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情陷君心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情陷君心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一堆人在门外闹到大半夜才一一离开,而唐敏这个传言中的女主角只是静静的坐在房间里,将整个身子趴在古董书桌上,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星星。

    夜很深了,不知美国的文恩在做什么?是否也跟她一样看着天边的星星一夜无眠?还是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唐敏微微一笑,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聊,是自己决定不告而别的,现在却不断的想念,但是除了离开,她实在想不出该留下来的理由,当她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很死忠的,无法容忍对方不爱她,更不可能留在一个自己爱对方、对方却不爱自己的男人身边。

    身上还依稀靶觉得到他抚摸过、吻过自己的痕迹,唐敏轻轻的抱着自己,闭上眼,不一会眼角便溢出了泪,她赶紧伸手抹了去,却愈抹愈多,直到听到自己哽咽的啜泣声传来,才发现自己竟哭得如此伤心。

    像作了一场梦一样,洛杉矶和台湾,似乎是天与地的距离,就像她和文恩两人之间的遥远。

    昨夜,他还抱着她、吻着她,此刻,她却连听他的声音也难。

    轻而缓的啜泣陡地变为沉痛的哭声,她难过的趴伏在桌上任泪水肆意的奔流,柔弱的肩膀因哭泣而一耸一耸地,寂静的夜,这样浓重的哭声诉尽了她的相思与苦楚。

    “文恩、文恩、文恩……”她捂着脸痛哭,幽幽的呼唤疼痛到了心底。

    “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想我。”

    听到一声熟悉而近在咫尺的声音,唐敏有一刹那的恍惚,以为是自己因为思念而产生的幻觉,百到身子让人从背后紧紧的拥住,鼻尖闻到那专属于他的浓烈男性气息。

    “文恩?”唐敏倏地睁开眸子转过身,见到了胡子未刮的黎文恩,与氤氲在他眸中的雾气,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的话都梗在喉间说不出来,“真的是你?”

    “是我。”黎文恩微笑着,笑容中有着沧桑也有着疲惫与喜悦,他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俯身便吻去她的泪,吻上了她的肩。

    四片唇瓣一接触到彼此便再也离不开似的交缠着,混着碱涩的泪,他的舌抵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的捣入她的唇舌之间,一股失而复得的喜悦在他的胸臆间激荡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流,他将她的身子拉入自己怀中,拥得更紧。

    “你怎么来了?”她终于找到一个空隙与时间问出她的疑惑与迷惑,被他吻得意乱清迷的当下,她边问还边不住地娇喘着。

    “因为知道你想我啊。”他定定的望住她,逗弄的取笑道,眸中却充满着最深、最深的柔情。

    事实上是他想她,无法自拔的想她,一刻也无法再逗留的想她。他搭了最快的一班飞机跟她来到台湾,要不是中间转车出了一些问题,他早到了,不过,现在到也好,如果不是此刻到来,他又如何知道她是如此的思念着自己?

    唐敏望着他,泪水又溢出眼眶,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落,他千里迢迢来找她只是因为他知道地想他?这个认知让她有点沮丧,但她还是庆幸,庆幸自己可以再见到他,感受到他有力而温柔的双手拥着自己。

    这就是辛稫吧,就算片刻也好,她会永永远远的记住这一刻。

    才要伸手抚触她的脸,她脸颊上的浮肿突地映上他的眼帘,刹那间他又惊、又怒、又心疼,那分明是让人打的一掌让他的心整个掀起来。

    “你的脸是给谁打的?”他轻轻地抚过她白皙柔嫩的颊畔,一双眸子却隐含着愤怒。

    “是……我父亲。”唐敏头低了下去,不想再提及下午所发生的一切。

    “他为什么打你?”他眯起了眼,伸手执起她的下颚,让她面对他。

    “他……因为我做错了事,所以打我,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不想告诉他,一切都是因为他。

    “你才刚回来,能做错什么事?”他又不是呆子,叹口气,他的唇印上她的额头烙下一吻,“是因为我吗?嗯?”

