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语桐孤星掠爱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宋语桐书名:孤星掠爱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唐逸的手轻轻滑过白的脸颊,一双眸子深情的落在她哭得红肿的眼与苍白的睑上,又是心疼又是感动,却也有害怕与不安,一颗心被深深的牵系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感觉,他真的是还来不及适应。

    不过,陷落了就是陷落了,恐怕这就是母亲常挂在嘴上的所谓“爱上了就无法自拔”吧?

    彷佛有双温柔的手在抚摸著她,是错觉吗?还是她在梦中?直到那纤细的触感不断的加深,她才蓦然醒转,愣愣的张著一双眼望著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的唐逸。

    “吵醒你了?”他虚弱却温柔的笑著。

    白见到他睑上的笑容,一颗心跳得飞快,她没看错吗?他对她笑,而且笑得这么温柔,那么方才她醒过来时,看到他望著她的那双深情眸子是真的喽,不是她的幻觉?

    “怎么在发呆?不高兴我醒过来?”他的指尖依然缠绕在她柔顺的发问,为她火速飞红的一张小脸感到兴味与满足。

    “当然不是,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醒过来的。”她有点生气的看着他,对他的指控感到深深的委屈,鼻子一酸,泪水便在眼眶打转。

    唐逸见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心不由得一叹,伸手拉过她,“过来,在我身边躺下。”

    “不……不可以的。”白见他要拉地上床,心襄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你的伤口这么深要好好休息,医师说不可以乱动的。”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禁感到好笑,“放心,我现在没力气动你,我也不会乱动,我只要你上来躺好。”

    “可是……”

    “上来,乖,儿。”唐逸沉了脸。

    白乖乖的坐上床,他很快的便将她拉进怀中,和他一样躺在病床上。

    “唐逸……”这样靠在他怀的感觉好温暖,可是,可以永远这样子吗?想到有可能分开,她的心再度痛了起来。

    “闭上你的眼睛好好睡觉。”

    “可是……”白犹豫著,她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啊!

    “别说话了,嗯?”他捧起她的小脸吻住她的红唇,原本只是要堵住她的话,然而长久的思念却让他顾不得身上闪这个举动而扯痛的伤口,吻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唐逸……”她轻吟出声,一双眼晶亮的望著眼前这个温柔异常的男人,他在吻她,这代表他还要地吗?

    “闭上眼睛,小傻瓜。”他吻亡她的眼、她的鼻,最后又重新落在她的唇畔,望著那一双老看著他的眸子,唐逸再次温柔的笑了,“怎么变得不听话了,还是因为我不够凶?”

    “你一定很痛吧?”白的小手战栗的移上他胸口,一双眸子却在惊见他胸口绷带上又泛著血迹而蓦地张大,“老天!你又流血了,我去叫医师,就说你不应该乱动的。”正要爬下床,地整个人却被他从身后抱住。

    “别走,我没事的。”

    “不行,我一定要叫医师来看你。”她不依的执意要下床,他的伤比什么都重要,在这一点上她是不会妥协的。

    “你这样乱动我的伤口都裂开了。”唐逸赖皮的抱著地,直到她听到他的话而停止挣扎,才笑著重新吻上她,“对,乖乖的别动,就是这样。”

    他的唇轻轻的刷过她的,带著浓浓的珍惜与怜爱,不同以往,不仅震慑了他自己,也震慑了被这样温柔呵护的白。

    她可以感觉得到他对她的不同,可以感觉到他的温柔与在乎,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两人之间不知何时形成的亲昵,不是指身体的,而是感觉上的亲昵,这种领悟让她激动得想哭,不知该如何平复内心的那种喜悦与幸福感。

    “对不起。”她偎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抱著他,“我不该误会你的,我把你想成那么坏的坏蛋,你一定很气我也很恨我,我不要你气我,也不要你怨我,我跟你说对不起,要说一千次、一万次也行,就是不要你恨我,好吗?你可以原谅我吗?”

