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猎艳浪子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猎艳浪子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你在说什么?”阙洛捧起她的脸,倏地眯起了一双犀利的眸子,“有人来找过你,是不?谁?我家那老头子?”

    “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失去一切。”

    “我不在乎,重要的是你在乎吗?如果我失去一切,你还愿意爱我,跟着我吗?我只在乎这个,回答我,茉儿。”

    叶茉儿不住地摇头再摇头,理智与情感一再相互纠缠着她,让她痛苦不已,“洛,我不能这么做的……”

    “你只要回答我,你愿不愿意跟着一无所有的我?”等待的心在狂跳,阙洛觉得每一分、每一秒对他都是残忍的折磨。

    “你会恨我的。”

    “你不愿意,是不?”他的心在刹那间真的碎了,伤透心的眼神狼狈又愤怒的望着她。

    “不是的!”看到他那种心碎的眼神,叶茉儿的心紧紧纠在一起,再也化不开,“我愿意、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天涯海角我都愿意跟着你,十年前我就决定了,只是我没那个福份……”

    “你愿意?真的?”阙洛死灰复燃的神情充满着狂喜,见到她点头,他激动的紧紧把她拥进怀里,“老天!我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你真的很可恶,竟然这样折磨我。”

    “阙洛……”

    “不要说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只想这样抱着你。”此刻的他就像是个大孩子,急着抓住某个属于自己的东西,紧紧地,再也不打算放开。

    他的爱情总是这般狂热,常常烧得她遍体鳞伤,她可以再一次将自己交给他吗?叶茉儿不断的自问,最后却永远不想找答案。

    因为,答案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只要一碰上他,他的一个眼神、一句挽留、一个拥抱,就足以让她再赴汤蹈火一回,不顾一切。

    彬许,她不该只怪他的爱情太狂太烈,还得怪自己对他的如痴如狂,他对她而言是个足以致命的吸引,从遇见他以后的每一天,她的生命、思维似乎都靠着他而呼吸、运转,没有片刻停止过。

    “我爱你,阙洛。”她轻声叹息着,用双手回抱他的拥抱,“这辈子若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必应她的话的是一记深刻绵长的吻,像是永远没有尽头……

    jjwxcjjwxcjjwxc

    离开阙氏已经一个多月,这段日子,阙洛陪着叶茉儿在他的私人别墅里养病,不管外界那沸沸汤汤的传言,不订报,把室内电话插头拔掉,还派人把电视机搬走,过着半隐居的日子,唯一存在的是他的手机,不过是一个换了号码的手机,一个只有叶茉儿知道号码的手机。

    这一个多月,他常常抱着她听她说这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她的苦、她的痛、她的伤心、她的思念……就像山上的清泉一般缓缓地注入他的心田,让他跟着她痛,跟着她伤心,跟着她思念。

    “我实在是个坏蛋,让你这么伤心难过。”

    “最让我伤心难过的是你不相信我,而且恨我。”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他抱住她,不住地承诺着,也逼着自己去相信她所说的一切。

    他该知道他家那个老头子本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竟会傻得相信他的话,只不过,那些照片……还是让他心有疙瘩,他不能否认这一点。

    从不在叶茉儿面前提起,并不代表他不在乎,而是他不想伤害她,破坏了彼此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和谐与美好。

    他总是试着告诉自己,那没什么!只不过是些luo照而已,她可能是被设计了,而且就算她真的跟林亚崴上过床……那也是她的错,是他不相信她,是他让她一个人孤单寂寞的去面对一切,才让那个林亚崴有机可趁。

    “想什么?”叶茉儿从他的身后圈住他,甜甜地依偎在他背上。

    “醒了?睡得好吗?”他拉住她圈住他脖子的手,将她的身子拉到胸前,低下头吻她。

    “嗯,最近总是睡得晚,也睡得沉,你怎么不叫我?”

    “我怎么舍得叫醒你这个睡美人。”阙洛微笑的轻拍她的脸,宠溺至极,“你睡着的时候就像天使一样,还会笑呢,是不是在梦里面偷偷想我?”

