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冷焰情挑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冷焰情挑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是她来勾引我的,不过我没有动她。”冷尔谦主动的打破与冷子杰之间的僵局,开口道。“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我以为她是来找你解释的,可是她却说要找的人是我。”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必带她到你房间去吧?”冷子杰冷冷地回眸。

    “是她要求的,我只不过想看看她玩什么把戏罢了,没想到她会急著想上我的床……”冷尔谦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冷子杰发了疯似的一拳打在亭中的石柱上。

    他一惊忙不迭地走上前抓住冷子杰的手,“大哥!你何必这样?我告诉你只是要你看清楚江-薇的真面目,为这样的女人生气是不值得的!”

    打在石柱上的手正在滴血,冷子杰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正想转身离开时,一名仆人却匆匆忙忙的飞奔而来。

    “不好了,少爷!”

    冷尔谦非常不悦的挑起眉,“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你没见我跟大少爷正在谈话吗?”

    “小的知道,可是门口有个男人像疯了似的直闯了进来,小的拦不住他,被他打了好几拳!”

    冷子杰与冷尔谦相对-一眼,冷尔谦问道:“人呢?”

    “在大厅,还跟几个保镳在动手呢!他指名要找大少爷,说要是大少爷不出去见他的话,他会放一把火把冷家宅第烧了。”

    “放肆的家伙!”冷尔谦喝道,大跨步的便向大厅走去。

    冷子杰拉住了他,“我去吧,人家指名要找我。”

    “可是……”

    “我想是唐逸,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你别管。”冷子杰淡然的说著,往大厅行去。

    人还没到大厅,就听见大厅内四处哀号不断,走进才发现冷家的保镳们手上不是拿枪就是带刀,但碍于冷家不准放枪的禁令,倒是没有人开枪,唐逸虽一个人只身前来,却有一股见了令人为之胆寒的气势。

    “你找我?”冷子杰以眼光示意保镳们不准动手,一双眸子再度移回到唐逸的脸上,“有事?”

    “你该死!”唐逸懒得跟他废话,一个箭步上前便朝他的俊脸挥去一拳,这一拳又急又狠,没有防备的冷子杰硬是受了他这一拳,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冷子杰的眸子不悦的眯起,一旁的保镳看到自己的主人被扁早已蠢蠢欲动,“你们都给我退下!”

    “大少爷!”众人不依的看著冷子杰。

    “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冷子杰冷厉的眼神轻轻的扫向众人,直到他们全都退下去为止。

    “有种!想跟我单打独斗?看来你今天得爬在地上求饶了。”唐逸冷笑一声,倏地出拳。

    这一回冷子杰俐落的避开了,很快地出手反击,一拳击中了他的下颚,“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让我进去!啊……”江-薇被人挡在门外,才一出声叫喊便得到了大厅-两个大男人的注意力,更别提她最后的那声呻吟,两个男人二话不说的停止打斗冲了出去。

    “小薇!”

    “-薇!”

    看见江-薇一脸死白的躺在地上,两个男人同时惊喊出声,冷子杰更是快一步的奔到她身边将被推倒在地的她扶起。

    “好痛啊……”江-薇额头不断的冒汗,从腹部传来的绞痛更是让她痛彻心房,她一手摸著肚子,另一手紧紧抓著冷子杰的手臂,不断的喘息,“你们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

    冷子杰皱起了眉头,正要说什么却让一股强大的力道给推开。

    “你没有资格碰她!”唐逸火大的对他吼道,“在你那么狠心的鞭打她之后还假惺惺做什么?”

    他鞭打她?冷子杰莫名的挑眉。

    “你在说什么?”他的声音冷寒刺骨,双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江-薇,接著移向唐逸,“你说我鞭打她?”

    唐逸阴狠的看了他一眼,“想抵赖?你胆敢让人把她关起来,动用私刑,就不要没胆子承认!”