    唐逸惊愕极了,被她拥著的身子微微一僵,眼神却不由自主的放柔、放软,她竟然跟他道歉,在他带给她这么多伤害之后?他真的不敢相信,她一心只想著她误会他所带给他的难受,而从没想过他曾经对她这么狠心,这样的女子,他真的配得上吗?

    如果,她知道了他亲手杀了他们两个的小阿,她还会像现在一样原谅他吗?不,他一点把握也没有,半点也没有啊!

    然而,他却不想再放开她了,从鬼门关走了一回,才知道一生是那么的短暂,才知道心上搁著的人比他所想像的还要重要,她的出现让他生命中的某个部分改变了,失去她,就等于失去生命中的某个部分,教他如何能放手?

    “儿……”他心疼的叹息,将她拥得更紧。

    “别气我、别怨我,我受不了你的怨,也受不了你的恨。”

    “我不气你也不怨你,我是气我自己、怨我自己。”唐逸邪魅的眼不再充满著暴戾之气,温柔与深情取代了一点狂傲与肆无忌惮,“我不值得你爱我的,知道吗?”

    白讶然的抬起头来,他知道她爱他?他真的知道她爱他?她没说过啊!他怎么会知道?

    “你……我说过……那个……这个……”她红透了脸,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该怎么问呢?问他怎么知道她爱他?这种问题实在令她难以启口。

    “你没说过,不过我却听到了。”他的眸子闪烁著一抹促狭。

    她愕然不明所以,“听到了?”

    “是啊,有一个女孩在我床边一直哭一直哭,把我给吵得觉也睡不好,只好醒过来啦!若不是爱我,又何必哭得这么伤心,嗯?”

    “你……听到了?”她羞惭得脸倏地染上一抹嫣红,不很确定的看著他,直到他肯定的对她点点头,她才一古脑儿钻进他的胸前。

    “啊!”唐逸倒抽了一口冷气,被她这么不经意一撞,差没痛得跳起来。

    白被他这一闷哼,忙不迭又从他怀中弹跳而起,“对不起,我笨手笨脚的又弄伤你了,对不?我说要去找医师的,你忍一下,我去叫医师。”

    “儿……”他开口要喊她已然不及,她已经慌慌张张的冲了出去。

    要叫医师按个铃不就好了?瞧她匆匆忙忙的,他苦笑的摇著头,胸口痛得让他只好乖乖的躺回床上。

    *****

    “逸。”

    空气中的一股冷香已先一步让唐逸知道来人是谁,他缓缓的睁开眼,一点也不意外会见到舒潍芸。

    “你怎么来了?”他冷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闭上眼睛。

    “伤口还很痛吗?”舒潍芸关心的凑上前去。

    “死不了。”

    “你是不是不高兴看到我?”对于他的冷漠,她只能幽幽的望著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是这样的,霸道而无情,当他决定不要她的时候,他就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他眼前,可是,这个时候真的到了吗?在她跟了他这么多年的现在,他真的可以如此无情?

    唐逸睁开眸子定定的看著她,“我已经找到我要的女人了。”

    “所以我得离开?”

    唐逸沉默。

    “我不在乎当你的情妇,你知道我从不在乎的,你不要赶我走,好吗?”

    “这回不同,我不会再去找你,儿不是其他那些莺莺燕燕,我既已决定要定她了,就不想伤害她,她将是我的妻,真正的妻。”

    “她哪一点比我好?”舒潍芸不想变得歇斯底里,或者在他面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可笑把戏,但是她还是不甘心啊!她用尽她的青春去爱他,爱了这么多年,努力的讨他欢心,他却可以一点情意也无的赶她走吗?