    “才不是。”

    “那是想别人喽?”阙洛眼睛一眯,恶声恶气道:“谁?快快从实招来!”。

    叶茉儿咯咯直笑,伸出手抚平他脸上的细纹,“别老是横眉竖眼的,老得快喔!都长出皱纹了。”

    “我的精力都被你给吸光了,当然老得快。”

    被他这一说,她的脸一瞬间红得像落日红霞,“胡说八道。”

    “这是实话,我哪胡说了?”

    “不跟你在这胡闹了,我今天想出去走走。”

    “想去哪里?我陪你。”

    看着阙洛一脸的温柔,叶茉儿有点心虚地道:“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我……约了朋友。”

    “谁?”

    “你不认识的……”

    “那我就去认识认识。””

    看这样子,阙洛似乎很坚持,叶茉儿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阙洛的手机恰懊响起。

    敝了,这手机的号码根本没人知道,怎么会响呢?阙洛和叶茉儿不禁相视一眼。

    “大概是打错了。”阙洛拍拍她,接起了电话。

    “我是欧席亚。”

    “见鬼了!你怎么……”

    “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敝吗?只不过是一个电话号码,何况你已经失踪一个多月,大家找你都快找翻了。

    “我的私人别墅大门又没锁。”只是没人胆敢找上门而已,早在别墅方圆一里外地就请人严密看守着,当然,这件事叶茉儿并不知情。

    “是啊,只不过像座监狱而已,你以为你可以这样过日子过多久?”

    “放心,我还有一点存款,饿不死的,坑邛死时我会去投靠你,你会收留我的。”

    欧席亚只是一笑,并没有答应,“看了本期香港的独家报导吗?”

    “又是什么八卦?我没兴趣。”

    “是关于你、叶茉儿、林亚崴的三角恋情,不过最令人眼睛一亮的是里面将近十张的**写真,现在大概全天下的男人都会羡慕你即将拥有一个身材标准、玲珑有致的美人老婆了。”

    **写真?!懊死的!阙洛脸上的笑容刷地不见,换上的是阴沉与冷意。

    “知道是谁干的?”要是又是那个臭老头,他可能会杀了他!

    “是你前任未婚妻。”

    暗翔云?阙洛的眼睛眯了起来,看来他真的小觑这个女人的坏心眼,不过,她似乎惹错人了。

    “我再打电话给你。”叶茉儿在身旁,他不想再谈下去。

    “知道了。”欧席亚了解的微笑,挂上了电话。

    直到嘟嘟的声音传出来,阙洛才缓缓地挂掉电话,如他所料的对上叶茉儿那双关心的眸子。

    “怎么了?是你父亲?还是……”她担忧着,生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又要起变化。

    在阙洛刻意的隐藏下,叶茉儿对很多近来发生的事其实是一无所知的,包括她被卷入其中的许多是是非非,以及报章媒体对她的传言,所以她的担心只来自于她所以为的,阙洛的父亲或者傅翔云的阻力。

    “是欧席亚,你还记得他吗?我跟你提过的一个死党。”他吻上她的眼,笑了笑,“他找我有点事,所以我可能得出门一趟,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好吗?否则我会不放心的。”

    他要出门?那真是太好了!叶茉儿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点点头,“你去吧,不要为了我失去你的朋友,你也困在这里够久了,再下去,我都怕你不到三个月就对我腻了。”

    “傻瓜,那是不可能的事。”阙洛捧起她的脸,温柔的吻着。

    相思十年,他不会再让任何事或任何人阻碍他们了,他跟自己保证。

    jjwxcjjwxcjjwxc

    叶茉儿还是偷溜了出来,走了好大一段路才拦到一辆计程车,一心急着想到医院一趟的她,并没有特别留心到别墅四周围的守卫人数过多,她是偷偷从小径绕到前头离开的。

    到挂号处挂了号,又到检验室验完尿后,她才安静的坐在位于上等叫号,她的经期已经慢了两个多月,事实上她早该来确认自己是否怀孕,但阙洛和她形影不离,她又不想让他知情,所以才会一拖再拖。

    再一次可能怀孕让她有点恐慌,过去的梦魇挥之不去,何况她堕过胎,大量失血,曾经有医生跟她说她再怀孕的机会很低,可能一辈子再也当不了母亲,不让阙洛知情,就是因为有这一层顾虑,她不要让他先有了希望,然后又打碎他的希望,再者,她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可以接受他与她的生活里多一个小阿。

    “叶茉儿!”