    “没有做过的事,你要我承认什么?”冷子杰的声音冷冷地,心却在刹那间如火中烧。

    “你这该死的家伙!我今天要不……”

    “你们别吵了!”江-薇强忍著痛低吼出声,“你们是不是非得要拚个你死我活不可?你们之间的仇怨我替了,我死了,你们是不是就可以言好?如果是这样,我死了算了,你们不是都恨我吗?今天就一起解决吧!我替我的父亲向你们赔罪!”说著,她的手上也不知从哪弄来一把刀,想也不想的就反手刺进自己的胸臆间。

    她的动作快得令人意外,那凭空冒出的小刀更是让在旁的唐逸来不及阻挡,他只来得及看见她的胸口不断的流著血,刹那间,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唐逸愣了一下,还没动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只不过那声音比平日尖锐许多也急切许多。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白-心惊不已的看著眼前这一切。飞也似的跑到江-薇身边,“你们想害死她吗?她正在流血,老天!快送去医院,你们这两个大男人还愣在这襄做什么?”

    冷子杰比唐逸先一步地反应过来,冲上前去一把将江-薇抱起便往车库奔去。

    “该死的,冷子杰你放开她!”唐逸起身要追,却被白-娇弱的身子给挡在身前。

    “人命关天,这个时候你还想复仇?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白-幽幽地看著自己的老公,声音温柔却带著浓浓的指责,“再怎么说她都是你亲妹妹啊!你竟然忍心让她在你面前自杀?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改变你,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渐渐懂得如何爱人,你却……你真的令我十分失望,唐逸。”

    “-儿,我……”

    “你非得逼死小薇吗?”白-看著他,神情激动不已,“如果她真的为你而死,你的心就能够快活些吗?我不相信是如此。”

    “别说了!”唐逸长手一伸将白-拥入怀中,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的心在狂跳,当-薇的胸上冒出鲜血时,他真的被吓坏了也惊呆了,从没想过要真的伤害她的……

    “逸……”白-想要仰首看他,却让唐逸的一只大手给压回到胸口。

    她的脸枕在他的胸前,听到他的心跳声如雷鸣鼓噪,她被紧紧的拥著,彷佛还听到他哀伤的叹息声不断的在空气中说著抱歉。

    *****

    澳门的盛夏充满著热闹的气息,站在可以观看赛狗的景观房内,江-薇的心是平静而安详的,少了仇怨的世界顿时宽广许多,这些年为唐逸、为父亲承载了许多的罪恶,至今也都全归于零,无事一身轻的感觉如今才真正感受到,却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

    她的长发已经到腰了,离开香港已经快半年,就算澳门与香港的距离近得随时可以奔回家,但她还是坚持一个人待在这裹,为的不过是平抚一颗受伤的心与灵魂。

    然而,很多事可以忘记,却忘不了子杰的深情与无情。说到底,她还是不知道他爱不爱她、恨不恨她,半年前她毅然决然的要唐逸送她离开香港,从此对香港的人事不闻不问,就是不想再伤心。

    她走了,对大家都好。父亲回来了,跟母亲继续过著日子,唐逸也不再提报仇的事,常常带著白-到澳门来找她、陪她,冷子杰这个名字不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能让父亲和唐逸放下怨恨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如果冷家可以不再出现,就不会再挑起彼此的仇恨。

    为此,她是宁可放弃一切的。

    午后微风轻扬,通常这个时候她会带著近来养的牧羊犬哈利到外头吹风散步,天气很热,风也暖暖的,靠近海岸边还可以闻到淡淡的海风味,拂上鼻头时的那种熟悉感,常让她想起子杰有一次开车带她到海边吹风的那一夜。

    眷恋与思念总是翻天覆地的将她淹没,想到他的深情,想到他对她的信任,想到她令他失望、令他痛心……他那哀伤的眸子呵!恐怕她这一辈子都忘不掉吧!

