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井上青寂寞暴君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井上青书名:寂寞暴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慕家的大庭院里喜气洋洋,今日慕家暴君即将迎娶小少爷的妈咪祈晴,穿着小西装的祈鸿儒和皇承恩,各牵着小女伴当起花童,一同见证这场世纪婚礼。

    祈鸿儒牵的是慕达副总陈彦舟的小女儿,皇承恩牵的则是父亲公司的特助叔叔和湘圆阿姨的小女儿,另外还有一对小花童,三对花童抢尽新人风头,一出场就让摄影记者忙得直拍照,忘了新人还未上场。

    早拍过自家“御赐茶”的皇承恩很懂得抢镜头,丢下女伴,拉着小他一个月出生的表弟祈鸿儒,一起在庭院的红毯上走台步,颇具商业头脑的两个小兄弟,各拿着一瓶两家合作生产的第一批“御赐春香茶”,走台步兼打,笑翻了所有来宾。

    “皇小牛。”见儿子似乎玩上瘾,完全没有要停的打算,一旁大腹便便的慕守乐忍不住低声喊,摇手示意他别再闹了,可是摄影记者对两个小帅哥趋之若鹜,他们俩也很配合地在镜头前摆出各种表情,一会儿当小酷哥,一会儿又变成谐星兄弟档,玩得不亦乐乎。

    “随他们去玩,我看你哥很乐意有人帮他挡镜头。”皇竟威扶着妻子,在她耳边悄声说。

    慕守乐一回头,赫然发现原本该出场的新人不见了,顿时冒冷汗,这下她反倒庆幸两个小帅哥愿意出来撑场面。

    忙了一天,远离久久不散的祝贺人群,来到僻静效区的别墅,躲在草皮上仰望着微弱星光,放松心情后,祈晴累得快睡着。

    原来当新娘子并不轻松,疲惫程度媲美她一个人刷洗小面摊所有器具那般的累人。

    今天,还好有小少爷和皇小牛帮忙炒热气氛,要不,少爷的臭脸可能会让所有摄影大哥败兴而归吧。想到这里,祈晴噗哧一笑。

    他们趁两个小兄弟走台步之际,跑到后院去种下一颗“夫妻树”,那大概是今天对他们俩而言最有意义的事。

    “很累吗?”端来两杯热茶,慕守恭坐到她身边扶她坐起来。

    “除了笑得嘴有点酸,有喜宴上一点都不觉得累,可是上车来到这儿,就觉得全身骨头都快散了。”啜口茶,她撒娇的偎在他肩上。

    少爷果然英明,坚持“洞房花烛夜”要到新买的别墅这儿来,方才他们几乎是用落跑的方式离开慕家的,明明都快半夜十二点了,那些祝贺的客人还兴致高昂地喝采,一副打算通宵达旦留在慕家玩乐一样。

    如果他们今晚留在慕家,别说洞房花烛夜了,想阖眼休息都难,最后少爷决定快点离开,并预料只要他们这对新人走了,客人的兴致也会大减,不消一个钟头就会自动离开,慕家人也好休息。

    “辛苦你了。”搂着她,他以茶代酒和她乾杯。若不是义友广阔的父亲坚持要办一个盛大婚礼,他原先其实只想办个简单的婚礼,可以选择去公证,或者到临近的小岛教堂,在牧师福证和亲友祝福下完成终身大事。

    不是他不爱祈晴,不想给她一个盛大婚礼,只是结婚是他们的事,来一堆凑热闹、连名字都叫不出的人实在毫无意义。但身为慕家人,很多事都需要多方考量,不能只顾自己高兴,这点,他们夫妻俩早有共识。

    “能嫁给你,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唇微扬,祈晴的疲惫倦容瞬间被甜蜜笑容取代,仰首看他,她正色道:“少爷?”