    当她从曲孟侨手接过那一千万元支票的同时,她就该知道那张支票宣告著他与她的结束,可是她还是来了,她要亲口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结果还是一样的,令人心痛而已。

    他缓缓的道:“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哪一点比你好,不过,她就是这样走进我心,我的生命裹已经不能没有她。”

    “那我呢?”舒雏芸哀伤不已的望著床上的男人,她以为自己终将可以得到他最后的温柔,她感受到了,但他爱的对象却不是她。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之间是什么。”

    “你对我真一点感情也没有?”她的声音正发著抖。

    “没有。”唐逸再度冷漠的闭上眼,“你走吧,我累了,别再来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逸……”

    “再不走,我会请人将你轰出去。”他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他已经生气了,而且说到做到。

    舒潍芸不敢置信的望著他,不知道是不相信自己曾经爱上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还是不相信一个人可以这么无情,总之,她的心是碎了,碎成一片一片,再也补不回原来的样子。

    “你根本不是爱白,你是觉得愧疚,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也不要再欺骗我,更不要再欺骗白,你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爱一个人,更别提说爱一个女人,你之所以觉得你爱她,完全是因为你愧疚、你自责,你想用你的未来去弥补这一切……”

    “够了!你知道什么?”唐逸怒吼。

    “我知道你亲手杀了你和她的小阿,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以为自己爱她,不是吗?你想骗谁?”舒潍芸不顾一切的将她所查到的事情全给抖出来,已经走到这一步,她不惜玉石俱焚。

    “该死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这是他心口永远的痛,伤口都还来不及愈合,就这么被硬生生的再刺了一个洞。

    “我不小心听到你和医师的谈话,如此而已。”

    “好个不小心。”唐逸的脸变得很难看,他压根儿不会相信她的鬼话。“你查我的事究竟想做什么?”

    舒潍芸冷笑著,绝美的脸上没有可怜兮兮的泪水与哀求,“你都已经不要我了,我又何必让你好过?”她从皮包掏出一把小型减音手枪瞄准唐逸,手却依然在发抖,“你不能怪我,你明知道我爱你的,可是你还是狠心丢下我,你真的不能怪我。”

    “你想杀我?”他挑高了眉。

    “你不会害怕吗,还是你以为我会舍不得杀你?”“卡嚓”一声,她将子弹上膛,冷冷的目光瞅著他,似乎想把他最后的容貌给瞧清楚。

    就在此刻,未关好的门被人给轻轻推开,当舒潍芸扣下扳机的前几秒钟,穿著白色衣裙的身影以最快的速度扑跌在唐逸身上……

    “砰、砰!”两声枪响同时在空气中响起,舒潍芸身中两颗子弹,一发出自唐逸之手,一发则出自门边的曲孟侨之手。

    舒潍芸的身子缓缓倒下,血流遍地,脸上却挂著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神情是满足而幸福的。

    唐逸搂著白的身子,两人都愣在当下,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曲孟侨走近,将舒潍芸的手枪捡起,也顺势扶起她,不由得皱起眉头,“枪有子弹,你为什么不开枪?”

    舒潍芸牵强的扯了扯嘴角,笑得戚然,“我知道逸一向……有随身带枪的习惯……死在他手上,他会永远记得我的……对不?”

    唐逸的心揪疼了一下,她拿出枪只是为了诱他开枪?该死的!他为什么没想到?

    “逸……”舒潍芸朝他伸出手。

    唐逸下床蹲跪在她身畔,伸手握住了她的,不发一语。

    “你会永远记得我吗?会吗?”

    “叫医师,快!”唐逸抬起头来喝令道。

    “已经叫了。”白低低的道。

    “没用的,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

    “你敢死的话,我会永远把你忘记。”唐逸阴狠的瞪著她。

    “你真……无情。”舒潍芸笑了,火速赶来的医师护士将她抬上担架送进了急诊室,她也不得不放开握著唐逸的手。

    她戚然的想,人生是这样的,很多事都很无奈,尤其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更是深刻。

    “唐逸,你没事吧?”白温柔的走向他,不著痕迹的将手勾上他的胳臂,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好像随时会失去他似的。

    “孟侨,你替我送儿回家。”唐逸的声音很淡,却是带著十足的威严,他轻轻将白的手拨开,转身躺回床上。

    “不,我要留下来陪你。”白静静的看著他,希望他能看到她的坚定与爱,她爱他的,不会因为另一个女人而改变,她要他看到她的心,他却什么都不想看。

    “送她回去。”唐逸冷冷的扫了曲孟侨一眼。

    “走吧,白小姐,他现在心情不好,别理他,嗯?!”曲孟侨非常大方的上前搂住白的肩膀将她带开,对唐逸投射过来的怒火视若无睹。

    *****

    走出医院,白的心情还是无法从一片低沉中恢复过来。“他很伤心吧?连我也不想见了,还是……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爱我?他从来没说过他爱我。”