    他放弃她了。

    这样的认知常常让她失眠,翻来覆去的尽是脸上奔流的泪。

    “哈利,别乱跑!”她突然轻喊著,朝哈利奔跑的方向追去,不一会便与哈利双双的跌在白色的沙地上。

    “你真是调皮啊!看看,弄得我一身沙!”她轻打了一下哈利的头,微微的嘟起了小嘴。

    “汪汪!汪汪!”哈利朝她热情的吠两声,伸出舌头在她白-的脸上舔了两下,突然间往另一头奔去。

    江-薇看到哈利奔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脚边,热情的汪汪叫,倒像是那个男人才是它的主人似的!她不由得微微仰起脸望向那个男人,藉由男人在她面前不断放大的脸,她的表情也愈来愈呆若木鸡。

    “嗨!”冷子杰的笑容有如阳光般炫人,见她不语,他走近她蹲下身去,不由分说的长手一伸便将她揽进怀中,“我好想你,-薇。”

    她愣住了,他说好想她,是吗?她没听错吧?她高兴得眼眶掬满了泪,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任他抱著自己,感觉他实在的温熟触感,她才能说服自己一切不是梦境。

    “我已经把唐逸揍了一顿,如果他胆敢再把你藏起来,我一定把他揍得再也爬不下床!”

    “嗄?”江-薇终于被他的话吓得找回了舌头,她连忙从他怀中仰起脸来著急的看著他,“你把唐逸打伤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是我叫他带我走的,你竟然把他打伤了?老天!他现在在哪-?啊,好不容易他才不找你麻烦,现在可好了,你这一打,他又要寻仇了!”

    冷子杰好笑的看著慌张起来的小女人,“他真的是很可恶,不是吗?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的确是欠缺教训,现在他又瞒著所有人把你藏在这-,爷爷已经决定把他逐出家门,从此不再让他进冷家的大门。”

    “就算他真坏,你也不该打他啊?要是真惹他生气了,他宁可违背对我和白-的承诺也不会放冷家甘休的!你真是……”江-薇说到一半突然望向他,“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爷爷因为他把我藏起来所以要把他逐出家门?”

    她没听错吧?唐逸何时进过冷家大门了?

    “没错,他已经改名叫冷唐逸了。”冷子杰又笑又怜的拍拍地震惊不已的小脸,“没想到你真的不知道,我说唐逸真是欠扁,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什么时候的事?”她真的没想到唐逸会有回去认祖归宗的一天。

    “有半年了吧。”

    “半年?!”那不就是她离开香港没多久之后?唐逸竟然一个字也没跟她提?还有白-……她难道不知道吗?

    “别怪白-,她是被唐逸逼的,不过,要不是她告诉我你在这儿,我可能还要找很久呢!”

    她惊讶的问:“你找过我?”

    “你当真以为我会放过你?傻瓜!”冷子杰吻住她微张的小口,一触及就舍不得离开,直到他将她的唇吻到红肿才缓缓地放开她。

    这吻,半年来只有在梦中才能深刻的感受到,如今,他温热的唇办真切的贴覆著自己,江-薇激动得想哭。

    “为什么他要骗我?”早知唐逸不再在乎过去的仇恨,早知唐逸回去认祖归宗,那她也不必死守在澳门,怎么也不敢回家,怕脚一踏上香港就忍不住去看看子杰,怕见了他就再也离不开。

    “他不只骗你,还骗了所有的人,他说你恨我,这辈子再也不愿意见到我。”

    冷子杰心疼的捧起她的脸,“当时,我听了心都碎了。”

    “你相信?”她的眸子泛著泪光。

    “我怎能不信呢?我是那么该死的误会了你,还害得你受了伤,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想到此,他还是自责不已的,当他送她去医院的那一段路上,他亲眼看到她身上怵目惊心的鞭痕,震惊与心痛都不足以形容他当时的愧疚与难受。

    爱一个女人而无法好好的保护她,这是多么的令男人感到挫败,这一点,她不会懂的。

    “子杰,别再说了。”江-薇看到他眼中的沉痛与自责,心也跟著疼了起来,她的手轻轻的绕上他的颈项,让自己更贴近他的胸膛,“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好吗?其实,我根本没有恨过你,我怎么会恨你呢?我才是那个令你失望的人,差一点就害你吃上官司,我……”

    “那件事是我安排好的,你用不著内疚。”

    江-薇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著他,“安排?”

    “唐逸的手段很高明,不过我也不差。”冷子杰淡然一笑,“我对他早有防范,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被设计呢?”

