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猎爱狂骚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猎爱狂骚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新加坡公海

    一艘巨大的私人游艇正停泊在新加坡外的公海上,这里是三不管地带,更是赌客的天堂,公海上常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富商巨贾,吃、喝、嫖、赌在这公海上几乎可以说是一样也不会少,当然也免不了走私、贩毒等不入流之事。

    今天晚上的公海上却是宁静详和的,海面上平静无波,私人游艇上也无饮酒作乐,仔细望去,甲板上看不见人,只有游艇内泛着丝许柔和的灯光,透露着一丝丝人的气息。

    凌晨一点,另一艘游艇靠近了,不久,这艘游艇上跳下两个人,正是郭熙和余克帆。

    “欢迎啊,两位。”佐木君缓缓地从舱内走出。“我以为自己要空等了呢。”

    “人在哪里?”余克帆不耐的挑了挑眉。

    “元小姐正在我的游艇作客,等我们赌局一完,你自然可以见到她。”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佐木君也会玩掳人勒赎这一套低俗的把戏,真是佩服之至。”

    “我是不想玩,只不过这是交易,人家付两亿美金给我玩这场游戏,我岂能不玩?对我而言,这是笔生意。”

    闻言,郭熙和余克帆相视一眼。

    “那个人是谁?”

    “我也很想知道。”

    “该不会是你吧?”余克帆低声问身旁的郭熙,一副想把他吃下肚的表情。

    “我会花两亿美金找人家玩游戏?你也太低估我谈生意的能耐了。”郭熙深觉受辱。

    “那会是谁?”余克帆心烦极了,抬起头来瞅了佐木君一眼,“无论如何,我要先见到人。”

    佐木君也不∷簦下令道:“来人,把人带上。”

    元丹渠被人带了出来,一身牛仔裤、棉布紧身上衣装扮,清纯却艳丽,这样混合的美就是能同时出现在她身上,令人不得不迷惑而陷落。

    望着她,余克帆几乎是屏住棒吸的,半年来空虚的心突地觉得踏实了,就在他的眸子遇上她的此刻。

    元丹渠见到他,一颗心动荡得厉害,思念翻天覆地而来,她多么高兴见到他,却又多么害怕见到他呵!

    泪,陡地在她眼眶内翻滚而出,就像海上翻滚不停的浪花,再也停不下来、止不住……

    “丹渠……”余克帆心疼的望住她苍白却依然美丽动人的容颜,比半年前削瘦的身子像是风一吹便会倒似的纤弱,而她的泪却像一粒粒石子撞击着他的心。

    元丹渠惊觉自己竟落着泪,忙不迭地别开脸不再看他。她不是要他来看她哭的……

    “人你见到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佐木君微笑问道。

    “我赢了你,就可以带走她?”

    “输了,她就是我的,这一回,我保证你和你的朋友都带不走她,而她也必然属于我。”上回不是他佐木君故意放水,余克帆根本不可能在他的地盘上把人劫走。

    他要的根本不是那个女人,而是跟余克帆的这场赌局,就算人家不捧着钱来,他也一样会想办法逼余克帆出面跟他一较高下。

    余克帆的拳头不自主地握紧,深情的目光盯在元丹渠的面容上久久不放,“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救得了你。”

    靶受到他的注视,她幽幽地抬起双眸,倏地跌进他那布满深情的眸子里……

    他还爱她吗?为什么这么看她?

    “开始吧。”余克帆别开眼。

    “元小姐也留下来观赏吧。”佐木君大方的笑道。

    游艇内的大厅里,亮灿灿的水银灯微微的摇蔽着,静得只听得到外头的海浪声及搓牌的声响。

    “三场赢两场决胜负,如何?”

    “随你。”余克帆的手心正冒着汗,气闷的感觉缓缓地升起,他不断的调息,就是为了稳住自己不安的心。

    他是赌神,尤其,此刻对上的是和佐木田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这张脸年轻个二十来岁,不是老练的沧桑,而是轻佻的狂妄。

    他永远忘不了父母亲一口气提不上来在他面前死去的情景,佐木田那震耳欲聋的笑声与得意的嘴脸,不断的朝他逼近、扭曲,不断的提醒他的失败与不孝……

    余克帆痛苦的捂住脸,一样在公海,面对的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一切却只会再重头来一次……

    他会失去丹渠,他会失去她!