    “他是爱你的。”曲孟侨肯定的告诉她,“否则,他也不会要我送走舒潍芸,她陪了他好多年,虽然没爱过她,但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他是为了不伤害你才这么做,你要相信他的真心,如果你无法学会相信他,那你就无法爱他这个男人,在还没定进礼堂之前你都还有选择的权利,爱还是不爱,都决定在你手上,唐逸才刚刚开始学会爱人,那个人就是你,在学习的过程中就算他有什么错,你都应该原谅他,因为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了。”白点点头,笑起来有如天上的明月,“我知道该怎么做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若不是你,我不会知道他会为了我去当警方的诱饵,只为把杀我父亲的人引出来,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快的了解他,如果我跟他真的有一天

    走进礼堂,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生个儿子让我当当乾爹好了。”他话一出口,随即后悔了,不安的看著白一眼,她应该还不知道那件事吧?

    白想也不想的点点头,“会的,我和唐逸的小阿一定会认你当乾爹。”

    “是吗?那就好。”曲孟侨乾笑几声,只想赶快结束这个话题。

    *****

    门开了又关,进来的是几个他现在并不是很愿意见到的人。

    “唐,你没事了吧?”

    “托你老人家的福,我的命还在。”

    “那批毒贩全落网了,你功不可没,原来那批人是以为白文棠出卖了他们才会开枪把他杀了,多亏你之前与他交换的那把刀才让他死得痛快些,否则伤口泡在海中真是令人生不如死。”

    “没想到白文棠表面上是个人人称道的大善人,背地裹竟是个长年非法进口毒品的大盘商,真是人不可貌相。”

    “唐,赛狗就赛狗,你没事干什么无聊到拿自己的爱刀去和白老头交换那只怀表?差点就被他害死了,要不是我们啊……”

    “要不是我们出面保你,你可能就莫名其妙死在警方手了。”

    “不,是死在冷尔谦手,那个公子哥儿有够毒,他是故意让消息上报,好让那批人知道那一夜你也在澳门外海目睹到一切,那批人会放过你才怪,要不是我们啊……”

    “你早不知死几次了。”

    唐逸听他们五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都快抓狂了,天晓得他当初怎么会一误入歧途”加入这个无法无天的“地下警政署”,跟这几个无聊到惟恐天下不乱的小子混在一起?

    “你们说够的话可以走了。”唐逸没好气的道。

    “你赶我们走?”其中一名成员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是当初我们几个救了你,你还有命活到现在?一

    “讨人情也得看时间、地点,何况,你的人情已经讨过几百次了,再说我就把你扔出去。”唐逸懒洋洋的威吓道。

    “好了,别闹唐了,我们还是走吧!待会人家娇滴滴的娘子来了,若看到我们会被吓死的。”

    “走就走,放心吧,唐,我们绝对不会告诉你的娘子说她老爹是卖毒品的,更不会告诉她你明知道她爹是怎么死的,却不告诉她的这件事,放心好了。”

    “是啊,放心好了,只不过下回跟人家交换赌注不要换刀给人家,否则人家自杀还得连累到你。”

    “滚吧!再不滚我叫警察局的人来抓你们。”唐逸射了-把刀从他们几个前面飞过去。

    人一哄而散了,门却再度打开,走进来的是白。

    唐逸不安的看著她,不知道她是否听到了他们刚刚在他病房内的对话,如果可以,他是打算一辈子不让她知道她父亲贩毒这件事,一切就像警方所告诉媒体的,白文棠无辜牵入一场械斗,因受不了伤口的疼痛和折磨,而拿起随身带在身上的刀子自尽。

    那-天,的确是他和白文棠最后一次见面,在澳门赛狗时,他和白文棠以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来赌赛狗,结果两只狗不分输赢,他将那把名贵的刀送给白文棠,白文棠也把那只精雕的怀表送给他,没想到会是最后一面。

