雅,你当我是颗球吗?让你这样随便踢来踢去的?”

    “我只是打比方,别气。”抓住她的小手,风正雅柔声哄劝。

    他那双深情如水的眸子,是女人都承受不住吧?

    看着,李曼儿柔柔一笑,随即被莫名其妙吃味的风擎宇拉着走了。

    不久之后,飞机就要起飞了,把她的幸福与满足载到世界各地……

    “爸爸,你看见了吗?看见了我的幸福?”

    仰首望天,她朝空中不知名闪过的光点甜蜜的一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