    “我不懂……”怎么一下子突然事实也变得不是事实了?还有,他脸上那抱歉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

    “你偷的磁片是一份不完全的档案,与冷氏合作的国际开发软体公司对我的控告也是我要他们这么做的,我的目的一来是要唐逸以为一切的计画都天衣无缝,好挫挫他的锐气,二来……我希望我的赌注是对的,你对我的爱会胜于一切,看到消息应该会迫不及待的找我解释,不会让我吃上官司,可是我一直等不到你来……”

    “我去了,可是你根本不见我!”她著急的解释著,一点都不喜欢自己被他误会,以为她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这种感觉很糟,糟得令她难受极了,“我真的有去找你,你要相信我!我本来还以为你真的狠心要我屈打成招……”

    “别再想了,都是我的错。”

    “我没有勾引你弟弟,真的没有,那一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昏睡半天却没什么记忆,我……”

    冷子杰以一个温柔的吻抚平她的不安与无措,“嘘,别紧张,我知道一切都是误会,尔谦真该死,不是吗?不过让他给逃了,放心,为了替你报仇,天涯海角我都会把这个该死的家伙抓回来治罪,好为你消消气,如何?”

    “你都知道了?”她安了心,看见他点头,一抹久违的浅笑浮上了她的嘴角,“你不再以为我去勾引你弟弟了?也相信我有去找过你了?”

    “你不会一直记仇吧?”冷子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将她压在身下,柔软的沙地是个重修旧好的好地方,他有点迫不及待了,这半年的思念早在他见到她在海边与哈利追逐飞奔的那一刻便紧紧的折腾著他。

    “你想干什么?”江-薇一颗心都快跳了出来,她可以感觉到他男性的渴望正毫无保留的抵著她,她的脸倏地飞上一抹嫣红,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要你。”他哂然一笑,霸道的将唇覆上她的。

    不料此时哈利也来凑上一脚,舌头很快地在江-薇的脸上舔了两下,随即识相的赶紧跑开,汪汪的朝他们叫了两声。

    “嘿,小子!短短数月,你就学会吃豆腐了?”冷子杰不悦的瞪著那个站在不远处正在跟他摇尾巴示威的哈利。

    “你认识哈利?”江-薇讶然。

    “当然,它是尔谦养的狗。”冷子杰回过头来对她迷人的一笑。

    “他养的狗?”她更讶异了,没想到冷尔谦那个阴冷得一点也不比唐逸逊色的男人会养狗。

    “是啊,它的主人不负责任的跑了,所以我一气之下把它给卖了,只是没想到它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罢了。”

    “你把它卖给白-?”

    “是啊,白-说要买,所以我就给她了。”现在一想,这白-还真是有心极了,只不过这心不知是好心还是坏心?冷子杰莞尔。

    江-薇微微的扬起眉,“可是她说是买来送给我的。”

    冷子杰轻啄了一下她嘟起的小嘴,道:“也许白-是要帮你出出气,哈利是尔谦的爱狗,现在属于你,他若知道了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这样好了,你没事就踢踢它,欺负它一下,就算报那该死的臭小子的仇好了,如何?”

    江-薇噗哧笑出了声,“你当真以为我那么爱报仇啊?把我想得这么小气,何况,我怎么看也不像会虐待动物的人吧?”

    “你是该报仇,就算你不报,我也不会轻易饶过他!”冷子杰收敛起笑脸,一抹冷冽的气焰隐隐的在他墨黑的眼瞳中闪动。

    “子杰,”她的眼神柔得不能再柔,感觉到他对她的在乎与重视就胜过一切,其他的她都不在乎了,“别这样,他是你弟弟啊,我不希望因为我弄得你们反目成仇,好吗?这样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你真的不在意他这样伤害过你?”冷子杰心疼的抚上她的眼角眉间,为她的包容与宽容感动不已。

    江-薇轻轻的摇摇头,“我得到了你的爱不是吗?对我来说这是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我愿意不惜一切来换取。”

    “傻瓜……”冷子杰心疼又叹息的再度封住她的唇。

    他是何其有幸,得到她的全心全意。

    这辈子,他无怨无悔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