    不过,他对人一向不存有太多的感情,亲人之于他都不算什么,何况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白文棠的死之于他,一开始真的不算是什么,有的也只是讶异罢了,接著,他利用了那只怀表来取得蒋芳晴的信任,没想到会无端牵人一场凶杀案。

    在白的心中,她的父亲是个人人敬重的大好人,有梦是好的,比一个根本无法有梦的人来得好,他不忍心破坏,也不想破坏。

    “你好几天没来看我了。”唐逸先开了口,一双眸子温柔的落在她身上。

    白头垂得很低,“我以为你不想看到我。”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出现?”

    “我……”她抬起头来,将一张红色喜帖递给他,“我是来送喜帖的,我的婚礼……你会来吗?”

    “你的婚礼?”唐逸看也没看那喜帖一眼便伸手将它挥开,倏地抓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扯进怀中,“你刚刚说你的婚礼,我没听错吧?”

    她吃痛的叫了一声,却还是勇敢的迎向他,“没错,我这几天就是在忙婚礼的事,所以才没来看你。”

    “除了我,你谁都不可以嫁。”他气极了,霸道的说。

    “尤其不能嫁给冷子杰是吗?”白幽幽的看著他。

    “我管你是不是要嫁给冷子杰,我说谁都不准,你只可以当我的新娘,我说的够清楚了。”

    “为什么?因为同情,还是为了白氏财团,还是因为……愧疚?”

    唐逸心蓦地一,松了手。

    白却将他的手重新握进掌心,用两只小手温暖他冰凉的掌心,见到他伤痛的眼眸,她也不管一开始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试探他,忙不迭的出言安抚道:“我爱你,就算你曾经做过再多的错事,我也会原谅你的。”

    “你知道了?”唐逸带著浓浓自责的目光扫向她,他不想让她知道的,一点都不想,结果她还是知道了。

    “那天舒小姐跟你的谈话我听到了一些,包括方才那几个人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白的眼中闪烁著泪光,坚强的微笑。

    “你……”他惊异的看著她,她已经知道这么多天了,可是她却连一句责难他的话也没有,甚至没有怨,那天在她听到舒潍芸的话之后,地还用身子扑过来保护他……

    “你为我想这么多,我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为了不让我伤心难过,你宁可让我误会你是个杀人凶手,也不告诉我父亲是怎么死的,为了不让我伤心难受,你一个人承受著失去小阿的痛苦却不让我知道,我真的很对不起你……”

    唐逸不敢相信的皱起眉头,这女孩是怎么回事?她不恨他、不怨他也就罢了,竟然还跟他说对不起!

    “不是的,我是因为害怕你不原谅我,怪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才不告诉你的,我没有你想得这么伟大。”他狼狈的别开脸。

    “那是因为你非常在乎我,也非常在乎那个孩子,若不是这样,你不会痛苦、不会难受、不会害怕、不会无助,你该早一点告诉我的,我可以替你承担多一些,不会让你一个人痛。”白用于转过他的脸,带著泪的眸子含著温柔的笑与包容,“看著我好吗?你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他看到了,看到了她的深情与坚强,看到了她对他的心与爱,他怎么会觉得她是个不堪一击的娃儿呢?她比他这个大男人来得坚强多了,只是爱流泪,像个水人儿。

    他忘情的低下头吻她,为了掩饰眼中闪著泪的流光,这十多年来他已经忘了什么叫做感动,却在遇上她之后一再的重复体验到真正爱一个人的感觉。

    “其实,我最害怕的是,我的爱会不小心伤了你。”舒潍芸最后还是因他而死,还有他未出世的小阿,似乎只要爱他及他爱的,都会在不经意间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白惊喜的从他怀中仰起一张亮灿灿的小睑,“你爱我?”

    “这很奇怪吗?”唐逸的脸不自在的搬曲著,“我不爱你又怎么会要你嫁给我?”