    堡士小姐在门口大声喊了一句,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她,不一会,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她这边,让叶茉儿一时之间竟有些不自在起来。

    为什么这些人都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尤其是护士小姐那双眼几乎想要穿透她似的……

    “是你吧?快进来!医生很忙不等人的。”护士小姐有些不耐的瞪着她。

    叶茉儿有点讶异她一眼便识得自己,不过她还是站起身走进诊疗室。

    “恭喜你,叶小姐,你怀孕快两个月了。”医生微笑的抬起头来看她一眼,眼神却诡谲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才回到她脸上,不疾不徐地问道:“阙先生怎么没有陪你来?”

    “嘎?”叶茉儿纳闷的看了医生一眼。

    “孩子是阙先生的吧?”站在一旁的护士小姐有些恶毒的开口。

    被这个护士小姐冷冷的奚落,叶茉儿显得有些错愕与不悦,微微地皱起眉,“我得罪过你吗?护士小姐?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阙先生真是宽宏大量啊,自己的女人脱衣服跟人家上床,还偷了阙氏的钱却一点也不计较,硬是要毁婚跟你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叶茉儿的声音抖颤着,对她所说的一切大为惊讶,搞不清楚状况。

    “我真正想说的是,你真够不要脸,跟别的男人上了床,偷了阙氏的钱还敢死皮赖脸的跟在阙先生身边,你究竟知不知羞?”

    “够了,我可爱的护士小姐,你最好别忘了阙先生是我们医院的大金主,说话客气一点。”医生终于出言打断她。

    “我就是替阙先生不平才要说啊!这个女人明明就该死、你不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看这个!”护士小姐转身从柜子上拿了一本杂志丢给她。

    “里头把那件无头公案写得很清楚,阙先生为你赔了钱不说,还得眼睁睁让那男人给保释,你现在还怀孕了,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阙先生的,还是别的男人的种!我啊,真是不吐不快!要是我是你,早在阙先生对我如此不计前嫌的状况下,惭愧的去跳海了,哪还会有脸待在他身边……”

    jjwxcjjwxcjjwxc

    叶茉儿不知道自已是怎么走出医院的,背后的闲言闲语、指指点点,再加上杂志里洋洋洒洒的报导,让她一路走、一路哭,都还来不及为自己再度怀孕而喜悦,就得开始猜疑腹中的胎儿究竟是谁的……

    老天!谁来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却一点也不知情?在阙洛的保护下幸福的过了一个多月,让他背负着众人的同情与嘲弄,却一无所觉。

    不知不觉地她走到林亚崴前阵子带她暂居的住所前,见到们口停着的一部白色座车,她还是克服了心理障碍上前按下门铃。

    她必须知道一切,究竟,她是不是真的跟他上过床?究竟,那些luo照是从哪儿来的?

    门过了好一会才打开,林亚崴站在门边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并不太意外她会出现在他面前。

    “要不要进来坐?”

    叶茉儿摇着头,抬起一双哭肿的眼幽幽地看着他,“回答我,那个晚上……你是不是真的抱了我?”

    “你说呢?”

    “我要你回答我!惫有那些照片,是你拍的?”

    “照片是我拍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为什么?十年前的那一夜,你明明跟我说没什么的,你只是替全身湿漉漉的我换下衣服,可你却替我拍了照?为什么?还有一个半月前的那一个晚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刚好发现你在吻我,我身上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为什么你会有那些照片?