    “不是的……”唐敏慌乱的别开眼,“真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他们怪我……怪我……”

    “怪你什么?告诉我。”黎文恩心疼的捧着她被打得红肿的小脸轻声问着。

    他们那几个臭小子说得没错,报纸头条登那么大,敏儿的照片也上了报,他可以无所谓、可以不畏流言,可是敏儿在加拿大念书的未婚夫一定也看到了报纸,她会承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是可知的,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他不过是晚了几个钟头,就让她遭受到流言的波及。

    “没什么。”她摇着头。说出来又能改变什么呢?父亲说得没错,他不会娶她,就算她爱他,他也来找她,那又如何?事情的结果还是一样会回到原点,她跟他终是两条永远无法交会的平行线。

    “是那个陈信宇,对吗?若不是他多嘴,你父母亲是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也许,还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黎文恩冷哼一声,怒火在胸腔里翻滚。那该死的陈信宇!

    “你知道他?”她有点意外,记得自己从投在他面前提过信宇的名字。

    他淡淡一笑,“我不只知道他,还知道你所有的事。”

    “所有……”她怔忡了,不明白。

    “走吧,再不走就迟了。”黎文恩突然拉着她手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唐敏迷惑不已,有点不自主地跟着他走。

    他头也不回道:“回洛杉矶。”

    “你疯了!”她停下脚步,吃惊不已的望着他。

    “我没疯,我向你保证我现在再正常也不过,既没喝酒也没发烧,只是心跳得有点快。”黎文恩将她的心手搁在自己的胸口,“听到了吗?是不是有点怏?嗯?”

    “你……你还说你没生病,没生病心跳怎么会这么快?”唐敏被在掌心中狂跳的心跳给震慑住了,忙不迭伸出另一只手去摸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惫是去看医生得好,可是大半夜的去哪里找医生呢?老天!”说着,她开始担心起来。

    他?生病?黎文恩哑然失笑的瞪着她,有点不知该拿她的不解风情如何是好。他的心是在为她狂跳啊,若真说是生病,患的也是相思,说来这病症还来得又急又凶,令他难以承受哩!

    “别急。”他拉住她的小手,未刮胡子的脸庞依然俊俏迷人,更增添一股成熟男子的沧桑味道,“我知道哪里有医生,跟我走。”

    “你知道哪里有医生?”唐敏不敢相信,边被他拖着走边问道,“你住饼屏东吗?”

    “是啊。”黎文恩半哄半诱的拉着她往外走。“真的?什么时候?”唐敏又具惊讶又是兴奋。没想到他还曾经跟她住在同一个城乡。

    “很小的时候。”黎文恩抱着她跃过了围篱。

    一部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不远处的晒谷场中央,车内的人早已不耐烦的倚在车门旁看表,他微微一笑,朝空中比了一个OK的手势,男人上了车,车子“咻”地一声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

    “很小的时候?”唐敏正要问问题,人已经被黎文恩塞进车里,关起车门。她愕然的看着前座开车的男子。这不正是文恩那三个朋友之一的蓝少白吗?他怎么也来了?

    “嗨,敏儿。”蓝少白回头给了她一个飞吻算是招呼。

    “嗨……”唐敏还有点无法进入状况,看着黎文恩,又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黑夜景物,终于还是开了口,“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们要回洛杉矶。”黎文恩将她拉进怀中。

    “你……不行的!这样莫名其妙离开,我父母会担心的。”唐敏瞪大了眼,真的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就这样把她带走,真是霸道得可恶呵!

    “到洛杉矶再打电话给他们,别担心,要不是时间有点赶,我是应该先拜见一下他们,只可惜快来不及了,只好先带你走,别生我的气,好吗?”黎文恩低头在她的唇瓣间啄了一记。

    唐敏羞红了脸,心慌慌地却拿他无可奈何。事情真的有点荒唐,她不明白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

    “你为什么要带我回洛杉矶呢?”她真不懂,她已经给他了,不是吗?而且她也辞职了。

    “因为我的个人演唱会需要你。”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再也不放开。

    原来是需要人手帮忙。她有点想哭了。

    “你是因为需要我帮忙才来找我的?”唐敏头低了下去。

    “是啊,没有你,我的个人演唱会就办不下去了,失去你,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么重要。”黎文恩笑着,将她的伤怀都看在眼底,他知道她误会了,却不做任何的澄清与解释。

    “我……只不过是勤快些罢了,一定可以再找到替代我的人。”她觉得自己的心正缓缓地被刀划开,滴着血,她却不想再去疗伤了。

    “如果这么容易找到替代你的人,我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到台湾来寻你?”黎文恩掩藏在暗夜里的眸子带着浓烈的深情,只可惜他怀中的女人一直不肯抬起头来好好看他。

    “这场演唱会很赶吗?”让他这么急匆匆的来找她,一定是很赶的,只是怎么她先前都不知道他最近的行程里有演唱会这一项?