    “我说过不准你叫我少爷。”他佯装生气,这一声少爷代表他们之间仍有一层隔阂,不够亲密,他甚至认为就因为她一直喊他少爷,他们才会一再分离。

    所以,他从此不准她再喊他少爷。

    “守恭,”她甜甜的喊,手指抚上他线条刚毅的下颚,“你说,当年你是太爱我,爱我到没办法控制自己专心读书,所以才会走——”初听到这席话,她眼泪狂掉,纠缠在心上许久的结终於打开。

    原来他是太爱她,不是把她当成配不上他的“小咖”佣人孙女。

    对这番说辞她完全没有怀疑,从他们偷偷约会开始,他的成绩的确有退步,而且他之后也没和徐昱婷交往,是她太迟钝,明知道他的抱负理想,却未察觉自己差点害他失去攀登高峰的机会……

    这么一想,当年她离开,对他才是好的,若是她一直待在慕家,也许他们会很平凡快乐,顺利结婚生子,但日子太安逸,少爷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事业心旺盛的他内心一定不会快乐。

    她宁愿相信分开六年是上天注定好的,要她耐心等他有一番辉煌成就,再让她回来和他团圆,如此,在事业上他才不会有遗憾。

    “你不信?我可以发誓……”他没说出当年他的“分离政策”另一部分是希望她能奋发图强考上大学,因为那对他已不重要,他想通了,自己爱的就是她,不管她有没有读大学,他对她的爱一样不会少一分。

    不告诉她也是为她好,若她知道当初他想要她读大学,现今她仍旧未达到,心里一定会很难受,可能还会有一点自卑。

    他不要她这样,他希望往后的每一天,她都是快乐的,他该弥补她的太多、太多了。

    “你说的话,我每一句都信。”握着他欲举高的手,拉来贴在脸上,祈晴笑盈盈地眨眨眼。“你可是我的天神。”

    这句话,很受用,每每说出,他总是一脸欢喜。

    “我是想说,我们来算一下,如果当年你就爱我了,那这样我们相恋已经几年啦?”她这阵子除了忙婚事,脑里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她不确定他是在“初吻”之前爱上她,还是吻之后。

    从他口中证实她是他的初恋情人,他的初吻对象是她,那一刻,喜悦涨满她心间,分离的苦,再也不是苦。

    “最少有一千年了。”见她认真屈指数着,这个问题显然困扰她很久,慕守恭宠溺的吻了她一记。

    “蛤?”她纳闷了一下,突地想到“千年之恋”这个辞,脸蛋不禁微红。他这么说,代表她和他前世就已经相恋了?原来少爷也有一颗浪漫的心,还说到前世去呢。

    “这么说,前世我就已经做过蛋包饭给你吃喽?”若晴天娃娃项链是他送给她的“定情物”,那“蛋包饭”无疑就是她给他的定情料理。

    “原来我是因为蛋包饭才会从前世追到今生,就算分离好几年,还是一样在找你?”他语带双关。

    “说的好像你只爱蛋包饭,不爱我。”她嘟嘴娇嗔。

    “从今以后,不准你再离开我……”双手收紧,慕守恭将她纤细的身子禁锢在怀中,再也不想和她分离。

    “是,我的天神。”祈晴带笑仰望他,“守恭,你爱不爱我?”

    “我爱你,你可是我的王妃。”为了不再有误会分离,从今以后,再肉麻的话他都愿意说出口。

    她不满的嘟嘴。“如果你是天神,那我应该是天后才对。”

    “是,我的天后。”一切,老婆说了算。

    抱起她,稳步踏向屋内,在这僻静别墅,他们的洞房花烛夜,终於不会有蠢蠢欲动的闲杂人等来闹洞房了。

    他们含情脉脉的互相凝视,慕守恭吻住她的唇,心里想着,明早,他一定要把求婚卡片再送给她一次,这次,绝对不会再出差错了……

    晴:

    我醒的时候,你在我脑里;

    我睡的时候,你在我梦里:

    白天到黑夜,你都在我心里;

    我更想日日夜夜,你都能在我怀里;

    我们,结婚吧。

    守恭