    这样的恐惧与预知就像只恶魔的手不断的探向他……

    元丹渠见余克帆冷汗直流,心疼得好想开口叫他停止,她怎能如此折磨他?够了,这样就够了!

    正要开口,嘴就被捂住,她扬眸,对上的却是郭熙那温柔的笑容。

    “为了赢得你,他会克服的。”

    “唔……”她摇头,视线被泪水淹没。

    “休息一下,我怕你会让克分了心。”郭熙一笑,无声无息的点了她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

    ???

    “我输了。”三场输两场,余克帆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佐木君笑笑,将牌推开,叫人送上两杯酒。

    “你输了,所以喝完酒你就可以跟郭少爷离开了。”

    余克帆将送上来的酒一口饮尽,体内翻腾的是怎么也挥不去的困顿惆怅。

    这场赌局明明白白的宣告着自己这八年来竟一点进步也没有,佐木君与佐木田一样拥有高超得令人目眩的技法,无论如何他是输了……

    “我要把人带走。”余克帆起身,一双眼终是正视着佐木君,“我知道我无法带走她,但是我可以跟她一起走。”“什么意思?”佐木君玩味着他的话。

    余克帆不知何时已取出一把枪上膛,“你可以要她,不过你得先杀了我。”

    “你疯了,克?”郭熙挑起了眉,也顺势扬手解开元丹渠的穴道。

    “你根本没输!”被解开穴道的元丹渠像风一样的冲到余克帆与佐木君身前。

    “你说什么?”余克帆挑起了眉,对她以身体挡在他身前的作法而让心漏跳了好几拍,长手一伸,他把她护在身后,低头望着她,“输了就是输了,这种事不是可以耍赖任性的,知道吗?”

    口里是责难,眼里却是深情,此刻,他的双臂紧紧拥着她,感觉是这般的踏实与幸福,飘浮半年的心终于找到落脚处,就算现在让他跟她一起死去,他也无憾了。

    “我没有任性。”元丹渠仰着脸看他,看见了他对她的爱与在乎,也看到了他的决心——死了也要护住她的决心。

    “别说了。”余克帆将她拥紧,俯身吻住了她。

    这吻一落,就像几千个世纪的思念倾注,令他久久不舍放开。

    “真是多情种!”佐木君懒洋洋的一笑,定定的看着眼前相吻的男女。

    “你一定很羡慕。”郭熙一笑,如沁凉的夜风。

    “愿为一个女人死值得羡慕吗?”佐木君不以为然的挑眉,“男人志在四方,心系红颜,只有失江山而一无所有。”

    “她便是他的所有了。”

    “看来羡慕的是你。”佐木君探索的眼落在这个总是从容不迫的郭熙身上。

    “能得一生所爱,是值得羡慕的。”

    冰熙的回答让佐木君沉默了,久久不语。

    一生所爱?世间有这样的女子吗?佐木君摇头,他宁可没有,才能留得住一生的宁静与男儿四方的壮志。

    “你愿意为我而死?为什么?”元丹渠在余克帆怀里喘息,一双眸子水漾漾的布满着喜悦幸福的流光。

    “因为我发现我不能没有你。”

    “我有那么重要?”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听到他对她说这些话,真的不敢相信。

    “很重要,只不过我发现得有点晚,只有等来生了,来生我再好好爱你,好吗?”

    “不用等来生……不用……”她高兴得频频落泪,拭之不净。

    “你害怕?”他是不是太自私了?她并没有答应与他共赴黄泉,不是吗?想着,他的眸光黯淡下来。

    “不,我不怕,能陪在你身边,就算要我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不怕,只是……你已经赢了这场赌局,你不必死,而且可以正大光明地带我走。”

    “丹渠……”

    “我是说真的,你看着。”元丹渠退开他的怀抱,走到牌桌前拿起之前他们玩的那副牌在手上把玩,“仔细看清楚了!”