    “是啊,临时举办的。”黎文恩的手缠上她的发一根一根玩弄着。

    “到了。”蓝少白笑得一脸迷人,朝他比比停在高雄小佰机场的一架波音七四七,“这是我想尽办法弄来的专机,马上就可以启程直飞洛杉矶,佩服我吧?”

    “专机?”唐敏低呼一声,“你的意思是上头只有我们三个客人?”

    “没错啊!”蓝少白露齿而笑。

    “开玩笑的吧?差一点就被你吓一跳。”唐敏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如此轻易受骗。

    “快将你的车开上飞机吧,我和敏儿先上去了。”黎文恩揽着唐敏登上飞机。

    不一会,蓝少白也上机坐定,飞机缓缓升空了。

    美国洛杉矶今天的洛杉矶似乎格外的热闹沸腾,才一下机,唐敏就觉得空气中隐隐浮动着一丝丝诡谲的因子,却说不上为什么。

    “嗨,你们终于到了。”郭熙的身影潇洒迷人的靠在一架直升机门旁,朝刚下机的三人挥了挥手,“快上机吧!所有的路都塞得水泄不通,再不走可能连空中都快要被直升机塞满了。”

    “怎么回事?”唐敏不解,坐了一趟专机后,对在市区里头欲搭直升机也不觉得太奇怪,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路都会塞车。

    “你不知道咱们黎大公子今天的演唱会可是……”

    “少白,你睡一觉吧!折腾一夜你也该累了。”黎文恩开口打断了他。

    “我……是累了,你不累,慢慢聊吧!”蓝少白瞪了他一眼,不太情愿的闭上眼休息。

    直升机在环球影城的上空盘旋许久,才终于在地下飞安人员控制人潮之下,缓缓地降落在一处空地之上,所有的新闻媒体与记者全都蜂拥而上,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见到人耸动的模样与一台连着一台的媒体摄影车,唐敏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黎文恩这个好莱坞的巨星魅力,她有点怯场了,突然想到自己在几天前才跟黎文恩闹绯闻,老天!她竟然忘了……她一定是脑袋有问题才会跟他回来,不!不行!她不能下去,媒体一定不会放过她,更何况她是跟著文恩一起出现,她不能再替他制造问题了。

    “我……你先下去吧!我晕机……想休息一下,好不好?”唐敏坐在直升机上发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空气也很闷。

    “怎么啦?敏儿。”黎文恩关心的望着她,不时地碰碰她的脸、碰碰她的手,“你的脸和手都很冰,会冷吗?”

    唐敏摇摇头,耳边扰扰攘攘的尽是媒体与前来观赏黎文恩演唱会的人潮声,她边抚着肿胀的脸,边不安的望着四周,最后索性低下头去。

    “敏儿?”黎文恩蹲下去从下而上的望着她,“没什么好怕的,有我在。”

    “我真的不行,你先走,好吗?我们两个人一起出现又会被拿来炒新闻的,我答应过丹渠姊如果跟你闹出绯闻就不能在好莱坞待下去,我不能食言的,这是我最后一吹偷偷帮你,我不能曝光的。”

    “我收回我的话了。”蓦地,一声柔而清脆的嗓音出现在他们身后,是美丽慑人的元丹渠,没有人知道她何时上了直升机,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远远地站在演唱会后台,戴着墨镜,目视着这一切的余克帆。

    “丹渠姊?”唐敏讶然的望着她。

    闻声而回过头的黎文恩对元丹渠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起身,开心的将她拥人怀中,“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胆小得要躲我一辈子呢。”

    “我为什么要躲你一辈子?”元丹渠的眼神闪了闪,有些黯然,却也有着祝褔,她回抱他一下,眼神转向脸色因这一幕更加苍白的唐敏身上,她放开黎文恩,微笑的走向唐敏,“唐敏,下机吧,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等我们?”她没听错吧?