    “还有挪用公款的案子,那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动了阙氏的钱?还把它们转到我的户头?”她的心理有一千一万个疑问,每一个疑问的答案都可能足以让她恨死自己。

    林亚崴叹了口气,伸手想将激动不已的她拥入怀中,却让叶茱儿给挥开。

    “茉儿……”

    “不要叫我!也不要碰我!枉我这么信任你,你却这样对我……”

    “你不要激动,茉儿,听我说好吗?我有我的苦衷,当初,我是受命到美国监视你跟叶嫂,我所做的一切对那时的我而言只是工作,但是后来我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你……”

    jjwxcjjwxcjjwxc

    “任之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跨进欧席亚的办公室,阙洛就见到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的任之介。

    “他是特地来看你的,并送来你结婚的贺礼。”

    “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阙洛皱起眉头,没好气的瞥了任之介一眼。

    “少主为了叶茱儿放弃一切,甚至不管她是否真的清白无辜执意要跟她在一起,难不成你还会再一次放她走?少主跟叶小姐的婚礼不过是迟早的事而已。”任之介淡淡地笑道。

    欧席亚也跟着笑了笑,望着阙洛若有所指道:“咱们任老弟可是用心良苦,让你可以茅塞顿开找到真爱,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家。”

    “相较于少主为我所做的,这根本不算什么。”

    阙洛看看欧席亚又看看任之介,总有股被朦的感觉,冷冷地问:“我怎么听不懂你们两个在卖什么膏药?”

    “任之介,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阙洛可以这样爱一个女人已经很不容易,要让他真的宽心走进礼堂,还真要靠你推他一把呢。”

    任之介看了阙洛一眼,缓缓地道出十年前的一切……

    必于阙文派人逼着叶茉儿上手术台拿掉小阿!必于他给她的一百万美金;关于他唆使叶嫂,故意在医院说出的那些话;关于林亚崴接着被派去美国假装爱上叶茉儿的种种,还有那一卷为了防范叶茉儿回港对阙洛说出切真相,而预先备存用来威胁她的luo照……

    “你他妈的是说这一切真的是那老头子的计谋?包括那个林亚崴?”阙洛差点没当场跳起来揍人恶狠狠的瞪着任之介。

    “林亚崴一直是老爷子重用的人,只是当时他还在念书,没有人知道而已,老爷子用厚利及让他出国念书的优厚条件,让他心甘情愿替他做事,只是后来林亚崴可能真的爱上了叶茉儿,很多事老爷子都是在后来才知道,这当然包括叶茉儿回香港工作一事,老爷子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还特地打了电话给我,要求我守口如瓶。”

    “而你他妈的答应他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告诉我?”出其不意的一拳就这么挥上任之介那张带着愧疚的脸,阙洛这一拳可是毫不留情,打得又狠又重。

    “我刚刚说过了不是吗?任老弟是为了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爱,才迟迟不肯说出实情的。”欧席亚在任之介被打了一拳之后,才缓缓地往他们两个大男人之间站,将他们两个分隔开来,以免他的办公室再染暴力血腥。

    “真爱?”阙洛冷哼一声,他见鬼的需要任之介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来教他什么叫做真爱?

    “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爱她的全部,包容她不得已的过错,会用尽一切力量保护她,你以前做不到,现在做到了,不是吗?你的成长我们都看在眼里。”

    “欧席亚,怎么听起来像是你叫任之介来耍我似的?”

    欧席亚的眸子一闪,却死不承认,“我像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阙洛。”

    那眸子里一闪而逝的笑意,阙洛可是看见了,从小玩到大,此刻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不了解欧席亚这个人。

    “你像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我真是倒了八辈子楣才会认识你,还有这个可恶的任之介。”

    闻言,任之介垂眸微笑,不敢让阙洛看见,而欧席亚则还是一脸的不以为意。

    阙洛的手机此时突然响了起来,他忙不迭按下接听键,以为是叶茉儿找他,“茉儿吗?我马上就回去了。”

    “我是林亚崴,茉儿自杀了,现在在医院里……”

    jjwxcjjwxcjjwxc

    八个月后

    “恭喜你们,是阙先生的小阿没错。”