    “我以为你是为了报复、为了白氏财团、为了愧疚、为了弥补,就不是因为爱我。”她喜极而泣,再度哭得淅沥哗啦,“不过……我来这的时候就已经全豁出去了,不管你爱我也罢,不爱我也罢,为了报复也罢,为了弥补我也罢,总之,我不要再离开你了,我要紧紧的把你绑在我身边,谁都不可以把你抢走,就连……舒潍芸也不行。”

    “我说过你跟她是不同的,那天你看到我吻她,那是因为我不希望她以为我对你是不同的,我怕她会做出不利你的事,我一点也不想承受一点点的万一……”

    她伸出手堵住他的口,“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了,好吗?就算你真爱过地,我也不管了,我只要你的现在和未来,叮以吗?”

    唐逸幽幽的叹门气,“我不爱她,但她却是因为我而死的。”

    “医师说是她根本不想活了才会……不能全怪你,你也不能因为她的死而把我丢下,如果这样,你知道我会有多难过?”白紧紧的抱住他,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就真的离她远去,那天,她真的有那种感觉,强烈到她睡也睡不著,一心只想来医院守着他。

    “傻瓜!”他心动又心疼,“我说过不会再放开你了。”

    虽然他真的曾经想再这么做,事实上,她来此的前一刻他都还是这么想的,但她却说是来送喜帖的……该死的!他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真的?”她开心的仰起头来看他,却看见他沉下的脸,“唐逸……你怎么了?伤口疼吗?还是……”

    “婚礼是怎么回事?”

    啊!婚礼,呵!她差一点就忘了此行的另一个计画,这是冷大哥千交代、万交代地一定要达成的事,为了报答他放她一马,为了让冷老爷子不致因为冷家再度被新娘放鸽子而气晕,她非得办成这件事不可。

    “婚礼……你不喜欢吗?”她陡地张著一双泪眼望他,“还是,你根本没打算要娶我?”

    唐逸愣住了,一张俊脸带著些许迷惑。

    白将地上的喜帖捡起重新递给他,“你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不会去参加你的婚礼,你也不可能会到。”他抢过正要把那张喜帖撕了,却被她慌忙护在怀。

    “你不能撕它的,难道你不想娶我吗?”

    他不悦的挑眉,“这跟我娶不娶你有什么关系?”

    “看看再说,喜帖印得很漂亮呢,是我和冷……呃,是我自己-个人跑了好多地方去挑的,你一定得看看,看完你若真要撕掉,那我不会阻止你的。”

    他依言看了,红色的喜帖上印著的是他唐逸和白的名字,主婚人上头则列著唐雨珍……冷绍瑜、冷毓天?!

    唐逸的眉头高高的挑起,“这两个老头的名字怎么会在上头?”

    “他们一个是你爷爷,一个是你爸爸,主婚人不该是他们吗?”白柔柔的说著,整个人偎进他的怀中,“我知道你会不高兴我的自作主张,不过……冷大哥和妈妈都说,如果你不同意让他们两个老人家主婚,就不让我嫁给你,你可以为了我委屈一下下吗?”

    “他们无法阻止我娶你。”他一点都不认为这两件事必须兜在一起。

    “可是我不想让妈妈伤心,更何况,我也对不起冷大哥,如果我没办法达到他们的心愿,我会很难过的。”她低垂著头,脸上没有半点笑容。

    “我知道了,你根本不打算娶我,方才说要我当你的新娘也是一时情急说出来的话罢了,算了,我不会勉强你的。”白将喜帖收回来,佯装伤心的转身要走,却让一只大手给拉住。

    “为了你,就让他们得意一次吧!”唐逸心不甘情不愿的吻住她,不想再听到她说要离开他的话,更不想见她伤心难过。

    这辈子,他是要定她了,至于他和冷家的仇怨,就暂且搁在一边吧!不过他搞垮冷氏的计画,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唐逸……你真好。”白沉浸在他不情愿的吻中,一颗心却让幸福的感觉充满。

    她相信她的爱会一点一滴的化解唐逸心中的仇恨,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地,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感化这个孤独又充满怨恨、悲伤的男人。

    一全书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