    “是啊,今天是文恩告别影坛和歌坛的演唱会,歌迷和影迷们都想看看是谁让他心甘情愿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你可是今天的主角,不能缺席的。”

    “告别歌坛、影坛?”唐敏愕然的转向黎文恩,“是真的吗?”

    “真的。”黎文恩将她拉人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愈来愈一头雾水了。丹渠姊说她是今天的主角,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动不动就跑开,害我都找不到你,所以我决定一大二十四小时跟在你身边,让你再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你疯了!”就为了这个好笑的原因他要离开影艺圈?她才不相信。

    “为了你,再疯狂的事我都做得出来。”他旁若无人的吻上她的唇,直到她不住地在他怀中喘息才放开她。

    “你……究竟为什么?”唐敏的眸光褢充满着不可置信与迷惑。他一直吻她,还当着丹渠姊的面吻她,老天!她都忘了丹渠姊还在一旁看着哩,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想着,她使力把黎文恩从身边推开,后退了好几步。

    “怎么了?”黎文恩再次觉得受挫,眉头不禁扬起。

    “你……”她避开他的双眸,怯怯的转向元丹渠,顿时觉得自己这个第三者手脚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对不起,他不是故意吻我的,他是……呃,他只是不小心,你千万不要生气才好。”

    闻言,元丹渠莫名的望着黎文恩,黎文恩至此才明白唐敏那小小的脑袋瓜子里想的是什么,他以眼神暗示众人离开,不到片刻工夫,直升机裹就只有他和唐敏两个人,再也没有扰人的电灯泡。

    “告诉我,你爱我吗?敏儿。”不亲耳听到,他真的随时有信心崩溃的危机,天知道他为什么一遇上她,就爱得一点自信也没有,该怪谁呢?只能说遇到克星了。

    “我……”她能说吗?为什么他非得这样逼她不可?

    “我知道你有一个该死的未婚夫,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爱不爱我?告诉我,敏儿。”他觉得自己搁在她肩上的手好像在冒汗,紧张的他心都快揪在一起。

    “没有未婚夫了。”她呢喃出声,想起那可恨的男人,她就有一股气往上冒。

    “呃……什么?”

    “没有未婚夫了。”唐敏再重申一次,抬起头来看着他,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我把他休了!他根本就配不上我。”

    黎文恩眉在笑,眼角也在笑,眼前这气嘟嘟模样的女娃页是可爱极了,“你不会舍不得?”

    “我舍不得的人才不是他,而是你……”说到一半,唐敏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一张脸倏地被红霞染色。

    “可是我快变成无业游民了,你不在乎?”他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忍住笑意的问道。

    “你的钱已经够多了。”她咕哝一声。

    “可是我全捐出去了。”他将脸埋进她发中,汲取她发中的淡香。

    “你有手有脚,饿不死的。”她有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学,那就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拔况,这样他们之间原本天与地的距离便一下拉近了。

    “是不是不管我变成怎么样,你都爱我,嗯?”他爱她爱极了,天底下哪有这种傻女人?不爱钱、不爱房子珠宝只爱他这身臭皮囊?

    她红了脸,“你最好变成穷光蛋,跟我回家帮我老爸、老妈种田。”

    “我爱你,敏儿。”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嘴里却还是皮皮的说,“不过我知道是你先爱上我的,对不?”

    “你爱我?”她再一次怔愣丁,被他紧拥着的身子此刻才真正感到温暖与踏实,“你真的爱我?我这么平凡,又不美丽,不懂唱歌也不懂演戏,丑不隆咚的,你爱我什么?”

    “谁说你丑不隆咚的?”黎文恩伸出手拭去她眼角缓缓滑下的泪,“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女人,更是我最爱的女人。”

    “那丹渠姊呢?”