    当这句恭喜声从医生口中说出后,叶茉儿才真正的放下心来,直到今天以前,她一直害舕uo诼宥运盗盅轻烁久挥信龉饧率羌俚模闹皇且跎傩睦锏哪欠堇⒕危闹皇窍肓糇∷Ⅻbr />
    因此,小阙洛一出生不久,她便坚持要带着他们到一家不熟悉的医院做DNA加讪,亲眼确认阙洛和小阙洛是真正的父子才放心。

    必家的路上,她的心情是真的轻松了,搁在她心头八个多月的担忧终于一扫而空,但阙洛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似乎还在为她硬逼他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到那么远的地方来做检查不太高兴。

    “洛……”她试着用手推推开车的他,语调是撒娇的,而且抱歉,“你在生我的气?”

    “我不该生气吗?小阙洛明明就跟我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你偏偏还要逼我去做检查,难不成我儿子真的像那个林亚崴?那小子可没有我千分之一帅,更没有我儿子万分之一俊。”

    闻言,叶茉儿差点没笑出声来,瞧,这个当爸爸的是多么骄傲且自大啊!夸自己不够,还要把儿子捧上天。

    车子突然在行进间停了下来,下一秒钟,叶茉儿和手上的小婴孩便被一双霸道的臂膀给紧紧困住。

    “现在笑得出来了?亲爱的老婆,原来你压根儿就不相信我八个月前在医院里对你说的话,嗯?你真的很傻,知道吗?要是那个林亚崴真的动过你,我会让他离开香港,到美国去过他的逍遥日子?”说到这里,阙洛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太过仁慈了,不由得又冷哼一声。

    “不过光是他不小心让傅翔云把照片拿去杂志社公开这件事,就足够让他少条胳臂、断条腿,哪能好好活到现在,他幸运在他爱上了你,而没有真正乘人之危动了你,又看在他救了你一命的份上……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让他走的。”

    “洛,对不起。”抱着小阙洛,偎在阙洛怀里,叶茉儿知道,自己这阵子来的不开心也影响到他的心情,她真的很抱歉,但是有些事是必须靠自己找到真正的答案的,在此之前,她只能暗自担忧、痛苦。

    “知道吗?我每天看着你、守着你,却怕哪一天你又偷偷离我而去,丢下我一个人。”

    她的泪流了下来,拼命的摇着头,“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只是当时的我太伤心、太难过,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那些医生护士们该死!”

    “不是的,是我自己,想到你为了我不惜承受一切,我就难过。

    他为她拭去泪,有点像做错事的孩子般缓缓地开口问道:“那你呢?你能原谅我让你失去一个我们的小阿吗?”

    “洛……你怎么……”

    “我的痛苦不亚于你啊,茉儿,我愿意承受任何事,就是希望像你一样爱一个人,你原谅我还爱着我,不是吗?我觉得幸福,所以我也希望我所做的可以让你感受到同样的幸福,除非,你并没有真正原谅我,还在意我所对你造成的伤害?”

    叶茉儿深情的望着他,甜甜的笑着,“不,我现在很幸福,真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才不要它来破坏一切。”

    “我也是,你懂吗?”当着小阙洛的面,阙洛吻上她的唇。

    她懂了,真正的懂了。

    他爱她,所以包容她的一切,就算是错误也一并接收了,就像她爱他一样,不会因为过去的错误而减少一分一毫她对他的爱。

    jjwxcjjwxcjjwxc

    一年后,阙洛重返阙氏企业接任总裁之位,接着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阙氏企业入主同在香港齐名的傅氏财团,正式接管经营权,成为傅氏财团最大的股东。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阙洛当时只对媒体记者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微笑的走开。

    当年是谁说阙氏企业的少主只是一个草包?原来,他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只有一个儿子的阙文最后终于还是得把阙氏企业交给阙洛,这是阙洛当初没想到的吗?

    错,他早等着接手他父亲的一切,然后慢慢地玩……-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