    只见她食指与中指一勾,在短短一秒钟之内已偷天换日,将手上原本凑不齐的同花顺变成同花顺。

    依样画葫芦,她又重复了一次,这回,她把手上的牌凑成了四条。

    佐木君扬声大笑,不住地点头,“元小姐好眼力,真不愧是欧阳师父的门徒,所谓名师出高徒,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好说,师兄。”元丹渠笑笑,将牌丢到一边,“克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他始终不敢正视你的脸,你有一张和你父亲一模一样的脸,他若是输,也是输在他过去的失败,而不是现在。”

    “说得好。”佐木君端起酒喝了一口,缓道:“其实,余克帆,你从头到尾都没输过,你跟我父亲的那场赌局是我父亲出老千,只不过你当时年纪轻,而我父亲出老千的手法又高明至极,你未能及时识破而已。”

    “否则,我父亲早在八年前便会宣告自己赌神的地位,怎可能至今云淡风清,我又何需找你挑战来正名呢?如今这一局,我知道自己是彻底输了,人你带走吧,反正我根本也没打算把她这个麻烦留在这里。”

    望着他,又回眸望着元丹渠,“你叫他师兄?”

    “我和他同样师承欧阳师父,叫他一声师兄也不为过。”

    “你们串通好的?”余克帆的眼睛眯了起来,心口上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当然不是!”元丹渠气得跺脚,一张脸因受污蔑而涨得红通通的,“是因为我上回输给佐木君不服气而去找师父请教,师父才告诉我佐木君是我师兄,他刚刚那招也是师父后来教我的,否则上回我跟他赌怎么会输?”

    “好啊,原来是学过才来,我还以为你冰雪聪明,一看就会呢。”佐木君冷笑一声,好整以暇地又啜了口酒。

    不知怎地,今晚的酒怎么特别的难以入口?真是怪了。

    “你早知道我是你师妹,还差一点、差一点……”这件事,她愈想愈气,告诉欧阳师父,师父还说他是故意的,是吗?连自己师妹都可以不顾半点情份,看这男人倒真是冷血得紧,只问目的,不问过程。

    “我是故意的,整整余克帆好打发我无聊的日子。”

    “你却把他打得半死!”元丹渠控诉地瞪着他,美丽的瞳眸几乎要迸射出火来。

    “他公然把人掳走,不把我放在眼里,打他一顿算是客气了,你说是吧?余克帆。”佐木君斜睨着余克帆,嘴角尽是不羁的笑。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余克帆不解地望住他。

    “什么?关于我父亲出老千的事吗?”佐木君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

    “嗯。”吃了闷亏八年,余克帆早已认了,赌神的境界本是以出神入化为要,人家既然能在他面前出老千而不被他识破,表示佐木君的确有其高竿之处,他没什么话好说。

    而这回……输给佐木君,若非丹渠点破,他还是一样是个输家,这条路……罢了!他也走得累了、倦了。不过,此刻多的是一份释然,而不是那整整八年沉甸甸的包袱。

    “就当作我送给师妹和你的一份结婚贺礼吧!另外,我父亲当初把你们余氏企业给吞并了,现在我也把中式帝国还给你。”

    “你不必这么做。”余克帆微微皱起眉,觉得这个男人愈来愈像团谜雾了。怎地他老是弄不清佐木君葫芦里竟卖得是什么药?找人打他时面不改色,说有多狠就有多狠,现在倒又大方得紧,跟他谈起公平正义来了。

    “我必须这么做,我佐木君从不喜欢留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早该还你的,就得还你,我对经营饭店没什么兴趣,在我手上只有糟蹋了,再说,有人出资两亿美金要我玩这场游戏,我还有尾款好收呢,怎么算我都不吃亏,不是吗?”佐木君微笑着,钱财的来去对他而言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真是怪胎!”元丹渠闷哼一声,觑了一眼这个在师父眼中十足十的商业奇才,师父说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人,这倒是,特别的怪,当然与众不同。

    “不送了,喜帖再寄给我,我会来参加的。”

    “走吧,人家少爷赶人了。”郭熙轻扯了扯嘴角,率先跳下船回到自己的游艇上。

    余克帆若有所思地又看了行事作风乖舛的佐木君一眼,才伸出手将元丹渠接回郭熙的私人游艇上。

    “冷吗?”他低头看她,温热的大手怜惜地抚触着她脸庞。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不得不对上苍涌起一股感激之情,对眼前的女人也只有更加的珍惜与怜爱,若不是她,他也许一辈子也解不开绑在身上的沉重包袱,一辈子受困在过去的失败里再也站不起来。

    “不冷。”她偎进他怀里,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腰,像是害怕他会从眼前消失似的。