    老天!这个小妮子怎么时时刻刻不忘提起丹渠这个人?他快要举白旗投降了。

    “我跟丹渠一点关系也没有,相信我。”黎文恩萁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她只是我父母亲好朋友的女儿,又不小心当了我的经纪人,如此而已。”

    “可是……我看见你吻过她好几次,亲密得不得了。”唐敏别开脸去,神色有些不安与黯然。

    “是吗?”黎文恩气得一把将她拉近,俯身攫取她柔软的唇瓣,他的舌热情的探人她的嘴中深深的吻着她,“我是这样吻她的吗?如果你敢说是,我就打你的小**!我只说一次,她只是我的朋友,我没有爱上她,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有,懂吗?”

    “这么说,你真的爱上我了?”唐敏的泪扑簌簌的落下。

    “再问一次,我就把这些影迷、歌迷丢下,直接扛你人洞房了。”他气得眯起眼警告道。他黎文恩的名声有这么差吗?为什么她老是怀疑他所说的话?

    “你……真的……啊!”她话才说到一半,黎文恩已揽腰将她抱起走出直升机,镁光灯-时之间有如万箭齐发般的朝他们这里闪烁着。

    “请问一下黎先生,告别影艺界后你有什么打算与计画?”数十支麦克风凑到黎文恩面前。

    “无可奉告。”黎文恩露出他大众情人的招牌笑容。

    “你决定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请问一下唐小姐是哪方面吸引你,打败了元小姐?”

    黎文恩还是但笑不语,一直抱着唐敏走到演唱会台前才放她下来,一只手却还是紧紧握着她,台下一阵喧天鼓噪声突地安静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定定的落在台上的一对佳偶身上。

    “各位,在此,我除了宣告离开影艺界外,还要告诉各位我的好消息,那就是我要结婚了,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人,一个宁可我是穷光蛋可以陪她下田种稻的女人,虽然我绝对不会下田种稻,但是我就是爱上她。唐敏,我黎文恩在此向全世界宣布——从今而后,只爱她一个女人,她将是我一辈子的妻。”他微笑的说完,鞠躬给台下的观众一个飞吻,再转身给了唐敏一个热吻。

    那吻,宣示着天长地久的决心,也宣告着他黄金单身汉的结束。

    “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说爱我,你赖不掉了。”唐敏感动得落泪,再也没有犹疑的投入他宽广温暖的怀中。

    “我才不想赖,我只怕有人不知道我是多么爱你。”他温柔的拥着她,觉得心中有种属于平静的幸褔。

    台下传来一阵抽气声后,按着是热烈的欢呼声与掌声,再怎么不情愿黎文恩就此告别影艺圈,但却不得不为他的深情所感动。

    耳畔缓缓地响起黎文恩动人心扉的嗓音,他以他的歌声诉说着对唐敏永世的爱意。

    “今后,我只为你一个人而唱。”他在她的耳畔低语承诺。

    “陷入情海的男人是不是都像黎一样恶心?”蓝少白微微的皱着眉头,天气热得让他不得不把他脖子上的红色领巾给扯去。

    “你懂什么?那叫深情不悔,爱情是很神圣的。”余克帆嘲弄的一笑,说得其实是反话。

    “他竟然骗敏儿说他把全部的钱都捐出去,变成一穷二白的穷光蛋,可笑的是敏儿竟然无所谓,老天!怎么会有这种傻瓜?”蓝少白实在搞不懂。

    “他是把他这两年赚的钱都捐出去了。”郭熙说了句公道话。

    “那又怎么样?黎家的钱拿到台湾去给所有的人用,可能都还用不完呢!他要变成穷光蛋可能要等到下辈子。”

    “少不平衡了,你家的钱不也堆成山?”郭熙温柔的提醍道,望着台前的黎文恩与周敏,让他想起了一个睽违十多年的身影。

    “你们两个是不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很有钱啊?真受不了!”余克帆无聊的咕嶩一声,眼角的余光竟又发现那个美丽得会发光的女人,蓦地,他将手中的烟蒂丢在地上用鞋子踩熄,两手潇洒倜傥的插进裤袋里朝那女人走去。

    “喂,你上哪去?”蓝少白莫名其妙的看着连说一声都懒得说便离开的余克帆。

    转过身,余克帆懒洋洋朝他们两人去下一句,“我先走一步,你们不用等我了。”

    迎接他的,将是另一个美丽又惊心动魄的故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