    “怎么了?”他抬起她的下颚审视着她带着轻愁的容颜,用食指抚平她眉间的紧蹙。

    “你不会再叫我离开了吧?”元丹渠张着无辜的大眼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半年来,思念就像大海,无边无际,没有尽头,她常是哭哭醒醒,保是因为想他,逼得她不得不孤注一掷,做最后的赌注……

    “傻瓜!”余克帆眷恋不舍地吻上她的唇瓣,辗转吸吮着,热切的大手抚上她的翘臀按向他下腹部的灼热。

    “克……”她被他的激情火热惹得低吟出声。

    “我爱你,丹渠。”他眸子中满布着的激情毫不掩藏的朝她淹去。

    “是真的爱,还是随口说说的爱?”元丹渠喘吁吁地问着,将背抵在船杆上,微仰着脸,承受着他落在她唇间、颈间、胸前的吻。

    “你真该打**!在经过刚刚的事之后,你还问我这个?”余克帆深情的眸子像天上最亮的一颗星,闪烁着最迷人璀璨的光彩,直勾勾地朝她逼近。

    此刻,她的瞳眸里只有他,他的瞳眸里也只有她,接着,他俩相拥,化为天空最激情灿亮的的夜星。

    他决定爱她,倾注一生。

    “克……”元丹渠战栗地唤了声,轻轻推开他埋进她胸脯里的脸,激情的欲火燃烧上她的双颊,瑰丽如霞。

    “什么?”他已让半年来的思念折磨得只想在此刻吞了她,他微抬起一双星眸,大手却不停地揉搓着她已为他挺立绽放的蓓蕾,感受它们在他指尖下颤动的愉悦。

    “我有话要跟你说。”她的身子已不自主地朝他弓起贴近,满身的火热让她的意识已有些朦胧。

    “嗯……你说,我在听。”说着,余克帆低首含住她的**,亲自品尝她的甜美与丰润。

    “啊……”她不住地喘息,衣衫不知何时已被退至腰际,春光乍现,是夜里最美的图画。

    “你好美!丹渠。”他伸手拉下她的裤拉链,抚摸上她柔软的小丘,一只小手却急忙盖住了他。

    “不要……克,郭熙会看到的……”

    “他很识相,早进里头去了。”余克帆低笑一声,将她整个身子锁进怀里,让她两腿环绕上他的腰际。

    “可是我们在船上……”她总觉得不妥。

    “这里很好,你待会就知道。”他吻她,不再迟疑的心让他的动作更为急切而火热。

    激情淹没了所有的害羞与不安,元丹渠在他的拨弄**下慢慢地融化在他怀里。吟哦娇喘与低沉的粗喘声将暗夜化为一把把火炬,飘扬在整个夜空……

    ???

    “嗨。”

    闻声,佐木君看向来人,一抹笑意终是浮上嘴角。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就是要来付尾款给我的人?”他等了三天,这出资让他玩游戏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没错。”元丹渠羞涩的一笑,从皮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他,“这里是一亿美金。”

    “两亿美金换得一个老公,你真是不会做生意。”佐木君接过支票,微笑着直摇头。

    “很值得的,因为我现在很快乐也很幸福。”她微笑着。这两亿美金是爸爸留给她的嫁妆,她提前花了它,相信爸爸也不会有异议。

    “你也可能一无所有。”他不得不佩服她孤注一掷的决心与勇气。

    “没有他,就算给我全世界也没用。”

    她爱克,连命都可以付出了,两亿美金算什么呢?

    “女人真是傻,不是吗?”佐木君还是摇头。

    “等有一天你也遇上了属于你的爱情,也许傻的是你,不是那个女人。”

    震天朗笑又从他口中逸出,“如果有,我等着。”

    “你会等到的,相信我,不然,我们来打个赌?”元丹渠轻笑,却是充满信心。

    “你真是个好赌的女人。”

    “十亿美金,如何?”她的眸子再度光亮璀璨。

    “你并不缺钱,师妹,输了的话你可得赔上余克帆的几间饭店。”佐木君提醒道。

    “赢了我却可以成为日本最大财团企业的股东,不是吗?”

    “你很有自信?”

    “是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应有的归宿,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佐木君的眸子闪了闪,笑道:“好,我跟你赌,输了我可不会让你赖帐,到时可别说我不顾念师兄妹之情。”

    “就这样,一言为定。”-

    完-

    *欲知黎文恩如何情陷唐敏,请看《情陷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